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來自無常鬼城的一位大神,道:“可是,青蒼神殿都被打穿了,來犯之敵,絕非泛泛之輩。”

    “那又如何?沒看見中央鬼帝府中的陣法已經啓動?趙悟道長乃太虛古神,威震天下多少年了,這點小場面,足以應對。”

    豔陽天主對趙悟很有信心,若真有了不得的大事發生,酆都鬼城肯定已經亂成一團,薛常進哪還能像現在這般坐得住?

    哪還有心情辦壽宴?

    青風鬼城一位獅子頭大神,低聲道:“據說北澤長城那邊又有消息傳來,文和鬼帝之所以隕落,乃是因爲助酆都大帝擒了一尊亂古兇魔,很有可能是至上四柱之一!”

    在場衆神立即露出聆聽之色,這道消息太震撼,他們皆是第一次聽說。

    八十多年來,北澤長城那邊陸續有消息傳回,底層修士自然不知情,但,做爲大神級的存在,有資格獲悉部分秘密。

    天庭和地獄之所以無量盡出征戰,乃是因爲亂古時期的七十二柱魔神,在北澤長城集體復甦。

    兩位天尊欲趕在他們修爲恢復到巔峰之前,將他們全部除掉,所以才調遣所有強者,征戰碾壓過去。

    若等數十尊魔神闖入天庭和地獄所在的宇宙,簡直不敢想象會是何等災難。

    目前而言,戰局在兩位天尊的控制之中,亂古魔神雖然集體復甦,但修爲並未恢復到巔峰。

    鬼主道:“至上四柱的魔神,怕沒那麼容易對付吧?”

    “對我們而言,自然需要仰望。但出手的可是大帝啊,當世天尊,還斬不了早該死在亂古時期的魔神?”獅子頭大神對酆都大帝崇拜無比,眼神很是灼熱。

    “文和鬼帝不就隕落了?那些魔神,沒有一個是簡單角色,幸好都在虛弱期,否則……哏哏!”

    豔陽天主突然道:“亂古的魔神,能夠在這個時代甦醒,莫非世間真有長生不死法?”

    在場的諸神一個個來了精神,你一言我一語,談得激烈。

    修爲達到他們這樣的層次,幾乎是站到了天地頂端,只有無量境那麼一小撮強者,比他們強大。

    怎麼可能沒有長生不死的想法?

    以前是不敢想,因爲沒有人成功過。

    但北澤長城發生的事,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也打開了新世界大門,讓他們對未來充滿無窮想象,情緒難以平靜。

    一座神殿中,薛常進透過窗櫺,看着那些激動的神靈,露出一道譏諷笑意。

    長生不死?

    在薛常進看來,亂古魔神之所以在這個時代復甦,乃是量劫的安排,是天地引他們前來滅世。

    除了天地本身,沒有什麼可以永恆。

    若是大魔神也復甦了,天庭地獄那些無量境神靈都得死。

    “我的陰殤屍被煉化了!”湟惡神君坐在神殿的一張紫金大椅上,臉色很難看,眼神充滿狠辣和猙獰。

    “什麼?”

    “這怎麼可能?難道城中有無量境神靈?”

    ……

    神殿中,除了湟惡神君和薛常進,還有兩道身影。

    其中一位身高五米,背長骨翼,體軀壯碩,正是羅剎族的摩羅古神。

    另一人站在陰影中,看不清身形。

    並不是神殿中有陰影,而是他站立的地方,自動出現陰影。強大的精神力場域,令在場包括湟惡神君,都看不清他的容貌和身形,包括性別。

    是一位精神力達到無量之下巔絕的存在!

    湟惡神君自然能感知到陰殤屍經歷的事,但,不想將天鼎和地鼎出世的秘密講出來,道:“不是無量境神靈,但修爲很強,必然是《大神論》綜合榜上的人物。”

    “難道是魂七?不對啊,就算是魂七,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磨滅你的陰殤屍。”薛常進有些緊張。

    在酆都鬼城,他最忌憚的就是魂七。

    那位精神力巔絕的神秘強者,道:“無量境之下,沒有人做得到。”

    湟惡神君編出一個理由,道:“對方攜帶有一張了不得的神符,有可能出自精神力天圓無缺的符道強者之手。”

    “到底是何人?”摩羅古神眼神不無緊張神色。

    湟惡神君搖頭,道:“那人是暗中偷襲,陰殤屍沒能洞察他的身份。”

    “沒想到居然又出現這樣的變故。”

    薛常進眼神深深一沉,又道:“神君,你的身份,怕是藏不住了!”

    湟惡神君有心理準備,道:“只要殺了趙悟,就還有迴旋的餘地。”

    “命運神殿可是摻和了進來,就怕他們以趙悟設局,故意引你現身。”神秘強者語氣沉穩,沒有絲毫慌亂。

    湟惡神君眼神平靜,道:“命運神殿並非海尚幽若說了算,即便她死在了酆都鬼城,外人也只會認爲,是命運神殿的神靈下的手。霧隱那邊,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是啊,解決了!”

