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六彩色的星空,星雲凝成森林一般的形態,甚是奇妙。

    這裡便是地獄界最核心的星域,無歸森林。

    三棵世界樹位於無歸森林中心,巍峨而大氣,終年神霧繚繞,如撐起宇宙空間的神木。

    它們的一片樹葉,就是一座世界。

    閻羅天外天、酆都鬼城、命運神域,這三座號稱地獄界最強大的神城,便是分別位於三顆世界樹之巔,不知聚集了多少神靈。

    ……

    一顆黃褐色的岩石小行星,長達七百里,沒有大氣層,形態不規則。

    就是這樣一顆小行星上,建起了一座城池,有大批地獄界軍隊守護。

    只因,這裡有一座空間傳送陣,直通酆都鬼城。

    張若塵便站在岩石小行星上的城池中,眺望三顆世界樹,使用真理之心和無極神道細細感知。

    但三顆世界樹外圍星域,有詭異而可怕的力量籠罩,無法感應裡面各個世界的形態、修士、信息。

    “譁!”

    城池中心,圓形的空間傳送陣亮起,光芒如柱。

    一艘神艦出現在陣中。

    一閃而逝,神艦離開,去了酆都鬼城。

    這裡只是一處空間傳送的中轉點,前往酆都鬼城的修士,很少會在城中停留。

    雪木盯着傳送陣的方向,冷哼一聲:“是鬼主的神艦,這老傢伙,居然從百族王城所在的星域趕了過來,看來是想借拜壽的機會,與薛常進和神荼鬼帝派系的神靈結交。”

    “少君或許不知,鬼主之前最交好的是文和鬼帝派系。”

    地獄界有九大鬼城,每座鬼城的背後,都有無量境的鬼族巨擘。

    但,酆都鬼城纔是鬼族唯一的神城,是至高殿堂。其餘八大鬼城加起來,也無法與酆都鬼城對抗。

    鬼主想要坐穩地煞鬼城城主的位置,想要在鬼族保持超然的地位,自然需要酆都鬼城的支持。

    張若塵問道:“地煞鬼城那位陣法神師,是什麼來歷?爲何很少有關於她的信息傳出來?”

    鬼主身邊,有一個身穿喜袍,頭戴鳳冠的女鬼,精神力極其強大,陣法造詣高深。

    百年前,張若塵前往命運神殿的路上,她曾出手,實力非同小可。

    剛纔,張若塵在鬼主的神艦上,又感應到她的氣息,所以纔有如此一問。

    雪木道:“她叫芊芊,精神力十分強大,在地煞鬼城地位超然,只有鬼主才知曉她的來歷。”

    “據說,她是死在成婚當夜,被自己的夫君殺死,所以心中有一股執念和怨氣,始終身穿喜袍,頭戴鳳冠。少君若能將她拿下,等於是斷了鬼主一臂。嘿嘿!”

    有些時候,壞的名聲,的確是怎麼都洗不掉。

    張若塵之所以詢問芊芊神師,完全是因爲對精神力強大者,始終保持有警惕之心。這類人往往將自己的秘密藏得很深,很難窺透其內心。

    “譁!”

    空間傳送陣再次亮了起來,裡面出現一羣修士,皆是大聖境界。

    有身軀高大的蠻族,有長着獅頭的,有渾身冒電光的……

    在這羣大聖的環護下,七輛車架從陣中行駛出來,竟沒有立即前往酆都鬼城,像是在等什麼人。

    那七輛車架,皆如宮殿大小,散發一圈圈神光,顯然裡面之人身份尊貴。

    見到這羣修士,雪木露出異樣之色,向張若塵看去。

    這羣修士,乃是曾經百族王城其中七族的強者,電羧族、古蠻族、銀獅族更是排名靠前的小族。

    此前,在裡應外合之下,百族王城的繁星囚籠大陣被攻破了一角。那次足有十多個小族反叛,差一點,百族王城就完全淪陷了!

