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豔陽族?什麼小族?區區一個小族的神靈,敢在本天子面前提’面子’二字?”

    張若塵聲音響亮,充滿傲氣,絲毫不給豔陽天主面子。

    豔陽天主臉上有些掛不住,在場神靈衆多,被如此奚落,簡直與一巴掌抽在臉上沒有區別,火辣辣的。

    堂堂天主,何曾受過這樣的恥辱?

    “豔陽族乃是地獄界第十一族,下四族之一。”小陽王身形筆直,聲音鏗鏘,眼神中飽含不滿。

    張若塵道:“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第十一族,本天子懶得與你們這種不入流的小族一般見識,滾一邊去吧!”

    豔陽天主臉色漲紅,眼中浮現寒意。

    豔陽族想要在地獄界站穩腳跟,既要交好各方,也不能太過弱勢,否則今後只會落得任人欺凌的下場。

    豔陽天主一改剛纔的溫和性格,身上神光浮現,慷慨激昂道:“我族老祖四陽天君,乃是諸天之一,渡過了十次元會劫難,可不是什麼小族。”

    張若塵目光終於落到豔陽天主身上,認真審視了起來。

    豔陽天主自傲,終究還是要擡出老祖,才能鎮住對方。

    “不對啊,本天子記得,四陽天君乃是天庭豔陽文明的老祖,修爲的確高深莫測,但,豔陽文明怎麼變成了地獄界的第一個小族?”

    張若塵像想到了什麼,自言自語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四陽天君何等偉岸的人物,總不可能是貪生怕死之輩,投靠了地獄界吧?”

    在場不少地獄界神靈,已是笑了起來。

    特別是死靈各族,都帶有看好戲的神色,他們對豔陽族能夠列入第十一族很有成見。但這是諸天做出的決策,他們自然只能剋制,儘量沒有排擠。

    豔陽文明的神靈,一個個怒目圓睜,若非忌憚龏殤強大的修爲,已經出手。

    龏殤追殺金珏天神至死,還是很有威懾力。

    百族王城七個小族的神靈,本是跟在豔陽天主身後,此刻臉上無光。連豔陽天主都遭這樣的奚落,他們在地獄界,又是什麼樣的位置?

    以後怕是會變成奴族。

    龏殤怎麼可能真的不知四陽天君和豔陽族加入地獄界的事?顯然是故意羞辱。

    豔陽天主臉色已是冷沉到極點。

    以前,豔陽天主在張若塵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巨擘,依靠月神,才能擋住豔陽天主的殺伐。但現在,張若塵直接與他對視,毫無懼色。

    修煉數十萬年的古神又如何?他已後來居上。

    這片宇宙,必須得有他一個位置。

    “你這是怎麼了?若是本天子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天主海涵。”張若塵道。

    鬼主和一身鳳冠喜袍的精神力大神芊芊,走出鬼帝府。

    身未至,笑聲先至。

    “龏天子,你十萬年沒回來了,地獄界發生了很多大事,你不知曉豔陽族加入了地獄界很正常。”

    鬼主目光笑吟吟,落到張若塵身上,臉上閃過一道異色。

    張若塵暫時放過豔陽天主,察覺到鬼主一閃而逝的細微表情,心中暗驚,莫非這老傢伙也是龏殤的故舊,看出了什麼端倪?

    張若塵道:“管他發生了什麼事,今日本天子來東方鬼帝府,是要清查量組織。誰敢阻攔?”

