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焦黑的身體,很多地方都碳化,失去生機,掉落塵埃,但卻又內蘊飽滿力量,如同灰燼中被掩蓋的明炭。

    第六十四雷電落下,是人形,比一百座大山加起來都更高大,如巨身雷神,面貌猙獰,蘊含滅世神威。

    “嘩啦!”

    通天河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河中四枚聖源在沉浮,連接六大神光奕奕的聖相,直衝長空,涌向巨身雷神。

    通天河是聖道規則匯聚成的河流,在雷劫中,所有規則都已經接近神化。

    四枚聖源都散發神光,距離化爲神源只差一步。

    但,承受不住巨身雷神的衝擊,通天河崩碎,大量聖道規則湮滅,六大聖相出現殘破的跡象。

    天劫雖在毀滅一切,卻也在淬鍊。

    聖源、聖相、規則,包括張若塵半碳化的肉身,都在變強。

    這是大聖到神靈的蛻變過程!

    很快,九道雷神形態的雷劫全部落下,將張若塵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摧毀了大半。六道聖相全部崩碎,化爲魂霧。

    肉身消失不見,只剩殘軀碎塊,飄在赤紅色的虛空。

    那片空間的溫度,因天劫的肆虐,達到百萬級以上,大聖靠近過去,會瞬間燃燒起來。

    閻羅族的諸神,全部屏息凝氣,眼中無不露出悲痛而惋惜的神色。

    “天妒英才!”

    聞褚聲音哽咽,老淚縱橫,心中感傷。

    “天湮劫太可怕了,這哪是神劫,簡直快要趕上元會劫難。”血屠心情沉重,同時暗暗慶幸自己渡過了神劫,此前將神劫想得太簡單。

    “已經結束了嗎?”

    五清宗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極不甘心。

    很多神靈都覺得,五清宗一定希望張若塵慘死,如此一來閻無神就能蓋世無雙。但,五清宗最是惜才,十分清楚,一個人的強大靠的是自身努力,而不是殺死對手。

    就算要殺死對手,也得靠自己的力量。

    暗處的神靈,卻有不少都笑了出來。

    “這下殿主可以放心了,身中斬道咒的張若塵,不可能渡過神劫。”

    “別說張若塵,便是下位神站在天湮劫的劫雲下,也得灰飛煙滅。”

    “總算沒有白來,至少見到了傳說中的天湮劫。”

    ……

    一位位神靈,打出傳訊神符,將消息傳出去。

    但,傳訊神符剛剛飛出,劫雲下方,本是暗淡的四枚聖源,逐漸變得明亮,最後化爲四顆耀眼的星辰,散發強勁的神韻。

    張若塵的生命波動再次出現。

    “什麼?脫變成了神源?四枚神源?”

    “這不可能,天湮劫還沒有結束,張若塵怎麼可能踏入神境?”

    在諸神難以置信的目光下,劫雲下的殘軀碎塊,重新凝聚,化爲人形。

    那道不算高大,卻氣勢驚人的焦黑身影,雙臂擡起,腳下出現無比巨大的陰陽太極印記。

    身體四周,風起雲涌,六團漩渦風暴生成。

    散化出去的魂霧,形成一座座神光煙橋,匯聚在六團漩渦風暴中。

    六尊聖相重新凝聚出來……

    不。

    聖相已是化爲神相。

    聖魂已是蛻變成神魂。

    烏黑的頭髮,生長出來,如黑色的神光瀑布。焦黑的身體,掉落下一層厚厚的殼,顯露出仙玉一般的皮膚。

    “好強的神威,張若塵踏入神境了!”聞褚手臂顫抖,一激動,將手中的煙桿都扔了出去。

    “完了!師兄破境,一身戰力必然絕世無雙,這個元會的新神誰能與他叫板?”

    血屠雖然嘴上說着“完了”,但是,臉上卻盡是興奮之色。

    “真是不可思議。”許如來感嘆了一聲。

    五清宗和福祿神尊對視一眼,皆是露出笑意,不得不說,先前他們都有些小看張若塵了!天湮劫想要殺他,似乎都不是一件易事。

    絕妙禪女笑了出來,明眸皓齒,但,想到自己是大神,是佛修,不能喜形於色,於是輕咬嘴脣,收住笑意。

    “這便是武道真神的力量嗎?”

