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陣殿,是鬼帝府中最重要的樞紐,爲酆都鬼城護城神陣的陣基之一,控制着城中數以千計的大小陣法。

    往日西方鬼帝府的陣殿,由搖光帝妃親自坐鎮,可謂固若金湯。

    金珏天神被地鼎爆發出來的衝擊波,打入陣殿,沒有受挫的恥辱感,站起身,反而大笑起來,眼神逐漸冷凜。

    無量神紋如光瀑,數之不盡,隔絕了殿內殿外。

    地鼎上,張若塵收回神勁,停止攻擊,沉聲道:“原來陣殿早已落入你的控制中,手段不錯。”

    搖光長裙飄飄,從天而降,落到陣殿外的地面,道:“白滄,打開陣法。”

    陣殿中。

    一位身穿白袍的年輕女子,手持神杖,出現到金珏天神身旁,聲音甜美誘人,笑吟吟道:“帝妃已被龏殤控制了神魂,恕白滄無法從命。”

    搖光眸中浮現出一道失望之色,道:“看來你也加入了量組織,以前竟未察覺到,是我的失誤。”

    張若塵看出那位叫“白滄”的女子,精神力不弱,達到七十九階,但想來不會是搖光的對手,於是,道:“這裡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他很擔心海尚幽若的安危。

    “無需擔心,陣殿這麼重要的地方,本座早已留下反制手段,足以應對。你去吧!”

    搖光向前走去,頓時風起雲涌。

    精神力如潮水般從她體內釋放出來,衝向地底。

    “嘩啦!”

    地面上,一道道黑色紋路浮現,穿透籠罩陣殿的神陣,向殿中蔓延,將一道道無量神紋撕裂。

    張若塵抓起地鼎,目光落向不遠處一座火焰般燃燒的混亂虛空,一鼎砸了過去。

    “轟隆!”

    炎巨的神境世界被砸穿,張若塵躍身飛起,衝入進去。

    ……

    “不好,陣殿的守護神陣有破綻,正在被她破解。”

    白滄深知搖光的強大,心中有些慌亂,立即分身數十,落到陣殿的各個方位,以精神力衍化出千百隻手,與搖光在陣中鬥法。

    一破陣。

    一修復陣法。

    金珏天神知曉白滄絕不是搖光的對手,冷哼一聲:“這個時候,修復陣法有什麼意義?得殺了她。”

    金珏天神大步向前,走到陣殿中最中心的一座琉璃小塔下,雙手虛託,神境世界在身後若隱若現,骨海綿綿,一望無際。

    骨海神境世界中,神氣如一條條寬闊的江河涌出,進入琉璃小塔。

    琉璃小塔如一盞數十丈高的燈,一層層點亮。

    塔頂涌出一道光束。

    沿着光束,每隔百丈,便有一座陣法圓盤顯現出來,一座比一座宏大。

    酆都鬼城地底神脈中的陰煞神氣,源源不斷向西方鬼帝府的方向匯聚。

    “該死,護城神陣的陣基被啓動了,白滄和金珏天神這是想做什麼?”

    “瘋了,真的是瘋了,他們不想活了嗎?天尊歸來,全部都得死。”

    ……

    陣殿外的鬼族神靈無不震驚,氣急敗壞趕向陣殿。

    酆都鬼城的護城神陣,在鬼族悠久的歷史上,啓動次數少之又少,每一次都是發生在生死攸關的時刻。

    金珏天神和白滄的做法,無疑是喪心病狂。

    命運神殿那些一直不敢輕舉妄動的神靈,此刻算是徹底明白過來,分清了敵我。其中一些有遠見的神靈,已經色變,意識到命運神殿內部將要發生大動盪。

    搖光一步步向陣殿逼近,踏入陣中,向鬼帝府中的諸神道:“護城神陣沒那麼容易啓動,你們趕緊催動鬼帝府中的防禦陣法,爲本座爭取些許時間。”

    “快,按帝妃所說,將所有防禦陣法啓動。”

    鬼帝府中,一道道神光破空飛行,各自衝入一座神殿。

    這些神殿,很快爆發出強橫神威。

    ωωω ¤Tтkǎ n ¤¢〇

    密集的陣法銘紋,以神殿爲中心,一道道浮現出來。

    上空,離地百丈的位置,覆蓋方圓千里的陣法光盤中,如同暴雨一般頃刻間落下數十萬道雷電。

    這是金珏天神以護城神城一角,爆發出來的毀滅性攻擊,欲要擊殺搖光。

    “嘭嘭!”

    鬼帝府中,衝出數十座防禦神陣,凝化成耀目光幕、赤紅雲海、五彩星空,與水幕般落下的雷電對轟在一起。

    一場近百位神靈參與的陣法對決,在西方鬼帝府中爆發,轟轟烈烈。

    不僅酆都鬼城神氣沸騰,陣法對碰形成的波動傳出世界樹,使整個無歸森林爲之動盪。

    遠遠望去,世界樹的各大葉世界中,飛出密密麻麻如螢火蟲般的光點,趕赴酆都鬼城。

    命運神域所在的世界樹,閻羅天外天所在的世界樹,衝出一尊尊強大的神靈,有的展翼千里,有的身高萬里……

    神威煌煌,震動星空。

    並未持續多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搖光破開陣殿防禦,走入進去。她目光盯過去,精神力一動,白滄神魂受創,倒在地上。

    “金珏!”

