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生界化爲修羅星柱界後方的戰爭基地後,血絕戰神便將神殿遷移到此界,親自坐鎮。

    血天部族大族宰的神殿,雖不如不死神殿、命運神殿一般宏偉絕世,但,也高大巍峨,比三生界最高的山峰都高出數十倍,神光照耀數萬裡。

    在神殿氣息的影響下,周邊地域,皆是化爲血域。

    無定神海,十界之戰,張若塵千年歸來,實在是太驚豔,蓋壓天庭地獄所有人傑,被稱爲萬古歸一的神話。

    外孫能有如此成就,做到了他曾經沒有做到的事,血絕戰神自然是欣慰無比,似爲驕傲,似爲麒麟兒孫。

    正是如此,堂堂部族大主宰,纔會屈尊降貴,來到三生界坐鎮。

    很多老友都笑言,說他孤傲的心氣被子女和兒孫消磨,張狂和霸道的氣勢被親情束縛,已經不是曾經的血絕戰神,更像是一個準備安享晚年的老頭子。

    每次這般,血絕戰神也不怒,知曉這些傢伙是心中羨慕,反而樂在其中。

    血絕戰神就算加上在時間陣法中修煉的時間,其實,也還不到二十萬歲,在他這種級別的神靈之中,算是最年輕的,與“老頭子”三個字根本沾不上邊,單從外貌上看,更像是冥王的兄長,劍眉鷹目,鼻若懸膽,自帶一股冷峻氣勢。

    “譁!”

    一道傳訊神符飛來,進入神殿,落入猊宣氏手中。

    猊宣氏已是渡過神劫,踏入神境,看到神符上的內容,美麗的臉上露出一道笑意。

    血絕戰神道:“這氣息,是黑暗之淵閻氏聞褚傳來的訊息?看你表情,似乎有什麼喜事。”

    並不是每位神靈,都有太上那麼強大的精神力,可以感應到宇宙間的氣息。而黑暗之淵與三生界實在相隔太遠,消息傳播需要時間。

    猊宣氏將傳訊神符,遞給血絕戰神,道:“天大的喜事,若塵在黑暗之淵,渡過了精神力天劫和武道神劫,正式踏入神境。”

    血絕戰神一貫不喜歡隱藏自己的情緒,是喜就是喜,是怒就是怒,聽到這話,自然是喜出望外,威武的身軀站了起來,接過神符。

    看完神符上的內容,頓時,他揚聲哈哈長笑。

    “好小子,連天湮劫都渡過了,我早就猜到,什麼斬道咒,怎麼可能壓得住他?”血絕戰神心情舒暢,臉上笑容都要溢出來了!

    猊宣氏道:“你早就猜到?你明明很擔心的好吧,要不然,怎麼會悄悄的去拜見閻羅族的太上?”

    血絕戰神笑而不語,道:“將消息傳給青引,她應該也還擔心着。讓青盛準備升神宴,這次升神宴一定要足夠盛大才行。對了,消息一定要馬上傳給羅衍,告訴他,再不親自來商量婚事,說不定就被別家捷足先登了!”

    血絕戰神一連吩咐了好幾件事,猊宣氏正準備走出神殿,安排下去。

    殿外。

    一道血色神光急速飛來,凝聚出血耀神君的身形。

    血耀神君臉色凝重,走進神殿,道:“大族宰,出事了……”

    說出這幾個字後,他的聲音像是卡住,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說下去。很顯然,大族宰此刻正是高興的時候,應該是纔剛收到張若塵成神的消息。

    血絕戰神與血耀神君年輕時便是好友,見他直接稱呼自己爲“大族宰”,神色還如此緊張,頓時,意識到不妙。

    “說吧,什麼事?”血絕戰神收起笑容。

    猊宣氏不急着離開,停在神殿門口。

    因爲她也感覺到血耀神君不對勁,一位渡過了元會劫難的大神,怎會如此擔心和害怕的樣子?

    血耀神君道:“無論發生了什麼事,你都要冷靜。”

    血絕戰神已經無法冷靜,有些不安,道:“黑暗之淵那邊還是出事了?”

    “張若塵本是已經渡過了天湮劫,但是,有不少至強,不希望他繼續成長下去。黑暗神殿的殿主和天南生死墟的主人先後出手,此外還有一些厲害人物隱藏在暗處出手。五清宗和福祿神尊終究是無法控制住局面……張若塵,張若塵的修爲被廢掉了!”

    血耀神君瞭解血絕戰神的脾氣,所以,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只感覺,自己都快緊張得窒息了!

