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開中央鬼帝府後,在僻靜處,張若塵將趙悟的神源和神魂交給蒼絕。

    一位鬼族太虛大神,對鬼類詭獸而言,乃是大補,足以彌補神魂缺失。

    蒼絕欣喜激動,笑道:“多謝少君!”

    “跟隨我,將來你的好處好多着呢,破無量,指日可待。”張若塵道。

    “願隨少君征戰天下,雖死無憾。”

    張若塵根本不在意蒼絕這話的真假,只要他破境無量,在強大的實力面前,蒼絕自然知道該如此抉擇。

    強者不會缺乏追隨者。

    蒼絕人類身體分解,化爲一顆碩大骷髏頭,將趙悟的神魂和神源一起吞入進嘴裡。

    骷髏頭上鬼火慘綠,吸收神魂,融煉神源。

    張若塵問道:“多久能徹地煉化,將他神魂轉化爲自己的修爲?”

    “趙悟修爲深厚,意志不滅,沒有數年時間,怕是做不到。”蒼絕道。

    張若塵道:“等不了那麼久,你得立即變化成趙悟的模樣,與我一起趕去東方鬼帝府,拿下薛常進。”

    “可是少君先前告訴霧隱,湟惡神君會根據趙悟的神魂,洞察青蒼神殿中發生的事。”蒼絕有些不解,如此說道。

    張若塵道:“那只是對霧隱的說辭!先前我掩蓋了天機,湟惡神君就算掌握着趙悟的神魂,也未必能夠洞察青蒼神殿中的戰鬥結果。退一步講,就算他知曉了青蒼神殿中的事,那也只是他,而不是薛常進。”

    “我現在就是要和量組織比速度,拼時間。”

    只要拿下了薛常進,量組織在酆都鬼城中,將再難有作爲。

    這是一勞永逸之舉!

    量組織接連受挫,秘密已經暴露,加上他們的敵人衆多,做事必然束手束腳,見不得光。現在有利的一方,是張若塵。

    這樣的優勢局面,張若塵還很少遇到,自然也就無所畏懼,做事可以大膽一些。

    ……

    張若塵欲要與湟惡神君拼速度,賭湟惡神君就算掌握着趙悟的神魂,也無法藉此破無極神道,推算到他們的行蹤。

    但顯然,張若塵還是小看了屍族第一強者的實力。

    在趕去東方鬼帝府的路上,路過一座繁華鬼市的時候,張若塵突然停下腳步,目光窺望四方。

    真理之心,生出危險感應。

    一縷縷寒風,穿過街道上的鬼族修士,如同溪水過石源源不絕。

    並未發現異常,但,當張若塵再次向前看去。卻見,川流不息的鬼族修士中,一道高瘦挺拔的身影站在那裡。

    一邊是俊美如玉的容顏,一邊是腐肉。

    湟惡神君頭戴白色的圓錐形高帽,耳朵上掛着銀環,一隻手臂背在身後,另一隻手,卻是柔美細膩,五指修長,比女子的手都更美,虎口的位置有蘭花圖印。

    兩人僅相距十九丈,遙遙相望。

    張若塵心中暗驚,因爲他從未和湟惡神君交過手,但對方卻能憑藉敏銳的感知,站在十八丈之外。

    並非是湟惡神君不敢進入十八丈,只是以此來到告訴張若塵,“你的秘密,瞞不過本君。”

    湟惡神君開口,道:“本君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在掩蓋天機,但,在明知本君使用趙悟的神魂,可能找到你的情況下,還敢前去東方鬼帝府,就憑這份魄力,也足以讓本君高看一眼了!”

    其實,只要不將趙悟的神源和神魂交給蒼絕,將其留在中央鬼帝府,交給霧隱,湟惡神君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破無極神道找到張若塵。

    趙悟的神源和神魂是唯一的破綻,也是張若塵在賭的地方。

    張若塵的半張骨臉面具下,肌肉鬆弛下來,笑道:“酆都鬼城乃地獄界第一神城,你以太虛境,敢進城興風作浪,這份魄力,也足以讓本座高看你一眼。”

    街道上的鬼燈搖晃,霧幻光迷。

    大地、半空、天空,皆在一瞬間,被湟惡神君的規則神紋籠罩,化爲一處昏天黑地的世界空間。

    像神境世界,又像是剛剛衍化出來的世界。

    街道上的景象全部消失,眼前是無邊黑暗,唯有湟惡神君身上的光芒,將世界照得混混濛濛。

    “譁!”

    地底涌出密密麻麻的黑暗觸手,纏繞張若塵的雙腿、身體,向頭頂蔓延。

    “轟隆!”

    冥神之祖顯現出來,身軀高大,冥光如烈日,將黑暗觸手全部震碎。

    張若塵當然沒有修煉《冥神卷》,但與多位修煉過《冥神卷》的修士交手過,以無極神道,可以大概衍化出冥神之祖。

    沒辦法,身份絕對不能暴露,否則後患無窮。

    湟惡神君冷峻一笑,身形一晃,已是出現到張若塵身前,一掌按來。

    “嘭!”

