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天塌下來,高個子都被壓死了的時候。

    當危機降臨,不可能抵抗的時候。

    當自己仰望的強者,也死無葬生之地的時候。

    當天崩地裂,退無可退的時候。

    ……

    我們的路,在何方?

    ……

    當腳下,已經沒有了路。

    除了勇往直前,去抗爭,變得強大,讓自己變成支撐天地的脊樑,再也沒有別的辦法。

    當屋檐垮塌,無處躲雨的時候。我們只能站起身來,邁開腳步,直面冰冷的風雨。因爲,你雙手抱頭,捲縮在地,風雨依舊會拍擊在你身上。

    池瑤道:“十個元會前,不動明王大尊追查長生不死者,消失人間。”

    “三十萬年前,諸天征戰三人回,天骨埋異鄉,無革裹屍還。”

    “十萬年前,天地大劫,諸界燃燒,聖界毀滅。”

    “而現在,地獄界和天庭萬界的戰爭,又爆發了!”

    “張若塵,其實你在被須彌聖僧選中的時候,命運就已經註定。你想要活下去,想要擺脫命運的厄難,只能變得更強,比不動明王大尊都更強。這,就是須彌聖僧所期望的。”

    張若塵已是從壓抑的情緒中恢復過來,道:“須彌聖僧選中的,不是你嗎?”

    池瑤冷眼盯過去,覺得張若塵是在裝傻。

    張若塵又道:“這是你自己剛纔說的!而且,你修煉的,纔是完善後的功法,而我修煉的卻是殘缺的功法。很顯然,聖僧是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了你的身上,他將這個時代都交給了你。”

    池瑤不想再隱瞞下去,也已經沒有那個必要。她道:“你根本不懂《三十三重天》,這種功法,以不動明王大尊那樣驚豔絕倫的天資,都只能修煉到二十七重天宇。”

    “這說明什麼?”

    “說明,只憑一個人的力量,就算像你現在這樣的根基,依舊遠遠不可能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宇。”

    “必須兩個人一起修煉,一修實,一修虛。實和虛,猶如人的肉身和靈魂,只有兩者合一,才能真正圓滿。”

    “而且修煉《三十三重天》實卷和虛卷的兩個人,得是一陽一陰,一男一女,而且其中一人必須要做出犧牲,成全另外一人。”

    “原來如此。”張若塵自語念道。

    池瑤終於說出功法的秘密,這是張若塵一直想要弄清楚的疑惑。

    但,若不激她,若不逼她,若不讓她心灰意冷,她即便是死,都不可能將這些說出來。因爲一旦說出來,這接近兩千年的隱瞞,也就失去了意義。

    這是對她而言!

    對張若塵而言,明白了這一點,心中的疑團,便全部解開。

    一切的一切,居然都是源自功法,源自那股未知和強大的力量的壓迫。想要活下去,必須得有一位強者站出來,撐起這片天地。

    想要培養出這樣一個強者,必須修煉《三十三重天》,必須達到比不動明王大尊更強的修爲。

    這或許是須彌聖僧能夠想到的唯一的救世之法!

    至少他想要了這樣一種方法,而別的神靈,在十萬年前的那場大劫之後,都被嚇得驚慌失措和恐懼不安。

    無論是開啓日晷,還是在未來選中張若塵和池瑤,至少說明,須彌聖僧是不懼兇險,積極面對天塌的大心性者。哪怕犧牲了自己!

    沒錯。

    須彌聖僧選中的,不僅僅只是張若塵,也是池瑤。

    若選擇的是另一個女子,怎麼可能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張若塵?

    怎麼可能給張若塵講這麼多東西?

    恐怕,在張若塵達到神境之下巔峰的時刻,她已經使用偷襲的手段,將張若塵殺死,奪取了他的一切,然後成全自己。

    從十四歲到現在,池瑤的心一直沒有變,已經是非常難得。

    張若塵感嘆道:“要犧牲自己,成全另一個人,誰做得到呢?”