    搖光聲音蘊含精神力攻擊,能攝魂。

    金珏天神依舊在拼命催動琉璃小塔,但,始終無法完全將它點亮,感受到精神力攻擊涌來,立即釋放出命運之門抵擋。

    “轟隆!”

    一根精神力凝成的無形長矛,洞穿命運之門,重重擊在金珏天神身上。

    金珏天神身周空間扭曲,神境世界衍化天地,擋住精神力長矛。

    但,沒有了神氣支撐,琉璃小塔一層層熄滅。

    金珏天神極不甘心的長嘯一聲,面容扭曲,一拳擊碎精神力長矛,衝向搖光,眼神中殺氣凌冽。

    “嘭嘭!”

    搖光精神力雖強,但並不適合近身戰鬥,短時間內,竟只能與金珏天神打得不分上下。

    陣殿上方,光束消失,陣法光盤一座座暗淡。

    鬼帝府中的神靈,盡皆鬆了一口氣。

    陣殿中的戰鬥達到太虛大神層次,一道道神力逸散出來,將大地打得一丈丈裂開,空間不停晃動,無人敢闖進去。

    “誰也別與本座爭,金珏天神是我的。”

    聽雲笙從炎巨的神境世界中衝出,身上戰意沸騰,腳踩麒麟圖,頭頂命運之門,滿臉沉怒,衝入進陣殿。

    張若塵扶着負傷了的海尚幽若後一步飛出神境世界,向聽雲笙道:“這可是雲笙大神主動請纓的,若是讓金珏天神逃走了,你身上的嫌疑,怕就洗不掉了!”

    聽雲笙與金珏天神的交情一直不錯,而且先前,多次幫金珏天神說話。如今金珏天神嫌疑巨大,他豈能撇清關係?

    不急纔是怪事。

    火焰雲團般的神境世界收縮,凝聚成一尊火焰巨人,身上纏滿鎖鏈,道:“金珏天神雖然嫌疑很大,但海尚幽若你假傳鳳天旨意,也有嫌疑,不能離開本座的視線。”

    海尚幽若無言,在神境世界中她已經解釋了很多次,但,炎**本不信。

    在他看來,鳳天若在酆都鬼城,不可能不告知他。他乃鳳天座下最忠誠,最強大的戰神!

    如今大局已定,倒也懶得與他這個渾人計較。

    張若塵取出一枚拇指大小的玉白色果子,遞給海尚幽若,示意她服下。

    “長卿果,這可是堪比神丹的療傷神果,據說生長在神藥長生藤上,珍奇無比!”海尚幽若看着手中的果子,不捨得吞服,繼而一雙圓溜溜的眼眸看向張若塵,道:“你還有嗎?”

    張若塵道:“沒了,只有這麼一枚。”

    長卿果,張若塵是在劍閣第十七層摘下,當然不止一枚。

    海尚幽若更加捨不得服下,收了起來,道:“這次傷得不重,沒有創傷神魂、神源,今後或許還有更加用得上的地方。”

    “你不服,還給我啊!”

    張若塵這話說不出口,突然,神色一動,察覺到了異常,目光盯向陣殿。

    金珏天神手捏一張符籙,衝出陣殿,身上神骨多出斷裂,長髮披散。

    剛剛衝出來,守在外面的鬼族神靈和命運神殿神靈,齊齊打出神通和至尊聖器,將他身周的神境世界擊穿,身上不斷炸出血霧。

    血霧又不斷凝聚成神軀。

    近百位神靈打出的攻擊,無量之下誰來了,都得發怵。

    金珏天神長嘯一聲,捏碎手中符籙。

    “嘭!”

    似空間爆開,鬼帝府千里之地都在晃動,一股灰白色的死亡氣霧,如光一般,向四方涌出去。

    尋常神陣,擋不住它的侵襲。

    任何物質沾上,立即骨化,包括神靈。

    陣殿外,數十尊神靈無論有沒有血肉身軀,全部變成骨態,定在了那裡。

    從陣殿中追殺出來的聽雲笙和搖光,只能勉強抵抗,大片大片的身體骨化,神氣和精神力難以運轉。

    張若塵在金珏天神捏碎符籙之前,就察覺到危險,因此,催動地鼎,以本源神光護住自己和海尚幽若。

    “是兇駭神尊煉製的骨符,蘊含神尊的死亡神力。”海尚幽若面露忌憚,這等力量她沾上,也會相當麻煩。

    金珏天神並不戀戰,從數十位骨化神靈中衝了過去,身周神氣如神劍般鋒利,將所有神靈全部斬碎成了骨塊。

    隨後,向鬼帝府大門絕塵而去。

    “哪裡走?”

    “吼!”

    炎巨長嘯,身上的一根根神鏈飛出,一邊追,一邊攻擊。

    兇駭神尊的無量力量雖然可怕,但炎巨修爲強大,能夠抵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