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鬼氣被一分爲二,本體的修爲大損,如血肉生靈的身體被劈成了兩半。

    龏殤本就威名在外,在枯法山,更是一拳打穿雲鏡上人的胸膛,戰力絕對是太虛巔峰。

    趙悟自知今日事敗,因此,相當果決。被困在冥光咒中的那一半鬼氣,如同另一個他,隨着鬼語聲響徹神殿,鬼氣燃燒起來。

    顯然是施展了某種禁術,溫度高得可怕,刺眼灼目。

    “嘭!”

    冥光被燒穿,火焰爆炸式的瘋狂外溢出去。

    雖不是自爆神源,但卻是太虛大神一半生命和修爲,在一瞬間轉化爲了毀滅性的力量。無量之下,任何修士面對這樣自殺般的一擊,都得避退。

    甚至,不一定逃得掉。

    張若塵只感覺火焰排山倒海一般涌來,煌煌懾人,堪比神王一擊,燒穿空間,磨滅規則,似要將整座神殿都化爲灰燼。

    “哈哈,龏殤是你自己要多管閒事的,真以爲修爲領先一步,就能壓制本座?即便自損一個元會的修爲,本座也要殺你。”趙悟笑聲瘋狂,迴盪在神殿中。

    但很快,笑聲戛然而止。

    只見神殿中,空間顫動,一隻青銅大鼎飛了出來。

    鼎身旋轉,爆發出璀璨白光,空間隨之扭曲,將毀滅性的火焰,捲入空間漩渦,隨後盡數收入進了鼎中。

    鼎身上,古老的紋路閃爍,數之不盡的本源規則流動。

    張若塵右手舉過頭頂,掌心噴薄混沌霞霧般的神氣,青銅大鼎在掌心旋轉。片刻後,鼎中飛出一枚光芒絢爛的魂丹,落入手中。

    不知情的修士,可能會認爲,張若塵是丹道神師。

    但趙悟卻知,那枚神丹,乃是他一半修爲凝練而成。如此快的速度,如此詭異的煉丹方式,簡直堪比丹道太上。

    “就你話多,早就想煉了你。”張若塵學着龏殤的語氣,冷測測笑道。

    六座神陣中,趙悟的真身慌亂而驚恐,吼聲:“九鼎,九鼎,你居然得到了九鼎……龏殤,你怎能有如此機緣?”

    “既然知曉了本座的秘密,今日,便留不得你。”

    張若塵身上殺氣大增,蘊含死亡意味的黑暗神氣,從身上瀰漫出來,化爲一個黑洞。

    霧隱從熾㶡球中衝出來,凝出鬼體,驚呼道:“龏天子,莫要殺他,得留活口。”

    就在霧隱攔住張若塵的一瞬間,趙悟催動六座神陣,凝成六座陣法世界,向殿中的二人鎮壓過去。

    六座陣法世界中,爆發出兇猛的攻擊力量。

    各種如同神通般的殺芒,狂風驟雨的落下,像數十位神靈齊齊出手。

    張若塵無所畏懼,身形筆直挺拔,手舉地鼎,大步向前,引動整個酆都鬼城中的天地本源規則。

    “嘩啦啦!”

    本源神光籠罩青蒼神殿,散發出來的光芒,將酆都鬼城永恆的黑夜照亮。

    ωωω⊕тTkan⊕¢ O

    “轟隆!”

    這座號稱地獄界第一城的神城,以中央鬼帝府爲中心,猛烈晃動了一下。

    鬼帝府外,建築一片片倒下,化爲廢墟。

    不知多少修士,被散發出去的神力衝擊波,打得魂飛魄散。更多的鬼族修士,爆成一團團鬼霧。

    但城中有數之不盡的陣法阻隔,造成的破壞力,並不算太大。

    六座神陣和青蒼神殿,皆被地鼎一擊打穿。

    六座神陣世界在青蒼神殿的上方顯現出來,一層疊着一層,像六層世界塔,皆疆域遼闊。但,一個直徑千米的窟窿,貫穿六座世界。

    非常震撼的畫面,因爲六座神陣世界與真實世界沒有區別,甚至比真實世界更加穩固。

    這得多強的力量,才能將六座世界齊齊打穿?

    望向中央鬼帝府的修士,無不震撼,以爲有神王出世,手持戰戟,捅破了天地。

    本源神光在六座神陣世界之間蔓延,久久難散。

    厚重的天地本源規則,和混亂的神勁力量,將中央鬼帝府中的大片區域籠罩,趕來的神靈,根本無法闖入進去。

    包括一些太乙、太白大神,一旦靠近過去,神軀都出現分解跡象。

    趙悟沒能逃走,被張若塵鎮壓在了鼎下。

    他神軀強大,身上神紋如金剛鐵鏈一般堅固,地鼎爆發出來的本源神光,短時間內,居然都無法將他分解。

    這種老牌太虛大神,的確都不是易於之輩。

    張若塵一隻手舉鼎,一隻手捏成爪形,一點點破開護身防禦,擊穿神境世界,抓入進趙悟的鬼體中。

    五指散發本源神光,強行搜魂。

    “你……你休想……”趙悟的精神意志強大,鼓睜眼睛,與張若塵對抗。

    但,地鼎威能強大,鎮壓得他無法動彈,任何拼死手段都施展不出。

    “找到了!”

