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萬年前,龏殤在地獄界,絕對是赫赫威名的存在,殺性極重。

    加上,如今龏玄藏封天,他的身份地位更上一層樓,也就更加了不得,足以在黃泉星河橫着走,沒幾人敢得罪。

    張若塵以“龏殤”的身份高調現身,不怕被識破,懸空立在離地數十丈的位置,腳下冥河翻滾,水浪滔天,頭頂顯化冥城虛影。

    浩蕩神威,令周圍城域的鬼族修士,紛紛跪伏膜拜。

    頂尖大神是當今宇宙的主宰!

    明知張若塵身份的唐嵐和般若,看着鬼帝府外的濃烈冥雲,一陣恍惚,有些懷疑,是不是真的龏殤歸來。這等冥族氣勢,不是別族生靈可以擁有。

    ……

    做爲太虛境古老強者,金珏天神氣度非凡,意志傳向所有神靈,道:“別開啓陣法,有精神力至強封鎖了消息,現在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還不清楚。龏殤是敵是友,無法分辨,我們必須謹慎。”

    之前,唐嵐就向命運神殿諸神講述了酆都鬼城發生的事,但此事關係重大,龏殤和湟惡神君都不是泛泛之輩,命運神殿的諸神怎麼可能信她一面之詞?

    聽雲笙背後命運之門顯化,慎重道:“之前就有消息傳出,唐嵐投靠了冥族,聯合龏殤,擒拿了搖光帝妃,雖無法確定真假,但不得不防。龏殤在這麼敏感的時候到來,有些詭異。”

    唐嵐眼瞳浮現寒光,覺得聽雲笙是在羞辱她,道:“酆都鬼城乃天尊之城,本神何須投靠冥族?”

    “龏殤可以幫你救尺奼羅。”

    金珏天神繼而又道:“但尺奼羅畢竟是地獄界的叛徒。”

    金珏天神的言外之意,顯然是在暗示唐嵐和龏殤也是地獄界的叛徒,已經投靠天庭。

    唐嵐喚出至尊聖器“九幽刺”,懸浮在身前,身周神氣外放,道:“你金珏如此顛倒黑白,目的必然不純。以本神看,你纔是量組織成員。”

    金珏天神並未動怒,反而苦口婆心勸道:“嵐神快快收起戰兵,老夫只是講述了一種可能性而已,這種可能性肯定很低。”

    聽雲笙知曉西方鬼帝府中的鬼族神靈,不少依舊聽命於唐嵐,若是爭鬥起來,對命運神殿沒有好處,連忙安撫道:“嵐神,外界有這樣的傳言,我們便不得不防,希望你能理解。我們命運神殿鎮守西方鬼帝府,也是希望酆都鬼城不要被量組織所趁。”

    雖然金珏天神和聽雲笙似乎都在安撫唐嵐的情緒,一派維持鬼帝府穩定的樣子,但,命運神殿的諸神皆心中生出疑雲,暗暗防範起來。

    西方鬼帝府中不少鬼族神靈,相互傳音,有些懷疑唐嵐是不是真的爲了救尺奼羅,已經投靠天庭。所以,編纂出量組織欲禍亂酆都鬼城,可能是爲了把水攪渾,方便救人。

    以唐嵐和尺奼羅的關係,很有可能真的會走極端。

    唐嵐看出衆神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立即暗暗傳音給自己信得過的幾位神靈,隨時動手。金珏天神小心得太過分了,反而不正常。

    金珏天神看出西方鬼帝府中的水已經足夠渾,而在場修爲最高的炎巨,並不是一個能看清局勢的。

    他道:“炎巨大人,在場你的修爲最強,還請你出手先拿下海尚幽若。但,萬萬不可傷她性命,不然將來鳳天和虛天那裡不好交代。”

    言詞懇切,且都是按規矩辦事,讓人挑不出毛病。

    炎巨沉思片刻,一雙碩大的燃燒着神焰的眼睛,落到海尚幽若身上,道:“本座不想與命運神殿的大神大打出手,惹人笑話。你自封修爲吧,戴上鎖鏈。”

    本是纏繞在炎巨身上的一根神鏈,如鋼鐵巨龍,飛向海尚幽若。

    “炎巨,你腦袋不好使,就別跳出來做他人的刀,鳳天看着這裡呢,小心被貶去看守遺古境。”

    海尚幽若似少女,卻精氣神鋒銳,睫毛微揚,眼神冷漠而譏諷,又道:“金珏老兒,你的死期到了卻不自知,看你還能笑到幾時?”

    炎巨在命運神殿中,是排進前三的強者,被人當衆數落,不要臉面的嗎?

    “吼!”

    怒獸般長嘯一聲,炎巨房屋大小的火焰拳頭,直向海尚幽若砸了下去。

    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大量陣法銘紋爆開。

    海尚幽若無時空的身法展開,出現到炎巨頭頂上方,腳下凝出一片明亮的時間印記海洋,如奼女漫舞,身形變幻莫測。

    “哪裡走?”

