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人敢靠近劫雲所在的星空,一旦被天劫捕獲氣息,再強的修爲,也會遭劫。

    “怎麼會這樣?又一片劫雲凝聚出來。”有閻羅族的神靈驚詫道。

    血屠道:“是師兄在淬鍊沉淵,要借精神力神劫的力量,讓沉淵古劍脫變成至尊聖器。神靈也要執掌與自己心念最爲靈通的至尊聖器,才能爆發出最強戰力。”

    “太危險了,他不該這麼冒失。他的精神力神劫,本就遠比別的精神力神靈厲害,充滿了危險。如今淬鍊沉淵,引來了至尊聖器天劫,兩劫疊加,威力必然更加恐怖。”閻婷道。

    ……

    絕妙禪女站在一片遙遠而黑暗的星空中,腳下是一潭懸空冥泉,嘴角微微含笑,絲毫都不懷疑張若塵能夠渡過天劫。

    雖未武道成神,但他卻驚駭世俗,戰力堪比真神。

    元會級天才與他比起來,都差了太多。

    就算兩劫疊加又如何?

    不可能威脅得到他的性命。

    ……

    十萬裡劫雲下。

    張若塵身上混沌氣,化爲了海洋,在雷電的轟擊下翻騰狂舞,如同水面不斷爆開。

    沉淵古劍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沐浴在雷劫中。

    劍體被劈得變成赤紅色,火光明亮,一道道銘紋,如同金線一般刺眼,密佈劍體。

    張若塵在對抗天劫的同時,尚有餘力,將一件又一件君王聖器打向沉淵,由它煉化。吸收君王聖器內部的銘紋、兵氣、精煉材質,只有雜質化爲塵埃飛揚出去。

    但,只憑吸收君王聖器,沉淵古劍想要蛻變成至尊聖器,還是差了一些。

    到最後,張若塵將至尊聖器級別的赤子劍,和幾件孕育出至尊銘紋的頂級君王聖器,全部扔了出去。

    這一幕,讓遠處那些觀望的神靈,無不咬牙切齒。

    爲了一件至尊聖器,卻損失數件有機會蛻變成至尊聖器的至寶和一件真正的至尊聖器,這樣敗家的事,任何神靈看到,都不能忍。

    在雷劫的淬鍊下,張若塵的心臟,如神鼓一般跳動,聲音可以傳到萬里之外。

    Wωω ▪тт κan ▪CO

    聖心出現神韻,精神力念頭凝實如真。

    天劫正在讓他的精神力,發生驚人蛻變。

    與此同時,受天劫的洗禮,他體內的聖道規則不斷壯大,孕育出神性力量。

    終於,在某一刻,體內的聖道規則齊齊達到臨界點。

    張若塵渾身一緊,意識到,武道神劫即將將臨。

    是精神力神劫,將武道神劫一併帶來。

    武道神劫之所以可怕,在於它能直擊修士的內心,修士心中越是害怕什麼,來的便是什麼劫。

    “我的武道神劫會是什麼呢?心劫?情劫?欲劫?紅塵劫?”張若塵暗道。

    雖說,修士心中怕什麼,神劫便是什麼。

    但是,世間最難弄清楚的,就是自己的內心。

    在這一瞬,張若塵身上壓力暴增,只感覺周圍星域的空間變得凝固,如將一個活人,封進了冰塊。

    天地之力暴動得更加厲害,全部向劫雲匯聚過去。

    劫雲堆積,由十萬裡,增長到二十萬裡,三十萬裡……

    劫雲的色彩,由紫變紅,由紅變黑。

    “居然……是天劫。”

    不少神靈,都感到詫異。

    其實絕大多數的武道神靈,都希望自己的神劫是天劫。天劫雖然恐怖,但是有跡可循,可以想辦法抵擋。

    諸如“幻劫”、“紅塵劫”之類的劫難,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降臨,往往渡劫者都死得不明不白。

    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落得全屍。

    五清宗感嘆一聲:“張若塵此子了不得啊,居然引來的是天劫。這說明,他在神境之下的修煉完美而圓滿,心境無瑕,意志強大,神劫都找不到他的破綻,只能以天劫滅他。”

    聞褚由衷的高興,道:“豈不是說,張若塵今日必定能夠渡劫成功?”

    五清宗沉默不語,目光變得凝重了幾分,道:“劫雲無色,天地死寂。”

    “羣星無光,空間封固。”福祿神尊念出另外兩句,隨之嘆息一聲,充滿無奈。

    站在附近的閻羅族諸神,果然發現,視野中,再也看不見任何星辰的光華。有神靈,嘗試撕裂空間,卻未能做到。

    “撕不開的,空間已經封固,這是防止渡劫者逃進虛無空間,阻斷一切後路。雖然,逃進虛空空間,也會死。”許如來道。

    血屠道:“天劫這麼可怕嗎?”

    “這不是天劫,是天湮劫。”許如來道。

    血屠愣了片刻,道:“有區別嗎?”

