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珏天神手掌按向虛空,掌心神氣噴薄,死死鎮壓唐嵐,突然,察覺到少了什麼。

    他立即扭頭,看向靠近鬼帝府大門的方位。

    只見,般若化爲一道命運神光,衝入一座直徑萬丈的複雜陣法銘紋陣盤中,揮劍斬出。

    “譁!”

    一位正在催動陣法的鬼族中位神,慘吟一聲,被劍光劈飛出去。

    陣盤分散,外面的守護大陣立即變弱了一分。

    緊接着,般若身形跳躍,衝向另一座陣盤。她纖細的腰間,顯化出一條蜿蜒滂湃的冥河,擊在一位鬼族上位神身上。

    陣盤再次暗淡下去……

    金珏天神心中暴怒,雙眼變成赤紅色,冷聲道:“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沒看出來般若這賤人已經投敵?殺了她!”

    命運神殿的諸神自認爲見慣了大風大浪,但從來經歷過今天這麼多詭異的事,一件件的,實在是考驗他們的反應能力。

    金珏天神畢竟是太虛大神,修爲和身份都擺在那裡,誰敢不聽令?

    當即,兩位命運神殿的太乙大神飛掠出去,各自施展禁錮神通,一人打出命運之門,一人衍化出天地牢籠,鎮壓般若。

    畢竟是怒天神尊的弟子,就算真的投敵,也不是他們能殺。

    只能先鎮壓!

    “轟隆!”

    張若塵手持地鼎,砸碎鬼帝府大門,破陣闖入。

    手中地鼎一震,爆發出驚天洪音,將兩位太乙大神打出的命運之門和天地牢籠隔空震碎。

    地面上,一座座建築倒塌,廢墟一大片。

    張若塵無視兩位太乙大神,直向金珏天神衝去。

    兩位太乙大神被張若塵的威勢所懾,但,沒有退走,各自釋放出一件至尊聖器,引動至尊戰威,凝成兩片閃電雷鳴的神雲。

    “在本天子面前,你們敢動戰兵?動戰兵者,殺無赦。”

    張若塵砸出地鼎,如扔出一顆流星,擊向百里外的金珏天神。

    金珏天神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可怕威勢,立即打出梭形至尊聖器,迎擊上去。

    這是一件次神級至尊聖器,伴隨金珏天神多年,能隔着一片星空誅敵。

    但,與地鼎碰撞在一起,這件次神級至尊聖器竟是爆碎開來,強光四射,器靈被碾壓得魂飛魄散。

    金珏天神嚇得肝膽俱裂,抓起唐嵐,立即衝向陣殿。

    “轟隆!”

    地鼎砸在陣殿外的廣場上,擊穿一層層防禦陣法,大地塌陷,向前蔓延,一直衝到陣殿門前,才被一座神陣擋住。

    金珏天神被衝擊波擊中,嘴裡發出一道悶聲,摔進殿中。

    下一瞬,張若塵已站在鼎上,一指點出去。

    “譁!”

    一道水桶粗的神光,從指尖飛出,擊向殿中。

    殿門處,密密麻麻的無量神紋浮現出來,擋住張若塵打出的這道神光。

    搖光率領器煉屍兵,從陣法缺口進入鬼帝府,眼神看向站在一座座神殿上方的鬼族諸神,道:“本座歸來,誰敢放肆?今日之事是量組織策劃的陰謀,莫被蠱惑,走上死路。”

    鬼族諸神皆看出搖光帝妃根本不像是被控制了的樣子,加上往日對她的敬畏,頓時,全部放棄攻擊。

    ……

    酆都鬼城的西方城域很大,三萬裡裝不下。

    距離西方鬼帝府大概八百里外的一座府邸中,木靈希站在一棵光禿禿的樹下,地上滿是落葉。

    蒼涼而枯寂。

    不知多少個元會前,她曾在這裡修煉過。

    再回來,已站在宇宙之巔,俯看芸芸衆生。一念,可以決定億萬修士的命運。一舉一動,可以影響天地格局。

    若宇宙是棋盤,她必定是可以安放棋子,擺弄棋子,布自己的局的棋手之一。

    蒼絕誠惶誠恐的站在木靈希身後,身體躬得很深。

    木靈希道:“所以,張若塵與大冥山的確有某種聯繫?你的那位主人,就是當年與不動明王大尊相戀的靈燕子?”

    “回稟鳳天,蒼絕對主人瞭解得不多,大冥山的神秘和禁忌,相信你老人家也是聽說過的。”蒼絕小心翼翼說道。

    木靈希冷聲道:“大冥山若真的那麼禁忌,當年就不會那麼害怕不動明王大尊,派遣一個女子出面,才苟存到現在。遲早有一天,本天要踏平那裡。”

    她不再言語,目光向府邸木門望去,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木門被推開,湟惡神君走進來。

    他的目光,最先落在蒼絕身上,繼而纔看向木靈希,眼神有些困惑。

    天庭和地獄界的頂尖強者,也就那麼一些,但眼前這個女子,氣息內斂,如凡人一般,卻是從來沒有見過。

    “好厲害的感知能力,不知閣下如何稱呼?”湟惡神君轉身,將門關上,很輕鬆寫意。

    就算你再強又如何,他已站在巔峰,無懼世間一切。

    陰殤屍隕落,只是因爲被偷襲而已。

    木靈希道:“你還真是不知死活,追蹤到這裡,是想奪天鼎,還是想滅了趙悟,以免三煞帝君量皇的身份暴露?”

