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之淵閻氏的族人,絕大多數都居住在雲暗星。

    這是一顆距離黑暗之淵不遠的八級星球,呈暗藍色,與冰王星大小相近,星球直徑超過千萬裡,比許多恆星都要巨大,可以居住十萬億修士。周邊生命星球很多,形成了一片小型的星域。

    但,受黑暗力量的影響,這片星域的修煉資源很貧瘠。

    最大的修煉資源,就是詭獸。

    可是要獵殺詭獸,卻危險無比。

    黑暗之淵閻氏這些年,過得並不好,每天都在抗爭和拼搏。

    十萬年前,雲暗星是黑暗神殿旗下的星域領地,但,卻被五清宗帶領的這一支閻羅族族人佔據,雙方的仇恨由此結下。

    這天,雲暗星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

    “拜見神尊!”

    宏偉的神殿下方,血屠和黑暗之淵閻氏的諸神,齊齊躬身行禮。

    他們的對面,是一位童顏血發的老者,穿的神袍很華貴,烙印有萬千神獸圖文,可是,身上卻不帶一絲神威,給人一種很舒服的親近感。

    不像別的神尊那麼神秘、威嚴、霸道,更像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

    正是命運神殿的福祿神尊。

    福祿神尊並非是第一次出現在人前,每千年的狩天大宴,都會現身一次。但,顯現在人前的,都只是一道龐大無比的神像。

    聖境修士,或者是尋常神靈,想要見到神尊真身難如登天。

    可是此刻,福祿神尊的真身,卻降臨到雲暗星,出現在血屠面前,血屠自然是震撼得很。畢竟,他師尊死亡神尊的真身,他都只見過一次而已。

    神尊,比九天神龍都更強大,神秘莫測,可望而不可即。

    福祿神尊剛剛落到地上,雲暗星的重重山嶺間,便散發出福澤神光,長出無數聖藥。一座座大湖深海,化爲金色,霞氣沖天,大片水域化爲靈泉。

    這是神尊賜福!

    是命運之道的十二種力量之一。

    一念,改天換地。

    以命運的力量,以無上法力,改變了不知多少萬里的大地,地底孕育出靈脈、聖脈,天地規則出現變化,更適合修煉。

    “血屠,踏入神境了啊,看來黑暗之淵,你倒是來對了!命運神殿又填一席神位。”福祿神尊臉上含笑,打量着血屠。

    在神尊面前,血屠哪裡狂得起來,連忙謙虛道:“都是神尊你老人家的神念福澤,小子才能成功渡劫破境。”

    無數道目光,鄙視了過去,神靈中居然有如此不要臉的存在。

    五清宗親自出來迎接。

    福祿神尊和黑暗之淵閻氏顯然關係親近,否則千年前,也不會給閻無神和般若賜婚,以聯姻的方式,庇護閻無神。

    在場,除了神靈之外,只有少數幾位無上境大聖。

    在神尊面前,他們的壓力都很大。

    福祿神尊和五清宗正在交談的時候,血屠的目光,落在許如來和宮南風身上。這二人,是與福祿神尊一起來到雲暗星。

    在黑暗之淵中,血屠感知到過他們二人的氣息。

    福祿神尊道:“黑暗之淵歸來,張若塵和閻無神肯定是要破境成神,他們二人都是曠古奇才,是這個時代的希望。血絕遠在星空戰場,坐鎮三生界,無法親自趕來,所以將老夫請了過來。”

    “他們二人若達神境,必能迅猛精進,不需要太久時間,必能直達無量,封王稱尊。”五清宗道。

    血屠跟在他們身後,偷偷聽着,心中已是明瞭,原來福祿神尊真身駕臨,居然是因爲張若塵和閻無神。

    太讓人羨慕了!

    渡個神劫而已,神尊親自趕來保駕護航。

    神尊的弟子,都沒這個待遇。

    聞褚心事重重,臉色沉鬱,道:“神尊,黑暗資源中發生了很多事,張若塵恐怕……”

    福祿神尊知曉他想說什麼,沒有擔憂之色,笑道:“本尊已經去過黑暗之淵的入口,使用天樞針探查了一番,張若塵應該很快就會出來了!”

    天樞針,是神器。

    以神尊的力量,操控神器探尋,即便張若塵身在黑暗之淵,也能探查出一二。

    聽到此話,閻羅族的幾位神靈,一掃心中沉悶,精神大振。

    畢竟,在黑暗之淵中,張若塵是爲了他們,纔會跟絕妙禪女一起離開,前往險境,落得生死不知的下場。

    他們心中都很愧疚。

    “我就知曉,張若塵這樣有大氣運加身的年輕英傑,不可能殞身黑暗之淵。”一位性格豪邁的閻羅族神靈大笑道。

    “張若塵是我們黑暗之淵閻氏真正的朋友。”

    “真是期待張若塵成神的那一天,也不知他踏入神境之後,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

    五清宗的神殿中,擺下神宴。

    神燈高掛,其樂融融。

    諸神紛紛前去向福祿神尊請教修煉上的疑難,福祿神尊很有耐心,爲他們一一解答,每個人都有收穫,神色興奮。

    此後,福祿神尊和五清宗密談,以神境世界隔絕,無人知曉他們到底在談論什麼。

    驀地。

    神殿中的諸神,生出感應,目光齊齊望向天外,黑暗之淵所在的星空。

    “是我師兄的氣息,哈哈,他果真闖過艱難險阻,從黑暗之淵中逃了出來。”

    血屠起身,舉杯長笑。

    坐在血屠身旁的閻婷,臉色微變,道:“不對!天地間的力量,怎麼都向黑暗之淵所在的方向匯聚了過去?發生了什麼事?”

