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鏡上人道:“真是奇怪了,唐嵐怎麼和龏殤聯繫上的?這龏殤又是意欲何爲?”

    “這其中必有一些不爲人知的秘密!但,唐嵐請動龏殤,肯定是爲了救尺奼羅,或許是許諾要加入冥族,投靠到龏殤的門下。”

    趙悟繼續道:“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唐嵐既然逃走,必會打亂我們的計劃,得想辦法補救才行。”

    湟惡神君顯得很鎮定,道:“你們覺得,龏殤和唐嵐接下來會怎麼做?”

    “整個酆都鬼城,唯有魂七配做師尊的對手。他們必會前去鬼神殿!”雲鏡上人道。

    “很好,本君這便去截殺他們。”

    湟惡神君看向趙悟,道:“唐嵐投靠了龏殤,加入了冥族,擒拿了搖光,此事你覺得該怎麼辦?”

    趙悟心領神會,道:“本座這便去召集酆都鬼城中的諸神,討伐龏殤,營救搖光帝妃。”

    “別忘了,唐嵐投靠龏殤,是爲了營救尺奼羅,別讓他們得逞了!”湟惡神君道。

    任何時候,都得做兩手準備,一進一退,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搖光被封禁後,那些器煉屍兵額頭上的神符變暗,如失去了精氣神,全部靜止下來。

    湟惡神君將所有器煉屍兵全部收走,才向鬼神殿而去。

    ……

    一座漆黑的塔樓,六層高,外面佈滿陣法。

    樓中,鬼雲重新凝聚成唐嵐的模樣,她急切的道:“搖光帝妃有危險,我們得趕去,助她一臂之力。”

    張若塵站在窗戶邊,望着外面,道:“搖光乃酆都鬼城的五大高手之一,又掌握着器煉屍兵和神尊符尚且有危險。我們去,有用嗎?”

    “湟惡神君可不是一般人,這是真正的絕頂人物。”

    “好快,搖光已經被鎮壓了,看來湟惡神君身上攜帶有三煞帝君留下的秘寶。”

    唐嵐知曉當前局勢危急,道:“我們得立即前去鬼神殿,請魂七出關,只有他可以對付湟惡神君。”

    “你能想到這一點,湟惡神君也能想到。現在前去,必會撞在刀口上。”張若塵道。

    唐嵐並非是沒有主見之人,但,接連遭受鉅變,加上敵人強大,現在只能寄希望於張若塵,問道:“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要不現在我們就去神獄?”

    “去神獄,比去鬼神殿更危險。”

    張若塵轉過身看向她,指了指椅子,道:“先坐下療傷,不用那麼着急。現在該急的,是湟惡神君和趙悟他們。”

    唐嵐怎能不急?

    張若塵完全就是站着說話不腰疼,趙悟和湟惡神君勾結,必然有大圖謀,這是危及整個酆都鬼城的大事!

    搖光帝妃可以說,是因爲要救她,纔會落入湟惡神君手中,唐嵐心中十分自責。

    張若塵道:“湟惡神君爲何讓雲鏡上人和趙悟擒你?”

    “本神怎麼知曉?”唐嵐道。

    張若塵道:“若不弄明白他們的目的,我們將永遠被動。難道你身上有什麼寶物?或者,你知道什麼重大隱秘?現在沒必要隱瞞了,將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吧!”

    唐嵐凝思了片刻,數次動容,但最終搖了搖頭,道:“沒有,不可能啊!本神就算知曉一些隱秘,卻也與他們無關。你說會不會,他們擒拿本神,就是爲了引搖光帝妃過去?他們的目標,是搖光帝妃?”

    張若塵道:“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但,搖光很美嗎,湟惡神君是覬覦她的美貌?我想不太可能。”

    “搖光的實力很強,而且又是在酆都鬼城中,便是強如湟惡神君也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在不驚動城中神靈的情況下,將她拿下。”

    “最重要的是,湟惡神君沒有必要冒這麼大的風險。”

    “那你說,他們是什麼目的?”唐嵐耐心快被耗盡,很想立即趕去鬼神殿。

    張若塵不緩不急,道:“無論他們是什麼目的,遲早會暴露出來。對了,搖光是酆都鬼城精神力第一強者,爲何沒有引動城中神陣,對付湟惡神君?”

    唐嵐道:“尋常的神陣,哪裡對付得了湟惡神君?至於護城神陣,關係重大,不是任何一人說開啓就能開啓。需要鬼神殿和五方鬼帝府至少一半掌權者同意,並一起出手,才能開啓。”

    “你試想,若是薛常進能獨自開啓護城神陣,借神陣之威,豈不是可以爲所欲爲,屠殺城中的修士?”

