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任何多餘的言語,血絕戰神和藍破軍的神境世界碰撞在一起,這片星空,被藍色和血色的光華充斥。

    空間中,波紋一道道,規則神紋滿天飛。

    不像是兩個人在戰鬥,像兩座世界在碰撞。

    “幸好破軍戰神及時趕到,不然……我們已經被血絕一掌拍碎成齏粉。”其中一位化爲白骨的神將,心驚膽顫的說道。

    另一神將,道:“破軍戰神修行五十多萬年,渡過四次元會劫難,修爲達太虛境,是天南的殺伐之神。血絕戰神就算再厲害,也才修煉十多萬年而已,底蘊差了破軍戰神太多。”

    “正是如此,有破軍戰神出手,終於可以將血絕戰神的兇威壓制下去。”

    神靈,有三大境界:補天境,太真境,無量境。

    下位神、中位神、上位神,都是補天境神靈。

    太真境的神靈,也分三個層次,分別是太乙、太白、太虛。

    這個層次的神靈,幾乎全部都渡過了至少一次元會劫難,可以封稱“大神”,太乙大神、太白大神、太虛大神。

    《太乙神功榜》,《太白神器章》,《太虛神通訣》,天庭的三大神級榜單,就是根據大神的境界命名。

    破軍戰神的修爲,達到太虛境,也就意味着達到了大神層次的最後一個境界,再往上,便是無量境封王稱尊。

    至於血絕戰神是什麼境界,卻不好判斷,因爲張若塵和閻無神出現之前,血絕戰神和荒天都是曠古奇才,在神境也能逆境伐上。

    生死門中,又一連走出十三道神光灼灼的身影,個個威武不凡。

    十大神獸神將,兩位精神力強大的神靈。

    還有一位,最是了不得,身穿天符神袍,散發出讓光影死神樹都變得暗淡的明亮光華。整個星域的天地之力,因他的出現,源源不斷流動過來。

    “拜見六大人。”

    兩位化爲白骨的神將,飛落下來,單膝跪在身穿天符神袍的那人身前。

    六大人的出現,讓他們擔驚受怕之心,徹底平復下來。

    天南生死墟的三大戰神,固然威震八方,是殺神一般的存在,但,生死墟畢竟是精神力聖地。擎祖的七大弟子,纔是名動天下,是生死墟的真傳。

    七大弟子,個個都是傳奇,是神靈中的巨擘。

    擎祖鮮少參與外界的爭鬥,因爲根本不需要他出手,派遣任何一位弟子出面,就能解決一切爭端。

    正是因爲生死墟的七大弟子太過傳奇,太過厲害,所以擎祖親自出手廢張若塵,才顯得太不過可思議,震驚了天庭和地獄的神靈世界。

    爲何血耀神君、猊宣氏都想阻止血絕戰神找天南復仇?爲何天南的神將,敢斷定血絕戰神不敢復仇?

    爲何血絕戰神打上天南之前,要先回不死神殿,移交大族宰印?

    只因,天南有這樣的實力。

    是宇宙中的聖地,也是禁地。

    “起來吧!”

    六大人一揮手,天地之力涌入兩位神將的體內,頓時,白骨生肌,神軀重新恢復。

    “多謝六大人。”

    兩位神將心中大喜,站起身來。

    六大人的目光,望着正在戰鬥的血絕戰神和藍破軍,冷峭一笑:“這血絕倒也是了得,居然可以和破軍戰神分庭抗禮,難怪鬼主和修辰那兩個老傢伙,都不是他的對手。”

    最近這些年,血絕戰神已經很少出手,但,擊敗鬼主那一戰,卻奠定了他絕世強者的身份地位,從而成爲不死血族十三位戰神中最年輕的一位,和血天部族的大族宰。

    至於與修辰天神的那一戰,卻少有人提。

    щшш ⊕ttκan ⊕¢Ο

    畢竟當時修辰天神狀態太虛弱。

    如果血絕戰神擊敗的是巔峰狀態的修辰天神,如今的威勢和名聲,必然能夠更上一層樓。

    六大人揹負雙手,揚聲宣佈血絕戰神的罪責,道:“血絕你大鬧天南,毀星辰,碎死界,殺神靈,屠戮億萬生靈,可知是什麼罪?”

    一邊戰鬥,血絕戰神一邊說道:“我外孫若塵,被擎祖打碎頭顱,修爲盡廢,可有什麼罪?”

    六大人皺眉,沒想到血絕如此了得,與藍破軍交鋒還能分心與他對話。

    他道:“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這便是不可饒恕的大罪。他的父親,從命運神殿放走了殞神島主,更是罪加一等。別說廢他修爲,便是殺了他,也不會有任何爭議。”

    “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就該死嗎?印雪天還是雲青古佛的弟子,誰敢對付她的後人?誰敢說她的後人,就是罪人?”

    “張若塵可有做過任何不利地獄界的事?沒有!反而他爲地獄界立下赫赫功勞,死在他手中的天庭天驕不計其數,這還不夠嗎?至於他父親做過的事,爲何要算到他的身上?”

    “就算張若塵真的犯下了什麼錯,也有我血絕家族的家法,有不死血族的族規,有命運神殿的裁決,什麼時候輪到天南來處罰他?”

