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廟中,摩尼珠將黑暗照得瑩瑩光點,六彩斑斕。

    在石廟的中心,一池生命之泉中,漂浮着一具雪白凝脂般的嬌軀。

    一半在水中,一半在水上。

    嬌軀的輪廓美麗得驚心動魄,雖然纖細,卻又線條柔美,該飽滿之處充滿了蓬鬆而挺拔。如同仙玉一般的肌膚下方,有靈光外泄,散發馥郁馨香。

    絕妙禪女緩緩的甦醒過來,眼眸睜開,茫然了瞬間,立即精芒爆射,從生命之泉中直立起來,腳尖如蜻蜓點水一般,微觸水面。

    張若塵坐在石廟的門口,正在研究暗域天羅,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響,知曉她已經醒來,道:“穿上衣服,我有事要與你談。”

    絕妙禪女低頭看了看全身,下一瞬,一件青色佛衣,已是包裹在身上。

    也不知是真正的佛衣,還是幻化而成。

    張若塵依舊在研究暗域天羅,這件威力奇大,而且具有弒神能力的寶物,居然沒有器靈。

    此刻印雪天的道場,已是化爲一座孤島,漂浮在這片黑暗空間中。張若塵前方的視野中,全是一座座大陸碎片,宛若天地毀滅的景象。

    無疆和摩訶炎死後,張若塵除了找到他們的神源之外,只剩暗域天羅這件戰利品。

    至於無疆掌握的黑暗奧義,在他死後的瞬間,便如同一滴水氣化了一般,重新回到天地間。只可惜,張若塵不是黑暗之道掌控者,對黑暗之道的參悟也不深。

    因此,在黑暗奧義完全消散之前,僅僅只是憑藉無極聖意和萬古歸一道域,收集了百萬分之一而已。

    以張若塵現在掌握的奧義數量,還真看不上這百萬分之一的黑暗奧義,但用來參悟黑暗之道,卻也是夠了!

    忽然,張若塵脖頸一涼。

    絕妙禪女持着一柄冰劍,站在他身後,劍尖正指在他的後頸處。

    張若塵只是微微頓了頓,臉色便是恢復自然,將暗域天羅收起來,道:“絕妙禪女修爲蓋世,想要殺我,何須使用劍?”

    絕妙禪女道:“你莫非覺得,你救了我,我就不會殺你?”

    “你說得沒錯,這世間,死在自己所救之人手中的爛好人,多不勝數。”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那你爲何不殺我?爲何救了我之後,不立即離開?”

    “因爲雲青古佛。”

    張若塵繼續道:“我曾答應古佛,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化解我們兩家的仇恨。所以,我必須得救你!”

    “我之所以救了你,而沒有離開。並不是想要你感激我,而是因爲三生門。”

    “三生門被你收走了吧?”

    “雲青古佛的報身,在三生門中,我曾答應他老人家,帶他的報身離開黑暗之淵,助他投胎轉世。”

    “答應了的事,怎麼都得去做到。”

    “如果我告訴你,雲青古佛的報身,已經被我煉化了呢?”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眼神一沉。

    絕妙禪女笑了笑,又道:“我看,你只是想要得到三生門而已,這是一位神尊的傳承,足以讓你節約大量修煉時間。”

    “隨你怎麼想!”

    張若塵站起身來,面向她,道:“將三生門給我,我們便兩清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當然前提是,古佛的報身沒有消亡,否則我們之間的仇便結大了!”

    絕妙禪女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天這樣的事,本是陷入了死境,卻被自己的敵人救活。確切的說,張若塵根本不算她的敵人,因爲還不夠資格。

    此刻,她覺得張若塵非常可笑,整件事都非常可笑。

    她還活着,就是一件最可笑的事。

    她道:“你不會真的以爲,我不會殺你?就算你救了我,算是化解了我們兩家的仇怨。可是,你身上的奧義,足以引得我取你性命。沒有比這更好的理由了!你死的理由。”

    “你若要殺我,就不會跟我說這麼多的話!你無非是遇到了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想要弄明白,我爲什麼救你。因爲,你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我這樣的人。”

    張若塵道:“救你的原因,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你應該相信我,你應該學會相信別人。你如此不相信別人,也就永遠都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和值得你信任的人。”

    張若塵其實一直都很願意去相信別人,正是如此,他可以託付一切的真朋友雖然不多,但終究是有那麼幾個。

    相信別人,或許容易受傷。

    但,不願意相信任何人的人,註定會活得很痛苦。

    張若塵的話,如無情的劍,正好刺中絕妙禪女的心。

    這一次遇劫,若是她身邊能有一兩個值得完全信任的神靈,又怎會被區區一個無疆那麼羞辱?

    絕妙禪女心志堅定,很快心緒恢復過來,道:“你張若塵的確聰慧絕頂,讓我很難看透。可是,縱然你說得天花爛墜,我也能彈指之間殺你。”

    “我猜,你之所以救人,又留下,必然是有更深的謀劃。你到底在圖謀什麼?你想獲取我的信任,莫非是想借我的力量,讓冥殿不再使用斬道咒壓制你?”