    說着,張若塵威風凜凜,走上臺階。

    臺階上,府門前,一位位神靈齊齊退開。

    “今日乃是老夫七十萬歲壽辰,前來賓客衆多。龏天子若是前來祝壽,老夫歡迎至極,若是前來攪局,莫怪東方鬼帝府的大門不向你敞開。”

    薛常進帶着東方鬼帝府的一衆鬼族神靈走出來,個個神氣外放,眼神不善的盯着欲要強闖的張若塵。

    豔陽天主臉上寒霜終於化開,露出一道笑意。

    看來龏殤還沒有強勢到整個地獄界無人敢惹的地步。

    張若塵冷笑:“酆都鬼城中接連發生了多件大事,你還有心情祝壽?看來你果真如金珏天神所說,亦是量使。”

    此話一出,如晴空驚雷。

    在場神靈,無人能保持平靜。

    “龏天子,這話可不能亂說!栽贓嫁禍,亦是死罪。”東方鬼帝府一位大神,語氣壓得很沉,不懼龏殤。

    薛常進很沉穩,威勢無形中散發出來,道:“最近百年,因量組織這三個字,枉死了多少神靈。這儼然已成爲量組織用來殺神的手段,用來製造動亂的利器。龏天子,慎言啊!”

    張若塵道:“在酆都鬼城中製造動亂的,是金珏天神。本天子追殺他至宇外,將他擒下,用盡手段,才逼問出你這個同黨。可惜,未能阻止他自爆神源,險些與他同歸於盡。”

    “今日,本天子負傷前來,是爲誅敵,肅清酆都鬼城,以免再被量組織禍亂。”

    豔陽天主道:“誰知道閣下是不是別有目的?”

    張若塵忍無可忍,道:“本天子倒是記起來了,中央鬼帝府的趙悟,亦是量組織成員。據說,你和他交情極深,看來你嫌疑也不小!”

    “你血口噴人,本天主怎麼可能是量組織成員?”

    豔陽天主纔是真正忍無可忍,身上神焰燃燒起來,化爲一個巨大火球,令在場修爲較弱的下位神和僞神紛紛後退。

    “怎麼?你還想動手?”

    張若塵身上一座冥界之城釋放出來,與神焰光球撞擊在一起,將豔陽天主震退數步。

    豔陽天主滿頭金髮,變成赤金色,全部倒立起來,一拳遞出,如能刺穿空間,擊碎冥界之城。

    在張若塵一步步的逼迫下,豔陽天主已到不得不出手的地步。

    再不出手,今後豔陽族在地獄界只會受盡欺凌和嘲笑。

    “哈哈!區區小族的天主,也敢在本天子面前放肆?”

    張若塵身上涌出死亡神光和黑暗神氣,引動海量拳道規則神紋,一拳擊出。

    “轟隆!”

    兩拳對撞。

    強橫的神勁波浪向外蔓延,幸好此處的神陣開啓,又有在場諸神釋放規則神紋,纔將外散的力量壓制住。

    一連碰撞七拳,張若塵將豔陽天主打得爆退出去。

    “冥神之祖!”

    張若塵聲音蘊含精神力攻擊,同時,一尊高大猙獰的冥祖身影顯現出來,一掌向豔陽天主按壓下去。

    豔陽天神臉色陰沉,雙手畫圓,撐起神境世界。

    兩輪烈日在神境世界中運轉,是他的兩顆神座星球,巨大無比,比尋常恆星沉重千倍。

    “轟!”

    豔陽天神腳下大地出現龜裂現象,地底神陣難以擋住如此強橫的神力衝擊。

    薛常進還算平靜,但誰都能看出他心中怒火。

    鬼主嘴角微揚,以神念傳音薛常進:“這個龏殤有些問題!”

    薛常進因爲心中有鬼,正不知該如何反擊,聽到這話,問道:“何以見得?”

    “據本座所知,龏殤性格孤傲、狂放,這樣的一個人,怎會戴半張面具呢?那張骨頭面具,有點意思。”鬼主道。

    薛常進凝看向張若塵臉上的半張骨面具,看出一些端倪,越想心中越疑。

    “譁!”

    手刀揮出,斬出數十丈長的光芒。

    刀芒斬斷冥祖光影的手臂,將張若塵和豔陽天主分開。

    “住手!”

    下一瞬,薛常進出現到二神之間,魂停之境的強大修爲爆發。腳下規則神紋蔓延,衍化出一座神境世界,將張若塵和豔陽天主分隔到世界的兩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