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豔陽天主微微喘息,體內血氣翻涌,心中暗暗感激。

    幸好薛常進及時出手,這龏殤修爲高得可怕,還未使用地鼎,已是隱隱壓了他一頭。真要鬥下去,非要出醜不可。

    剛纔還是衝動了!

    見薛常進動手,龏殤在冥族的那幾位故舊紛紛喝斥。有人宣稱,冥族不可欺,薛常進敢動手,冥族神靈共伐之。

    薛常進眼神幽沉,道:“閣下,真是龏殤嗎?”

    張若塵心中不亂,道:“怎麼,懷疑起本天子的身份了?”

    “天下皆知,龏殤十萬年前隨龏天征戰崑崙界,已然隕落,連神座星球都熄滅,怎麼可能還活着?連龏天,都對外宣佈了你的死訊。”薛常進道。

    張若塵道:“誰說神座星球熄滅,就一定隕落了?本座十萬年前一戰的確身受重創,幸好在虛無世界的時空亂流中得到了地鼎,才得以重生。這些事,懶得與你多言,薛常進,你量使身份已經實錘,休要混淆視聽?”

    “是懶得多言,還是解釋不清?”豔陽天主道。

    薛常進以一副已經將你看透了的自信模樣,道:“本座感應到你的神力有些異樣,不像是來自冥族。”

    薛常進的神魂強大,拍在無量下最頂尖之列,或許真感應到了一些端倪。

    張若塵道:“你非冥族,敢說這樣的話?在場冥族神靈,你們覺得本天子的神氣屬不屬於冥族?”

    在場冥族神靈,誰敢得罪龏殤?

    再說,並不是誰的神魂,都有薛常進那麼強大,自然紛紛數落薛常進,爲張若塵鳴不平。

    “我乃冥族,可否由我來說一句公道話?”

    鬼帝府中,傳出一道清澈如水的柔美聲音。

    聲音蘊含佛蘊,使人降下浮躁,歸於寧靜。

    只見,一位十六七歲的女尼,從鬼帝府中走出,青色佛衣,大袖飄飄如荷葉。她靈氣逼人,神韻內秀,卻又帶有一股高高在上的無形威勢。

    青衣女尼身後,跟隨一尊尊神屍戰將。

    這些神屍戰將像站在異地虛空中,若隱若現。

    “拜見禪女殿下。”

    在場神靈齊齊行禮,比對龏殤還要恭敬許多。

    就連豔陽天主、薛常進、鬼主這樣太虛巔峰的存在,也都收斂鋒芒,主動示弱。

    沒辦法,這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

    傳聞,絕妙禪女在星桓天,與號稱無量下第一強者的玄一打得難分難捨,持摩尼珠,敢叫板神王。

    更傳言,她得到了印雪天留下的一支神軍。

    此刻諸神看見她身後的一尊尊神屍戰將,無疑是印證了這一點。

    沒有神軍,她就能在《大神論》的綜合榜上排名第三。借神軍之威,無量下誰人能敵?

    這是真正傲視整個地獄界的至強,將來或許能成爲印雪天那樣威壓地獄界一個時代的超級強者!

    豔陽天主立即笑吟吟的迎上去,充滿諂媚,道:“禪女殿下駕臨,自可辨別出龏殤的真假。”

    鬼主微微含笑,自認爲自己的判斷,絕不會有誤。

    薛常進充滿信心,覺得可以借絕妙禪女之手除掉龏殤,不然他後面謀劃的事,將很難實施。

    張若塵道:“沒想到啊,禪女一生修佛,隱居冥殿數十萬年,如今終究還是不甘寂寞,出世了!”

    “我本不想參與世間殺戮爭鬥,更不想掌冥殿大權,但,奈何答應了一位摯友,要幫他辦一件事,不掌權不行,不出世不成。”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明白了,絕妙已經識破他的身份。

    所謂的摯友,不就是他?

    絕妙自身的修爲、神魂皆達到頂尖,加上張若塵先前使用的手段是冥族之法,騙得過他人,怎麼騙得過她?

    對張若塵的一品神道,她是有一定了解。

    這下好辦了!

