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臺上。

    枯木般的絕妙禪女,竟是睜開了眼睛,道:“你們當真認爲,我已經毫無還手之力?”

    見絕妙禪女如此鎮定,摩訶炎心中有些懼意,雙腳一前一後,隨時準備衝出石廟逃走。

    須知,像蚩刑天那樣的大神,連頭顱都被斬掉,卻依舊戰力恐怖。

    無疆長笑一聲:“禪女若是還有出手之力,又豈會給我站在這裡說話的機會?”

    “我給你說話的機會,是覺得,你可能會開口求饒。你若求饒,以我和文通的交情,還是可以饒你一命。”絕妙禪女道。

    無疆道:“你以爲,我會信?”

    “你當然不會信!但,不信就得死,因爲我還有一擊之力,也只有一擊之力,至少可以殺死你們兩個中的一個。當然這一擊之後,我自己也得死。”絕妙禪女道。

    這句話,無疆和摩訶炎還是有些相信。

    大神,哪怕再落魄的大神,在拼死的情況下,要殺死一個補天境的神靈還是輕輕鬆鬆。

    在無疆和摩訶炎遲疑不定的時候,絕妙禪女又道:“摩訶炎,我和你沒有仇怨,像你這樣的老牌神靈,實力也不弱。只要你出手殺死無疆,我不僅賜你突破到上位神的機緣,還可以給你一件至尊聖器。你要明白,只有成爲上位神,你纔有機會渡過元會劫難。”

    無疆道:“別聽她的,她是想離間我們。”

    摩訶炎道:“我當然不可能信她的鬼話,更何況,我也不是無疆大人的對手。若是信她,豈不是自尋死路?”

    “你放心,殺死了她,少不了你的好處,絕對比她許諾得更多。”無疆道。

    絕妙禪女道:“摩訶炎,你要明白,無疆不可能讓任何一個知情者,活着離開黑暗之淵。對他而言,那是巨大的威脅。”

    她話音尚未落下,無疆已是閃電般的出手,打出暗域天羅攻向身旁的摩訶炎。

    絕妙禪女實在太聰明,也太可恨。

    無疆本是打算,收拾了她之後,再出其不意殺死摩訶炎,盡得所有好處。可是,被絕妙禪女點破之後,逼得他不得不先下手爲強。

    摩訶炎幾乎是和無疆同一時間出手,以他多年的修煉和積累,加上中位神修爲,其實,戰力並不比無疆這個元會級代表人物弱多少。

    可是,輸在戰兵上。

    遭遇暗域天羅這件至寶,他毫無反抗之力,便被一根根蘊含強大黑暗力量的金屬刺穿透神軀,如同變成了一隻刺蝟。

    暗域天羅禁錮了他的一身神氣,也在吞噬他的神軀血肉和神魂。

    “嗷!”

    摩訶炎嘶聲長嘯,可是沒有用。

    暗域天羅的金屬刺,穿透了他每一寸骨頭,甚至包括他的神海。

    在打出暗域天羅的同時,無疆也將鐵條神劍扔出去,如一道光明璀璨的神矛,擊在神臺上的絕妙禪女的脖頸處。

    “嘭!”

    神劍刺穿絕妙禪女的脖頸,將她的半截身體帶着,釘在了後面的石牆上。

    看到這一幕,無疆雙眼中,充滿張狂的笑意。

    這一次,他賭對了!

    絕妙禪女滿口謊言,只是在威嚇他,根本沒有什麼一擊之力。

    如果無疆對枯死絕足夠了解,其實早就已經出手。因爲,枯死絕真的非常可怕,別說大神對抗不了,便是神尊都會虛弱得如同一個普通凡人。

    “哈哈!禪女真是厲害,差一點就被你嚇住了!若不是知曉,一旦讓你恢復,地獄界將再無我立足之地,恐怕我都不會冒險一試。”

    無疆以絕對的勝利者姿態,看着被釘在石壁上的殘破枯死的半截身體,心情前所未有的暢快,比擊敗張若塵和閻無神這樣的同時代巔峰強者都要更加喜悅。

    旁邊是摩訶炎痛苦的嚎叫聲。

    他已經變成神獸的模樣,神血直流,痛入骨髓,神魂彷彿都被撕裂。

    而絕妙禪女卻很平靜,一言不發,並不是無法再開口,也不是已經認命。只是因爲,她知道這個時候開口說任何話,都只會讓無疆更加興奮和喜悅。

    讓敵人開心,哪怕只是開心一點點,她心中都更加屈辱和難受。

    無疆走到神臺面前,道:“禪女一生修爲來之不易,怕是都快接近封王稱尊的層次。今日,便借你一身修爲,鑄就我冥界之國的神境世界。”

    “譁!”

