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酆都鬼城佔地廣闊,有建築密集的鬼市,也有曲徑通幽的神土山野。

    能在城中佔據一山的,都是神境中一等一的大人物。

    雲鏡上人和趙悟便是進入這樣一座小山,石梯蜿蜒向上,兩旁長滿掛着人頭果實的陰木。瀑布飛泄,處處碑文。

    山間有一道觀,掛着燈籠,靜中帶有一絲詭異的意味。

    此山,名爲枯法山。

    此觀,名爲悟心觀。

    乃趙悟的道場!

    打開護山神陣,進入道觀,趙悟和雲鏡上人向內殿躬身行禮,前者道:“事已辦妥,唐嵐拿下了,沒有驚動城中別的神靈。”

    雲鏡上人取出銅鏡,手指畫紋印。

    “嘭!”

    鏡面上,浮現光霧,唐嵐從裡面墜落下來。

    在鏡光的壓制下,她無法動彈,只是以一雙冷狠的眼睛,盯着趙悟和雲鏡上人,繼而,看向前方的內殿。

    觀中一座藏青色的木質建築中,響起幽沉的聲音:“唐嵐出城是爲何事?”

    “這個……”

    趙悟和雲鏡上人對視一眼,倒是忽略了這一點。

    唐嵐出城,又立即返回,的確是非比尋常。

    “貧道這就去查!”趙悟道。

    雲鏡上人五指捏成爪形,屍氣散發出來,盯向壓制在鏡光下的唐嵐,笑道:“還是本座來搜魂吧!”

    “不必了!”

    木門打開,一道高瘦身影,出現在屋檐下。

    寒風忽起,燈籠搖晃。

    地上的影子變得綽約隱幻,更增那高瘦身影的神秘氣息,周遭天地都在因他而變換。

    高瘦身影道:“你們做事,還是不夠謹慎,被人跟上來了都不知曉。”

    “什麼?”

    趙悟的神魂釋放出來,同時,神氣從雙足涌入地底,激發出道觀中的陣法銘紋。

    “嘩啦啦!”

    這些陣法銘紋,在地底,在空中,凝成一根根碗口粗的鎖鏈,縱橫交織,連天接地,將整座枯法山的空間禁錮。

    道觀外的各個方位,飛起一具具神屍。

    或是出拳,或是結印,或是持至尊聖器戰兵……,數十具神屍,個個身穿神鎧,散發強橫氣勢。

    密集的攻擊力量落下,打得陣法鎖鏈不斷崩碎。

    三具神屍,額頭上貼着符籙,率先衝入道觀中,攻向雲鏡上人。

    “器煉屍兵,搖光!”

    雲鏡上人陰測測一笑,右腳向地面一踩。

    足心處,空間向外延展,形成衝擊浪,重重擊在三具神屍身上。

    三具神屍拋飛出去,懸浮到半空。

    “唰!”

    “唰!”

    “唰!”

    雲鏡上人施展出詭妙身法,一連變化三次方位,打出三道手印,擊在三具神屍身上。

    以雲鏡上人的修爲,又是真身出手,一旦被擊中,別說三具神屍,就是三位太虛境大神都得被重創。

    三具神屍被擊中後,墜飛出去,但很快就又爬起來,身上散發金屬光澤,絲毫傷勢都沒有的樣子。

    雲鏡上人眼中的輕視消失。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器煉屍兵,果然非同一般。

    想煉成一具器煉屍兵,得要絕佳的神屍做主體,用煉器的方式,將珍奇的煉器材料,以特殊的方法煉入神屍體內。

    經過無數年,一代又一代修士的祭煉,神屍會越來越強大。

    正常情況下,如此厲害的器煉屍兵,煉出一具都要消耗大量資源,足以掏空一位太虛古神的家底。

    只有酆都鬼城纔有如此底蘊,一次性冒出數十具器煉屍兵,個個如同大神。

    這是酆都鬼城歷代神靈,花費不知多少萬年才積累下來!

    趙悟和雲鏡上人兩大太虛境中赫赫有名的強者,借了陣法地利,竟無法與這些器煉屍兵對抗,很快就落入下風。

    那道高瘦身影望向觀外一處方位,道:“搖光帝妃不愧是酆都鬼城無量境之下最強大的精神力神靈,有這三十四尊器煉屍兵,足以睥睨天下英雄。”

    一道悠長的女子聲音,從觀外飄來:“既然你知道這裡是酆都鬼城,還敢在城中興風作浪?信不信本妃,引城中神陣滅殺了你?”

    “要啓動城中神陣,可不是帝妃一人說了算。”高瘦身影笑道。

    女子聲音繼續飄來:“說吧,你們到底意欲何爲,爲何擒拿唐嵐?”

