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瑤從來都不想做一個堅強的女子,更不想做什麼至高無上的女皇,可是,沒得選擇,這麼多年來,已經習慣。

    正是習慣了堅強,也就沒有什麼可以將她打倒。

    當張若塵提到宿命池的時候,池瑤那顆堅定不移的心,終於鬆動。鬆動的原因,是因爲,她心中生出深深的好奇。

    是啊!

    一切都是因宿命池而起!

    每一個到達宿命池邊的人,都能在池中,看到自己最在意之人的宿命。

    張若塵又道:“你難道不想知道,我最在意的人是誰?”

    “與我何干?”

    頓了頓,池瑤又道:“你想說便說。”

    張若塵道:“你先告訴我,你在宿命池中看到的是誰,看到的畫面是什麼?然後,我再告訴你。”

    池瑤依舊還沉浸在內心的悲慼和傷感中,搖頭道:“既然在你心中,情淡如水,又何必非要去知道這些?”

    都到這一步,都隱瞞了這麼多年,受了這麼多的罪,在這最後的時刻,其實已經沒有說出來的必要。

    有些秘密,就讓它永遠變成秘密吧!

    張若塵只得用出最後的辦法,道:“其實你不說,關係也不大。因爲,般若早就將一切都告訴了我。”

    池瑤道:“這不可能。”

    “爲什麼不可能?”

    張若塵以譏誚的語氣,說道:“煙塵從一開始,就是我送到你的身邊。她能成爲界子,能夠拜你爲師,都是我的幫助。”

    “我爲什麼這麼做?”

    “當然是因爲,我需要在你身邊安插一個自己的人。而且這個人,我必須足夠信任,絕不會被你策反。除了我的妻子煙塵,還有誰可以勝任?”

    “你成神那天,在紫微宮前,我是故意和煙塵演的一場苦情戲,什麼割袍斷義,不過只是用來麻痹你的而已,讓你可以完全信任她。”

    “不可能。”池瑤語氣肯定。

    張若塵繼續道:“你當然不會相信,因爲我們的苦情戲演得實在是太真。你知道的,煙塵本就很擅長僞裝自己,來到地獄界後,連地獄界的諸神都能瞞過,還成爲了命運神殿的神女。”

    “我自己之所以演這場戲,那是因爲我深知自己修爲低微,怎麼都不可能是你的對手。但我又想弄清楚當年發生的事,自然只能讓煙塵取得你的信任,讓她幫我查。”

    “我是真沒想到,你做了那麼多年的帝皇,統領整個崑崙界,可是卻沒能識破我們的手段。”

    “你果然中計,帶着煙塵去了宿命池,讓她看到了我的宿命。正是如此,她果斷進了鬼門關,去了地獄界,成爲般若。”

    “她去地獄界,進入命運神殿,乃是想要爲我逆天改命,讓我的命運扭轉。”

    “其實,崑崙界功德戰爆發後,般若第一次進入崑崙界,她就與我秘密聯繫過,將所有一切都告訴了我。否則,我怎麼可能知道,般若就是煙塵?”

    “所以,爲什麼我能提前知道一切?爲什麼你現在這麼被動?全部都是因爲般若,她早就背叛了你。”

    “你爲什麼會功虧一簣?那是因爲,你居然會相信自己未婚夫的妻子。你難道不明白,女人之間的爭鬥,才最陰暗,最防不勝防?”

    池瑤再也說不出“不可能”三個字。

    並非張若塵的策略有多麼高明,只是因爲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有理有據,而且還真的就知道了他絕對不可能知道的隱秘。

    “她爲何如此……”

    池瑤臉上不再有一絲堅強和倔強,取而代之的苦澀和痛苦,是功虧一簣的失落。

    她不恨黃煙塵,只是覺得自己這一生太過可笑,也太過失敗。

    此刻,只想問自己一句,“真的值得嗎?”

    張若塵替她問了出來,道:“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事,到底是爲了什麼?真的值得嗎?”

    “值得!只要是做過的事,我都不後悔。”池瑤的眼神,再次變得固執和堅定,只不過眼角卻有淚珠滑落。

    這是崑崙界的修士,絕對不可能看到的一幕。

    池瑤女皇居然有如此柔弱的一面。

    張若塵道:“那你告訴我,你在宿命池中到底看到了什麼?”

    “你不是都知道了嗎?”池瑤道。

    “我只知道其中一部分,我想知道的是所有,是誰殺死了我。你應該比煙塵知道得更多才對?”

    其實,張若塵什麼都不知道,般若也什麼都沒有告訴他。

    一切都是張若塵自己的推測!

    首先,黃煙塵之所以去地獄界,必然是與宿命池有關。這一點,在張若塵和小黑去宿命池的時候,那個神秘的聲音便告訴了他。

    以黃煙塵當時的修爲,是怎麼到達宿命池?

    除了池瑤帶她去的,不可能有第二種可能。

    其次,在三途河畔的時候,般若在得知張若塵中了斬道咒,在絕望的時候,跟張若塵講了很多。這讓張若塵意識到,般若在宿命池中看到的人是他,而且他一定是發生了很不好的事,很可能是被殺死了!

    所以,般若纔會義無反顧進入地獄界,進入命運神殿,想要改變張若塵的命運。

    只可惜,般若顯然是堅定不移的和池瑤站在一起,不願告訴張若塵殘忍的真相。畢竟一個人若是提前知道,自己會死,會怎麼死,那是多麼殘忍和痛苦的一件事!

