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芒離開的時候,帶走了《燕子雙飛圖》。

    張若塵手捧佛門千古至寶“摩尼珠”,陷入深深的沉思。

    摩尼珠是真的有千古歲月,上億年的傳承,是佛門始祖留下的至寶,不僅是七寶之首,更比佛祖舍利都要珍貴,比明鏡臺、菩提銀花樹、三祖琉璃盞都要珍貴。

    但就是這樣一件讓天下諸佛要爲之癲狂的寶物,卻有人主動送到他手中。

    蒼芒知道他身上有《燕子雙飛圖》,顯然不可能認錯人。

    他在找的少君,一定就是張若塵。

    可是,蒼芒的主人是誰?

    是將摩尼珠帶到黑暗之淵的靈燕子?

    或者……

    是靈燕子的後人。

    張若塵很難相信,靈燕子可以活到現在,還沒死。

    除非她也和天姥一樣,是少女時期,才認識已經活了無盡歲月的不動明王大尊。

    如果是這樣,不動明王大尊未免也太爲老不尊。

    堂堂天尊,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連當時最強、最美的女人印雪天都傾心於他。爲何偏偏總是招惹小女孩?

    所以,張若塵更相信,靈燕子應該是一位不弱於印雪天的奇女子。蒼芒的主人,大概率是靈燕子的後人。

    畢竟,在時間冰蠶的幫助下,活了十五個元會的印雪天,在數十萬年前都已經到了壽元枯竭的地步。那時,印雪天的年齡,已經接近兩百萬歲。

    以張若塵現在的年齡,實在難以想象兩百萬歲是什麼概念。有些時候,在日晷下修煉百年,他都覺得自己像是變成了一個垂暮老人,會渾渾噩噩很久,才能恢復過來。

    靈燕子能比印雪天活得更久?

    恐怕未必。

    再說,誰能證明,靈燕子和不動明王大尊只有須彌聖僧一個子嗣?而且,這個子嗣,還做了和尚!

    張若塵心中最大的疑惑,其實並不在這裡。

    他最大的疑惑是,蒼芒口中所說的那個主人,爲何要阻止他去大冥山?

    能夠讓蒼芒這樣的強者做奴僕,那位主人的修爲,得強大到了何等地步?在黑暗之淵有着何等的身份地位?

    這樣的存在,若是有心庇護張若塵,在黑暗之淵誰殺得了他?

    去一趟大冥山,又能如何?

    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雲青古佛屍身的枯容。當年,雲青古佛攜帶《燕子雙飛圖》進入黑暗之淵,爲何會死?

    莫非與他去往大冥山有關?

    難道說,大冥山兇險到蒼芒的主人,都無法庇護張若塵的地步?

    這未免也太駭人聽聞!

    張若塵長長一嘆,強迫自己不要去想那麼多。

    大冥山是諸天級強者都一去不復返的地方,他一個七十一階的精神力神靈,就算想再多,又有什麼用?

    除非精神力達到九十階,成爲天南生死墟、虛空大劫宮那樣的強者,倒是可以多花心思想一想。因爲,不僅可以想,還可以去。

    現在,若不是天姥甦醒,氣息威懾詭獸。若不是蒼芒保護,一路吞食和殺戮威脅張若塵的神境強者,張若塵都懷疑自己根本到不了荒古廢城。

    思緒恢復過來,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查,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這裡居然是一座黑暗空間大陸!

    進黑暗之淵的時候,張若塵和閻羅族的修士曾路過這裡,不僅離開了荒古廢城,而且距離深淵出口,已經很近。

    是外圍區域的最外圍。

    蒼芒考慮得真是周密,這是讓張若塵趕緊離開的意思。

    可惜,張若塵卻沒有向上飛去,而是向下,又重新深處黑暗之淵。他不能就這麼走,閻無神、小黑、姑射靜、池瑤還在荒古廢城。

    他張若塵從來都不是一個捨棄朋友獨自離開險境的人!

    除非朋友比他強大,他留下是拖累。

    或者,根本不是真的朋友。

    沒錯!

    張若塵已經將閻無神,視爲最真的朋友之一。

    小黑頂多只能算是一個最真的損友,小事上經常搗亂,大事倒不含糊。

    以前張若塵和閻無神或許是敵人,但今後,張若塵不想和他爲敵,畢竟像閻無神這麼直來直去,又坦蕩率真的男人,在天庭都找不出多少。在地獄界遇到,也就更加值得去珍惜。

    如果閻無神能夠請喝花開十二朵,張若塵一定敞開喝,喝到他哭。

    不知多久時間過去,張若塵來到黑暗之淵外圍區域最大的一座黑暗空間大陸。這裡,以張若塵成神後的精神力都探查不到邊際,簡直如同一座大世界。

    一座被厚厚冰川覆蓋的大世界!

    張若塵記得,冰川下,有印雪天留下的臨時道場,建有石廟、石塔、石橋,還有一支封在時間冰蠶絲中的神軍。

    張若塵之所以在這裡停留,是因爲,發現這座黑暗空間大路上,出現了大批詭獸。

    “轟隆隆!”

    詭獸冰原上奔跑,天空中飛行,數量之多,簡直就像獸潮,全是涌動的獸影,一直連接到張若塵的視野盡頭。

    “嗷!”

