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逆神族!”

    張若塵心中大動,再次聽到了這個名字。

    上一次,是空智認出逆神碑,喊出了“逆神族”這三個字。

    “逆神族到底是怎麼回事?”張若塵問道。

    池瑤道:“你沒有聽說過逆神族,其實很正常。因爲,這是十萬年前,一個被諸神徹底抹去了的古族,在神靈的世界都是禁止談論的話題。”

    “十萬年過去,除了老一輩的神靈,知道逆神族曾經存在過的修士,已是少之又少。就算知道的人,也不敢提着三個字。”

    在凡人的世界,只需數十年,就能將一個人存在過的痕跡抹去。

    哪怕這個人,曾經聲名遠播。

    修煉者的壽元很長,可是十萬年時間依舊太久,大聖都已經死了好幾代。便是十萬年前的神靈,絕大多數都已經壽元耗盡而死。

    畢竟,絕對多數神靈,都只有一個元會的壽元。

    張若塵道:“爲什麼要抹去逆神族存在過的痕跡?是誰,要抹去這一切?”

    “是昊天,是四大主宰世界,是命運神殿,是地獄十族,是這天地間所有的神靈。只有諸神的意志,才能讓十萬年前威震天地的逆神族,徹底消失。就連所有關於逆神族的書冊,都被焚燒殆盡。”池瑤道。

    張若塵的心情,已經不能用震撼來形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

    就算是當年的崑崙界,都沒有遭受這樣的對待。

    這簡直比滅族還要狠!

    張若塵道:“逆神族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居然被這樣對待?”

    “逆神族非但沒有做天怒人怨的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反而是在十萬年前,拯救了天庭諸界。”池瑤道。

    張若塵更加迷茫。

    池瑤道:“逆神族在十萬年前,其實被稱爲聖族,是聖界的原住民。”

    聖界,便是天庭曾經的名字。

    是十萬年前,才改爲天庭。

    “十萬年前,天地大劫,宇宙中的各大世界差一點全部毀滅,萬族衆生險些死絕。其中,被稱爲萬界之心的聖界,遭遇毀滅性的打擊,大批神靈隕落,聖境修士死傷無數,神山毀滅,神脈毀壞,其中聖族更是死傷慘重。”

    張若塵聽海棠婆婆曾經講過此事,據說,當時崑崙界都化爲一顆火球,燃燒整整三個月,險些滅界。

    別的大世界更不用說,必然遭受焚煉。

    當時海棠婆婆曾猜測,這一切,都是三十萬年前,二十四諸天征戰的延續,是對方的報復。

    張若塵道:“這一切,與傳說中的宇宙大破滅,倒是有些相似。”

    “我覺得,這就是一場宇宙大破滅,就是有一股未知而神秘的力量想要滅掉所有生靈,開啓下一個宇宙紀元。只不過,發生了某種我們不知道的意外,大破滅纔在三個月後終止。包括崑崙界之內,宇宙各界的修士,纔有了苟延殘喘的機會。”池瑤道。

    張若塵道:“所以,此後崑崙界立即開啓了日晷,進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最瘋狂的大修煉時代。可是,你剛纔說了,聖族只是死傷慘重,卻並沒有被滅族。”

    池瑤道:“三個月的恐怖時期過去後,各大世界都損失慘重,就連神靈都陷入驚慌和恐懼之中,以爲末日已經到來。”

    “而同時,地獄界的中立派和主和派,生靈中的不死血族和羅剎族內部各大勢力也是波雲詭譎,不僅發生了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的慘案,還有很多血案,都是那個時候爆發。最終,地獄十族統一了意識,正式全面開啓戰爭模式,向聖界所在的宇宙發起了進攻。”

    張若塵曾聽海棠婆婆說過,三十萬年,戰爭的初期,積極參戰的是黑暗神殿、冥族、鬼族、骨族、石族、修羅族,因爲他們可以在殺戮中成長,死亡和殺戮只會讓他們變得更強。

    後來,死靈族羣中的死族、屍族,也相繼參戰。

    只有完全是生靈的不死血族和羅剎族,還有閻寰宇統領的閻羅族,有着種種顧慮,一直中立,或者是勸和。

    池瑤道:“一直以來,都是聖界領袖各大世界。聖界毀滅,各大世界都受創,根本不是短時間可以恢復,地獄十族在這個時候攻來,自然是摧枯拉朽。所過之處,一座座大世界化爲死界,一顆顆生命星球化爲修羅場。”

    “這是一場收割,對整個宇宙的收割,收割一切生命。”

    “就是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是聖族的大長老站了出來,憑藉聖族自古以來的影響力,持着一塊石碑,遍走各界,聯絡各界神靈和一些隱世神靈,成立了天庭,建立了天宮。”

    “諸神本是推舉大長老擔任天宮之主,但,大長老卻認爲,自己的修爲和資歷不足以號令萬界,恐不服衆。”

    “受大長老的邀請,三十萬年前的二十四諸天之一昊天,擔任第一任天宮之主。”

