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你去對付般若,張若塵交給我。”詭四氣度非凡,語氣沉混。

    就算張若塵是本源使者,詭四做爲上位神,又豈會懼怕?

    首先,張若塵才精神力成神不久,對本源奧義的運用能夠達到什麼程度?

    其次,這裡是荒古廢城,有黑暗之淵的黑暗力量與外界隔絕。即便擁有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能夠調動的本源規則也很有限。

    天鵲神姬倒也果決,沒有妄想去奪回鵲神羽,雙手一合,神軀爆開,化爲一團黑色雲霧。

    成百上千只神鵲,從黑色雲霧中飛出。它們衝向盤膝而坐的池瑤,嘴裡發出能夠攻擊神魂的尖銳叫聲。

    “哪裡走!”

    張若塵十指捏印,精神力和本源奧義同時運轉。頓時,本源神光從地底衝出,凝聚成一朵巨大的白色神蓮,將所有神鵲,全部收入蓮中。

    神鵲撞擊在一起,重新變成天鵲神姬的身影。

    她跌跌撞撞,幾乎摔倒。

    “張若塵小兒,你困不住本神。”

    天鵲神姬滿臉怒容,施展神術,體內神氣涌向背部,背上的羽翼浮現出一道道血色雷電。

    雷電匯聚在一起,化爲一隻長滿鐵鱗的爪子,長達三十多米,欲要破開本源神蓮,脫困出去。

    同時,詭四打出天極雲霄刃,化爲一道極速旋轉的弧光,斬向張若塵。

    天極雲霄刃上的每一根至尊銘紋都十分明亮,如貫穿天地的雷電之光,在詭四強大神力的加持下,威力更是恐怖絕倫,空間似乎都要隨之爆開。

    “小心!”

    閻無神大吼一聲,體內一座斑駁的石橋衝出來了一角,將纏繞在他身上的鎖鏈,衝擊得嘩啦啦的震響。

    就連《十方驚魂陣圖》都在晃動。

    “怒劍!”

    張若塵眉心,一柄光劍飛出去,與飛來的天極雲霄刃碰撞在一起。

    “轟隆!”

    驚天動地的聲音,將衆人腳下的大地撕裂。

    音波巨浪,讓在場的諸神耳膜刺痛,大腦昏沉,渾身如受重擊。

    “怎麼可能?”

    詭四收回被打飛出去的天極雲霄刃,難以置信的,盯着站在本源神光中的張若塵。就算本源使者再強,怎麼可能在困住一位老牌中位神的情況下,還擋住他全力一擊?

    何況,剛纔那股力量,來自劍道,不是本源之道。

    被陣圖鎮壓的小黑,看到剛纔那一幕,情不自禁脫口而出:“是劍祖的力量,這是傳說中的精魄之劍。早知道你掌握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上位神都能敵,本皇何必陪你進黑暗之淵?這也藏得太深了!”

    張若塵雙手合十,操控本源力量,以神蓮死死壓制天鵲神姬。

    怒劍時而實態,時而虛態,圍繞張若塵飛行。

    它,時而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強大,時而散發出來的波動卻很微弱。

    詭四畢竟是活了十萬年的存在,見識不俗,看出了一些端倪,道:“這是繼承來的力量,你並不能隨心所欲操控。如果本座沒有猜錯,此劍應該是受你的情緒影響,你越是憤怒,爆發出來的力量才越強。劍意和情緒相融,是七魄化劍。”

    “你猜對了,張若塵現在非常憤怒。面對疾風吧,詭四。”不管張若塵怒不怒,反正冰魄寒珠被奪,小黑是非常憤怒。

    從來只有它搶別人,哪能允許別人搶它?

    詭四冷哼一聲,身上灰色雲氣涌動,身形和容貌隨之變化,變成般若的模樣,身材嬌美,眼神嫵媚,雙腿修長,長髮飄飄。

    “噗!”

    閻無神似乎是壓不住傷勢,一口鮮血吐出。

    小黑愣住,沒想到詭四爲了剋制張若塵的怒意,可以如此沒有節操。上位神的浩蕩神威去了何處?

    張若塵心神的確恍惚了一下,隨即,怒氣更盛。

    怒劍散發出來的光華,明亮了一倍不止,強大的劍氣波動,如同潮水一般傾瀉向詭四。欺人太甚,一個四臂大漢,居然明目張膽變化成般若的模樣。把他張若塵當成了什麼人?

    “咕吖!”

    怒劍尚未攻出,詭異的叫聲響起。

    聲音很近,彷彿就在諸神耳後。

    上空,黑壓壓的鬼雲涌來,吞沒《十方驚魂陣圖》覆蓋了這片區域。

    陣圖中的諸神,如同墜入冰窟,凍得渾身發麻。

    他們擡頭看去,只見,一顆山嶽一般大小的骷髏頭懸在陣圖上方,眉心有一個古老的文字,散發出來的力量,煞氣沖天。

    “鬼類詭獸。”

    包括正在療傷的池瑤在內,諸神皆是臉色蒼白,有一種大禍臨頭的危機感。

    天鵲神姬正在醞釀的神術,再也打不出去。那種感覺,猶如她面對末法神王一般,根本生不出任何戰鬥的念頭。

    差距太大了!