    神秘強者取出一個稻草娃娃,娃娃與霧隱長得一模一樣,背上貼了一張黃紙符。

    薛常進道:“你們忽略了一件事,搖光脫身了!其實沒必要因爲此事,繼續浪費精力,身份暴露就暴露了,大不了由明轉暗,別忘了我們的目的是什麼?西方鬼帝府、中央鬼帝府、東方鬼帝府都已在我們的掌控之中,該動手了!”

    湟惡神君起身,道:“錯了,西方鬼帝府還在命運神殿手中,那人未必能成事!本君得親自去一趟,讓那裡徹底掌握在我們手中。”

    話音未落,湟惡神君已是消失在神殿中。

    神秘精神力強者道:“湟惡神君並未說真話,他的陰殤屍被磨滅,必然另有蹊蹺。他這般急着離開,多半與此有關。”

    摩羅古神道:“本神倒覺得,他是不甘心身份暴露,想要去將知情者全部抹殺。”

    “那就請古神去一趟西方鬼帝府,一定要將事情辦妥。”薛常進道。

    “行,海尚幽若的生命奧義,本神還是很感興趣的!”

    摩羅古神身上一道道光紋閃爍,身形隱藏於無形。

    遠處,神殿大門自動打開。

    神秘精神力強者對着打開的大門,道:“順便將唐嵐帶回來!”

    薛常進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你要唐嵐做什麼?”

    “今日意外頻發,暴露了太多破綻,多半已經很難成事了!所以,我們得有第二策略,而你也該隱藏到幕後去,趁此機會,將張若塵量機的身份坐實。”神秘精神力強者道。

    ……

    命運神殿的諸神,盡皆聚集到了西方鬼帝府,其中包括太虛境的聽雲笙、金珏天神、炎巨。

    氣氛已經不像最開始那麼緊張,至少西方鬼帝府已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海尚幽若趕回,來到陣殿外,取出一枚令牌,揚聲道:“傳鳳天令,命運神殿所有大神隨本座一起前去討伐量組織。”

    命運神殿諸神皆神情錯愕,齊齊聚過去,躬身向令牌行禮。

    “鳳天?鳳天在酆都鬼城?”炎巨眼中帶有崇敬和興奮神色。

    聽雲笙眼神疑惑,道:“鳳天沒有去北澤長城?此令,到底是海尚大神的意思,還是鳳天親令?”

    海尚幽若道:“鳳天眼下就在酆都鬼城。”

    在場諸神見海尚幽若神情嚴肅,不像是玩笑,頓時都慎重起來。

    “哈哈!”

    金珏天神發出笑聲,繼而眼神一沉:“海尚幽若,你敢假傳鳳天令,到底是何居心?”

    海尚幽若知曉鳳天在那邊,張若塵不會有危險,因此並不急切,道:“本座沒有假傳鳳天令,金珏你休要放肆,若耽擱了鳳天的大事,就算你是兇駭神尊的人,也沒什麼好下場。”

    金珏天神道:“諸位都聽到了吧?她說鳳天就在城中,就算城中真有量組織成員,以鳳天大人的修爲,要收拾他們,還不是按死幾隻螞蟻那麼容易?需要我們全部出動?”

    聽雲笙道:“金珏天神此言有理,的確說不通。”

    “解釋只有一個,她纔是量組織成員,這麼做的目的,乃是爲了調虎離山。”金珏天神眼神冷沉,背後一道巨大的命運之門顯現出來,無數規則神紋蔓延出去。

    命運之門散發出來的神光,將大半個酆都鬼城照亮。

    不得不說,金珏天神句句在理,頓時命運神殿的大神,齊齊向海尚幽若圍了過去。

    西方鬼帝府的鬼族神靈,察覺到氣氛詭異,全部站進陣法中。隨時準備催動陣法,助命運神殿諸神鎮壓海尚幽若。

    般若與唐嵐站在一起。

    唐嵐嘆道:“沒想到啊,海尚幽若居然加入了量組織,這下海尚家族麻煩大了,怕真的要被滅族。”

    般若盯着金珏天神背後的那道命運之門,眼中浮現出一道異色。

    海尚幽若的話雖然漏洞百出,而且目的性明顯,但,金珏天神的表現也太過激了一些,將命運之門完全綻放出來,豈不是在告訴整個酆都鬼城的神靈這裡發生了大事?

    有這個必要嗎?

    金珏天神道:“海尚幽若束手就擒吧,你是虛天和鳳天都看重的人,我們制裁不了你。但,你若極力反抗,到時候別怪我們下手沒有輕重。”

    海尚幽若冷聲道:“金珏,原來是你。”

    “動手,先將她拿下。”

    金珏天神爆喝一聲,雙手間,出現一柄梭形至尊聖器,燃燒出一片刺目的火雲,向海尚幽若攻擊過去。

    海尚幽若也不用劍,只是手臂一揮,香袖盈盈,頓時連天劍瀑飛出去。

    “轟隆!”

    梭形至尊聖器被震飛,金珏天神連連向後倒退。

    “唰!”

    “唰!”

    ……

    一件件至尊聖器飛了起來,散發出強橫的至尊威能,神氣如雲般翻滾。

    就在命運神殿諸神準備動手之時,鬼帝府外,響起一道震耳神聲:“本座龏殤,天之嫡子,前來拜會西方鬼帝府諸神,爾等還不速速打開陣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