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我心中有一個天大的計劃,欲一舉剷除整個量組織。但在此之前,我得滅掉酆都鬼帝中的所有量使!”

    “什麼意思?”海尚幽若道。

    張若塵道:“我要變成正在的量機!但,薛常進知道我是假的,與薛常進接觸過的量使,也肯定知道我是假的。”

    海尚幽若還真被張若塵這一大膽的計劃驚住,道:“所以,你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只要趙悟還在我手中,湟惡神君就一定還會來殺我。我想借命運神殿的力量,將他除掉。”

    張若塵冷冰冰的道:“只要湟惡神君死了,就不需要什麼證據了!”

    “行,我助你!但湟惡神君精明至極,想要引他上鉤,絕非易事。”海尚幽若道。

    張若塵分出一道神魂,凝成一團魂光,遞給海尚幽若,道:“此刻,湟惡神君多半隱藏在某處暗暗觀察着我們,伺機而動。我和你分開後,我會立即趕去鬼神殿,湟惡神君必然出手截殺我。”

    “而你需要做的,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帶命運神殿的神靈前來助我。這一次,我會想辦法拖住他,不再給他退走的機會。”

    “憑藉這團魂光,你可以隨時找到我的位置。”

    海尚幽若接過魂光,道:“太危險了!我們三人一起才最安全,湟惡神君必不敢輕舉妄動。我們可以一起去和命運神殿的神靈會合,也可以一起去鬼神殿。”

    “若是這樣,湟惡神君將徹底隱藏起來,再也不會現身。”張若塵道:“要做大事,肯定要冒大風險。湟惡神君雖強,我現在也不弱,與他糾纏一段時間,應該不難。”

    “行吧,若再多言,你必然說我做事磨嘰。就這麼定了,我會盡快帶領命運神殿諸神前來救你。”

    “譁!”

    海尚幽若身形隱去,如同融入虛無,消失得無影無形。

    修煉虛無之道的她,在酆都鬼城環境這麼複雜的地方,要避開湟惡神君感知,不算難事。

    海尚幽若答應得這麼爽快,反讓張若塵疑惑起來。

    她相信張若塵,張若塵能夠理解。但她憑什麼能夠說服命運神殿的諸神,一起對付湟惡神君?

    因爲她是上一任生命神尊的後代?

    因爲唐嵐的一面之詞?

    張若塵總覺得海尚幽若有些不對勁,甚至開始懷疑般若泄露他身份的真實性。以般若的性格,應該是絕對不會鬆口的。

    但要說海尚幽若要害他,張若塵又絕對不信。

    就是這時,神山頂部,浮現出大片陰雲,屍腐氣息向山上蔓延而來。湟惡神君感知到海尚幽若離開,迫不及待,再次出手。

    ……

    海尚幽若剛下神山,便來到一條陰河之畔,行禮一拜:“拜見鳳天!”

    陰河畔,長滿紫黑色的柳樹。

    枝條飄動,如密密麻麻人的頭髮。

    海尚幽若低語,將張若塵的計劃,講述了一遍。

    木靈希模樣的鳳天,站在樹下,纖細柔美的身姿立在陰影中,道:“化身量機,滅量組織,修爲不高,心倒是不小,看來是和天庭那邊的高層達成了協議。”

    “這的確是一個機會!任由量組織這般破壞下去,說不定哪天就會釀成大禍,就像今天的酆都鬼城。”海尚幽若道。

    木靈希點了點頭,道:“你去吧,以我的名義,調動命運神殿的諸神。”

    “可是……鳳天不是說,命運神殿內部有鬼,你回到地獄界的秘密,不能泄露出去?”海尚幽若道。

    木靈希道:“本天就是要趁此機會,將鬼引出來。順便,也將藏在暗處的量使,全部引出,一網打盡。張若塵想做事,而且做的是本天想做的事,本天怎麼也得幫他一把。”

    海尚幽若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但沒有多問。

    她離開後,木靈希從陰影中走出,星辰般美麗的眼眸,望向遠處被屍氣籠罩的神山,自言自語念道:“宇鼎,天鼎,地鼎,都因你而出世,難道你就是命運天書上預言的那個九鼎之人?”

    ……

    整座神山,皆被湟惡神君的神境世界籠罩。

    只有鳳天才能看穿神境世界,看到籠罩山體的屍氣。在別的修士眼中,那裡依舊平靜,沒有力量波動。

    湟惡神君的神境世界佈滿陰雲和屍河,規則神紋密集,沒有任何光線,雙眼失去用處。

    黑暗中,傳來平淡的神音:“海尚幽若離開,應該是去尋命運神殿的諸神了吧?放心,在他們到來之前,本君會結束你的性命,然後再殺死搖光。”

    “本君會告訴命運神殿的諸神,搖光自爆神心,與你同歸於盡了!”

    “此後,本君再找機會收拾了海尚幽若和唐嵐,所有痕跡都沒有了,本君依舊是屍族的第一強者。而你龏殤,苦修數個元會,最後煙消雲散,還要落得地獄界叛徒的下場。”

    神音越來越近。

    破風聲一道道響起。

    驀地,一道雷獸神通,從左側攻來。

    一杆碗口粗的禪杖,從上空落下。

    一具具器煉屍兵,出現到張若塵的感知中,從四面八方攻擊過來。

    “嘭嘭!”