    許如來道:“天湮劫被稱爲最可怕的神劫,能夠湮滅世間一切。尋常神靈渡天劫,也就只有九重,而天湮劫卻有八十一重,一重比一重強大。”

    隱藏在暗處的各大勢力的神靈,齊齊沸騰了起來。

    “天湮劫降臨,張若塵死定了,看來斬道咒還是很厲害,根本不會給他成神的機會。”

    “只有斬道咒,才能引來天湮劫。”

    “張若塵還是太過輕狂,低估了神劫的可怕。天湮劫、精神力神劫、至尊天劫,三劫合一,古來罕見,可殺一切生靈。”

    很多神靈都鬆了一口氣,他們不希望張若塵破境。

    像張若塵這樣的人傑,比年輕時的天尊都要驚豔,一旦踏入神境,必定會改變神靈世界的格局。

    劫雲凝成,三劫合一。

    “轟!”

    第一道雷電落下,足有山峰那麼粗壯,如同天地光柱,擊在張若塵頭頂,貫穿整個身體,從雙腳涌了出去。

    張若塵的肉身,被劈得猶如天燈一般明亮。

    “轟!”

    沒有任何間歇,第二道雷電再次劈下來。

    張若塵沒有刻意去對抗,任憑天地之力凝聚出的雷電洗滌身體。

    對天湮劫,他自然是有所瞭解,但,心中無懼。

    那麼多艱難的路都走了過來,那麼多生死邊緣徘徊的時刻都挺住了,沒道理倒在成神前的最後一步。

    九道雷電,一道比一道粗壯,頃刻間全部落下。

    張若塵嘴角帶着血絲,長嘯一聲,身下的混沌氣海洋旋轉起來。漩渦的直徑,達到萬里,波瀾壯闊,化爲一道光柱,主動向天空的劫雲衝擊過去。

    “太兇悍了!別的真神,被九道天劫轟擊,就算挺住了,也已經奄奄一息。但師兄卻依舊龍精虎猛,居然主動攻擊劫雲……爲何……爲何我的神劫不是天劫?”血屠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覺得張若塵實在是太出風頭。

    他渡劫的時候,自感兇險無比,此刻一對比,卻又覺得渡得平平無奇,不夠威風,恨不得重新渡一次。

    張若塵引動混沌氣,化爲氣勁光柱,直擊而上。

    劫雲中,第十道雷電落下,形態如龍,發出震世龍吟,一直傳到億裡之外的雲暗星。

    龍形雷電,與混沌氣柱碰撞在一起。

    “嘭!”

    混沌氣柱爆開,龍形雷電穿過沉淵古劍、六道聖相,直落在張若塵身上。

    張若塵的身體,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血肉和骨頭如同在燃燒,疼痛至極。雷電的力量,透過氣海壁,進入氣海,與通天河衝擊在一起。

    對神靈而言,氣海會轉化爲神海。

    氣海壁會消失。

    神海由神靈的神魂、精神意志……,等等玄妙的力量維持,形成一種類似場域的存在。只要神海不破,神源不碎,便是神靈的肉身被打爆成血霧,都能不死。

    一旦神海被打破,神源被擊碎,神靈就算還能保住性命,也會失去神境的修爲。

    正是如此,想要殺死一位真神,往往先要磨滅神魂和精神意志才行。

    第十一道雷電,第十二道雷電……

    一連九道雷電落下,每一道都如神龍。

    張若塵的皮膚變成焦黑色,即便絕對道化後的肉身也難擋,但,眼神依舊凌厲悍然,背上金翼展開,主動衝向劫雲。

    “轟!”

    “轟!”

    ……

    第十九道雷電降下,形如骷髏頭,每一個骷髏都有行星大小,直徑千里。

    不僅雷電交織,每個骷髏頭還燃燒灼熱的神火。

    張若塵的身體,被骷髏頭撞擊得墜落下來,就連混沌氣形成的海洋,都被砸穿,隨後熊熊燃燒起來。

    天湮劫,九道雷電是一波,每一波都不一樣,而且越來越強。

    等到第五十五道雷電落下,已是化形爲神山形態,爆發出來的力量,不下於真神一擊。

    如此可怕的雷電,便是元會級天才在沒有踏入神境的時候,只需一擊,就能神形俱滅。

    張若塵一連承受住九道神山雷電的轟擊,一連吐出九口血液,體內臟腑盡碎,血肉變得焦黑,肉身大面積碳化。

    閻羅族的諸神,全部都繃緊了神經,臉色十分難看。

    五清宗和福祿神尊如同化爲了兩尊神像,一言不發,眉頭卻是怎麼都舒展不開。

    便是對張若塵信心十足的絕妙禪女,也再也笑不出來,被天湮劫震撼,同時,預感到不妙,這神劫,根本不可能渡得過去。

    這才降下了六十三重,後面的十八重,必定比神山形態的雷電更強。

    ……

    張若塵本是焦黑的身體,爆射出一道道絢爛的神光,本是躺着的模樣,直立了起來,精氣神飽滿,大喝一聲:“只要殺不了我,只會讓我變得更加強大。天湮劫又如何,來啊!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