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將三生門給你,你將暗域天羅給我,做一個交換如何?”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你不是纔剛說,欠了我什麼。怎麼又開始仗着修爲強大搶劫?別說已經送了你摩尼珠,便是救你性命,也值得你將三生門給我纔對。”

    絕妙禪女搖頭,很是認真,道:“這不一樣,首先救人,你是自己要救的,我從未求過你。其次送出的東西,怎麼能算數?送出的東西,不能當成條件來講。就像,我送你阿羅漢白珠,可有想過要回?”

    張若塵苦笑,無法言對。

    她這麼一說,還真是佔了理。

    “即便那枚阿羅漢白珠是假的。”絕妙禪女又補充一句。

    “假的?”

    張若塵倒也並不吃驚,因爲除了他,天下間還有那個傻瓜會將真的佛門七寶送出去?

    如果是真的阿修羅白珠,在天門中的時候,絕妙禪女肯定已經奪取回去。

    絕妙禪女微微張開紅脣,嘴裡白光瑩瑩。

    她的動作很優雅,如美人魚吐明珠一般,一枚鴿蛋大小的白珠,飛了出來,出現在她掌心。

    白珠,光華氤氳,有梵文在上面沉浮。

    似能淨化世間一切塵垢。

    “正是有這枚阿羅漢白珠,所以每一次枯死絕發作的時候,我才能少受一些痛苦。”絕妙禪女眼神悽迷,陷入往日最苦澀的回憶。

    掛在張若塵身上的那枚阿羅漢白珠,化爲一縷白色的氣霧,飛入進絕妙禪女手中的白珠。顯然,那纔是真珠。

    絕妙禪女將真正的阿羅漢白珠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以異樣的眼神看着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當然,明白她是打算將阿羅漢白珠的真珠給他,只是不明白她爲何要這麼做

    難道天下間又多了一個傻瓜?

    “還愣着幹什麼?趁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趕緊收下。”絕妙禪女盯着張若塵那雙眼睛,比阿羅漢白珠和摩尼珠加起來都要更加明亮美麗。

    張若塵接過阿羅漢白珠,沒有發現和以前那枚假珠有任何不同之處,由此可見,絕妙禪女的手段高明,足以以假亂真。

    大神,當有如此手段。

    “以珠換珠,也算徹底了結當年的恩怨。”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緊緊捏住阿羅漢白珠,道:“行,算你有誠意。火神鎧甲還我吧?”

    “一具鎧甲而已,都已經送人,還要拿回去?”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此甲非同小可,又不是尋常寶物。再說,我幾時說過送給你了?當時,只是給你防身。如果早知你是大神……”

    “等一等。”

    絕妙禪女眼中浮現出一抹狡黠,雙眼眯得像是月牙,道:“你剛纔說的是……給。”

    “那又如何?”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你自己說的,說過的話,就一定要做到。既然都給了,哪裡還能要回去?我可從來沒有向你討要,或者是搶奪,是你主動給的,若塵劍神不愧是聲名遠播揮金如土的散財童子。”

    無論是海水,還是絕妙禪女,其實都是一個不苟言笑,極爲認真,甚至可稱斷情絕欲的女子。

    任何人跟她開玩笑,最終,估計也只能自己尷尬的笑。

    張若塵從未想過,她居然爲了火神鎧甲,可以說出如此戲謔,而又調侃的話。

    “我可不是童子。”張若塵幽幽說出這麼一句。

    這話,當然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

    張若塵道:“我實在不明白,以你的身份和修爲,除了神器之外,天下間什麼樣的寶物,不是唾手可得。爲何偏要這具火神鎧甲?”

    絕妙禪女說出了一個張若塵無法拒絕的理由,道:“因爲,我身上沒有穿衣服。”

    說出這話的時候,她擡起一雙纖細玉臂,在張若塵身前轉了一圈。

    也不知是在強調她沒有穿衣服,還是故意在嘲笑張若塵的修爲太低,沒能看穿她衣服的虛實。

    張若塵忍不住向她身上的青色佛衣看了一眼,但,沒有使用真理和本源的力量。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這件佛衣,可以擋住你的目光,可是擋不住神尊的窺探。你知道的,在神靈的世界,一個美麗的女子,最重要的是她的衣服,而不是手中的戰兵,不然遇到邪惡的神尊,很容易被褻瀆。雖然,對女人身體感興趣的邪惡神靈不多。”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這我真不知道!”

    “現在知道了也不晚,以後送女子寶物的時候,可以往這方面想一想。”絕妙禪女身上已是被火焰覆蓋,火焰凝化成一具鎧甲。

    火神鎧甲並非一成不變,穿在她的身上,很是貼身,將身材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

    哪裡還像一個修佛者?