    張若塵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

    “被我說中了?”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難道你不知道,我身上的斬道咒,已經沒有了?”

    “是嗎?”

    張若塵又道:“你看不出,我有沒有化解斬道咒。難道還感知不到,你身上的枯死絕,已經退去?”

    絕妙禪女這一次是真的有些心動神搖,目光豁然回頭,看向神臺上的蓮花,和蓮花中散發出來的六彩光華。

    她那顆堅定的內心,也變得顫抖,目光凝視。

    手中的冰劍化爲水氣散去。

    “摩尼珠!你竟真的找到了摩尼珠?”

    絕妙禪女快步走到神臺邊,雙手虛捧了過去,心中之激動,無法用言語形容。

    那雙美若星辰般的眼中,落下了淚水。

    一直想要找到的東西,本以爲虛無縹緲,永遠都無法見到。此刻卻出現在眼前,這簡直比她死而復生,都要更加震撼和感動。

    從小到大,她不知受過多少次枯死絕的折磨,那種感覺痛不欲生。

    每被折磨一次,她對不動明王大尊的怨恨,便是增加一分。

    張若塵跟着走進石廟,道:“現在,你還覺得我別有企圖嗎?”

    絕妙禪女回頭看了他一眼。

    張若塵從未見過她露出這樣的眼神,心中一緊,連忙道:“你難道就不好奇,我是怎麼活着離開七十二魔神石柱,怎麼走出荒古廢城?實話告訴你,我見到了先祖靈燕子,她就在荒古廢城,就是她將摩尼珠交給我。你應該知道,她那種級別的強者,感應力有多麼可怕,你若敢出手殺我,自己也得死。”

    “這就是我爲什麼敢留在這裡的原因!”

    絕妙禪女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道:“你爲何要在一位大神的面前撒謊?靈燕子如果真的還活着,真的在荒古廢城,你怎麼會受傷?你和無疆交手的時候,她怎麼沒有出手?”

    絕妙禪女雖然沒有看見張若塵和無疆戰鬥,可是,卻從石廟中的痕跡,將先前的戰鬥完全推演了出來。

    張若塵道:“好吧!告訴你真相,其實我在荒古廢城中遇到的前輩高人,乃是天姥。”

    “如果你先前就說出這話,我說不定還會信幾分。”

    絕妙禪女將盛放着摩尼珠的蓮花捧起,道:“我知道,你說出這番話,只是想要威懾我,從而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不必那麼緊張,既然你救了我,又送來摩尼珠,我已經相信你是真的想要化解我們兩家的仇怨。殺了你……”

    她嘴脣動了動,才道:“殺了你,總感覺好像又欠了你們張家和不動明王大尊似的,真的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

    張若塵靜靜的,看着她。

    絕妙禪女卻露出訝然的神色,道:“你居然一點都不反駁我剛纔的話?難道你真的是從一開始,就打算把摩尼珠送給我?”

    張若塵道:“這也是我答應了雲青古佛的事!”

    “我真的是越來越不相信你張若塵的話,這簡直是把追求女人的攻勢,都用到了我身上。我還是親自問雲青祖師吧!”

    絕妙禪女取出三生門。

    隨之,張若塵發現自己已經在三生門中,站在靜如平湖的水面。

    水面上,浮現出雲青古佛的虛影。

    張若塵見到雲青古佛的報身,微微鬆了一口氣,心中暗道,看來絕妙禪女並非十惡不赦。

    雲青古佛是印雪天和六祖的傳佛師尊,算得上是絕妙禪女的祖師,她若是連祖師都敢煉化,張若塵今後若是修爲大成,必然要斬她。

    雲青古佛的報身已經很虛弱,道:“既然找到了摩尼珠,那麼斬道咒和枯死絕都可以化解,在我投胎轉世之前,是真的十分希望看到你們能夠和解,不要讓仇怨繼續延續下去。”

    “若塵,你是一個好孩子,須彌沒有看錯人。若是修佛……算了!”

    “絕妙,當年的恩怨,有太多不爲人知的隱情,不能全怪不動明王大尊。”

    “你們二人能夠答應祖師,今後再也不爲敵了嗎?”

    張若塵躬身一拜,道:“只要她不再敵視我,我可以海納百川。”

    “你可以代表張家嗎?當年的仇恨,你可以放下,他們也可以放下?”絕妙禪女問道。

    張若塵眼神前所未有的堅定,道:“我可以。”

    “好!從今往後,恩怨一筆勾銷。冥殿的斬道咒,我來化解。”絕妙禪女倒也極有魄力,做出這道承諾。

    這不是一道簡單的承諾!

    反而非常沉重。

    從三生門中,退出來後,絕妙禪女看向張若塵,已經不是高看一眼,而是帶有了一種更深的情緒,道:“你真的是夠可以,無論你今日的所作所爲是不是別有目的,我現在佩服的人中,已是多了你這一號。”

    “居然不是罵我愚蠢?”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你若真是愚蠢之輩,我佩服一個愚蠢之輩,豈不是更加愚蠢?你真的夠可以,我甚至都覺得,欠了你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