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惡!”

    金珏天神回頭看了一眼,見炎巨來勢洶洶,立即施展禁術。

    他神軀燃燒起來,速度大增。

    受骨符力量的影響,鬼帝府中的修士絕大多數都已骨化,無人催動陣法,陣法威力銳減。

    眨眼間,金珏天神衝出鬼帝府,直向天外星空飛去。

    “轟隆!”

    一個直徑千丈的風暴輪盤,從城中某處飛出,形成巨大漩渦,與炎巨打出的神鏈碰撞在一起,阻止他追擊金珏天神。

    “又有量組織成員出手。”

    海尚幽若眸光幽冷,欲要去追擊金珏天神。

    “小心被調虎離山,你留下。”

    張若塵催動地鼎,頓時瀰漫在鬼帝府中的灰白色死亡氣霧,盡數收入鼎中。下一瞬,他衝出鬼帝府,追向遁入宇外的金珏天神。

    飛在半空之時,張若塵目光向城中某處看了一眼。

    他感應到了那位打出風暴輪盤的神靈的位置,修爲相當強橫,而且,攜帶有重寶在身,能夠隱藏身上氣息。

    但,張若塵還是感應到一股熟悉氣息。

    飛出酆都鬼城,金珏天神立即撞破空間,遁入虛無世界。

    他身上神焰燃燒,禁忌神術讓他爆發出比神靈步更快的速度,一個呼吸,就已到了數十萬裡之外。

    虛無世界特殊的環境,不斷抹去殘留氣息。

    別說數十萬裡,便只是拉開數千裡的距離,就能逃出生天。

    不多時,金珏天神飛出上億裡,自認爲已經十分安全,無人可以追蹤到他。他不再施展禁術,這樣很消耗壽元和神靈物質。

    但,依舊以自己的最快速度飛行。

    “金珏,哪裡走!”

    世界壁被撞穿。

    一團白色本源神光,從真實世界衝入進來,出現到金珏天神的前方,攔截了他去路。

    白色本源神光是由地鼎散發出來。

    竟然還是被追上。

    “龏殤,你都死了十萬年,爲什麼不徹底隕落,回地獄界幹什麼?你三番兩次壞我們大事,註定難得好死。”

    金珏天神心中暗恨,但並未多想,只以爲張若塵是借了地鼎的玄妙力量,才追蹤到他。

    九鼎嘛,諸天都欲得到的奇物,自然不能常理視之。

    張若塵懶得與他廢話,直接打出地鼎,凝成一片本源光海。

    金珏天神再次施展禁術,神軀燃燒,爆發流光急速,向另一方向遁逃。

    “轟!”

    一刻鐘後,張若塵又從真實世界中衝入進去,攔截住金珏天神。

    一拳打出,拳頭上浮現混沌光華。

    “噗嗤!”

    金珏天神神軀被打得塌碎一大片,飛出去數百里遠。

    “咦,你怎麼變小了?”張若塵詫異。

    金珏天神迅速重凝神軀,心中鬱悶,施展了這麼久的禁術,燃燒了大量神靈物質,能不變小嗎?

    “今天看來是逃不掉了,戰!”

    金珏天神眼神變得兇厲,體內神氣和規則神紋瘋狂涌出,並且以奧義,將真實世界的天地規則源源不斷調動進虛無世界。

    一座骨海,將張若塵籠罩。

    規則神紋似鎖鏈一般,向張若塵纏繞過去。

    張若塵雙手虛托地鼎,鼎身猛烈一震。

    “噹!”

    混沉而悠遠的金屬聲,從鼎中傳出,聲音似乎可以傳到過去未來,橫跨時空。

    骨海世界崩塌,化爲骨粉。

    世界壁亦是塌陷,在真實宇宙中,形成一個數十萬里長的混沌空間碎片區域。那股空間震勁向更遠處蔓延,在無歸森林中盪漾。

    金珏天神眼神驚駭,向後飛了出去,身上骨頭在不斷肢解散開。

    太強了!

    執掌地鼎的龏殤,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

    更遠處,命運神殿、酆都鬼城、閻羅天外天的大神,正在趕來,形成合圍之勢。

    金珏天神眼中驚駭消失,繼而變得凜然而瘋狂。

    張若塵追了一半,感受到危險,想釋放精神力壓制金珏天神的意志已是來不及。誰能想到一位太虛大神,竟會這麼果決的自爆神源?

    “轟隆!”

    星空中,一道比恆星明亮千倍、萬倍的光華浮現。

    光芒之強烈,將三棵世界樹都吞沒。

    鎮守無歸森林的修士,短暫失去視覺,緊接着,森林中所有星球都在劇烈搖晃,偏離運行軌跡。

    追過去的大神,遭受毀滅性的神力風暴衝擊,全部退撤。

    其中,有兩位太白大神受傷,嘴角掛有神血。

    星空中,出現一個龐大的黑洞,空間大面積坍塌毀滅,所有物質皆化灰飛。

    “幸好,幸好離得足夠遠,要是再近一些就危險了!”