    強大的冥神之祖神影,頃刻間崩碎。

    張若塵拼盡全力,雙掌齊出,體內規則神紋源源不斷外涌。但,還沒有與湟惡神君接觸到,體內臟腑就已經盡數裂開,身體飛了出去。

    差距太大。

    顯然湟惡神君早已破了身停之境,肉身力量勝過張若塵太多。

    太虛巔峰,並非是身停境界。

    太虛巔峰的大神,還需要修煉很長一段時間,等到肉身成長到一定程度,達到某個極限,纔算達到身停。

    身停,是第一停。

    指的是太虛巔峰大神的肉身強度和力量,停止增長。別的各方面諸如神魂、神氣、規則神紋的增長速度,同時大幅度變緩。

    絕大多數太虛巔峰大神,都被卡死在這一關,甚至終身無法突破。

    但,一旦破了身停,肉身力量立即大增,達到“一成無量”的地步。

    意思就是,擁有無量境神靈十分之一的肉身力量。並且,在第二停魂停到來之前,肉身力量還會繼續增長。

    當然,並不是每一位太虛巔峰大神的身停,都是被卡死在一成無量之下。

    其中一些修煉特殊二品神道的神靈,神道本身就能蘊養肉身,以修爲強化體魄,在太虛境初期,太虛境中期,就破了一成無量。

    這種肉身逆天的人物,往往身停門檻更高。

    破身停後,能擁有二成無量,甚至三成無量的肉身力量。

    就像血絕和荒天,便是肉身強大的代表人物,在太虛境初期,就將肉身力量修煉到接近一成無量的地步,可以伐戰太虛境巔峰。

    其實,張若塵現在的肉身力量,已經達到一成無量,勝過絕大多數太虛境巔峰大神,不可謂不強。

    但他面對的,乃是達到太虛第三停心停之境的湟惡神君。湟惡神君的肉身,雖然沒有進入《大神論》的肉身力量榜,但也超過了二成無量。

    “龏殤,十萬年了,你就這點能耐?纔剛破身停?”

    湟惡神君身形變化,不給張若塵喘氣之機,再次出手,一掌拍向張若塵頭頂,要速戰速決。

    手掌如一片五指形狀的天,使得空間凝固,時間似都停止。

    “譁!”

    蒼絕現身,一拳轟擊出去。

    拳掌撞擊,如兩顆恆星碰撞,能量漣漪如連天巨浪一般向外蔓延。

    湟惡神君和蒼絕同時向後飛出去。

    蒼絕是詭獸,早就達到了魂停之境,鬼體力量也達到二成無量,也就比湟惡神君弱了一籌。

    不過,湟惡神君並非以肉身稱霸天下,他能列屍族第一,乃是因爲他的修爲。

    《大神論》的修爲榜,列第七。

    神通榜,列第三。

    就憑這兩榜,足以奠定他無量之下頂尖強者的地位。修爲比他強者,沒有他的神通厲害,戰力顯然也就不如他。

    神通比他強者,修爲卻也不如他。

    也就只有這幾個元會,誕生的元會級天才,能夠壓他一頭。或者掌握着大量奧義的主神,能夠與他分庭抗禮。

    別看修爲榜第七排名似乎並不是很高,但,能夠進修爲榜的,全部都是達到第三停心停境界的老傢伙。

    這種老傢伙,絕大多數都因爲心停的原因心境不穩,或者心態出了問題,很少出世,都藏了起來破心停大關。

    而且達到心停境界的修士,修爲差距其實很小,拼的主要還是神通、神器、奧義。

    張若塵搖晃了一下身體,體內傷勢瞬間恢復,臟腑重生,生命之旺盛,恢復之快,絕不弱於荒天。

    他立即取出地鼎,以神氣催動。

    對上湟惡神君這樣的強者,哪敢有絲毫保留,既然無法使用別的神器和神通,也就只能使用已經暴露了的地鼎。

    湟惡神君雙眼熾熱,道:“地鼎!難怪中央鬼帝府爆發出那麼強橫的本源力量,本君原本以爲你是得到了大量本源奧義,原來是因爲它呀!”

    張若塵根本不和湟惡神君交手,而是揮出地鼎,砸向虛空。

    在酆都鬼城中,最不敢暴露行蹤的是湟惡神君。只要打破這座有他衍化出來的世界,足以讓湟惡神君投鼠忌器。

    但張若塵砸向虛空的這一擊,卻被閃身而來湟惡神君一掌接住。

    速度太快了!

    湟惡神君體內浩蕩神氣和規則神紋瘋涌而出,身體明亮得比恆星都要耀目百倍,竟想從張若塵手中,將地鼎強行奪走。

    張若塵死死抓住地鼎,身體很快就被屍氣包裹,像是被淹沒到了無邊深海之底。

    “滅魂斬!”

    蒼絕施展出神通,雙手呈劈斬之勢。

    一柄天刀從天而降,破開屍氣,斬向湟惡神君。

    湟惡神君爽朗一笑,一隻手按着地鼎,另一隻手舉向頭頂,掌心飛出一條滂湃屍河,與天刀對轟在一起。

    屍河蔓延出去,順着刀身,涌向蒼絕。

    蒼絕臉色鉅變,以規則神紋,結成一道道防禦光罩,抵擋屍河。

    湟惡神君完全將張若塵和蒼絕壓制,身體旋轉起來,被籠罩在屍氣和屍河中的張若塵和蒼絕,也跟着旋轉。

    他們體內的神氣,被屍氣和屍河源源不斷吸走。

    “譁!”

    這片混混濛濛的世界中,一個十三四歲的白衣少女顯現出來,即像是從虛無中走出,又像是跨越了空間而來。

    身法詭異絕倫。

    正是施展了無時空身法的海尚幽若,強行穿過湟惡神君衍化的世界闖入進來。

    她背上長着一對光翼,生命之氣磅礴,手持冰晶寒劍。

    自從見到唐嵐後,她便一直在追蹤湟惡神君。

    沒有任何話語,海尚幽若一劍破空而至,時間印記光點如神海般絢爛,身形如宇外飛仙,直刺湟惡神君頭頂天靈。

    ……

    辰東的新書《深空彼岸》已經發布,以東哥的名氣,顯然大家應該都知道了,但,還是忍不住推一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