    有絕妙禪女在,張若塵更加輕鬆,笑道:“禪女殿下覺得,本天子是真是假?”

    “不好說。”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臉色一黑,都說是摯友了,還來這麼一句?

    “出家人不打誑語。”她道。

    在黑暗之淵你可沒把自己當成出家人,滿嘴謊話,下狠手時更是沒有半點慈悲。

    張若塵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了她?

    總不會是大婚時,沒有請她喝喜酒?

    張若塵道:“禪女慎言,我們冥族可別內鬥,徒惹笑話。”

    “龏天子可敢進入我的佛國?或者,與我交手一二,逼你全力出手後,或許可以看出更多。”絕妙神女很認真,眼神充滿審視態度。

    在場,東方鬼帝府、豔陽族、百族王城七族的神靈,眼中都露出笑意,看出龏殤惹到了大麻煩。

    不排除絕妙禪女趁此機會除掉他,奪取地鼎的可能性。

    一旦進入佛國,再想出來就難了!

    這就是太過猖狂的下場。

    張若塵思慮再三,最終,決定進入絕妙禪女的佛國。

    進入佛國後,張若塵面具下,變化出真容,道:“你到底想怎麼樣,我來東方鬼帝府,是有大事要辦。若是摯友,你就助我,就算不助,也別添亂。”

    絕妙禪女真身降臨到張若塵面前,纖柔如荷,清新淡雅,道:“若塵界尊好大的威勢,你到底知不知曉自己在與什麼樣的存在對話?”

    張若塵真的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她,道:“你到底想怎樣?”

    絕妙禪女道:“東方鬼帝府中潛藏有一位精神力極其強大的人物,若不進入我的佛國,我們之間的對話,或會被他感知到。”

    張若塵頓時明白過來,知曉自己誤解了她,道:“精神力強大到連你都無法隔絕他的感知?”

    “使用摩尼珠可以,但卻太過刻意,必會引人懷疑。”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這種級別的精神力強者,整個地獄界也就那麼幾位。既然潛藏在東方鬼帝府,多半是量組織的大人物,你有把握對付嗎?”

    “摩尼珠在手,精神力不入八十五階,誰能是我對手?但,就怕你捨不得!”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心中微驚,道:“你是說,是她?”

    “不能確定,連他性別,我也無法判斷,但可能性很大。因爲,他符道造詣很高!我是一路追蹤他來到酆都鬼城的,在路上,短暫交手過一次。”絕妙禪女道。

    符道造詣很高,精神力又很可怕。

    是無月的可能性,的確非常大。

    張若塵當然有懷疑過無月是量組織成員,沉吟片刻,道:“沒有什麼捨不得,我和她的聯姻,本就是迫不得已,充滿各種利益糾葛和陰謀算計。她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絕妙禪女幽幽一嘆,輕輕搖頭。

    那雙眼睛雖然很大,很漂亮,但卻像是在說“渣男”二字。

    張若塵道:“當然,當年她救過我,我承諾過欠她一條性命,這件事我不會忘記。你的眼白太多了,不需要這麼鄙視吧,我和她真沒有什麼感情。無論如何,量組織畢竟儘快撲滅。”

    絕妙禪女道:“答應你的事,我已經做到。”

    張若塵露出喜色,道:“多謝。”

    先前,絕妙禪女都已經說過,她之所以出世,之所掌權冥殿,就是因爲答應了他的那件事。

    張家的斬道咒,看來是消失了!

    當年不動明王大尊、靈燕子、印雪天的恩怨,終於在後世了結,達成真正意義上的和解。

    雖說這是張若塵用摩尼珠換來的,但,絕妙禪女能夠做到這件事,必然付出了努力,更要承擔未來的因果。

    “我贈你的阿羅漢白珠呢?”

    絕妙禪女突然問道,眼眸流光,睫毛一根根很漂亮。

    張若塵很從容,侃侃道:“這樣的佛門至寶,得用到最恰當的地方,我已經做了妥善的安排,安置得很好……怎麼在你那裡?”

    絕妙禪女將佛光瑩瑩的大羅漢白珠取出,託在手中,放在他眼前。

    ……

    這兩章只有五千字,我真是不行啊……

    男人終究還是承認了自己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