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族,上三族之一。

    死族所在的星域,十分浩闊,分佈有大量死靈星球和黃霧大界。死神殿是死族最至高無上的權力中心,所有死族修士,包括神靈,都得聽從死神殿的命令行事。

    唯有天南可以例外。

    天南,位於死族星域的極南之地,死氣旺盛,整個星域都呈黃褐色。

    天南的“生死墟”,既是聖地,也是禁地,隱藏有死族最大的秘密。

    別說外族修士,便是死族修士,妄圖闖入也會被處死。

    正是這個原因,身爲天南生死墟傳人的南聖,纔會受各方敬仰,到達一地,無數修士趕去拜見。哪怕只是天南的大聖,走出去後,也會高人一等。

    天南的腹地,有一株星空樹。

    不是真正的樹,是濃密的星霧凝聚而成,勾勒出樹幹、樹枝、樹葉,有混沌且鮮豔的氣流在裡面流動。

    也結有數之不清的果實。

    每一顆果實,都是一顆星球,小的長達千里,大的長達萬里,都是生命星球,是適合修煉的寶地。

    此樹,名叫“光陰死神樹”,是天南的中心,也是生死墟的入口。站在天南的任何一座大界,都能看見它,如神樹懸在星空。

    將來有機會,成長爲無歸森林中的三顆世界樹一般的宇宙奇觀。

    光陰死神樹下,有三位僞神神將看守。

    他們都被先前天南生死墟主人出手時,爆發出來的強大神威驚動,至今都還震撼,心緒難平。各方打聽之後,已是知曉發生了什麼事。

    “太不可思議了!這麼多年來,擎祖一直不問世事,沒想到這一次出手,居然是因爲一個剛剛達到神境的新神。區區張若塵怎會有如此資格?”一位神將笑道。

    “張若塵未來能達到什麼層次不好說,但,天資的確高得嚇人。”

    其中一位長着十多米蛟尾的神將,輕哼一聲:“天資再高又如何?強者的世界,只講絕對的實力,只有弱者纔講天資。張若塵在同時代和同境界,都無人可比,但擎祖一指跨越星空點去,依舊讓他頭顱盡碎,螻蟻一般。”

    “你們說,血後和血絕戰神知曉了此事,會是什麼反應?”

    “能有什麼反應?敢有什麼反應?那血後,也只是一個新神,敢惹天南,隨便一位大人出手,也能輕鬆捏死她。至於血絕戰神,好歹是活了一個元會的老牌神靈,應該比別的神靈更清楚天南的分量。若是他識趣,今後或許大有可爲,若是不識趣,天南會教他怎麼老實做人。”

    “恐怕沒那麼簡單,這件事已經傳開,在神靈的世界鬧得沸沸揚揚,血絕戰神好歹有戰神之名,到處給張若塵聯姻,炫耀自己有一位麒麟兒孫。此事,廢的是張若塵,抽的卻是他的臉。他能嚥下這口氣?”

    “對啊,血絕戰神可是護短得很,而且生性狂傲,神尊都不放在眼裡。”

    那位蛟尾神將,笑道:“那是因爲他的背後,有不死血族,所以可以無法無天。如今,地獄界和天庭已經開戰,不死血族怎麼可能因爲區區一個張若塵,幫着血絕戰神,與天南生死墟爲敵?這會造成地獄界的大動盪!你們等着瞧,這口氣,血絕戰神咽不下也得咽……咦,有訊息傳來。”

    “譁!”

    一道傳訊光符,飛過星空,落入蛟尾神將手中。

    看完符籙上的內容,蛟尾神將怒哼一聲:“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天南搗亂。”

    “發生了什麼事?”旁邊,一位神將問道。

    蛟尾神將道:“神澤星遭到襲擊,被未知強者打碎星核,星球上數以億記的死族修士,被抽走血氣和魂靈。”

    神澤星是天南邊緣的一顆四級大星。

    “本神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子,跑到天南來收集血氣和魂靈。”

    蛟尾神將騰飛起來,腳踩神靈步,一步十二萬九千六百里,在星空中閃爍,直向神澤星趕去。

    尚未到達神澤星,蛟尾神將已是停了下來,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漆黑無邊的宇宙中,一顆顆星球,化爲了燃燒的碎片。

    整個世界都像是毀滅了一般,滿天星球墜落,有的化爲流星,急速飛出去。有的還剩半顆,可以看見星體上有觸目驚心的大窟窿。

    星空被打碎,不知多少天南的死族修士隕落。

    這是一場毀滅性的大災難,天南的星空,變成了血紅色。

    蛟尾神將不敢相信,天南會發生這樣的劫難,也不相信有人敢來天南大開殺戒。到底是誰?

    不可能是大聖。

    大聖破不了這些星球的護星大陣,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毀滅掉這麼多生命星球。

    “嗷!”

    震耳的龍吟聲,在蛟尾神將的右方響起。

    那裡,懸浮有一座黃霧死界,是天南星域中的一座大界。一條血龍撞擊而去,黃霧死界的護界大陣立即浮現出來,也有大量神紋在星空中流動。

    “轟隆!”