    池瑤站起身來,渾身神光大漲,滴血劍的血光將黑暗映照成紅色,道:“沒錯,沒有人可以抵擋住成爲世間至強的誘惑,所以,本皇給你一個公平的機會。用戰鬥的勝負,來決定誰生誰死。”

    “等一等。”

    張若塵道:“我很不解,爲何一定要去修煉三十三重天宇?”

    “難道我剛纔說得還不夠清楚嗎?”池瑤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很清楚!就是你在宿命池中,看到我死在了一隻無窮巨大的手掌之下。所以,這一戰,根本不用打,我贏定了!然後,我吸收了你一身修爲,練就完整的《三十三重天》,在不知多少年後被打死。是這樣吧?”

    池瑤聽出張若塵語氣中的諷刺,道:“當修爲足夠強大,是可以改變未來,宿命池中看到的,未必就是註定的,只是一種最大的可能性。若是你不夠強大,未來纔是真的被註定了,根本不可能逃脫命運的安排。”

    張若塵一步步向前,喚出沉淵古劍,眼中逐漸浮現出殺機,道:“你說得很對,但這一戰,我覺得沒有必要。”

    “因爲神戰一旦爆發,必定波及很遠,會將無數詭獸引來,到時候我們都得葬身黑暗之淵。所以,不如……你成全我吧?”

    二人站在虛空,相距不過十多步,身上逸散出來的氣勁已是撞擊在一起。

    看到張若塵此刻的樣子,池瑤實在是不敢相信,這番話都是從“塵哥”嘴裡說出,心中疼痛至極,比這些年所受的痛苦加起來都更痛。

    腦海中,浮現出張若塵和白卿兒、紀梵心在一起的畫面,心變得更痛。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她很想揮劍,向張若塵斬過去。

    但,就是這一瞬間,她又想到了很多,想到了當初她和張若塵站在須彌聖僧面前的畫面,想到池崑崙和池孔樂,想到了曾經擁有過的美好歲月。

    “你變了!”池瑤眼中淚水,再次落下。

    她發現自己每一次落淚,居然都是因爲張若塵。

    張若塵道:“人都是會變的,你若期望我還能像十六歲那年那樣的純情,便是在爲難我。但,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將來若是修爲大成,必定不負須彌聖僧的期望,一定爲這個時代做出分內的事,也會一生都感激你。你放心的去便是,我會照顧好崑崙和孔樂,不會將是我殺死你的秘密告訴他們,免得他們傷心和痛苦。”

    緩緩的,張若塵舉起沉淵古劍。

    劍氣沖天。

    池瑤的淚水如泉涌一般,很想提起手中的劍,與張若塵戰個天翻地覆,可是,此刻卻連提起劍來的力量都沒有。

    當一個人心死了,再強大的力量,都用不出來了!

    池瑤閉上雙眼,最後看到的畫面,是張若塵面目冷狠,一劍揮斬下來。

    “也罷!終於可以解脫,至少我沒有負十六歲那年的你。”

    “嘭!”

    一道刺耳的爆鳴聲響起!

    池瑤只感覺手臂劇烈疼痛,本是握在手中的滴血劍,脫手飛了出去。

    她睜開雙眸,發現滴血劍被沉淵劍劈飛。

    下一瞬,張若塵一雙修長而溫暖的雙臂,將她緊緊抱住。

    池瑤如觸電了一般,渾身發麻,茫然了一瞬,隨後身上僅剩不多的力量也消失,身體彷彿酥軟得要融化在張若塵懷中。

    遠處,紅色的滴血劍和黑色的沉淵劍,相互纏繞着,宛若兩條劍龍,圍繞他們飛行,發出一道道悅耳的劍鳴,歡快至極。

    張若塵嗅着她耳畔髮絲間的幽香,感受她柔軟而火熱的身體,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她的存在。

    “你本應該明白,我就算再怎麼變,愛你的心卻從未變過,哪怕是最恨你的時候。”張若塵閉着雙眼,在她耳旁低聲說道。

    池瑤知曉自己先前是被張若塵當成傻瓜一般的戲弄,不知爲何,明明氣得要命,心中卻又如同吃了蜜糖一般的甜。

    她道:“你不是說,恨都沒有了,愛也沒有了嗎?”