    湟惡神君看出對面那個女子不凡,沒有絲毫輕視之心,取出赤染塔託在手中,笑了笑:“天鼎,誰不想要呢?”

    “那命呢?”木靈希道。

    “哧哧!”

    溫度急劇升高。

    府邸院中,那棵枯朽大樹,突然燃燒起來,長出一片片樹葉,散發出血紅色光華。

    是一棵血葉梧桐,不知高達多少萬里,一片葉子就是一座血海。

    湟惡神君眼中露出驚色,環顧四周,只感覺在血葉梧桐面前,自己渺小如同塵埃。

    再看木靈希,只見她身後出現一道威勢恐怖的鳳凰身影,如以宇宙爲巢,翼若星海,羽如山嶺。

    湟惡神君知曉自己惹到了什麼人,做爲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神尊層次的人物,他了得至極,在這別的神靈可能都已嚇得肝膽俱裂的時刻,竟定住心神,奪路就逃。

    “心性倒是不弱。”

    木靈希瞳中出現星海幻滅的景象,頓時,瞳中景象照耀現實。

    一座無邊星海,出現在血葉梧桐下。

    湟惡神君在星海中奔跑,無論施展任何神通疾速,都如在原地打轉,根本逃不掉。

    心中驚駭之餘,卻也感知到鳳天並未強大到無法對抗的地步。

    分身,一定只是一道分身。

    湟惡神君迅速鎮定下來,祭出赤染塔,以拼死一搏的決心,操控神塔,向梧桐樹下的鳳天主動攻伐過去。

    “諸天又如何,一道分身而已,本君何懼?”湟惡神君體內屍血沸騰,施展禁術,壽元和血液同時燃燒,要將自己的戰力激發到最強層次。

    今日,只有抱着拼死之心,克服對諸天的恐懼,纔有活下來的機會。

    “不愧是三煞帝君看重的人物,這等心性,未來諸天可期。但,可惜了!”

    木靈希探出手掌,纖纖玉手變得比星海還要廣闊,壓向赤染塔,將神器爆發出來的光芒壓得越來越暗淡。

    雖然鳳天現在能夠施展的力量,不會超過湟惡神君多少。

    但對力量的運用,對神通的掌握,卻勝過湟惡神君不知多少倍。更何況,她還帶來了血葉梧桐,佈下了這座天羅地網般的陷阱。

    眼看赤染塔就要被鳳天收走,湟惡神君長嘯一聲:“地劫玄黃勁!”

    一種大成的無量神通施展出來,比喚屍天神通更強。

    無邊星海被一道玄黃氣光束由下而上破開,木靈希腳下,空間出現一道道明亮的裂縫,這片由她衍化出來的天地,似要被撕裂。

    以大神境界,同時修煉出兩種大成的無量神通,算是非常驚駭世俗。

    此刻拼死狀態下的湟惡神君,堪稱半尊神王。

    便是《大神論》綜合榜排名前五的人物在此,也得立即退走,暫避鋒芒。

    木靈希垂目看了一眼,一股厚重的死氣神雲在腳下凝聚,固住即將破碎的空間。

    一聲嘹亮的鳳啼傳出!

    那隻羽毛絢爛的鳳凰虛影,從她身後飛出去,與玄黃氣光柱撞擊在一起,一路碾壓過去,最後,重重撞在湟惡神君身上。

    “噗嗤!”

    湟惡神君口吐屍血,全身血淋淋。

    鳳天將赤染塔收走,託在手心,以神氣鎮壓器靈,眼神淡漠至極,道:“還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吧!讓本天瞧瞧,你這個屍族的未來族長,是否能活到未來。”

    “本君還有最後一招,玉石俱焚。”

    湟惡神君眼神絕然,雙手一合,頓時一股爆炸性的神勁氣浪向四方涌動出去,將星海沖垮,萬星湮滅。

    他的屍身上,出現一道道裂痕,神氣瘋狂向神源匯聚。

    但,本在星海對岸的鳳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一把抓住他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她道:“想死,可沒那麼容易,神魂得留下!”

    鳳天正要搜魂。

    湟惡神君面容痛苦,但眼中詭異一笑,身體由內而外燃燒起來,頃刻間,燒成灰燼。

    黑色煙塵,在星海中飛揚。

    只剩一個“量”字印記,懸浮在那裡。

    鳳天將“量”字印記收到掌心,細細感知,繼而自言自語,道:“居然可以在本天的壓制下自燃,這量字印記,當真有意思得很!千萬別讓本天知曉是誰煉製出來的。”

    “以爲自燃,就能逃出生天,就能抹去一切證據,就能躲避本天的追殺?天真!”

    鳳天另一隻手,抓着一塊血肉,是湟惡神君自燃時的瞬間撕裂下來。

    這塊血肉,在她掌心,迅速生長,很快重新化爲湟惡神君的模樣。是完整的血肉身軀,擁有神魂。

    但沒有神源,十分弱小!

    鳳天道:“帶本天去尋陽禍屍,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