    “三十萬年前,二十四諸天只有昊天和六祖活着回來,雖然傳說,還有第三人,可是,這人的身份,卻至今都是一個迷。六祖圓寂後,世間諸天只剩昊天一人。無論是影響力,還是修爲,昊天都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加上聖族大長老的推舉,他做天宮之主,自然是無人敢不服。”

    “隨着天庭成立,諸界的力量整合起來,終於,不再是一盤散沙,阻擋住了地獄界攻伐和殺戮。”

    張若塵的窒息感緩解了一些,喘了一口氣,感嘆道:“昊天固然強大,臨危受命,威加四海。但,聖族大長老卻更讓人欽佩,能夠力纜狂瀾,又能急流勇退,舉薦賢者。這種氣魄,這種胸襟,非常人能有。”

    “可是,聖族爲何又被稱爲了逆神族?”

    池瑤道:“因爲,三十萬年前的天尊,也就是最後一任天尊,乃是出身聖族,被稱爲逆神天尊。二十四諸天,都是在逆神天尊的帶領下,去做那件事。”

    “聖族大長老之所以能夠說服各界的神靈,不僅是因爲聖族的影響力,更是因爲逆神天尊的餘威。”

    “大長老前去遊說各界神靈攜帶的石碑,便是六祖帶回來的,是逆神天尊臨死前,交給六祖。”

    池瑤不可能見過真正的六祖,更不可能見過聖族大長老,她之所以可以如此肯定的說出這些話,顯然是殞神島主、須彌聖僧或者龍主講述的。

    聖族大長老遊說各界,怎麼可能不見崑崙界的這幾位大人物?

    池瑤道:“這塊石碑,被命名爲了逆神碑。每一位同意建立天庭的神靈,都會在逆神碑上留下一個字,以此爲信,不可毀約。天庭便是以逆神碑爲信物建立起來,此後聖族更是改名爲了逆神族。”

    張若塵掌握着逆神碑的殘碑,總覺得,逆神碑的意義,絕不會只像池瑤所說,是天庭建立的信物那麼簡單。

    因爲,三十萬年前,發生了那麼大的事,二十四諸天去,只有三人回。唯一帶回來的東西,只有一塊石碑。

    而且是天尊臨死的時候,交給的六祖,可想而知這塊石碑的重要性。

    甚至張若塵都懷疑,這塊石碑根本不屬於逆神天尊,而是逆神天尊在做那件事的時候得到。他們到底去做了什麼事?去了什麼地方?

    這塊石碑,又有什麼意義?

    而且,諸神在逆神碑上留下自己的文字印記,真的只是約定成立天庭而已?會不會,還有別的什麼約定?

    還有一點,張若塵頗爲疑惑,因爲他掌握的這塊殘碑上,一共有數千個文字,但是蘊含奧義氣息的,只有四十二個。

    這些蘊含奧義氣息的文字的主人,會不會有別的什麼約定?爲什麼如此特殊?

    張若塵明白,池瑤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聽別人的講述,根本不可能瞭解這些隱秘。想知道逆神碑真正的秘密,或許只能去崑崙界,詢問太師父。

    張若塵陷入沉思的時候,池瑤繼續講述道:“地獄界和天庭萬界的戰爭,持續了很多年,不知多少神靈隕落,不知多少大世界毀滅,雙方都損失慘重。”

    “因爲種種原因,地獄界和天庭提出停戰。就在停戰協議簽署的時候,逆神族一夜之間被滅族,此後,無論是天庭各界,還是地獄十族的神靈,都降下神旨,焚燒所有與逆神族有關的典籍,禁止談論關於逆神族的一切,否則,必遭神罰而死。”

    “十萬年過去,除了老一輩的神靈,已經沒有人記得逆神族曾經存在過。甚至連逆神天尊的名字,都被列位禁忌,不能提及。”

    張若塵只感覺到心中壓抑得難受,道:“莫非與停戰協議有關?地獄界停戰的條件,就是逆神族必須滅族?”

    池瑤輕輕搖頭,道:“誰都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怕是知道這個秘密的神靈都少之又少。但,逆神族滅在停戰協議簽署的這個敏感時間,不可能只是巧合。”

    “諸神下令禁止談論,更是欲蓋彌彰。”

    “更何況,整件事的一切起因,都是因爲逆神天尊。隨着逆神族滅族,一切又暫時平息,似乎有某種因果關係。唯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地獄界諸神的態度。”

    “還有一種可能性,天庭的內部,肯定也有問題。”張若塵胸口堵得難受。

    對歷史瞭解得越多,越是難受。

    因爲,歷史上,有太多不平等的條約,一條比一條荒唐,一條比一條屈辱。真正想做事的人,都被打死了!有骨氣,敢抗爭的人,全部被打斷了脊樑。

    還有的人,跪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你說,這背後,若沒有一股強大而未知的力量,逆神族怎會落得如此下場?”池瑤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