    無疆探出一隻手掌,掌心出現一個酒杯大小的黑洞,黑暗力量完全爆發出來。

    對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而言,最強的手段,就是吞噬。

    黑暗吞噬一切。

    可以將他人的修爲吸收,然後轉化爲自己的力量。

    無疆掌心的黑洞,爆發出強大無匹的吞噬力量,讓石廟中的空間都扭曲,變成了螺旋形。絕妙禪女體內的神氣、規則、神魂、精神力,猶如一條條溪流,涌如黑洞,進入無疆的體內。

    “哈哈!”

    無疆享受着世間最極致的快樂,興奮得大笑。

    在狩天戰場,他得到了本族星一半的機緣,修煉出來的道域冥界之國本就無與倫比。如果能夠用絕妙禪女的一身修爲,將冥界之國轉化爲神境世界,肯定可以一舉踏入中位神的境界。

    今後,大神之下,他還需懼誰?

    “錚!錚!錚……”

    驀地,本是釘在絕妙禪女脖頸上的鐵條神劍,爆發出一圈圈強勁的力量波動,輕輕的掙動。

    無疆收起笑容,眉頭一凜,發現神劍不知因爲什麼原因,有些不受他的控制。

    “唰!”

    鐵條神劍光芒大盛,金中帶赤,赤中帶火,從絕妙禪女的脖頸中飛了出去,揮劍劈向無疆。

    揮劍的瞬間,整座石廟中的溫度暴增,像是裝了一輪太陽在裡面。

    倉促之間,無疆只得將手臂打出,以掌心的黑洞,迎擊過去。

    “轟隆!”

    伴隨着一道巨響,有大量神血飛灑出來。

    神劍之利,無與倫比。

    無疆的半個手掌,被鐵條神劍斬下,身體拋飛出去,重重撞擊在石廟的石壁上,如紙片人一般輕飄飄的墜落下來,半跪在地。

    他眼神警惕的,盯着重新墜落到神臺上的絕妙禪女,以爲是她奪走了神劍,爆發出來的這一擊。

    可是,神劍卻化爲一道火焰亮光,飛出石廟。

    石廟的門口,站有一道人影,一把抓住了神劍。

    神劍隨之歡快的鳴響,並且發出人聲:“只有真正的絕代劍神,才配得上我老六。”

    “可是我現在還沒有武道成神。”

    張若塵的聲音,從石廟門口,傳入無疆耳中。

    劍靈道:“你一定能武道成神的,而且還會是絕代劍神。因爲你的劍道聖意無與倫比,劍魄之強,天下無雙。”

    直到此刻,無疆才明白,原來這柄神劍劍靈口中所說的主人,居然是張若塵。

    張若塵已經走進石廟,身形筆直而又卓然,向無疆看了過去。

    無疆早已站起身,站得比張若塵更直,若不是手掌斷了半,簡直看不出絲毫受傷的樣子。他探手抓出,欲要將地上血淋淋的斷掌收回。

    “唰!”

    張若塵出手如幻光,先一步一劍刺穿斷掌。

    神劍上,劍光一閃,成千上萬道劍氣飛出,將斷掌撕裂成了血霧。神劍蘊含的毀滅力量,更是讓血霧,化爲一團火焰。

    “張若塵,你敢與我爲敵?”

    無疆擡起斷掌,怒不可遏,覺得張若塵太過狂妄放肆。

    斷掌的血口,被神劍的劍氣入侵,傷口難以癒合,神血一直在滴淌。

    “我們不是一直都是敵人嗎?”張若塵有些奇怪,覺得無疆的思維有些難以理解。

    突然,無疆笑了起來,因爲他發現石廟外沒有別的神靈。

    “你居然是獨自一人來的這裡。”無疆笑得更加暢快,只覺得自己真的是天命之子,所有好事都被他遇到。

    張若塵道:“你笑得那麼開心幹什麼?”

    “當然得開心,恐怕任何一個神靈,遇到今天這樣的好事,都會忍不住笑出來,控都控制不住。”無疆擺了擺手,道:“好了,我知道你張若塵還沉浸在俗世神話的自我滿足之中,根本不明白,自己和真神的差距有多大。”

    張若塵道:“你難道忘了,我是本源使者?”

    “這裡不是荒古廢城,也不是外界,是黑暗之淵,沒有多少本源規則,這裡是黑暗力量的世界。當然,離開黑暗之淵,本源使者依舊強大,只可惜那個時候本源使者是我。”

    無疆向前踏出一步,冥界之國顯化出來,小小的石廟中,出現一座座黑色殿宇,血石城牆,白骨神山……等等,猶如真實冥界一般的景象。

    四面八方都有規則神紋壓來,落到張若塵身上。

    “破!”

    張若塵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激發出三十倍攻擊力量,與“一”字劍道聖意結合在一起,揮動沉重如恆星一般的神劍,劈斬了下去。

    無疆激發出來的冥界之國,就像是一張紙做的地圖,被神劍一分爲二,撕裂開來。

    有劍靈輔助,和無法調動劍靈的神劍,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是天差地別。

    神劍在手,僞神都敢戰下位真神。

    神器的威力,沒有任何戰兵可以比擬。張若塵比僞神更強,爲何不敢戰無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