🏡
PTT小說網
x
    池瑤眼神沒有任何變化,道:“是池瑤,是她贈送給我。”

    “神劍,說送就送,池瑤有這麼好心?怕是有陰謀吧!又或者,她是想要你幫她做什麼事?”張若塵道。

    池瑤道:“池瑤女皇統領崑崙界數百年,對內,統一人族五域。對外,威震蠻荒和海域。其實,除了對你之外,她算得上一個光明磊落,有大氣魄,大胸懷的女中豪傑,一世帝皇。應該沒有你想象中那麼陰暗!”

    張若塵豁然停步,臉色冷肅。

    池瑤眼中,多出一根柔色和無奈,道:“我知道你對她有恨意,你們之間的仇恨,誰都無法化解。但你不得不承認,是池瑤結束了自中古以來,崑崙界戰亂不斷,各大勢力割據的局面。在她的治理下,武道大興,盛世昌明,天才輩出。”

    “她有大胸懷,能夠容忍明堂、魔教、黑市。也有大氣魄,攻伐墟界,以墟界爲根基,建護界大陣。滅不死血族,清除地獄界在崑崙界的隱患……”

    “總之,你們二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仇恨難解,註定只有一人可以活。要麼你死,要麼她死。”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其實我已經知道真相,當年的她,應該是身不由己,一切都是崑崙界那些甦醒者和大人物做出的安排。就連明帝和青帝,都只能聽命行事,只有很小的選擇餘地,更何況只有十多歲的她?”

    “我相信,當年她在被安排的那一刻,在出手殺死我的時候,心中一定十分痛苦,不知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纔出手。”

    池瑤面無表情,可是,心中卻很吃驚,張若塵是怎麼知道了當年的事?

    這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樣!

    張若塵必須要恨她才行。

    否則,這麼多年來的佈置,豈不是都白費了?

    池瑤問道:“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明帝?還是池瑤自己?或者是納蘭丹青?”

    “你千萬不要相信池瑤的話,更不要相信她身邊的那些人。據我所知,池瑤幼年就很殘忍,以殺人爲樂,鼎煮宮女,手撕太監,性格殘暴。十多歲殺你,不算什麼奇怪的事。”

    “你想,當年爲什麼殺死你的是她?不是她身邊的侍衛,也不是青帝。很明顯,她只是單純想要殺,喜歡殺,想殺你的想法說不一定很早之前就已經有了!”

    “這和你先前說的池瑤好像是兩個人?”張若塵質疑道。

    池瑤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向前走着,想辦法圓回來,道:“其實我的確不瞭解池瑤!你說,她會不會和姑射靜一樣,人格分裂?”

    張若塵實在是不明白池瑤意欲何爲,於是,繼續道:“你對池瑤小時候的瞭解,都是聽別人講的。我和她卻是青梅竹馬,沒有人比我更瞭解她,池瑤那時任性古怪,可是卻又天真爛漫。雖是帝國公主,但卻並不高傲放肆。雖然爭強好勝,卻並不欺壓弱者。”

    “她最喜歡浪漫,熱愛生命和自由。夜下燈火,水中游魚,天外星空,無一不美,無一不是她追求的。”

    ……

    張若塵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中,講述自己少年時那個讓他第一次心動的少女,一件又一件事,有學宮中的嬉鬧,有練劍時的誤傷,有第一次偷酒喝的辛辣,有第一次見面時的幼稚對話。

    少年時的感情,最真最純。

    成年後的感情,多了太多別樣的東西,或因美貌,或因感動,或因同情,或因利益,或因責任……早已不純粹。

    誰還記得,自己最真的、最深的感情,到底給了誰?

    池瑤眼神迷離,道:“你居然都還記得?”

    “是啊,都還記得。”張若塵道。

    池瑤道:“可惜,池瑤多半早就已經忘記,你若不早些忘記她,將來必定還會吃大虧。”

    “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爲何處處說池瑤壞話?你不是一直都堅信,池瑤做的都是對的?”張若塵有些不悅。

    池瑤語氣轉冷,道:“我是我,你是你。我和池瑤無冤無仇,當然可以認可她的一些做爲。但是你爲什麼執迷不悟?你和她仇深似海,再相逢,我希望你能像一個男人一樣提起手中的劍,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如果你連這點魄力都沒有,將來如何超越不動明王大尊?”

    “須彌聖僧將這個時代交給了你,多少人爲此付出了一切,是希望你能夠在這個時代有所作爲,能夠達到大尊的層次,甚至超過大尊,讓這個時代能夠因你而改變,而不是困頓於兒女私情,陷於溫香暖玉的享受。”

    “這些話,我早就不吐不快,像羅乷、閻折仙、白卿兒、紀梵心這些不人不鬼的妖女,都是你成長路上的羈絆。”

    “池瑤可斬,她們亦可斬。”

    “斬了之後,你才能專心武道,從而去思考宇宙現在的局勢,和未來自己想要追求的道法信念。”

    “你真這麼想的?”張若塵道。

    池瑤道:“當然!”

    ……

    小黑捋了捋長長的貓須,道:“好像吵了起來,莫非張若塵已經識破般若的真實身份?這該如何是好?”

