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位諸天級強者留下的道場,自然不是一般神靈收得走。

    但,絕妙禪女不是一般的神靈,更是使用了暗域天羅這件寶物。

    收取了道場,她便離開黑暗之淵。

    至於那尊石鼎,倒是留給了張若塵。

    一尊石鼎而已,還放置在道場外。絕妙禪女使用精神力探查過,不是什麼藏巧於拙的寶物,自然也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上。

    第一次見到這尊石鼎的時候,張若塵雖然看出了一些蹊蹺之處,但,想法與絕妙禪女相同。

    可是,去了一趟荒古廢城,見到巫殿下的九鼎後,張若塵卻改變了想法。

    因爲這隻石鼎的形態,與九鼎其中一鼎極爲相像。

    當然,這也算不得什麼,畢竟九鼎十分古老,是鼎中之祖。後世按照九鼎的樣式,雕刻石鼎,是很正常的事。

    真正讓張若塵疑惑的是,如果它真的只是一隻普普通通的石鼎。爲何六祖會在上面留下梵文,印雪天爲何會在上面留下優曇婆羅花的印記?

    兩位諸天級的人物,這麼無聊?

    就像一位頂級收藏家,如果收藏字畫,是不可能在一幅贗品上面留下自己的印章。

    六祖梵文和優曇婆羅花無疑就是六祖和印雪天留下的印章,代表他們曾經擁有過這尊石鼎。又或許,他們是想通過梵文和印記蘊含的力量,掩蓋什麼真相?

    張若塵圍繞石鼎轉了數圈,沒有再發現別的文字,或者圖印。

    想了想,他雙手掌心涌出淨滅神火,按在石鼎上。

    煉化石鼎。

    張若塵之所以這麼做,乃是因爲,玉皇鼎當初就是這樣才顯現出真正器樣。

    玉皇鼎在沒有被淨滅神火煉化之前,只是聖明中央帝國祭祀用的一口普通大鼎,還鏽跡斑斑,被稱爲“開元鹿鼎”。

    但,外面那層青銅鏽跡,只是一層殼,用來保護真鼎而已。

    正是如此,張若塵纔會猜測,這尊石鼎會不會根本不是石鼎,只是有一層石質的外殼?

    以淨滅神火現在的威力,別說一層石皮,便是一顆星辰都能煉化成岩漿。可是,張若塵煉化了許久,石鼎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張若塵並沒有因此而氣餒,反而笑了起來。

    石鼎能夠擋住他淨滅神火的煉化,又豈是凡品?

    石鼎中,插有三根七彩色的香燭,曾經被點燃過,都只剩小半截。

    張若塵將香燭取下,細細辨別,但無法參透是什麼材質。

    這三根殘燭,必然是印雪天留下,諸天級強者拿出來的東西,哪怕是破銅爛鐵,也絕對不凡。更何況,張若塵先前使用淨滅神火煉化石鼎的時候,都沒有將它們點燃。

    張若塵將三根殘燭拔了起來,小心翼翼收放。

    隨後,他將石鼎中的塵土倒出,打算先收起來,等離開黑暗之淵再慢慢研究。

    “嘩啦。”

    塵土落下,菸灰成片。

    “咦!”

    張若塵驚訝的發現,鼎內的底部,竟是有一大片黑色文字。

    文字細小,猶如蠅足。

    這是印雪天留下的天文,是隻屬於她的文字,因爲上面殘留有她的氣息。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解析破譯,但,只是解析了片刻,便是頭昏腦漲,身體搖搖欲墜。

    “不行,這是天文,不是我現在的精神力解析得了!”

    張若塵立即收回精神力,坐下調息。

    並不是每一位神靈留下的文字,都需要強大的精神力才能解析。其實,只要神靈在留字的時候,沒有刻意掩蓋文字的本意,哪怕是普通人都能看懂神靈的字。

    既然印雪天將這篇天文,隱藏在鼎內的底部,而且以自身精神意志掩蓋了文字的意思,說明那篇文字,必然非常重要。

    “將最隱秘的東西,藏在最顯眼的地方,這個印雪天,還真是高明。”

    敢進入黑暗之淵的修士,自身修爲必然十分強大。

    強大的修士,又怎麼會看得上眼一尊擺放在道場外的石鼎?任何修士,只怕都會將它當成一尊香鼎。

    插在鼎中的三根殘燭,會不會也只是在誤導前來的修士?

    畢竟,每個人都有先入爲主的心理。

    但是這尊石鼎,還有鼎中的那篇天文,是留給誰的呢?

    張若塵心中暗暗猜測,石鼎和天文,都是留給她的後人。因爲,這數十萬年以來,只有絕妙禪女找到了這裡。

    絕妙禪女肯定是有某種特殊的辦法,才找到此處。

    可是……絕妙禪女看到石鼎,絲毫都沒有要去研究的意思。

    張若塵恢復了過來,打算使用真理之心再去解析一次,但,當他向石鼎內部看去的時候,卻發現那篇黑色天文消失不見了!

