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般若見張若塵態度堅決,意志不可動搖,道:“行!但,酆都鬼城中的陣法完全開啓後,城內可鎮殺神王、神尊,一旦進去,必然九死一生。若遇到危險,不要相信任何人,可來找我。怒天神尊弟子的身份,至少是一張護身符。”

    “好,就這麼定了!”

    張若塵笑着送般若離開,漸漸的,笑容逐漸散去。

    若真的身份暴露,陷入絕境,他怎麼可能還去找般若?

    ……

    唐嵐雖是鬼族,但,身上全無鬼氣,與人類女子沒有區別,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身材豐腴,有一種成熟的風情。

    䯆皇介紹道:“少君,嵐神乃是尺奼羅的道侶,他們夫婦感情極深,值得信任,可謀大事。”

    唐嵐見到張若塵後,眼神便是極爲不善,道:“原來你所說的少君是他,哼,就算再山窮水盡,本神也絕不和量組織謀事。”

    唐嵐轉身就走。

    “你不過區區太白境的修爲,走得了嗎?”

    張若塵精神力外放,自成一座場域。

    這些年,張若塵的精神力雖然進步不大,但對付唐嵐,卻是綽綽有餘。

    唐嵐被困,卻並不慌亂,冷笑道:“量使大人好強的精神力,在你面前,本神便是自爆神源都做不到。但,你想利用本神,對付酆都鬼城,卻是打錯了算盤。想要搜魂,還是滅口,動手吧!”

    張若塵伸出手指,在空氣中勾畫銘紋,道:“我先搜魂,再將你煉成傀儡。這樣你就可以帶我進入酆都鬼城,到時候,想做什麼,倒也方便。”

    雪木陰沉的笑了起來,也不知是不是會錯了意。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將一張傀儡神符勾畫出來。

    “無恥!張若塵,你這般陰險,遲早不得好死,大帝歸來,一念就能讓你魂飛魄散。”唐嵐怨恨無比的道。

    張若塵的五指一合,將神符捏碎,道:“算了,不開玩笑了,談正事。我不是量機,真正的量機,是薛常進。這一點,我不信你從來沒有懷疑過!”

    唐嵐當然懷疑過。

    在尺奼羅被冤枉,關進神獄後,她更是深信薛常進有問題。但,她對張若塵,何嘗沒有懷疑?

    唐嵐道:“你拿出證據來!”

    張若塵將血耀神君的屍體取出,放在地上。

    唐嵐眼神一變,立即衝過去,使用神氣探查血耀神君的屍身,驚道:“這不可能,這具神屍體內,怎麼會有如此濃厚的屬於文和鬼帝的死亡鬼氣?”

    張若塵道:“當年,殺死周乞鬼帝之子的,正是血耀神君。血耀神君體內爲何會有文和鬼帝的死亡鬼氣,嵐神還不懂嗎?”

    唐嵐道:“是薛常進,他想挑起文和鬼帝一系神靈和周乞鬼帝一系神靈的爭鬥?”

    “可惜此事被我撞破了,於是我便成了替死鬼。可以說,當年我爲文和鬼帝擋了刀!”張若塵意味深長的道。

    血耀神君體內的死亡鬼氣,不是一縷,而是非常濃厚,張若塵根本不可能拿得到。

    只有酆都鬼城中的神靈,長年累月之下,才能收集到文和鬼帝這麼多死亡鬼氣。

    唐嵐本就對薛常進恨之入骨,心中已是對張若塵的話深信不疑,道:“薛常進的嫌疑的確很大,但你張若塵依舊無法洗清自己。除非,你讓我探查!”

    “你沒有這個資格!”張若塵笑道。

    唐嵐道:“那我們沒辦法合作。”

    “其實讓你探查,你也探查不明白,我要隱藏身上的秘密太簡單了。”

    張若塵想了想,道:“這樣吧,你帶我進酆都鬼城,帶我去見薛常進。到時候,我和薛常進必然是你死我活之局,任何一人死了,身上的秘密,都無法隱藏。這樣你不就知道誰是量組織成員?”

    唐嵐以爲自己聽錯,驚聲道:“你要和薛常進動手,而且是在酆都鬼城中?”

    “有什麼不妥嗎?”張若塵反問道。

    “沒什麼,既然你想找死,本神當然不會阻止你。但,你和薛常進修爲都太高了,本神就算知道你們誰是量組織成員,也肯定會被滅口。所以,本神有一個條件!”唐嵐道。

    張若塵道:“你說!”