    張若塵感應到全身每一顆微粒都在燃燒,體內五行混沌聖氣,完全轉化爲了五行混沌神氣。

    他擡頭看了一眼,雙眼神光灼灼,射出兩道數百里長的實質性光柱。

    上方的黑色劫雲,宛若一片墨海,翻天滾地,在蘊育威勢更強的神雷天火,聲音嗡沉。

    “接下來,輪到我了!”

    右手五指緊捏,發出雷爆之聲,指縫中溢出的雷電如龍蛇一般滿天飛舞。

    張若塵知曉,只有渡過最後九重天劫,纔算徹底踏入神境。

    神魂和神源,還差最後的淬鍊。

    幸好,他有先天五行混沌體,又絕對肉身道化,所以肉身提前化爲神軀,又有白蒼血土助他快速恢復傷勢。

    雷電的淬鍊,更是讓佛祖舍利徹底融入身體,精神力暴漲,先一步成神。

    聖心,化爲了神心。

    正是這些種種優勢,讓他實力大增,腳踩陰陽太極印記,衝向劫雲。

    劫雲中,第七十三道雷電落下,形如神眼,如太陽墜落。

    烈焰滔天,雷火交織。

    “嘭!”

    張若塵嘴裡長嘯,一拳將雷電神眼擊碎,化爲千萬火球,如流星雨一般飛行宇宙八方。

    繼續向上。

    第二隻神眼墜落。

    張若塵打出第二拳。

    拳勁剛猛激烈,伴隨龍吟虎嘯,勢如破竹。

    第三隻神眼墜落。

    ……

    “嘭!”

    “嘭!”

    ……

    一連打出九拳。

    張若塵渾身陽剛之氣霸道雄勁,身體如赤紅神鐵,將不斷墜落下來的神眼打碎。打出最後一拳的時候,他已是衝入劫雲。

    第九拳,拳聲沉悶,但,卻驚天動地,撕裂直徑數十萬裡的劫雲。

    整個空間爲之震盪,變得凸拱,向外蔓延。

    劫雲碎裂,化爲數十個雲團,雷電如同江河貫穿各個雲團。

    張若塵英姿勃發,站在破碎的劫雲上方,通天河和四枚神源環繞身體流動。化爲至尊聖器的沉淵古劍,在宇宙中飛行,引動數百萬道劍氣。

    天地之力並未散去,皆向通天河匯聚,化爲神氣。

    天地規則轉化爲規則神紋。

    所有在遠處觀望的修士,全部都震驚得目瞪口呆。

    還能這樣渡神劫?

    傳說中的天湮劫,便是真神都忌憚無比,卻被張若塵九拳打散。沒錯,就是被打散了!

    一位活了近十萬年的上位神,道:“太恐怖了,還沒有完全成神,便如此強悍。一旦凝聚出星魂神座,再修煉出神境世界,得強大到何等地步?大神之下,還有幾人壓得住他?”

    張若塵剛纔爆發出來的力量,讓上位神都不得不重視。

    “我們真的錯過了最後的機會,早知道張若塵成神後強橫到這個地步,當初,就算再危險,也要進入黑暗之淵,將他扼殺在搖籃。”一位屍氣很重的神靈,嘆息道。

    雲暗星的大氣層上方。

    五清宗見張若塵渡過神劫,反而變得淡然了許多,笑道:“傳訊出去,將這個喜訊,告訴血絕戰神吧!相信那個傢伙,一直期待着這一天呢,今後不知要嘚瑟成什麼樣子。”

    “是。”

    聞褚笑吟吟的,打出了傳訊神符。

    張若塵將通天河和四枚神源,收入氣海,盤膝坐下。

    他纔剛剛渡過神劫,踏入神境,氣海還沒有轉化爲神海,需要一個參悟和過度的時間。

    “先構建第十重天宇。”

    修煉《明王經》,不凝練星魂神座,而是修煉天宇。

    星魂神座很難隨身攜帶,但,天宇卻能如影隨形,不僅能儲存神氣,還能當作戰兵使用,可謂玄妙絕倫。這是不動明王大尊獨創!