    剛纔張若塵和池瑤的對話,都是精神力傳音,避免被姑射靜聽到。

    小黑聽力強於尋常神靈,調動神氣匯聚雙耳,細細偷聽。

    就在衆人或是心事重重,或許分心他顧的時候,變故發生。

    “譁!”

    “譁!”

    兩道明亮的光華,從旁邊的神血河流中飛出,分別擊中池瑤和閻無神。

    儘管池瑤和閻無神反應都迅速無比,依舊被擊穿神軀,飛了出去,神血飛灑出來,染紅大片地域。

    閻無神的神軀,是被至尊聖器“天極雲霄刃”打穿,肋骨盡碎,胸腔滿是鮮血。

    池瑤是被鵲神羽,擊穿心臟。

    擊穿的,不僅僅只是心臟,還有儲存精神力的聖心。精神力念頭外溢,飄散向天地間,一身精神力造詣,似乎是要毀於一旦。

    所謂聖心,位於心臟中。

    一旦精神力成神,聖心也被稱爲神心,是精神力修士最重要的地方,類似武道修士的氣海。

    “嘩啦!”

    隱藏在河中的詭四和天鵲神姬,以雷電般的速度飛起,收回天極雲霄刃和鵲神羽。

    “十方驚魂陣!”

    詭四打出一卷陣圖,將張若塵、小黑、姑射靜、池瑤、閻無神全部都籠罩進去,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從圖卷中飛出。

    他們的各個方位,出現死氣盎然的陰雲。

    有無形的懾魂力量,從陣圖中傳出,使得陷入陣中的五位神靈魂靈疼痛欲裂,如同要被撕碎。

    同時,又有上千根鎖鏈垂落下來,向他們纏繞過去。

    很顯然,詭四和天鵲神姬知曉正面對抗,不可能是閻無神等人的對手,所以才做出精密佈置,先偷襲重創了最強的池瑤和閻無神,然後,以陣法鎮壓和禁錮。

    關鍵時刻,小黑倒也沒有掉鏈子,立即取出冰魄寒珠,欲要衍化大千冰魄世界,對抗陣圖。

    但,詭四何等人物,乃是上位神,明知它有冰魄寒珠,豈會給他催動的機會?

    “嘭!”

    詭四速度快若光影,剎那間出現到小黑身前,一掌按在它胸口,神力噴薄,小黑的身體離地飛了起來。

    小黑神焰涌出,背上雙翼展開,化解了詭四的掌印神力。

    詭四眼中露出一道訝色,隨即一笑,四臂齊揮,手影無數,與小黑一連對碰十數拳掌,終是將小黑身上的神火打得熄滅,身體飛了出去,被無數鎖鏈纏住。

    而冰魄寒珠,則是落入到了詭四的手中。

    兩人修爲差距實在太大,是上位神和下位神的差距。

    另一頭,姑射靜與天鵲神姬的交手,也已經結束。

    有陣圖驚懾神魂,又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姑射靜哪裡能是天鵲神姬這個老牌中位神的對手?

    整個交手的過程,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從詭四和天鵲神姬出手偷襲,到姑射靜、小黑、池瑤、閻無神被陣圖禁錮,也就不到一個眨眼的時間。

    換做一位聖境修士在這裡,根本不可能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反倒是張若塵,在詭四和天鵲神姬看來是最弱的一個,所以,沒有遭到偷襲。

    張若塵眼神驟冷,道:“居然是你們。”

    “很意外?哈哈!冥殿和黑暗神殿都出動了大批神境強者,卻是我們死神殿收穫最後的勝利果實。”詭四一邊操控陣圖,手中把玩着一張神符。

    此符,是末法神王煉製,是神王符。

    但作用卻不是防禦,而是藏匿,掩蓋修士身上的天機和氣息。

    此前詭四沒有使用這張神王符,是覺得以自己上位神的修爲,可以憑實力碾壓,不需要去偷襲幾個新神。

    “他們都很強大,必然也有底牌手段,先殺了他們再說,免得發生變故。”

    天鵲神姬果斷至極,再次打出鵲神羽。

    鵲神羽,是上古一位神尊留下的羽毛煉製而成,威力無窮,蘊含弒神的力量。

    “唰!”

    張若塵身形一閃,出現到閻無神身前,探手向前抓去,一把抓住了疾速飛來的鵲神羽。身上,本源光華大盛,鵲神羽上的勁氣,從他腳底逸散出去,形成一圈神氣波浪。

    即便是下位神,使用至尊聖器,想要擋住鵲神羽都不是易事。

    爲何一個才精神力成神的小輩,卻能徒手抓住?

    天鵲神姬臉色大變,意識到她和詭四可能失算了,張若塵似乎並非最弱者,反而,好像很強。

    詭四雙眼一眯,瞳中寒光四射,念道:“本源使者!”

    “譁!”

    不遠處,一柄神劍,從池瑤體內飛出,斬斷纏在身上的鎖鏈,和陣法銘紋的壓制,落到了地上。

    她盤膝坐下,吸收散離出去的精神力,療養聖心傷勢。

    傷到的,是般若的聖心,不是池瑤的神心。

    在天鵲神姬偷襲的關鍵時刻,般若替池瑤擋住了這一擊。

    “怎麼她還有一柄神劍?”天鵲神姬詫異的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