    “你得先幫本神救出尺奼羅。”

    唐嵐之所以反覆強調,自己不相信張若塵,其實就是等在這裡。她打算利用張若塵,救出夫君。

    隨着文和鬼帝隕落,他們這一系算是樹倒猢猻散,不少神靈,擔心薛常進報復,已經各謀出路。

    其中一些,甚至投到薛常進門下。

    在得知薛常進就是量機後,唐嵐更加擔心身在神獄中的尺奼羅。怕是根本不會等到大帝歸來,薛常進就要致他於死地。

    可以說,張若塵的出現,給了唐嵐一線希望。

    張若塵哪裡看不透唐嵐的心思,笑了笑,道:“我答應你的條件,祝我們合作愉快。”

    ……

    張若塵和蒼絕進入了唐嵐的神境世界,前往酆都鬼城。

    䯆皇和雪木沒有同行,而是奉張若塵之令,前去爲薛常進準備壽禮。

    三十萬年前,聖界還在的時候,地獄界遠沒有如今這麼輝煌。十大族雖然歷史悠久,底蘊深厚,但在天庭二十諸天的面前,在那些萬古不滅大世界面前,依舊不夠看。

    但,即便是那時,酆都鬼城依舊地位超然,是死靈三族共尊之地,聖界神靈不敢輕易進入。

    閻羅天外天和命運神域雖有神城之稱,底蘊可與和酆都鬼城相比,但更像是一座世界,防禦力比酆都鬼城差了不少。

    酆都鬼城卻是一座世界樹頂端的真正城池,三途河的一條支流,從城外流過,河面寬如海洋,化爲護城河。

    城中,暗無天日。

    一座座古怪的建築幽深陰暗,有魂靈飄着進出。其中一些建築中,燃燒着鬼火,綠油油的,更顯陰森恐怖。

    整座城池安靜異常,尋常凡人進城,怕是會被當場嚇死。

    張若塵站在唐嵐的神境世界中,釋放出精神力感知,發現城中規則密集異常,空間無比穩固,對修士的修爲壓制,達到極點。

    便是真神自爆,在城中怕是都造成不了多大的破壞力。

    這是真正的地獄界第一神城!

    突然,張若塵危機感大增,感應到兩股強橫的神靈氣息隱藏在暗處,正欲提醒唐嵐。但,臨時又改變了主意。

    唐嵐已然發現不對勁,這一段街道,顯得太安靜。

    “唰!”

    一件尖刺形態的至尊聖器,從她胸口飛出,落入手中,冷聲道:“薛常進,你還不現身?”

    “嘭!嘭!嘭……”

    街道上的建築,全部爆開,化爲一縷縷灰色鬼霧。

    兩個道士一前一後,從灰霧中走出來。

    站在前方的那個道士,穿着白色道袍,戴着鬼面具,手持拂塵,正是在三途河畔追殺過張若塵的趙悟。

    唐嵐詫異,道:“怎麼會是你?”

    在唐嵐看來,敢在酆都鬼城中,伏擊她的,必然是酆都鬼城中的頂尖強者。所以,纔會猜測是薛常進。

    趙悟雖然也是酆都鬼城的太虛大神,但卻屬於周乞鬼帝一系,與她根本沒有什麼恩怨。

    趙悟面具下,發出尖銳笑聲:“文和鬼帝隕落,尺奼羅被封禁,你們那一系的神靈都已經各奔東西。唐嵐,你要不要加入到周乞鬼帝座下?”

    唐嵐回頭看去,後方那位道士身體半爛不爛的樣子,血肉呈暗紅色,但身上道袍十分乾淨,大袖飄飄,自以爲仙風道骨。

    “雲鏡上人!”唐嵐眉頭緊皺,心中疑惑更深。

    這雲鏡上人並非鬼族,而是屍族無量之下第一強者湟惡神君的弟子。

    雲鏡上人笑了笑,道:“不需要動手了吧?你自封修爲,與我們走,這樣可以少吃苦頭。貧道一心向善,不願欺凌女子。”

    趙悟和雲鏡上人都是太虛境大神,若沒有張若塵在,唐嵐唯有燃燒神魂,拼死一搏。

    就在她欲要和張若塵溝通之時,雲鏡上人眼神一沉,取出一面鏽跡斑斑的銅鏡,揮手拍了過去。

    銅鏡爆發出耀目的光芒,每一道光,都是神鍊形狀,將唐嵐鎖定。

    “你們休想!”

    唐嵐長嘯一聲,體內神氣外放,手中至尊聖器猛然刺出去,與銅鏡對碰在一起。

    沒有預想中的強大力量涌來,唐嵐只感覺一刺擊空,身體已是衝入進銅鏡中。

    шшш●тTkan●¢ ○

    雲鏡上人衣袖一捲,收起銅鏡,立即以屍血,刻畫出一道道銘紋,將唐嵐徹底封印到了鏡中。

    “哈哈,趙悟兄,你看,貧道就說不需要那麼緊張,區區一個太白境大神而已,還能從我們手中逃走不成?”雲鏡上人道。

    趙悟道:“搖光還在城中呢,萬一被她感應到,將是一件麻煩事。”

    雲鏡上人顯得無所謂的樣子,道:“老實說,這酆都鬼城也就魂七值得忌憚,但他與他大帝師尊一般,根本不管這些事,都已經閉關多年。趙悟兄,你是謹慎過頭了!”

    “此事關係重大,出不得半點差錯。走吧!”

    趙悟探手出去,頓時一隻瓷碗,從天空飛落下來,出現在掌心。

    頓時,這裡的景象散去,恢復了街道的原貌。

    ……

    現在書裡的人物和勢力已經非常多,很多東西,大家可能都已經忘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