    “酆都鬼城的護城神陣,可不像你們百族王城和星桓天的神陣那麼簡單,若是被量組織掌握,後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神色一凝,道:“如果湟惡神君是量組織成員,他和薛常進聯手,有沒有可能啓動護城神陣?”

    唐嵐臉色鉅變,道:“薛常進是東方鬼帝府掌權者,搖光帝妃是西方鬼帝府的掌權者,趙悟是中央鬼帝府一等一的強者。若真如你猜測的那般……張若塵,我們必須立即將消息傳出去,向命運神域和閻羅天外天求援,絕不能讓他們得逞。”

    “只是一個猜測罷了,哪有那麼巧?”張若塵道。

    唐嵐道:“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這後果酆都鬼城也承受不起。”

    其實張若塵並不認爲,湟惡神君謀劃有這麼大,畢竟,量組織就算再厲害,也可能同時掌握鬼神殿和五方鬼帝府其中之三。

    酆都鬼城高手如雲,哪有那麼容易讓他們得逞?

    但,正如唐嵐所說,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對酆都鬼城和整個鬼族而言,也是毀滅性的災難。

    唐嵐見張若塵久久不迴應,道:“你是不是,就希望酆都鬼城遭劫?好,本神不求你,本神這就去通知鬼神殿和各大鬼帝府。”

    “你覺得,他們會信你,還是信趙悟?而且,你中了湟惡屍毒,一旦走出這間房間,就會被湟惡神君感應到。你沒有發現,屍毒在侵蝕你的魂靈?”張若塵道。

    唐嵐咬了咬牙,臉色慘白如紙,如兇厲女鬼,道:“本神現在管不了那麼多!”

    “你什麼證據都沒有,誰會信你?”張若塵道。

    “唰唰!”

    一道道神魂念頭,從唐嵐體內飛出來,化爲數十個分身,收斂氣息,向城中各個方向而去。

    “你這麼做,只會暴露我們現在的藏身位置。”

    張若塵搖了搖頭,身形變化,出現到唐嵐的背後,一掌擊在她的背心。

    一道太極陰陽圖顯現出來,將她收入圖中。

    “唰!”

    張若塵衝出塔樓。

    不多時,湟惡神君的高瘦身影,出現到塔樓頂端。

    塔樓的百里外,張若塵坐在一艘白骨船上,順着屍河漂流。

    河道兩岸,全是陰森森的房屋,街道上是一團團鬼火形狀的身形在行走。

    向塔樓看了一眼,立即收回目光,張若塵道:“你的神念分身,全部都被滅掉了吧?”

    唐嵐坐在船中,身上的湟惡屍毒已經被張若塵煉化,道:“怎麼會這樣?明明我分離出去的分身,沒有沾染湟惡屍毒,怎麼那麼快就被找到?”

    張若塵道:“因爲你的對手是湟惡神君,是屍族第一強者。你尚且不具備從他手中逃走的實力,還妄想與他博弈?”

    “你能瞞過他的感知?”唐嵐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那是因爲,他現在根本不知道我是誰。若他知道,我是張若塵,我現在恐怕就沒有這麼輕鬆了!”

    “我們難道真的只能坐以待斃嗎?”唐嵐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目前,只能靜觀其變,因爲我們不知道湟惡神君的目的。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強者,參與進了這件事。冒然出手,只會變成活靶子,修爲再強,都得被毆死。”

    “我們到了,上岸吧!”

    “到哪裡了?”唐嵐好奇的問道。

    張若塵笑而不語,只是向岸上看了一眼。

    唐嵐從船中走出,看見岸上站着一位絕色女子,似乎在那裡已經等了許久。正是命運神殿的神靈,般若。

    張若塵道:“你不是打算向命運神殿求援?般若會帶你去見命運神殿的神靈,但命運神殿的神靈不可盡信,所以別把我出賣了!張若塵從來沒有來過酆都鬼城,你的盟友是龏殤。”

    唐嵐知曉自己誤會了張若塵,於是,施施然的行禮,道:“多謝!本神代酆都鬼城記下了你的恩情。”

    隨即她走進般若的真我之門。

    般若道:“現在酆都鬼城中的神靈,都在尋找龏殤,你小心一些!”

    “嗯!你也小心,將唐嵐送過去後,你就離開酆都鬼城吧!”張若塵道。

    般若已經離開,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哎,又是一個不聽話的!”

    張若塵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坐在船上,繼續向下遊而去。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弄明白湟惡神君的謀劃,必須得找知情者,張若塵心中已有目標。至於薛常進,目前看來,只能緩一緩了。

    ……

    徹底完蛋了,回來幾天了,作息怎麼都調整不過來。

    又是月初,而且是雙倍月票期間,魚魚求一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