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有神氣才能催動神器,從而威力無窮。

    神氣的數量越多,品質越高,神器的威力自然也就更強。下位神的一縷神氣,或許可以分開一片海域。而上位神的一縷神氣,卻可以分開一顆星球。

    天差地別。

    唯有元會級代表人物踏入神境,才能逆境伐上,跨越境界迎敵。

    張若塵雖未武道成神,可是,早就已經是半神之體,體內可以孕育出少量神氣。除此之外,但凡是能夠規則入神的無上境大聖,體內也肯定修煉和儲存有部分神氣。

    無疆看着一寸寸崩碎的冥界之國,眼中的輕視和傲慢,漸漸收斂起來。

    他眉心的黑色電紋,飛出一道黑暗毀滅之光,化爲纖細的黑色光束擊向張若塵。速度之快,比雷電都迅猛。

    張若塵深知無疆攻擊的可怕,不是他現在的修爲可以抗衡,於是,立即喚出魄劍。

    “唰!唰!唰……”

    一連七柄魄劍,從他眉心飛出,與黑色光束碰撞在一起。

    劍聲刺耳,劍光與黑色光束分庭抗禮。

    怒劍、哀劍、愛劍、懼劍、欲劍、喜劍,六劍剛與光束碰撞,便是拋飛出去。唯有惡(wu)劍威力最是強大,與無疆這招神通,對撞得勢均力敵。

    惡劍!

    是心中厭惡情緒越強,爆發出來的威力才越強。

    縱然張若塵對無疆已經足夠的厭惡,可是惡劍,包括其餘六劍加起來,爆發出來的威力,依舊不及攻擊詭四的時候怒劍的一劍。

    厭惡的情緒有極限,但,憤怒卻沒有極限。

    “暗域天羅。”

    趁着剛纔的時機,無疆收回暗域天羅,揮手向張若塵打了過去。

    張若塵的七柄魄劍,雖然讓他感到十分意外,可是他更清楚,真正的威脅是那柄神劍。

    神劍能弒神!

    暗域天羅飛出,冰冷刺骨的黑暗力量,隨之如同夜幕降臨一般,向張若塵籠罩而去。

    整座石廟的溫度,驟然下降。

    張若塵身上神火燃燒,驅散黑暗,卻見密密麻麻的金屬刺,已是壓到近前。他剛剛喚出藏山魔鏡防禦,還來不及催動,身體已是被金屬刺穿透。

    無疆微微鬆了一口氣,嘴角揚起,道:“不得不說,你這個俗世神話真的很強,而且寶物不少。可惜,再多的寶物,再強的戰兵,在絕對的修爲差距面前,根本改變不了勝負。”

    不遠處,摩訶炎從血泊中,緩緩的爬了起來。

    但,暗域天羅吞噬了他太多的神氣、神魂、血氣,就連壽元都流失嚴重。此刻的他虛弱至極,看向無疆的時候,眼中充滿忌憚。

    那一團黑色金屬刺中,響起張若塵的聲音:“若非我想看一看暗域天羅是一件什麼樣的寶物,它豈能穿透我的肉身?”

    無疆眼神深深一凜。

    只見,本是被暗域天羅穿透了的張若塵,每一塊血肉都凝聚成一道分身,抽身脫離出去。整座石廟,皆是張若塵的身影。

    便是摩訶炎都看怔住了,暗域天羅的可怕他剛剛纔嘗試過,有那麼容易脫身?

    無疆冷哼一聲:“暗域天羅如天羅地網,無窮無盡,無邊無際。你能分身多少?”

    無疆的神氣和規則神紋,早已覆蓋石廟的內部空間。在他的控制下,暗域天羅如同是有生命一般瘋長,變化莫測,森寒而危險,蘊含毀滅世間一切生機的力量。

    張若塵的分身,各自打出一件至尊聖器。

    金剛月輪、藏山魔鏡、烏金戰天柱、噬魂鈴……

    這些分身,其實都可算是真身,是肉身的一部分。

    在數件至尊聖器的攻擊之下,暗域天羅中飛出的黑色金屬刺和黑暗力量,根本無法匯聚,被打得不斷散開。

    無疆和張若塵鬥法,戰得難分難捨。

    摩訶炎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衝出石廟,遠遁而去。無疆和張若塵一個比一個詭異,明明修爲遠弱於他,卻讓他這個中位神生出無法對抗之心。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爲被暗域天羅傷得太重,否則摩訶炎還是想留下來,尋找機會將無疆和張若塵都收拾掉。

    “譁!”

    張若塵最強的一道分身,引動神氣,揮斬出神劍,劈開了黑暗。

    明亮而赤紅的劍光,穿透無疆的一層層防禦,劈在他身上。

    無疆身上神袍裂開,燃燒起來,身體拋飛出去,落到石廟外。

    “收!”

    張若塵的所有分身合而爲一,手持神劍,身周環繞着各種至尊聖器,一步跨出石廟。無論是神劍的神火光華,還是至尊聖器的至尊之力光芒,皆是明耀至極,如衆星環繞着他。

    張若塵站在石廟門口,道:“你即便達到了神境,似乎也沒什麼了不起。”

    無疆的胸口,皮膚被劍氣灼傷,疼痛無比。

    斷掌依舊在流淌神血。

    神靈的生命力的確強大,即便被打得爆開,也不會死。神靈的恢復能力也很強,可以迅速重新凝聚神軀。

    但,遇到弒神的戰兵,卻例外。

    神器就是最強的弒神戰兵。

    無疆目光銳利似劍,緊盯着張若塵,在反覆審視他,像是在懷疑張若塵已經武道成神。他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沒有武道成神的張若塵,可以如此強大。

    遠處,摩訶炎沒能逃掉,被大批蛟類詭獸圍攻。

    蛟類詭獸也有強弱之分,並不是每一隻,都只有僞神級的戰力。

    “你別得意的太早,這裡可是黑暗之淵。”無疆道。

    張若塵道:“黑暗之淵又如何?”