    猊宣氏臉色鉅變,哪裡還敢離開,向血絕戰神靠近過去。

    血絕戰神道:“只是修爲被廢嗎?他還活着嗎?我的外孫還活着嗎?”

    問出第一句的時候,他還能強行壓制住自己的情緒。

    問出第三句的時候,血絕戰神身上的怒火,已是徹底爆發,猶如一座噴薄死亡岩漿的火山,誰都無法將其壓制。

    血耀神君道:“還活着,被人救走。但,有不少勢力的神靈,欲要奪取他身上的奧義和各種至寶,或許還想徹底將他殺死,以除後患。”

    “黑暗神殿對吧?天南生死墟對吧?”

    血絕戰神身上一具神甲浮現出來,肩掛麒麟頭,鱗片燃燒暗紅色神火,大喝一聲:“欺人太甚!”

    神音如驚雷般傳了出去,神殿外的大地不斷裂開,整個三生界的修士,皆是嚇得懾懾發抖,跪在了地上。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知道,這是血絕戰神的吼聲。

    這位最近一個元會,崛起得最快的不死血族神靈,此刻必定是怒火沖天。

    血耀神君安撫血絕戰神的情緒,怕他打去黑暗神殿和天南生死墟,道:“當前救張若塵,纔是第一重要的事。天南生死墟的主人,只是廢了他的武道修爲,沒有廢他的精神力,將來依舊可期。”

    血絕戰神怒目圓睜,怒視過去,道:“多年苦修,一朝廢盡,這種痛苦,更勝被直接殺死。我血絕家族的麒麟兒孫被欺辱了,今日不殺個天翻地覆,今後我血絕還有什麼臉做大族宰,還有什麼臉稱戰神?”

    猊宣氏擔心血絕戰神被仇恨矇蔽了理智,做出過激的事,道:“天南生死墟是死族禁地,那位主人,更是地獄界至高無上的存在,不是我們招惹得起,甚至可能給血天部族和血絕家族招來大禍。就算要報仇,何必急在一時?將來……”

    “再敢多說一句,將你逐出血絕家族。”

    丟下這句讓猊宣氏臉色蒼白的話,血絕戰神飛出神殿,剎那間,顯化出巨身神軀,背上十四對金翼展開,遮天蔽地,攜帶滔天殺意,騰飛而去。

    整個星空,有不少神靈都感應到血絕戰神的恐怖殺氣,看到他的巨大身影和籠罩星海的血霧。

    “血絕戰神一生狂傲,怎麼可能咽得下一口氣?”

    “咽不下又如何?對方是天南生死墟,血絕戰神註定只能忍受。一山還比一山高,天南生死墟就是最高那一座。”

    “只是廢了一個新神而已,小事一件,還是希望此事不要鬧得太大,能儘快平息。不然,必被天庭所趁。”

    “血絕戰神身上殺意滔天,這件事,已經不再是小事。”

    ……

    血絕戰神只是怒意難平,並未失去理智。

    正是如此,他先去了命運神山。

    諸神皆以爲,血絕戰神是去命運神殿訴苦,想要請命運神殿主持公道。但,血絕戰神只是去命運神殿的天運司,請天運的神靈,推算張若塵的蹤跡,想要先救張若塵。

    可惜,天運尊者不在神殿,別的神靈推算不出張若塵的位置。

    隨後血絕戰神又去了不死神殿。

    諸神皆以爲,他是沒有得到命運神殿的支持,只能回不死神殿尋找支持的力量。

    但,血絕戰神去不死神殿,只是交還大族宰印,從此不再做血天部族的大族宰。

    他很清楚天南生死墟是什麼地方,有多麼恐怖的能量,爲了不造成地獄界的內亂,爲了不將災難引到血天部族,他只能這麼做。

    “血絕,三思而後行。”不死神殿中,響起一道幽邃而渾厚的聲音。

    血絕戰神回頭看了一眼,長笑一聲:“遇到什麼事都三思而後行,註定一生都畏首畏尾。天南生死墟若是講公道,我便向他們討公道。若是隻講力量和霸權,我便戰至最後一滴血。此事,與不死血族無關,不會造成地獄界的大動盪。”

    “戟來!”

    喚出血龍戰戟,他直向天南生死墟而去。

    有不少神靈,欲跟在他身後,趕去看好戲。

    “全部都給我滾,誰再敢跟在後面,我便殺誰。今日,我誰都敢殺!”

    血絕戰神揮出血龍戰戟,血光如神龍橫空而過,將跟在後面的神靈,全部打飛出去。有的在咳血,有的神魂遭受創傷。

    血絕戰神發瘋了!

    無人再敢追上去。

    ……

    今晚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