    火神鎧甲再變,變得柔軟,化爲一件金色袈裟。

    每一條金邊,都有神焰在燃燒。

    “你說,我能將火神鎧甲還給你嗎?”絕妙禪女問道。

    張若塵知道要不回來了,或許自己真的是散財童子,至少在散財的時候很像一個童子。他道:“它更適合你,不用脫下來了!”

    絕妙禪女道:“我要暗域天羅,是爲了用它收取這座道場,將道場帶出去。”

    “你想喚醒那支神軍?”張若塵警惕起來。

    絕妙禪女道:“你要明白,這座道場,還有那支神軍,本來就是先祖留給我,是我們家的財富。我將道場收走,不是天經地義嗎?”

    張若塵不想幫她,更不想再做散財童子。

    絕妙禪女又道:“我知道,你雖然身在地獄界,可是在天庭那邊卻有無數牽掛。我詳細的查過你,知道你張若塵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也正是如此,今天我纔會破例信你。放心吧,就算我是印雪天的後人,也必須修煉《冥兵卷》,才能操控神軍。而《冥兵卷》,早已失傳。神軍想要復甦,還遙遙無期。”

    “可是,我爲什麼要將暗域天羅給你呢?得了一具火神鎧甲,還不滿足?”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你誤會了!我要暗域天羅,正是爲了償還你的火神鎧甲。”

    “你說什麼?”

    她的邏輯,讓張若塵有些反應不過來。

    總覺得,絕妙禪女已經不是把他當成散財童子,而是冤大頭。而且,很傻的那種。

    絕妙禪女道:“你可知無疆是什麼背景?”

    “文通大神的兒子,黑暗神殿一位古老存在的弟子。那又如何?文通大神已死,黑暗神殿那位古老存在,莫非還要親自出手,爲他弟子報仇?”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那位古老存在,修爲蓋世,幾萬年都不見得會露面一次,自然不可能親自出手。但,無疆的師兄,會不會親自殺你,還真說不一定。你可知曉,他的師兄是誰?”

    “據說,是一位陣法神師。”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搖頭,道:“你說的是另一個師兄!我說的那位師兄,是黑暗神殿的殿主。”

    張若塵已經不再說話,陷入深深的震撼。

    他本以爲,無疆那位神秘而古老的師父,就是黑暗神殿的殿主。

    “在黑暗神殿,還有比黑暗神殿殿主更古老的存在?”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以你的年齡和修爲,當然不可能知曉這個秘密,神靈的世界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而無疆的那位師父,在整個地獄界,都是禁忌一般的存在,每個元會只收一個弟子。現在,你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了吧?”

    張若塵道:“那我就不明白了,那位古老存在,這個元會,爲什麼收無疆做弟子?”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你只知無疆的父親是文通大神,可知無疆的母親是誰?”絕妙禪女問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

    絕妙禪女道:“無疆的父親,明明是冥殿的大神,而且有……有那麼一絲機會競爭少殿主。爲何無疆卻不在冥殿修煉,而是在黑暗神殿修煉?”

    張若塵道:“與他的母親有關?他的母親,是什麼身份?”

    絕妙禪女搖了搖頭,沒有告訴張若塵,道:“等你修爲到了,自然會知曉這些神靈世界的秘密。我現在告訴你的是,將暗域天羅給我,由我來承擔殺死無疆、摩訶炎、曲幽大師他們的責任,等於是救了你一命。你不覺得,算是償還了火神鎧甲?”

    “我覺得,你只是單純想要暗域天羅。”張若塵道。

    絕妙禪女道:“總比你攜帶在身上,卻不敢使用要強吧?而且,冥殿和黑暗神殿因爲這件事爭鬥起來,你豈不是可以很開心?”

    “不用說得這麼明吧?”

    張若塵嘆息一聲,取出暗域天羅,遞給了她,道:“你說得很對,這件東西帶在我身上,是禍不是福。但,我想要這道場中一件東西!”

    絕妙禪女拿到暗域天羅,心中甚是開心,無所謂的道:“這道場中,只要你拿得走的東西,你儘管取便是。”

    張若塵邁步,向道場外走去,身上的佛祖舍利浮現出明亮光華。

    遇到佛光,一道道天紋,自動退去。

    張若塵走到道場外,來到那尊刻有優曇婆羅花圖案和六祖梵文的石鼎旁邊,雙手合十,躬身行禮,道:“阿彌陀佛!我與六祖有非同一般的緣分,我師父須彌聖僧對六祖更是推崇備至,可是我身上卻沒有一件六祖的遺物。這尊石鼎,雖然不是什麼寶物,但終究是六祖留下,我很想收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