    幸好城中出現了數位神秘強者,加上地獄界大軍準備不夠充分,很快百族王城就鎮壓住了叛亂,修復了陣法。

    但,依舊有七個小族的神靈,帶着祖界,逃出繁星囚籠大陣所在星域,加入了地獄界。

    不用猜也知,那七輛車架中,必然是七族的神靈。

    張若塵神情淡然,沒有絲毫情緒。

    以百族王城的情況,陷落是遲早的事。這些小族的神靈,想要爲自己的族人謀求活路,是無可厚非的事。

    張若塵能理解他們的選擇。

    但,逃出去了,還做了地獄界的馬前卒,調轉槍頭指向百族王城,那麼大家就是敵人,不再有任何情面可講。

    這時,一艘金光燦燦的神艦,從命運神域所在世界樹的一片葉子世界中飛來,懸浮到了城池上空。

    神艦上,金色戰旗飛揚,上面有“豔陽”二字。

    地面,七族的大聖和七輛車架飛上神艦。

    七位形貌各異的神靈,從車架中走出,個個身上神威強盛,意氣風發。無論是七族的大聖,還是神艦上的豔陽族修士,盡皆單膝下跪。

    豔陽天主一頭金色長髮,身軀魁梧,血氣如龍,領着六位豔陽族神靈,走出神艦,主動迎接,與七族神靈寒暄笑談。

    雪木唯恐張若塵不知一般,道:“豔陽族現在是地獄界的第十一族,與各方勢力結交,撒出去了大把神石和財寶,想要完全融入地獄界。在攻打百族王城的戰爭中,他們最是積極,有意佔領百族王城,將那片星空化爲豔陽族的領地。收服百族王城中的各個小族,以壯大豔陽族的聲勢。”

    “若讓他們成功,豔陽族說不定真能在地獄界徹底站穩腳跟。”

    張若塵道:“豔陽族居然也打算抱薛常進的大腿,以此爲機會,與酆都鬼城交好。這次大壽,還挺有意思!神荼鬼帝在酆都鬼城的影響力很大嘛!”

    雪木肅然道:“豈止是很大,大帝不在之時,神荼鬼帝乃五大鬼帝之首,整個酆都鬼城,整個鬼族,都是他說了算。影響力,達至整個中三族。”

    “如今文和鬼帝隕落,神荼鬼帝一旦歸來,影響力只會更上一層樓。薛家等於是神荼鬼帝的家臣,薛常進是神荼鬼帝最信任的神靈,他過大壽,不是一件小事。”

    “譁!”

    豔陽族的神艦通過空間傳送陣,去了酆都鬼城。

    不多時,命運神域飛出一團亮光,跨越星域空間,降臨到城中。

    是命運神殿的神靈,三司和各大神宮,皆有代表。

    其中太虛境大神足有四位之多,包括達到太虛境中期的海尚幽若。

    短短八十多年,就破境到太虛中期,不用想也知她必有非凡機緣。

    不過,海尚幽若在太白境巔峰困了多年,體內神氣和規則神紋積累雄厚,能厚積而薄發,在張若塵看來,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就要進入空間傳送陣之時,般若突然停步,道:“你們先去酆都鬼城吧!”

    “怎麼了?”海尚幽若問道。

    般若道:“忘帶怒天神宮那份壽禮了!”

    命運神殿的諸神笑了笑,倒也不疑,盡皆走進空間傳送陣,轉瞬間,消失不見。

    般若的一雙秀目,在城中尋覓。

    “別看了,就在你眼前呢!”張若塵坐在城中一座莊園裡面,聲音傳入般若耳中。

    般若眼前景象,如同變成一根根線條,快速流動。

    空間移換,她已是出現到張若塵對面,坐在木質薰香椅上。這等空間手段,連神靈都反應不過來!

    兩人對視了良久。

    般若看出張若塵變化了許多,變得比以前咄咄逼人了,明明很溫柔的眼神,但眼神中散發出來的強者之氣,卻讓她感到窒息,無法直面相視。

    她道:“師尊說,你們一直在張家祖地修煉。終於破境了?”

    “算是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問道:“薛常進只是過個壽而已,他何德何能,能讓命運神殿三司十二宮的神靈齊齊前去賀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般若正色道:“天運司推算出酆都鬼城即將爆發動亂,命運天書上也有預兆警示。”

    “你以這種眼神看着我做什麼?你不會認爲,酆都鬼城的動亂,將是由我引起?”張若塵笑道:“我的確有意前往酆都鬼城,但只針對薛常進一人。”

    般若道:“你針對的是薛常進,但引發的連鎖反應絕對不小。如今局勢動盪,量組織四處興風作浪,若是酆都鬼城動亂,必會造成慘烈後果。”

    “無論這場動亂,將會如何爆發,但若是讓人知曉,在這期間你在酆都鬼城,你覺得酆都大帝歸來後,饒得了你?”

    “甚至都不需要等到酆都大帝歸來,因爲此事足以坐實你量組織成員的身份。”

    般若語氣緩了緩,道:“命運神殿其實也有懷疑薛常進,對他防範很深。你現在,應該少做事,靜等薛常進自己露出破綻。”

    張若塵目光內斂,沉思片刻,道:“你想勸我離開?”

    “你不該來蹚這趟渾水,否則今後就洗不乾淨了!我認爲,你現在應該趕去百族王城,趁此機會,擊潰地獄界大軍,奪取百族王城的控制權。”般若道。

    張若塵肅然道:“揹着量機的身份去百族王城,有百害而無一利。我所謀之事甚大,必須去一趟酆都鬼城。若真因此事,造成了酆都鬼城的動盪,那也是迫不得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