    詭四感受更加強烈,因爲他覺得骷髏頭的一雙空洞眼眶正鎖定着他。於是,釋放出神境世界,體內神氣全力以赴運轉,發出江河流動一般的聲音。

    神境世界和神氣,化爲一片神光閃爍的海洋,將荒古廢城中的城域,都覆蓋數萬裡。

    被禁錮在陣圖中的小黑、姑射靜、閻無神,身體一輕,脫離壓制,墜落到地上。一個個皆是取出壓箱底的戰兵,調動神氣,將其催動。

    “去!”詭四大吼一聲。

    《十方驚魂陣圖》如同化爲一座無邊無際的大世界,飛向鬼類詭獸。

    這便是上位神的實力和氣度,在別的神靈根本不敢出手一戰的情況下,詭四卻敢主動攻向鬼類詭獸。

    但,打出這一擊後,詭四立即燃燒體內血氣,以最快的速度,向離開荒古廢城的方向逃遁。

    “咕吖!”

    骷髏頭嘶吼一聲,《十方驚魂陣圖》如廢紙一般破碎,在半空燃燒起來。

    下一瞬,本是已經逃到數百里外的詭四,發生四面八方都有鬼氣纏繞到身上,如同遭受十萬座山嶺的鎮壓。

    “不!爲什麼只追殺我?”

    詭四嘴裡長嘯,神軀迅速變大,與鬼氣對坑。

    他擡手抓起地上的神屍和巨石,向後方的骷髏頭砸了過去。

    這些神屍和巨石,皆有星球那麼沉重。

    但,詭四縱然再強,終究不是鬼類詭獸的對手,沒能逃走,被一口吞了下去。

    吞噬了詭四,骷髏頭便騰飛而去,消失在閻無神和小黑等人的眼前,只留下一片破敗的大地。

    剛纔的神戰,太驚心動魄。

    詭四臨死之前的拼命,爆發出來的力量,每一擊彷彿都能打死一尊下位神,能夠毀滅一片星空,但依舊只能是垂死掙扎,無法逃走。

    只是遠遠看着,都讓人感到絕望。

    “就這麼走了?”閻無神有些難以置信。

    小黑心情無法放鬆,道:“它總不可能,只看得上眼上位神,直接無視我們吧?哎,可惜了本皇冰魄寒珠。”

    “唰!”

    人影一閃。

    池瑤腳踩冥河,急速追向鬼類詭獸離開的方向。

    “瘋了嗎?她追上去幹什麼?”小黑驚呼一聲,又道:“張若塵快攔住她。”

    姑射靜道:“張若塵被鬼類詭獸的鬼氣捲走了!”

    ……

    張若塵被鬼氣包裹,眼前漆黑一片,上下左右皆是虛空。

    無邊的寒氣襲來,即便是絕對道化了的肉身,都難以承受,體內血液像是要凝固,就連骨頭都像是化爲了冰塊。

    張若塵催動本源奧義,欲要調動天地間的本源規則,但是,天地被隔絕,自己猶如被困禁在牢籠。

    他催動七柄魄劍,但是,魄劍飛出去,卻攻擊不到任何實態的物體。

    最後,張若塵冷靜下來,在鬼氣中盤膝坐下,催動掛在脖子上的阿羅漢白珠。以白珠的力量,淨化侵入體內的鬼氣,身下出現一團潔白無瑕的佛雲。

    不知飛了多久,飛到了何處。

    鬼雲散開,張若塵墜落到地上。

    這裡已經不是荒古廢城,四周漆黑無比,視覺和精神力受黑暗力量的影響,只能看到和感應到有限的地域。

    山嶽大小的骷髏頭懸浮在半空,渾身散發恐怖的神威氣勢。

    張若塵擡頭仰望,做好拼死一戰的準備,即便力量懸殊,沒有一絲取勝或者逃生的機會,但,求生之心不可無,戰意不能滅。

    “譁!”

    骷髏頭化爲一位枯瘦如柴,身形高達三米多的老者,落到了地上,隨後,單膝向張若塵跪下,聲音嘶啞的道:“蒼芒拜見少君。”

    張若塵本是已經將暗物質圓球藏在身後,看見鬼類詭獸居然單膝下跪,如奴拜主一般的行爲,心中自然是驚異無比。

    難道它認錯了人?

    張若塵道:“蒼芒?你爲什麼叫我少君?你到底是何人?是鬼族神靈,還是鬼類詭獸?”

    蒼芒即便單膝下跪,身高也超過張若塵,低着頭道:“是主人推算出了一些結果,派遣老朽前來荒古廢城尋覓少君。既是送來一件東西,也是阻止少君去往大冥山。”

    張若塵道:“什麼東西?”

    蒼芒取出一尊蓮座,捧在雙手。

    蓮座上,有六寶,呈三、二、一的梯形排列,散發出青、綠、紫、紅、青、黃六種不同的顏色,又有赤紅火焰,在六寶上燃燒。

    種種寶光,照亮黑暗,蔓延出去何止十萬裡。

    整座大陸,萬千山嶽,深谷長壑,被這盞神燈一一點亮。

    張若塵心中震撼,道:“摩尼珠!”

    這正是傳說中,佛門七寶之首摩尼珠的形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