    每一天,都在等死。

    死未必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活着等死卻很可怕。

    這會讓一個人徹底變得消極,變得墮落,最終命運還沒有來,自己先在墮落中死去。

    般若能夠做的,就是去改變這一切,哪怕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哪怕根本改變不了結局。但若什麼都不做,豈不是比等死的人更煎熬?

    張若塵能夠原諒般若,就是因爲知曉她的苦,知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他。

    她沒有參與營救殞神島主的計劃,她沒有聽從女帝的安排離開地獄界,依舊冒着巨大的危險留在命運神殿,就是爲了他張若塵。

    很多時候,張若塵真心覺得自己不配,沒有資格承受她們的付出。

    池瑤像是突然一下,失去了所有力氣,坐到黑暗虛空中飄過的一塊巨石上,手臂軟綿綿的提着劍,自嘲般的笑道:“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切又回到了原點。煙塵啊,煙塵,你爲何如此糊塗?”

    可惜般若不在此處,沒辦法告訴她真相。

    池瑤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麼多,將所有一切告訴你,反而是件好事。”

    “對啊,我若知曉是誰殺了我,我也能多一分警惕,或許可以自己給自己改命。”張若塵道。

    池瑤搖頭,道:“你問我也沒用,我也不知道是誰,在宿命池中,能夠看到的只是一隻無窮巨大的手掌。一掌拍出,不知多少大世界毀滅,不知多少星辰墜落,根本不可擋。”

    雖未明說,可是張若塵卻聽了出來,池瑤在宿命池中看的就是他。

    是他的宿命。

    在她心中最在意的人,始終都是他張若塵。

    池瑤繼續道:“我雖不知道是誰,可是我終究比般若知道得更多,大致可以猜到一些。”

    突然,她問道:“你知道爲何聖僧選中了你?而且,不惜一切代價,要助你修煉到最極致的境界?你或許以爲,他這麼做都是爲了崑崙界。如果你真這麼想,只能說,你低估了一位佛祖的眼界和格局。天姥說得沒錯,他是將這個時代交給了你。”

    張若塵認真聽着,沒有打斷她的話。

    池瑤眼神蘊含無邊的苦楚,道:“你以爲,只有你自己沒有未來嗎?其實,所有人都沒有未來,這一切從三十萬年前便已經開始。或許更早!”

    “這天地間,有一股強大而未知力量,欲要毀滅整個宇宙,大破滅已經來了!”

    張若塵早就料到,今日一定能夠聽到驚天秘聞,但,當池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依舊猛烈震動,連忙問道:“這是你的猜測,還是聖僧在未來看到的景象?”

    池瑤道:“一千年前,去往未來的路,就已經斷了!”

    一千年前,明明是過去,爲何是未來?

    很快,張若塵明白了過來,池瑤口中所說的“一千年前”,是須彌聖僧的時間。須彌聖僧是十萬年前隕落,他當時去往未來,只能到達一千年前。

    也就說雲武郡國九王子活過來的時間點。

    再往後,未來的路,就斷了!

    張若塵的心,突然變得特別難受。

    他本以爲,須彌聖僧就算已經死去,但在未來留下了無數足跡,或許還能在未來見到他。只要是這樣,那麼,與活着有什麼區別?

    但,心中的幻想破滅。

    須彌聖僧在助他重生之後,便徹底消失在世間,未來不可見,世間再無未來佛。

    張若塵道:“所以,你現在所說的一切,都只是猜測?”

    “並非只是猜測。”

    池瑤道:“地獄界和聖界的戰爭,是從三十萬年前開始,正好是二十四諸天慘敗之後。天地間,有什麼力量,可以讓最強大的二十四人前去,只剩三人活着回來?而且,地獄界的死靈各族,隨後發動戰爭。他們發動戰爭的目的是什麼呢?會不會是受人指使?”

    “死靈和生靈本就對立,三十萬年前,地獄界的死靈各族趁聖界虛弱發動戰爭,不算什麼奇怪的事。”張若塵覺得池瑤說出的理由,站不住腳。

    池瑤道:“可是,那個時候,聖界雖然虛弱,卻依舊強大。不是隻靠地獄界的死靈各族,就能對抗。正是如此,十萬年前,本是保持中立的命運神殿,突然間生命和吉祥兩大神尊隕落,對外聲稱是被問天君和須彌聖僧殺死,隨後向天庭萬界宣戰,正式由中立轉爲主戰。”

    “神尊哪有那麼容易被殺死?而且還是在命運神殿。”

    “想要在命運神殿殺死兩位神尊,別說問天君和須彌聖僧,便是再多幾位神尊級強者,都不可能做得到。”

    “除此之外,本是主和的閻羅族族長閻寰宇,被人引到黑暗之淵,從此下落不明。隨後,閻羅族也向天庭萬界宣戰。”

    “生命神尊、吉祥神尊、閻羅族族長,哪一個是易於之輩,爲何紛紛遭劫?這背後,必然是有一股強大而未知的力量,在清除戰爭的阻礙。”

    “戰爭的結果,必然是毀滅,必然是兩輸。是誰在推動這一切,目的是什麼?”

    “其實並不難猜,十萬年前,逆神族的命運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