    “這……”

    總不可能,只出現一次吧?

    不對。

    張若塵立即想到了什麼,手掌按到石鼎上,發現石鼎的溫度,重新變得冰冷。

    應該是,先前使用神火煉化石鼎,石鼎的溫度升高,黑色天文才顯現出來。張若塵正要重新煉化石鼎,印證心中的猜想。

    但,他突然卻停了下來,反而轉過身,向遠處的無邊黑暗望去,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複雜。

    “唰!”

    頃刻間,一片七彩色的神雲,飛近而來,懸浮在張若塵上空。

    池瑤身穿綺羅金衣,神光環繞流動,眼神深邃而又睥睨,雖然冷酷到幾乎不近人情的地步,可是,那張絕不輸於天下至美月神的容顏,卻彷彿有融化世間萬物的力量。

    她烏黑的長髮高攀,有八根神光灼灼的羽簪插在上面,宛如一幅九天神女畫卷,展現在張若塵眼前。

    但她身上爆發出來的強橫神威,還有滴血劍散發出來的殺戮氣息,實在是讓人不寒而慄。

    張若塵承受着她身上的神威壓迫,這股神威,比一千年前,在拜月魔教無頂山時候的神威,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那個時候,她的神威,是施加向當時拜月魔教的每一位修士,張若塵尚且無法對抗。

    今天,她的神威,只壓向張若塵一人。

    千年後的現在,張若塵已經是神靈,縱然池瑤的神威再強十倍,也不可能將他壓得必須自斬雙腿,才能不跪。

    張若塵將石鼎收了起來,道:“我以爲,要出了黑暗之淵,你纔會顯現出真身見我。”

    “原來你早就猜到,我和般若是同一個人。所以那天,你纔會故意說出那番話,其實是想試探我?”池瑤目光冷漠,眼神中,甚至帶有一絲不屑。

    張若塵道:“我沒有要試探你的意思,那天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發自肺腑。”

    池瑤長笑一聲,似在笑張若塵可笑,道:“你以爲,你這麼說,今天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要殺我?我不信。”張若塵道。

    “譁!”

    池瑤消失不見,化爲一道血色光華,瞬間到達張若塵胸前。

    滴血劍一劍穿透張若塵的胸膛,劍尖從背部透了過去。

    血液在劍尖上滴淌。

    太快了!

    速度快到,精神力都反應不過來。

    池瑤臉上滿是殘忍的笑意,道:“這一劍,不陌生吧?現在,你還覺得,我不會殺你?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這是多麼可笑和愚蠢。”

    刺骨的疼痛,從胸口傳來,張若塵嘴角血液流淌,道:“你若要殺我,這一劍,爲何不直接刺入聖心,毀我精神力?不直接刺穿氣海,廢我修爲?你要殺我,在崑崙界那麼多的機會,爲何等到現在?”

    池瑤以滴血劍涌出的血色劍氣,禁錮張若塵,道:“你想知道原因?”

    “我想,我做夢都想。包括當年的一劍,爲什麼是你?爲什麼?這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張若塵道。

    池瑤道:“在崑崙界的時候,我何止不想殺你,我還在幫你。若不是我的壓迫,你能成長得這麼快?若不是每一次我都暗中助你,你早就被朝廷高手殺死,能活到現在?”

    “你和凌飛羽被不死血族大軍追殺那次,若不是我派遣洛虛去接應,你們能夠逃出生天?你真以爲,有那麼巧,恰好就在中域遇到了洛虛和楚思遠?”

    “你三脈盡廢的時候,如果不是我在身邊助你,你早就成不死血族的食物。還要不要我繼續說下去呢?”

    張若塵道:“你何必非要裝出這麼讓我討厭的樣子?”

    “裝?”

    池瑤紅脣似火,再次笑了起來,道:“你以爲,我救你和幫你,是爲了你好?你錯了,我只不過是在等今天。等你成長起來,達到神境之下巔絕的境界,這樣我就能掠奪了你的修爲,從而成爲第二個不動明王大尊。不……不對,是比不動明王大尊更強大的存在。”

    “噗嗤!”

    池瑤向後倒退數步,雙手箕張而開。

    頓時,三十三顆神座星球出現在她體內,三十三重天宇的虛影出現在她頭頂,爆發出來的神威更勝先前。

    她以俯視衆生一般的眼神,看着張若塵,譏諷的道:“很震驚吧?我十四歲那年便不再修《青曌神功》,我修煉的,纔是不動明王大尊當年完善後的《三十三重天》,而你,你這個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修煉的卻是殘缺功法。”

    “你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不過只是我想要你活到現在。本以爲,你現在精神力成神,身上手段繁多,需要費一番手腳,才能將你吞噬。沒想到,你居然蠢到如此地步,天真的以爲我不會殺你,讓我輕易就得手。”

    “痛嗎?如果痛就說出來,我也是有感情的,可以讓你死得快一些。折磨你,顯得我太無情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