    張若塵一手持鼎,一拳捏拳,將攻來的器煉屍兵紛紛打飛出去。

    蒼絕腳下衍化出一片陰氣海洋,綠色鬼火燃燒,將黑暗照亮。陰氣海洋中,掀起一片片千丈高的巨浪,將衝來的器煉屍兵拍飛。

    “龏殤,今日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大成的無量神通。”

    湟惡神君懸浮在半空,身周屍河一條條,雙手緩緩擡起。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和濃厚的神氣,從雙手掌心涌出。

    金戈鐵馬聲響起,震耳欲聾。

    湟惡神君頭頂上方,出現億萬屍兵屍將,有的穿着鎧甲,有的騎着神龍,有的舉着戰器,氣勢吞山河,神威動乾坤。

    “嘩啦啦!”

    屍兵屍將從天穹俯衝下去,個個殺氣沖天。

    蒼絕臉色大變,腳下陰氣海洋中,飛出十萬陰雀,迎向上空的屍兵屍將。

    “本君這招喚屍天神通,修煉了五十萬年,達至至高境界,你擋得住嗎?”湟惡神君道。

    十萬陰雀在屍兵屍將面前,猶如野鴨一般,踐踏得爆開,未能阻擋它們分毫。

    大成的無量神通,號稱碾壓無量境之下的一切。

    張若塵臉色凝重,體內神氣瘋狂噴薄出來,涌入地鼎。

    地鼎猛烈旋轉,變得山體般大小,向從天而降的屍兵屍將轟擊過去。

    “嘭嘭!”

    屍兵屍將爆開了一大片,但,依舊源源不絕,如飛蛾撲火一般。

    衝擊力太強,張若塵向後倒退一步,緊接着是第二步……

    蒼絕被數十具器靈屍兵圍攻,自顧不暇,身上鬼氣被一口口吞食,根本無法前來助張若塵。

    張若塵長嘯一聲,體內神血燃燒起來,血液與地鼎相融。

    地鼎上,一個個巫文閃爍,未知的山河地理侵染血液後,竟是在空間延伸出來,展開成一座遼闊而蒼芒的荒古世界。

    地鼎將飛來屍兵屍將擊碎後,化爲本源粒子,不斷融入荒古世界。

    地鼎爆發出來的威能,越來越強,力量蓋過屍兵屍將,向湟惡神君反壓回去。

    湟惡神君眼中盡是驚歎之色,立即改變戰法,雙手捏印。

    頓時,密密麻麻的屍兵屍將相互撞擊在一起,發出轟鳴爆響,最後,凝成一具頭頂天,而腳踩地的屍祖。

    屍祖猙獰怒目,氣蓋星河,手掌如遮天之雲拍壓下去。

    張若塵雙手舉鼎,如撐起一座荒古世界的巨人,雙目化日月,氣勢鎮山河,與屍祖的手掌對轟。

    悄無聲息,闖入進湟惡神君神境世界的木靈希,遠遠的看到這一幕,道:“不愧是地鼎,以張若塵勉強跨入太虛境的修爲,借它之威,居然可以跨越五六個境界層次,爆發出來的戰力,已是勝過那隻魂停之境的老鬼。可惜,與湟惡比起來,修爲終究差了太多,拼到這個地步,算是極限了!”

    她手掌翻轉,天鼎從掌心飛出去。

    天鼎沒有散發出任何神光,但卻沉重無比,如鋼鐵山嶽,以純粹的力量,重重擊在湟惡神君身上。

    湟惡神君哪裡料到突然間又飛出來一隻鼎?

    九鼎已經這麼氾濫了嗎?

    “嘭!”

    來不及反應,湟惡神君的屍身被天鼎擊中,血肉爆開,神骨碎裂,化爲一片血霧。

    張若塵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

    地鼎向上碾壓過去,荒古世界擊碎屍祖的體軀,將湟惡神君的血霧收入進鼎中。

    張若塵飛到地鼎上方,封住鼎口,全力煉化起來。

    湟惡神君冷寒聲音,從鼎中傳出:“到底是誰,誰以天鼎偷襲了本君?”

    木靈希收回天鼎,光着腳丫,步法款款,向這邊走了過來。

    可惜,湟惡神君已被地鼎煉化,化爲一團本源微粒。若是讓他知道,偷襲他的乃是二十諸天中的鳳天,或許會榮幸之至。

    也可能……會絕望!

    張若塵目光盯在木靈希身上,見她這麼“巧合”的出現在這裡,頓時,明白了所有。

    木靈希紅脣晶瑩剔透,淡淡的道:“你知道爲何湟惡臨死時,要問出那一句?”

    張若塵道:“這個湟惡神君有些怪異,雖然修爲極高,但體內的屍氣,不是湟惡屍氣,而是陰殤屍氣。”

    木靈希纖纖玉指,在地鼎上撫摸,道:“三煞帝君有三大弟子,分別修煉三煞帝君的三種絕學陰殤、陽禍、湟惡。本天沒有料到,三煞帝君對這個年齡最小的弟子如此厚愛,同時將陰殤和湟惡都傳給了他。”

    張若塵道:“或許連陽禍,也傳給了他。鳳天的意思是,被我煉殺的,是湟惡神君的陰殤屍,並不是他的本體?”

    “沒錯!這湟惡敢以神君自封,的確有些本事,是真的得了三煞帝君的真傳。若他破了無量境,屍族將又出一個了不得的神尊人物。”木靈希道。

    大神中,能得鳳天如此評價的,少之又少。

    張若塵沉思,道:“三煞帝君的修煉法,與商族的《三尸煉道》倒是有些相似,也不知有沒有淵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