    血絕戰神繼續說道:“明明是擎祖嫉妒不死血族誕生了一位修煉出一品聖意的不世奇才,害怕我外孫將來成長起來,變得比他強大,纔會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所謂擎祖,妄稱爲祖,一點氣量都沒有。”

    “你居然……你居然敢辱罵擎祖,血絕,你今日休想活着離開天南。”

    六大人又驚又怒,大袖一揮,道:“啓動光陰死神大陣。”

    十位神將,化爲神獸本體,呈現鯤鵬、潢蟒、鬼貅等等形態,飛了出去,落到光陰死神樹爲中心的星域中。

    光陰死神大陣,是以光陰死神樹爲陣眼,以天南星空中的無數星辰爲陣臺,佈置的一座絕世殺陣。

    六大人坐鎮光陰死神樹,腳踩陣眼,接近八十階的精神力釋放出去。

    “譁——”

    光陰死神樹上浮現出億萬陣紋,果實一般的星球比先前明亮了十倍,同時,這片星空,開始斗轉星移,出現密密麻麻的陣法鎖鏈,將星空化牢籠。

    藍破軍揮舞劍形戰兵,神力和劍氣如同洪流一般翻涌,狂笑一聲:“何須啓動光陰死神大陣,本座就能斬他。血絕,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看我八荒禁天斬!”

    藍破軍揮劍斬出,以摧枯拉朽之勢破開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直向血絕戰神的頭頂壓去。

    “八荒劍法”是一種列入了《太虛神通訣》的劍道神通,是天地間最強的劍訣之一,能夠將劍道的毀滅力,發揮到極致。

    “來得好!”

    血絕戰神大喝一聲,將血龍戰戟舉過頭頂。

    “譁!”

    一片血海,從他抓戟的掌心涌出,蔓延了出去。

    “譁!”

    血海上方,浮現出一片火海,烈焰灼熱,焚煉時空。

    緊接着,雷海、死霧海、暗海相繼顯現出來,天地間五種規則源源不斷流動過來,融入五座海洋,與血龍戰戟融合在一起。

    “轟隆!”

    血龍戰戟發出驚耳的龍吟聲,打飛藍破軍手中的戰劍,刺入他的胸膛。

    神甲不可擋,傷口處,涌出藍色的神血。

    六大人身後,一位年長的精神力神靈,驚呼:“五重海,是傳說中的二品聖意五重海!”

    “真的是五重海,今天算是親眼見識了!這也太強了,居然一戟破了八荒禁天斬,將破軍戰神都擊傷。”

    六大人眼神一冷,倒還平靜,道:“還稱聖意?血絕的五重海的五種聖道,都融入了奧義,這已經是五重海奧義神道。”

    任何兩種聖道相互融合,都是一種嶄新的道。

    血絕戰神的五重海聖意,是五種道融合而成,並且每一種道的奧義,都收集到了一些,並且融入了五重海聖意。

    不僅融入了奧義,而且,連聖道規則都蛻變成規則神紋,

    這哪裡還能稱爲聖意?

    這是創出了自己的道,是神道,是隻屬於血絕戰神的道,五重海奧義神道。

    在五重海奧義神道的壓制下,藍破軍被血絕戰神打得節節敗退,神境世界崩碎,身上出現了十多個血窟窿。

    藍破軍能稱戰神,自然是好戰如狂,嘴裡連聲大吼,燃燒體內神血,戰力節節攀升。

    “天南生死墟的戰神就這麼一點本事嗎?看來你的頭顱,我是要定了!”血絕戰神道。

    藍破軍都開始燃燒神血,戰力大幅度提升,血絕戰神爲何還能如此鎮定從容?

    六大人生出不祥的預感,立即以精神力傳音,道:“戰神沒必要燃燒神血,耗費元氣,趕緊退下,我以光陰死神大陣鎮殺他。”

    藍破軍正是戰血沸騰之時,不甘敗在一個小輩手中,哪肯退下?

    從來沒有後退的戰神,只有戰死的戰神。

    六大人敏銳的感知到,星域中,某種天地規則正在瘋狂涌動,向血絕戰神匯聚過去。

    不對!

    爲何會出現這種情況?

    血絕戰神明明都被困在光陰死神陣中,與外界隔絕,爲何還能調動陣外的天地規則。而且,不僅僅只是天南這片星域,更遙遠的星空中,都有那種規則匯聚過來。

    “是掌道規則!是掌道規則……”

    六大人臉色猛然一變,驚呼一聲:“戰神快退,血絕是掌道主神,體內奧義超過十分之一,光陰死神大陣也壓不住他調動天地間的掌道規則。”

    遲了!

    血絕戰神一掌揮出。

    一隻長達萬里的星空大手壓下,落在藍破軍的身上,縱然藍破軍修爲再如何高深,也抵擋不住,身體向下墜落,皮膚不斷裂開,化爲一個血球。

    “啪啪!”

    別說頭顱,便是上半截身體,都被壓碎成血霧。

    幸好六大人立即引動了光陰死神大陣的力量,才擊碎血絕戰神凝聚出的星空大手,讓藍破天留下了半截身體。

    但,神海已被壓碎,神源都四分五裂。

    一尊戰神,一尊太虛境的大神,便是這般廢掉。

    這注定將是要震動整個宇宙的一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