    “《明王經》只有九重,踏入神境後,便沒有了功法,一切都需要靠自己來開創。既然如此,一切隨心。”

    “心中想的是什麼,第十重天宇就是什麼。”

    張若塵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出真理神殿的形態,高達巍峨,神聖雄偉,當初給他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第十重天宇,便以真理神殿爲原型構建。

    “譁!”

    九重凝實的天宇,在張若塵頭頂顯現出來。

    天地規則源源不斷,向九重天宇的更上方匯聚,凝成神柱、玉牆、紅樑……

    ……

    五清宗望向虛空的某一方位,臉色一沉,大喝一聲:“還不死心。”

    神音傳遍這片星域,將隱藏在暗處的諸神嚇了一跳,以爲五清宗是在喝斥他們。

    只見,無窮遙遠的深空,一片燃燒着的星球,化爲星雨,直向張若塵盤坐的方位飛去。最前方的十三顆星球,直徑超過百萬裡,是十三顆恆星。

    有未知的強大神靈,以大神通,點燃了一片星域壓向張若塵。

    閻羅族的諸神,進入戰鬥狀態,如臨大敵。

    五清宗速度快如光,飛了出去,落到自己的星魂神座上方,引動所有神座星球的力量,結出一道神光閃閃的無邊手印,將飛來的星雨擋住。

    便是直徑百萬裡的恆星,也沒有手印的十分之一大小。

    “嘭嘭!”

    星辰撞擊在手印上,全部爆碎開。

    距離雲暗星不知多少億裡之外,黑暗神殿的上空,星霧匯聚,吸引過去上萬顆星球,與星霧一起,凝聚成一根星霧茫茫的通天神柱。

    這通天神柱揮出,直接碾碎星域,跨越遙遠的空間,劈向張若塵。

    是的!

    整片星域的空間都碎裂,化爲半真實、半虛無的混沌天地,數十億裡,也有可能是數百億裡的空間,如同紙一般碎開。

    除了神尊級別的存在,沒人知道,這股力量,到底毀滅力有多強,波及有多麼廣闊。

    這片星域的所有生靈,包括神靈,全部都不受控制的渾身顫抖。

    “殿主修行了百萬年的存在,居然向一個小輩出手,未免太**份了吧?”

    福祿神尊眼神一凜,身形消失在雲暗星上空,撐起命運之門,與揮劈下來的通天神柱碰撞在一起。

    這片星域的空間,徹底爆開,支離破碎。

    很多閻羅族的生命星球瞬間灰飛煙滅,每一顆星球上,數以億記的生靈,連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便是化爲塵埃。

    神戰之下無完卵。

    若沒有強大的修爲,便是這樣的下場。

    “是黑暗神殿的殿主親自出手,何至於此啊,只是一個新神而已……”絕妙禪女剛剛生出這道念頭,便是雙目一凝。

    只見,整個宇宙都裂開,一分爲二。

    不是宇宙真正裂開,是絕妙禪女視野中的星空完全裂開,形成的恐懼景象。

    在兩半宇宙的上方,一道藍色的身影顯現出來,聲音響徹天地,道:“這個時代,不需要第二個不動明王大尊!”

    “譁!”

    藍色身影一指點出。

    一道極致而凝練的光束,從指尖飛出,比光速都更快,在福祿神尊對抗黑暗神殿殿主的通天神柱之時,擊中張若塵的頭顱。

    剛剛凝聚成形的十重天宇,全部崩塌,支離破碎。

    張若塵的頭顱化爲血霧,氣海、神源、通天河、神魂全部爆裂,只剩一具無頭身體,飄浮在混亂的神氣潮汐中。

    “福祿神尊,老夫給你面子,不殺他。但他今後便只修精神力吧,老夫帶他去天南,親自教他。”

    藍色身影從不知多麼遙遠的時空之外,探出一隻長達千萬億裡的神手,以兩半破開的宇宙爲通道,將張若塵的無頭身軀抓走。

    福祿神尊本是性格溫和,此刻卻怒到極點,頭髮倒逆,雙瞳血紅,擊碎通天神柱,追了上去,咬牙道:“毀人修爲,還想奪人體魄。今日,你休想帶走張若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