    “不是擒拿,是請!嵐神乃是太白境大神,又是尺奼羅的道侶,本君來到酆都鬼城,自然是想見一見。”

    高瘦身影異形換位,出現到唐嵐的身旁。

    就在剛纔,八尊器煉屍兵聯手,破了雲鏡上人的防禦,將神境世界都打得崩塌了一角。

    高瘦身影雙手拍出去,兩片神光從掌心涌出,化爲兩道渾濁而磅礴的光河,將八尊器煉屍兵震飛。

    他探手,將唐嵐提了起來,抓住脖頸,道:“收起器煉屍兵吧,本君無意與酆都鬼城爲敵。但,若是帝妃繼續逼迫,難保不會出現意外。”

    一縷縷屍氣,從他手指中,涌入唐嵐體內。

    頓時,白皙的頸部,出現一道道暗黃色的屍紋。

    血肉身軀般的鬼體,出現分解跡象。

    觀外的女子,道:“你既然無意與酆都鬼城爲敵,就先放了唐嵐。”

    “好啊!”

    高瘦身影手臂一揮,手中的唐嵐鬼體爆開,化爲一片濃密的鬼雲,向觀外飛去。

    搖光乃是文和鬼帝的帝妃,站在觀外的一棵陰木頂端,身上神袍流光溢彩,身影唯美如畫,但,看不清容顏。

    鬼雲涌來,在搖光身前十丈,就被精神力場域擋住。

    鬼雲中,響起唐嵐的慘叫聲。

    搖光的一隻纖細柔美的玉手,從衣袖中伸出,欲要幫唐嵐凝聚鬼體神軀。便是這時,高瘦身影從鬼雲中衝出,身形如利劍,撞入她的精神力場域。

    搖光似早有預料一般,身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光,包裹全身,速度奇快的向後急退。

    “別與器煉屍兵糾纏。”

    高瘦身影丟下這句話,手掌向虛空一按,屍氣瘋涌出來。

    一條百丈寬的屍河,從他身前衍化,如巨龍一般,纏繞向遠遁而去的搖光。

    “帝妃還是太自負了,你畢竟只是精神力神靈,真以爲掌握着器煉屍兵,就敢與本君鬥法?”

    高瘦身影手指畫圓,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飛出去,與屍河融合在一起,如億萬鋼針,封死搖光所有退路。

    一張神尊符,從搖光體內飛出,擊碎屍河。

    “早就料到,文和鬼帝肯定留了神尊符給你。”

    高瘦身影到達搖光身前,絲毫不懼神尊符,雙手攤開,十條屍河同時顯現出來,從十個不同的方向涌向搖光。

    “嗯?”

    突然,高瘦身影察覺到了什麼,回身向悟心觀望去。

    發現雲鏡上人被一個戴着面具的紫袍男子,一拳打穿胸膛,撞擊在山崖上,身體直接鑲嵌了進去。

    那紫袍男子似乎是從鬼雲中衝出來。

    也就是說,他一直藏在唐嵐的神境世界中。

    更讓高瘦身影詫異的是,紫袍男子身上,竟散發着三煞帝君的氣息。

    張若塵戴着三煞帝君的半張骨臉面具,與高瘦身影對視一眼,心中驚歎,無量境之下竟還有如此強者,當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將鬼雲收入進衣袖,張若塵化爲一道暗光,向山外飛去。

    “閣下何方神聖?枯法山豈是你想走就能走?”趙悟打出瓷碗,引得空間旋轉,碗中飛出數十億厲鬼,將張若塵包圍。

    “我龏殤想走就走,就憑你趙悟留得住?哈哈!”

    張若塵大笑一聲,以無極神道將體內的混沌陰氣,轉化爲黑暗之力,一掌拍出,將一大片厲鬼打得魂飛魄散。

    緊接着,無視被瓷碗扭曲的空間,他踏過空間漩渦,衝出枯法山,消失在黑暗中。

    高瘦身影本是欲要去追,但搖光一直在反擊,必須全力以赴對抗,只得冷哼一聲,留了下來,以十條屍河,一點點磨滅神尊符的防禦力。

    不多時,神尊符化爲一粒粒光點,消散無形。

    十條屍河纏繞着搖光,變得越來越小,化爲一張符籙,飛入高瘦身影手中。

    同樣是無量境強者留下的符籙,顯然高瘦身影手中這張更加強大。

    雲鏡上人飛了過來,道:“請師尊責罰!”

    高瘦身影身上幻光消散,顯露出一張詭異的臉。

    一半是完美無瑕的俊美容顏,一半是爛得只剩骨頭的腐朽面容。

    不是別人,正是三煞帝君的弟子湟惡神君,亦是當前屍族第一強者。

    湟惡神君看向雲鏡上人胸口的傷痕,道:“是冥族的力量殘留,莫非他真是龏殤?”

    雲鏡上人道:“很有可能真的是他,弟子感應到了他的氣息。”

    雲鏡上人根本不知,張若塵臉上的半張骨頭面具,不僅有三煞帝君的氣息,也有龏殤的氣息。

    趙悟收起瓷碗,踏風而來,面具下聲音沉重,道:“天下間,不可能無緣無故冒出這麼一位厲害的太虛境大神,必是龏殤無疑。看來這老傢伙根本沒有死,如今回到地獄界,必會大展拳腳。”

    湟惡神君冷笑一聲:“誰都知道,如今的冥族,是那個小尼姑當家做主。在龏天沒有回來之前,龏殤還掌握不了冥族大權,翻不起來多大的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