    “你就不懂了吧?這是我師兄即將要渡精神力神劫,天地之力,化爲天劫,擊殺一切欲要精神力成神的修士。但,若能擋住天劫,就能洗練自身,聖心蛻變成神心,精神力念頭脫變成精神力神念。到時候,只憑精神力,師兄就能對抗真神。”血屠羨慕的說道。

    ……

    張若塵剛剛飛出黑暗之淵,立即被天地間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捕捉到,猶如一縷縷無形的絲線,將他鎖定。

    他加快速度飛行,儘量離黑暗之淵入口更遠一些。

    武道成神,神劫各有不同。

    但,精神力成神,只有一種劫難,便是“天劫”。

    精神力神劫雖然容易渡過,但,只是與武道神劫相比起來容易一些而已,實際上,依舊兇險,死在神劫之下的精神力修士比比皆是。

    張若塵是在黑暗之淵中精神力成神,所以纔沒有被天劫發現。

    離開黑暗之淵,天劫瞬間降臨。

    這片宇宙,沸騰了起來。

    天地之力向張若塵匯聚,引得一顆顆星辰顫動,恆星的光芒變得暗淡,從一億裡,十億裡……向更遙遠的星域蔓延。

    天劫和心劫、情劫不一樣,是來自外界,正是如此纔會造成這樣恐怖的影響力,震動星空,波及大片宇宙。

    但實際上,由內而外的心劫和情劫,往往更可怕。

    天地之力凝成十萬裡劫雲,懸在張若塵頭頂。

    劫雲中,雷電如天龍一般扭纏,發出一道道震耳的聲音,顯現出骷髏頭、神殿、魔山……等等古怪的景象,沒有規律可言,是自然形成。

    張若塵以更快的速度飛行,遠離黑暗之淵附近的生命星球,不想因爲自己的神劫,對別的生靈造成傷害。

    “轟隆。”

    耀目的雷電,劃破萬里虛空,落到張若塵身上,穿透肉身,直達聖心。

    全面每一個毛孔,都被噴薄電光。

    張若塵的聖心中,如同是有一座內世界,裡面波瀾壯闊,混沌一片,精神力念頭是數以萬記的張若塵模樣,沐浴在雷電中,淬鍊着自身。

    “來得好。”

    張若塵長嘯一聲,釋放出六大聖相,環繞身體四周。

    聖魂是與聖相相融,正是如此,張若塵打算借精神力神劫,淬鍊聖相,將聖魂淬鍊成神魂。如此一來,渡武道神劫,必然要輕鬆一些。

    “轟!”

    “轟!”

    ……

    密密麻麻的雷電,從劫雲中飛出,每一道都能劈碎一顆星球。

    這些雷電,全部都落在張若塵身上,使得張若塵身上的光芒越來越明亮,如同一顆恆星,光芒映照整個星域。

    這光芒,是以光速傳遞出去,如果持續得足夠久,便是在一光年(大概二十萬億裡)之外,都能看見一個光點。

    這是神靈,纔有的恐怖能量,是讓天下生靈都敬畏的力量。

    神靈一念,可以滅界。

    聞褚站在雲暗星的大氣層上空,眺望遠處的十萬裡劫雲,道:“精神力神劫怎麼會如此恐怖?傳說中,精神力神劫要比武道神劫弱得多。”

    他是渡天劫武道成神,但,所經歷的天劫,卻無法與此刻張若塵的天劫相比。

    “這很正常,張若塵的精神力不是六十九階半,而是七十一階巔峰,引來的精神力神劫自然強度要大得多,不會弱於武道神劫。”五清宗道。

    也有別的一些勢力的神靈,從暗處走出來,遠眺劫雲的方向。

    他們都是來這片星域殺張若塵,奪取奧義和至尊聖器,但,不敢像詭四、無疆他們一樣進入黑暗之淵,所以,待在了黑暗之淵外面。

    “終究還是無法阻止,張若塵就要踏入神境了!”

    “希望斬道咒可以斬他。”

    “萬一斬道咒斬不了他,張若塵精神力和武道齊齊成神,誰還奪得了他身上的奧義?”

    ……

    藏在暗處的,各大勢力的神靈都在嘆息,知曉錯過了最後的機會。

    現在,他們哪裡還敢出手?懸浮在雲暗星上空的那道命運之門,足有三百萬裡高,爆發出震懾星河的神威,顯然是有神尊真身坐鎮那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