    張若塵手指穿透趙悟的神海,在無邊神海中,抓住了神源。

    在這一瞬,趙悟敏銳的發現了什麼,眼中露出驚疑神色。

    無他,只因張若塵在尋覓他神源的時候,使用了強大的真理之力。這股真理之力之純粹,之強大,遠勝真理使者,與真理主神相比,都已相差不遠。

    趙悟對眼前這個“龏殤”的身份產生懷疑,但無法再開口。

    半晌後,搜魂結束。

    張若塵將趙悟的神源取出,捏在手中,眼神變換不定。

    地面上,趙悟的鬼體,時凝時散,被一道道精神力鎖鏈纏繞,完全禁封。

    霧隱站在一旁,看着手持地鼎的龏殤,心中震撼莫名。

    十萬年不見,這老傢伙的修爲,竟恐怖到了如此地步,趙悟連禁術都施展出來,依舊沒有還手之力。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可以在頃刻間,鎖定趙悟的神源,並將之取出。

    這……

    神靈的身體,就是一座世界。

    神靈的神海,更是世界中的世界。

    即便神軀被打碎,神海也能不滅。

    即便神海被擊穿,神源也能隱藏於無形,如同在大海中藏了一滴水。

    只要神海不滅,神源還在,神靈的肉身哪怕灰飛煙滅,修爲依舊有重新恢復到巔峰之時。

    不過,霧隱看出,龏殤之所以能這般強橫,乃是借了地鼎之威。

    傳說中的九鼎,果然是宇宙重器,持一鼎,就能橫掃同境界的神靈,縱橫無敵。持九鼎,或真能號令天下。

    霧隱心懷敬畏,走了過去,拱手一拜,道:“多謝龏天子出手相救,幫中央鬼帝府除了這一大患。天子搜魂後,可有結果?”

    張若塵抓着趙悟的神源,傲然冷酷,眼神斜瞥過去,道:“量使乃是三煞帝君的弟子,湟惡神君。”

    “趙悟之所以這麼不堪一擊,乃是因爲,他將不少神魂獻給了湟惡神君。若無意外,湟惡神君已經知曉這裡發生的事了!”

    霧隱神色驚變,這件事關係太大了。

    湟惡神君若是量使,三煞帝君豈能脫得了干係?

    三煞帝君可是屍族族長,更是二十諸天之一。

    霧隱畢竟是活了數十萬年的存在,很快冷靜下來,道:“他們到底在謀劃什麼?”

    “他們先是關押了尺奼羅,又擒拿搖光帝妃,現在又對你出手。你還猜不到他們想要做什麼?”張若塵反問一句。

    霧隱道:“尺奼羅是被薛常進關進神獄,龏天子的意思是,薛常進也是量組織成員?”

    張若塵眼神凌厲,哼聲道:“若沒有身居高位的內應,湟惡神君敢在酆都鬼城謀劃這麼大的事?”

    霧隱沉思片刻,雙瞳中,涌出憤恨的火焰:“原來如此,看來當年的張若塵,還真就只是一個替死鬼。再次感激龏天子出手相助,此等人情,酆都鬼城必定銘記。本座這便傳訊鬼神殿和各大鬼帝府!”

    張若塵沒有阻止霧隱,畢竟中央鬼帝府中發生的事,必須要給外界一個交代。

    霧隱若真能將消息傳出去,倒也是一件好事。量組織再想掌控酆都鬼城中的神陣,將難十倍、百倍。

    但,張若塵並不覺得,這麼大的事,只有湟惡神君和薛常進在謀劃,暗中必然還有強者。

    十六量使,到底來了幾位呢?

    可惜趙悟加入量組織的時間太短,知道的東西很少。

    “本座得離開了,中央鬼帝府千萬不能出意外,你得穩妥守護。對了,先前趙悟提到過的龔蘭、龔白,最好先控制起來。另外……豔陽天主剛纔與趙悟密會,多半也是量組織成員。”張若塵嚴肅道。

    提豔陽天主,完全是張若塵夾帶的私貨。

    實際上,張若塵根本不認爲他是量組織成員。

    霧隱眼中戾氣涌動,經歷了今日之事,他對量組織更加深惡痛絕,欲盡除而後快。

    何況,消滅量組織成員,是潑天大功,鬼帝和天尊回來後,必有重賞。

    龔蘭、龔白、豔陽天主……哼,等着瞧,寧可殺錯,不可放過。

    張若塵突然停步,又道:“地鼎的事,還請爲本座保密。此鼎,將來是要獻給天父,若是走漏風聲,你當知會是什麼後果。天父那邊……哏哏!”

    “天子放心,霧隱必然守口如瓶。”

    霧隱躬身拜了下去,言辭真誠,充滿敬意。

    但,張若塵對他的這份保證,是絲毫都不信。

    地鼎出世,而且他又親眼見識了地鼎的威力,不動心纔是怪事。

    無所謂,至少酆都鬼城中量組織被消滅之前,霧隱就算再貪婪,也絕不會輕舉妄動。更何況,龏天也不是任何人都得罪得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