    無數神紋被擊穿,血龍與護界大陣碰撞在一起,將黃霧死界震得顫動。

    下一瞬,血絕戰神那高達十萬裡的身軀,如同星空巨人一般,從一顆顆殘星碎片之間走出,抓住血龍戰戟,轟出第二擊。

    “嘭嘭!”

    黃霧死界的護界大陣崩碎。

    血龍戰戟直刺而下,撞擊在世界的大陸板塊上,爆發出驚天神勁,整座世界立即出現大量峽谷裂痕。

    在血龍戰戟刺下之時,逸散出去的神氣,已是碾碎界中無數死族修士。

    大聖之下的修士,面對他這種級別神靈的一擊,連涌過的氣流都抵擋不住。

    “給我煉!”

    血絕戰神降臨黃霧死界,身上逸散出神火,以自己爲火源,煉化死界中的一切生靈。同時,收集他們的血氣和魂靈。

    他是從天南的邊緣,一路殺過來,所過之處星球也好,死界也罷,全部湮滅。

    蛟尾神將差點嚇得暈厥過去,居然是血絕戰神,他怎麼敢如此囂張,跑到天南大開殺戒?那黃霧死界,有護界大陣,又有神紋守護,居然被他兩擊打穿。

    黃霧死界,自然不是大世界,但比墟界龐大得多,防禦力之強,尋常大神便是攻打三天三夜都破之不開。

    蛟尾神將雖然心驚膽顫,但畢竟是在天南的地盤上,不信血絕戰神有膽弒神,於是,鼓起勇氣飛了過去,道:“在天南大開殺戒,血絕戰神你未免也太不將擎祖放在眼裡。”

    血絕戰神站在黃霧死界的大地上,輕蔑了擡頭看了一眼,大喝一聲:“你算什麼東西,敢站在本座頭頂說話。”

    血絕戰神的聲音,跨越虛空,傳入星空,將蛟尾神將震得筆直的墜落下去,摔在了他的腳下。

    蛟尾神將被血絕戰神的神威,壓得無法站起身,顫聲道:“你敢弒神?一旦弒神,便是宣戰。”

    “哪那麼多廢話!”

    血絕戰神擡腳,將他踩碎成了血泥,就連神魂都隨之爆開。

    收走他的神源,神血,神魂碎片,便是離開了黃霧死界,提着血龍戰戟,直向光陰死神樹飛去。所過之處,戟穿星球,掌碎死界,只留下一條殘破的星空路。

    光陰死神樹下,兩位神將早已看見星空中的鉅變,將消息傳入生死墟。

    “這就是光陰死神樹?不知我將此樹斬斷,會如何?這樹上的星球,會不會全部化爲塵沙?”血絕戰神如此說出一句。

    有擎祖坐鎮生死墟,兩位神將剋制住心中懼意,其中一位道:“你太猖狂了,敢動光陰死神樹,擎祖必定讓你神形俱滅。”

    “本座找的就是擎祖,打開生死門,我要進生死墟。否則,先斬光陰死神樹,再斬你們。”血絕戰神道。

    一位神將說道:“生死墟乃是禁地,除非我們死,否則,你休想闖入進去。”

    “好,殺一個是殺,殺三個也是殺,正好收集你們的血氣和神魂,爲我外孫療傷。這是你們天南欠下的!”

    血絕戰神騰飛過去,揮手拍向兩位神將。

    手掌化爲血海,血海中的血氣如同龍蛇飛舞,蘊含殺神的力量。

    “住手!”

    一道渾身散發藍色光華的身影,猶如一輪藍色星辰,從生死門中衝出,與血絕戰神打出的手印碰撞在一起。

    “轟隆。”

    血色和藍色的神光衝擊,兩位僞神根本擋不住餘波,飛了出去,神軀變成兩具骨架,血肉被勁氣吹得氣化。

    但,終究是保住了性命。

    那道藍色身影,名叫藍破軍,身軀高大,披着神甲,皮膚像藍寶石一般晶瑩。

    天宮有戰神,不死血族有戰神,閻羅族有戰神。

    天南生死墟雖然以精神力名震寰宇,但,也培養出了三大戰神。

    藍破軍便是其中一位。

    想封戰神,不僅僅只是修爲強大就行,還得身經百戰,有輝煌戰績,根本不用出手,憑藉戰績就能讓對手聞風喪膽。

    藍破軍目光向星空中一顆顆破碎的星球和一座座毀滅了的死界看了一眼,雙眼燃燒起來,道:“張若塵是咎由自取,活該被擎祖打碎頭顱,擎祖沒有殺他,已是給足了你血絕面子。沒想到,你卻給臉不要臉,真當天南不敢殺你?”

    想到自己外孫好不容易闖過重重艱難,踏入神境,就被打碎頭顱,修爲盡廢,生死不知,血絕戰神悲憤至極,緊抓血龍戰戟,道:“好!我也給擎祖面子,今日只打碎你的頭顱,廢你修爲,絕不殺你。讓你也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