    “誰說兩個相愛的人之間,一定要有恨?恨沒有了,心結也就解開,只剩下愛。”張若塵道。

    池瑤體內神氣運轉,掙開了張若塵的懷抱,道:“反正怎麼你都有一套說辭。你是真的變了,變得厲害了,不僅僅只是修爲。”

    張若塵知曉她心中一定很氣惱,畢竟先前他說出的一些話,實在太傷人,甚至傷到了她的自尊和感情。

    張若塵雙眼直視着她,道:“我在宿命池中,看到的是你。”

    池瑤嬌軀輕顫,這句話,療養了她心中所有的傷。

    但,卻更氣。

    “其實,那時我真的很恨你,在宿命池中看到了你,讓我明白,自己之所以這麼恨,都是因爲愛得太深。”

    張若塵繼續說道:“先前我之所以那麼做,有逼你說出真相的原因。但,也是想要告訴你一個道理,無論是因爲什麼,被自己最愛的人傷害,其實真的很難受。你現在能夠明白,我這些年來的痛苦了嗎?”

    池瑤默然。

    不得不說,她的確從未站在張若塵的角度考慮問題,一直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付出,都是爲了他。

    可是,這種方式,真的好嗎?

    張若塵繼續道:“崑崙和孔樂,本應該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你不應該告訴他們,我是他們的仇人。你知道,他們來找我復仇的時候,我比你先前都更加痛苦。”

    “所以你是故意在報復?”池瑤道。

    張若塵道:“我沒有要報復的意思,我是在講道理。”

    池瑤道:“好,我便與你講道理!本皇沒有破壞他們的童年,但也不可能隨便找個人做他們的父親。那麼,他們的父親是誰呢?”

    “你滅了凌霄天王府,多少池家族人被你殺死,整個皇族子弟與你是血海深仇。孔樂和崑崙與他們一起長大,早就視你爲仇人。”

    “本皇踏入神境之後,不僅要鞏固修煉,還要療養傷勢,更要與各方勢力爭鬥,根本沒有精力照顧他們。加上神靈無法插手俗世,只能找一個理由,將他們送到你的身邊,由你來化解他們心中的仇恨和照顧他們。”

    “只有讓他們見到了你,由你告訴他們真相,他們心中的困惑和仇恨,才能真正化解。”

    張若塵深思了片刻,訕訕的道:“總之,你的方法不對。”

    池瑤也知自己有做得不妥的地方,知道自己曾經將張若塵傷得很深,於是,不再強詞奪理,柔聲道:“你在宿命池中看到了什麼?”

    張若塵道:“我從來不信命運。”

    “到底看到了什麼,無論好壞,本皇都能接受。本皇只當剛纔已經被你一劍殺死,還能有什麼,比這更壞的?”池瑤故意表現出灑脫的模樣。

    張若塵擡頭看向上空,道:“除非你先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要去修煉什麼《三十三重天》。”

    池瑤眼神深沉,道:“你是認真的嗎?你這麼做,便是辜負了聖僧對你的期望。”

    “就算辜負聖僧,我也不願辜負你。”

    這一次,輪到張若塵裝出灑脫的模樣,道:“誰說一定要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宇?誰說憑我自己的力量不能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域?再說,所謂的三十三重天,只是一種推測。就連宿命池中看到的,都只是一種預測。爲何我們不能先活在當下?只要我們足夠努力,未來就能改變。”

    池瑤還在思考之時。

    “算了,我先破境成神,徹底斷了你的念想。”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展開背上金翼,化爲一道金光,向黑暗之淵出口的方向飛去。

    其實張若塵不知道的是,在他將池瑤擁入懷中的時候,當兩人前嫌盡釋的時候,當他說出“最愛”兩個字的時候,池瑤已經沒有勇氣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