    “黑暗之淵是黑暗修士的地盤,修煉黑暗之道的修士,這裡可以爆發出遠超自身修爲的戰力。”

    無疆如此說着,雙手舉過頭頂,以暗黑奧義,調動天地間的黑暗規則,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去。

    無疆掌握着大量黑暗奧義,接近萬分之一,可以調動宇宙中,接近萬分之一的黑暗規則。憑藉這大量的黑暗奧義,他將來必定成爲神境中的一方霸主。

    wωω ◆тт kān ◆C ○

    以他目前的神魂強度,雖然連體內奧義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力量都運用不出來,但也已經夠了!

    因爲這裡是黑暗之淵。

    黑暗規則最活躍,而且最密集的地方。

    黑暗之淵外圍,數之不盡的黑暗規則,化爲萬千江河,衝入進印雪天的道場,匯聚向無疆。

    無疆身上的威勢節節攀升,身體消失在黑暗中,將神器和至尊聖器散發出來的光芒都吞噬。無盡黑暗,向張若塵碾壓了過去。

    “張若塵,要怪只能怪你身上的奧義太多,太吸引人,而你自己卻無法運用。”

    無疆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

    頃刻間,黑暗便將張若塵吞噬,所有至尊聖器被衝飛出去,墜落一地,根本擋不住無疆哪怕一瞬間。

    整座石廟,變得寂靜無聲。

    “嗡!”

    如同神鐘被撞響,黑暗劇烈震盪。

    一縷縷金色佛光,將黑暗撕碎。

    無疆慘叫一聲,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雙臂變得血肉模糊。並且被佛光的精純力量,引得燃燒起來,神軀化爲一粒粒光點,在分解。

    “佛祖舍利!”

    他淒厲大吼,充滿驚懼和憤恨。

    張若塵身上佛光蔓延出去何止萬里,將這座黑暗空間大陸照亮了一大片,有一個個七祖梵文從胸口衝出,圍繞身體流動。

    此刻的他,神聖偉岸到了極點。

    張若塵道:“有佛祖舍利護體,你說,你的暗域天羅是不是傷不到我?”

    佛祖舍利的力量,與神劍的力量一樣難煉化,無疆的雙臂難以恢復。而且,佛力還在向他肩膀和胸膛的位置蔓延。

    無疆從未像此刻這般嫉妒張若塵,憑什麼天下間最好的寶物,都落到了他的手中?

    張若塵看出他心中的不甘和憤恨,道:“事實證明,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更不可能是。如果我是你,肯定立即逃走,然後躲進黑暗神殿再也不出來。這是你唯一的生路!”

    無疆當然知道,今日栽了大跟頭,留在這裡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他探手向虛空,欲要將暗域天羅收回。

    “冥光咒!”

    張若塵以萬咒天珠,施展詛咒,禁錮住暗域天羅。

    “張若塵,你欺人太甚!”

    無疆怒吼,臉上青筋暴凸。

    張若塵將神劍舉過頭頂,引動神氣和“一”字劍道聖意。

    劍體上,神芒大漲,烈焰沖天。

    無疆氣得渾身顫抖,最終,還是選擇遁逃而去,急速衝出印雪天的道場。

    無疆衝出道場,張若塵眼中這才真的浮現出殺意,收起了神劍,將那枚暗時空物質圓球取出,向無疆逃遁的方向打去。

    “轟隆!”

    道場外,隨着暗時空物質引爆,黑暗、空間、時間三種力量,瘋狂的爆發出來。

    時間紊亂,空間崩碎,黑暗肆虐。

    這座不知多少萬里廣闊的黑暗空間大陸,隨之崩碎了一角,羣山倒塌,數以萬計的詭獸慘死。唯有印雪天的道場,有天紋守護,沒有毀滅。

    其實,張若塵十分清楚,使用神劍是殺不死無疆的。

    這次黑暗之淵之行,隕落的真神很多,可是,幾乎都是死在大神手中。唯一一個劍神界的下位神司徒雲琳,還是張若塵、池瑤、血屠三人聯手,使用了命運奧義的力量,纔將她殺死。

    由此可見,只有大神級的存在和自爆神源的手段,殺真神才輕鬆一些。

    最開始,張若塵是有意放無疆離開,想要以他爲引子,挑起冥殿和黑暗神殿的矛盾。讓兩大敵人鬥起來,他就可以輕鬆許多。

    但想到無疆知道的秘密太多了,絕不能放他離開,於是,只得使用暗時空物質殺他。雖然暗時空物質這麼唯一且無比珍貴的寶物用在他身上,張若塵感覺到頗爲不值。

    無疆、摩訶炎,和大批詭獸,全部都化爲了黑色的塵埃,再也沒有一絲生命波動傳出。

    張若塵看着眼前一塊塊殘破的大陸板塊,還有那混亂的能量波動,幽幽長嘆一聲。

    神靈又如何?

    依舊還是會死。

    突然間,張若塵有些理解,從古至今爲何會有那麼多神靈,前赴後繼的去尋找長生不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