    炎巨身上一圈圈火焰光紋爆發出去,在陣殿外衍化出一座神境世界,將海尚幽若拉扯進去。

    見神境世界中海尚幽若和炎巨激戰在一起,金珏天神臉上一抹笑意閃過。

    並沒有得意多久,站在神陣中的一位鬼族神靈驚呼:“帝妃回來了!”

    一道道神念,從西方鬼帝府中涌出去,向外觀望。

    雖然酆都鬼城中的神靈,絕大多數都在星空戰場,或者坐鎮黃泉星河的各大陰界、星關、秘境。並且,西方鬼帝府不少神靈,已經投靠另外四大鬼帝府。

    但西方鬼帝府中的神靈依舊不少,真神就有數十位之多,個個如恆星般璀璨。

    金珏天神心中一沉,笑容盡失,實在不明白以湟惡神君的修爲,怎麼還能讓搖光脫身?

    豈不打亂了他的所有計劃?

    唐嵐被聽雲笙的氣息鎖定,心中怒火難以發作,此刻,終於露出喜色,道:“帝妃既然歸來,還不立即打開陣法迎接?”

    鬼帝府外。

    搖光現身,身姿高挑動人,華貴而明豔,精神力外放形成強大的壓迫力。

    身後一尊尊器煉屍兵陳列。

    在西方鬼帝府,除文和鬼帝外,搖光帝妃的身份最是尊貴,實力也足夠強大。

    金珏天神釋放太虛神威,制止欲要打開陣法的鬼族神靈,喝斥道:“莫要中了龏殤的計,搖光帝妃既然被他擒拿,多半已經被控制。若打開陣法,西方鬼帝府淪陷,這個責任,你們誰承擔得起?”

    太虛神威太強了,尋常真神誰敢違逆其意志?

    聽雲笙輕輕點頭,覺得金珏天神說的有道理,道:“不打開陣法,至少可以保證西方鬼帝府的絕對安全。萬一龏殤和搖光真有問題,我們根本無法應對。龏殤可是太虛巔峰的層次!”

    張若塵感知能力強大,即便隔着一座座神陣,也能知曉裡面發生的事。

    金珏天神這般上躥下跳,還能引得衆人信服,實不是他有多麼急智,只是鳳天故意賣了破綻,引他暴露出來而已。

    毫無疑問,誰跳得越兇,誰就是量組織,或者量組織的幫兇。

    張若塵擔心般若和海尚幽若的安危,怕遲則生變,傳音搖光,道:“現在的局勢,就是一個死結,量組織擺明是想將水攪渾。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強攻進去。西方鬼帝府中神陣的弱點,帝妃應該很清楚吧?”

    “帝妃已成過去,龏天子叫我搖光便是。”

    搖光聲音動聽,但沒有煙火氣,給人很遠的感覺。

    她精神力達到八十三階巔峰,似沒有重量,御空漂浮到距離鬼帝府十丈左右的位置,雪白柔美的手指按出去。

    “譁!”

    鬼帝府最外層的一座神陣顯現出來。

    光幕厚達三丈,如倒扣的神碗,籠罩方圓千里的西方鬼帝府。

    光幕內部,有億萬骷髏頭印記在飛行,發出刺耳嘯聲。

    鬼帝府做爲酆都鬼城的統治樞紐,內部大大小小的神殿多達近百座,守護陣法自然是強大無比。

    只有搖光敢破這裡的陣法。

    別的修士,哪怕精神力和陣法造詣都比搖光強大,敢動這裡的陣法,最後多半也是橫死的下場。

    張若塵時刻望向鬼帝府內部,心中急切,若是使用逆神碑,破陣的速度,必會快得多。

    現在,只能靜等。

    ……

    鬼帝府內。

    一位鬼族太乙大神,站在一座萬米高的神殿之巔,頭頂懸浮一座明亮的陣法光盤,問道:“帝妃在強行破陣,現在怎麼辦?”

    金珏天神道:“看到沒有,他們終於藏不下去了!既然他們強行破陣,也就等於宣戰,啓動攻擊陣法……誅殺他們!”

    “這裡是西方鬼帝府,誰敢?”唐嵐揚聲道。

    金珏天神道:“雲笙大神,先封了嵐神的修爲,免得他們裡應外合。”

    聽雲笙眉頭深深一皺,猶豫不決。

    現在的局勢,實在是波雲詭譎,迷霧遮眼,看不清真僞。任何一個錯誤的決策,都可能讓自己步入深淵。

    “我來!”

    金珏天神嘴裡吐出一口灰色死氣,規則神紋如鎖鏈一般涌出去,將唐嵐禁錮其中。

    他道:“雲笙大神既然心中有顧慮,便去助炎巨對付海尚幽若,速戰速決。這邊就交給本座了,哪怕猜錯了,一切後果,本座也一力承擔。”

    聽雲笙就怕擔責任,化爲一道神光,衝入炎巨的神境世界。

    唐嵐雖被規則神紋籠罩,但卻撐起神境世界對抗,九幽刺不斷擊出,發出此起彼伏的轟鳴。

    能多支撐一刻,帝妃和張若塵就更有機會破陣進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