    “龏殤這麼兇悍嗎,追殺得金珏直接自爆神源。”

    “金珏自爆神源,很有可能是爲了自我毀屍滅跡,這樣誰都無法證明他是量組織成員。”

    “龏殤雖強,但終究還是與金珏同歸於盡了,沒想到,他十萬年後歸來,竟是這樣一個慘淡的……地鼎……”

    ……

    追上來的各方大神,本是在暗自慶幸,突然聽到“地鼎”二字,頓時,紛紛釋放出神念,向遠處的虛無黑洞探查過去。

    其中一些大神,條件反射般,已是邁出神靈步,衝了出去。

    地鼎懸浮在虛無黑洞中,鼎身上光華瑩瑩,圖紋玄奇,古韻濃厚。

    還未衝到近前,已有大神交鋒起來。

    九鼎在前,講什麼神德。

    張若塵從鼎中跳出,渾身血污,看向正在交手的幾位大神,道:“諸位莫要打了,本座沒死呢!”

    “龏天子不愧是天之嫡子,居然在太虛大神自爆神源的核心地帶都活了下來,地鼎不愧是傳說中的無上至寶。”一位鬼族大神看着地鼎,眼睛放光,讚歎的說道。

    張若塵眼神異樣,所以,這到底是在誇他,還是在誇地鼎?

    張若塵身上神血收回體內,傷勢痊癒,連忙將地鼎收進袖中。

    後一步趕來的大神,皆露出失望神色。

    無人敢強行搶奪,先不說龏天和冥族的厲害,便是龏殤自身的修爲,便是了得至極,追得金珏天神自爆神源。

    這是能吹一輩子的事!

    這是能威懾天下所有太虛大神的戰績!

    各大勢力的大神相繼趕來,一陣寒暄和恭維。其中有數位冥族大神,聲稱是龏殤的故舊,要擺血食宴,爲他接風洗塵。

    龏殤這等身份和修爲,十萬年後歸來,是能改變冥族格局的大事。

    張若塵與那幾位“故舊”保持距離,怕被識破,突然,冷哼一聲:“金珏天神臨死之前,說出了一件大秘,本座得立即回酆都鬼城。”

    “什麼大秘?”一位冥族故舊問道。

    張若塵霸氣外露,眼神鋒銳,道:“與量組織有關。”

    沒有多言,張若塵化爲一道神光,飛向三棵世界樹所在方位。

    各大勢力的大神,知曉必將還有大事發生,立即跟上去。

    回到酆都鬼城,張若塵與海尚幽若碰面,瞭解西方鬼帝府中的後續情況。那些骨化了的神靈,已被救了回來,沒有隕落。

    出手攔截炎巨的神秘強者一直沒有露面,藏得很深。

    另有一則不好的消息,唐嵐失蹤了!

    “失蹤了?是在哪裡失蹤的?在陣殿中?還是被金珏天神帶走,在自爆神源中就隕落了?”張若塵問道。

    海尚幽若搖頭,道:“不清楚,當時的局勢很混亂。”

    張若塵在金珏天神身上沒有感應到唐嵐的氣息,唐嵐大概率沒有死,心中立即生出警覺,道:“若是那位攔截炎巨的神秘強者擒走了唐嵐,必然與尺奼羅有關。你趕緊和炎巨,趕去神獄。量組織或還有別的謀劃!”

    “就怕說服不了他。”海尚幽若有些無奈。

    張若塵向東方鬼帝府趕去,將天子的身份端得很足,沒有收斂身上神威,所過之處,修士紛紛跪伏,一個個懾懾發抖。

    “見過龏天子,小神鬼族,無生。”

    “拜見龏天子,小神冥族,雲商駝。”

    ……

    當張若塵來到東方鬼帝府外,除了各大勢力的大神,身邊更是跟了一羣真神、僞神,真有幾分當年軒轅漣那種衆神朝迎的派頭。

    酆都鬼城雖不平靜,但,東方鬼帝府依舊熱鬧,許多前來拜壽的神靈聚集於此,沒有離開。他們堅信,天塌不了!

    已有神靈感知到外面的動靜,出來迎接。

    張若塵一腳踩在地上,震得周圍城域晃動,揚聲道:“薛常進出來受死。”

    一位薛家上位神走出鬼帝府,向張若塵深深一拜,算得上十分恭敬,道:“今日酆都鬼城大事頻發,我們已經收到消息,並且做出了各種應對之策。但,今日也是家祖的七十萬歲壽辰,還請龏天子給個體面。”

    “嘭!”

    張若塵一巴掌扇過去,將那位上位神的頭顱打得血肉飛濺,身體旋轉着飛出去,撞穿一座建築的牆壁。

    “想要體面?量使夠體面了吧?什麼東西,也配與本天子對話?”

    張若塵氣勢很盛,攜帶殺威前來,懾住了許多神靈,無人再敢上前。

    那些大神聽到“量使”二字,盡皆色變。

    莫非金珏天神臨死之前,告訴龏殤的秘密,竟與薛常進有關?

    豔陽天主從鬼帝府中走出來,想緩和氣氛,拱手笑道:“在下豔陽族天主,見過龏天子。今天畢竟是薛老壽辰,能否給本天主一個面子,再大的事,過了今天再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