    有蛟類詭獸出現,騰飛在天穹,身軀如山嶺一般。

    讓張若塵吃驚的是,它們衝去的方向,乃是印雪天臨時道場所在的位置。

    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纔會引得詭獸匯聚。

    張若塵的強烈好奇心,和趕去荒古廢城的急切心情,開始搖擺不定。

    ……

    印雪天的這座臨時道場,其實隱藏得很好,若不是絕妙禪女的故意引導,當初血屠和閻羅族的修士根本找不到這裡。

    臨時道場,雖然也留下了天紋,但終究只是臨時建的,天紋並不完善。

    絕妙禪女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便是發現了一條可以避開天紋的路。但,這條路,只能通往道場中最外圍的一座石廟。

    更深處,去不了。

    用來暫時避難療傷,卻也夠了!

    有天紋阻隔,給無疆和摩訶炎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擅闖。

    可是絕妙禪女顯然低估了無疆和摩訶炎的智慧和手段。

    特別是摩訶炎這個看上去,戰力不怎麼樣的神靈。

    摩訶炎是黑暗神殿的神靈,因爲黑暗之淵和黑暗神殿處在同一星域,黑暗神殿對詭獸有極深的研究。

    摩訶炎更是精通馭獸之道。

    或許馭不了蛟類詭獸,但是,普通的詭獸,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摩訶炎在印雪天的道場中,撒下了暗夜幽蘭的種子,在神氣的催動下,種子生根發芽,開出繽紛香郁的花朵。

    暗夜幽蘭花的香味,對詭獸有致命的誘惑力。

    數之不盡的詭獸,前赴後繼的衝向道場,以鮮血和屍骨鋪路,終於,將絕妙禪女進入道場的路線,試探了出來。

    摩訶炎笑道:“我就說,以絕妙禪女那樣虛弱的狀態,怎麼可能闖得進天紋密佈的道場?必然有一條隱藏的路。”

    無疆道:“撤去暗夜幽蘭花吧,萬一將大批蛟類詭獸吸引過來,麻煩就大了!”

    摩訶炎手掌一揮,道場中的暗夜幽蘭花,全部枯萎。

    實際上,暗夜幽蘭花始終都只開在道場外圍,無法將種子撒向道場深處。

    ……

    石廟不大,只有三丈長寬。

    修建得並不精緻,也沒有供奉神佛,只有一座白石神臺。

    說是神臺,更像是一張石牀。

    絕妙禪女盤膝坐在神臺上,狀態非常糟糕,枯化得更加厲害,而且燃燒了小半個身體,殘破不堪。

    簡直就像一尊木頭雕成的人偶,而且還被火焰燒燬了很多。

    血符小劍依舊還插在她胸口,正是此劍的壓制,使得她不僅要面對枯死絕,更要面對神尊血液和符籙的力量。

    絕妙禪女沒有死,自然能夠聞到花香,聽到外面的詭獸叫聲,知曉無疆和摩訶炎遲早能夠闖進來。

    但這一次,她已經沒有退路。

    被無疆和摩訶炎這兩個小角色追殺,她心中當然不甘,可是又很無奈,更是悲哀的發現,自己雖然修爲高絕,可是卻連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都沒有。

    唯一對她忠心耿耿的將青,還自爆神源而死。

    但凡外面有一位值得信任的神靈,她也不至於逃到這裡來避難。她想過逃出黑暗之淵,立即傳訊冥殿,讓離黑暗之淵最近的冥殿神靈前來接應。

    可是,她卻覺得,前來接應她的冥殿神靈看到她這樣的狀態,估計也會做出與無疆一樣的決定。

    殺了她,奪取她的一切,這樣的誘惑,沒有神靈經受得住。

    一個神靈,不能有虛弱的時候。

    一旦有,也絕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至親。

    貪婪、兇惡、陰險的人眼中,沒有親情。

    就像十萬年前,天庭和地獄的神戰,其實有不少神靈,都是死在自己一方神靈的手中。只不過,崑崙界的神靈最慘而已。

    強者看不上眼受傷了的弱者,弱者卻看得上眼受了傷的強者。

    因爲弱者都想變成強者。

    “嘭!”

    絕妙禪女療傷之心急切,可是越急切,卻事倍功半,加上心緒出現問題,立即遭到枯死絕的反噬。

    她枯木般的身體,爆碎了一半,只剩上半身和頭顱。

    便是這時,腳步聲響起,無疆和摩訶炎走入進石廟。

    無疆小心謹慎,一手持着暗域天羅,一手持着鐵條神劍,看到神臺上絕妙禪女悲慘的樣子,露出笑容:“印雪天當年在這裡留下道場,卻沒想到,是給自己的後人留下了埋屍地。”

    想到三生門,想到絕妙禪女的一身修爲,還有她身上數之不盡的寶物,無疆已是激動得神魂顫抖。

    可惜,現在的絕妙禪女一點都不美,否則若是能夠享受一下這位修爲高絕,身份尊貴的大神的嬌軀,倒也是人生一大美事。

    無疆欲要享受的已經不是一個女人的身體,而是弱者對強者的霸凌,欲要踐踏她的尊嚴,來實現自己內心的滿足與快感。

    但,如果絕妙禪女此刻真的是嬌滴滴的絕美模樣坐在那裡,無疆保證會嚇得雙腿發軟,說不定會跪下來求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