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空中,各種力量波動未散,相互衝撞。

    明明聲震如雷,天南諸神卻只感覺天地寂靜,什麼都聽不見,被眼前這一幕驚駭得失神。

    破軍戰神修爲何等深厚,數十萬年來,不知經歷了多少場大戰,早已成就絕世威名,誰料竟會遭遇這樣的劫難?

    而且,出手的不是神尊,是才修煉了十數萬年的血絕戰神。

    “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破軍戰神怎麼可能被打得神海都爆開?神源都炸裂?”一位神將,嘴裡如此念道。

    神海是以神魂和精神意志維持的場域,即便神靈的肉身盡碎,神海都能維持不破。

    神源更是世間最爲堅硬的物質之一。

    神尊不出,誰能破太虛境大神的神海?誰能擊碎太虛境大神的神源?

    主神!

    只有主神可以做到。

    以奧義的力量,以天地規則的力量,強行摧之。

    六大人反應速度極快,精神力分身第一時間,出現到光陰死神大陣中,將藍破軍的半截神軀帶離了出去。

    半截神軀,只剩雙腿和腰腹。

    神靈的神魂,早已融入全身各處,每一滴血液,每一寸骨頭。

    藍破軍神魂未滅,生機未絕。

    龐大的藍色血氣,從腰腹的斷口處,向上蔓延,長出血脈、筋骨、皮膚,凝出一具完整的身體。

    藍破軍雖然身體恢復,但,氣息已經大減,渾身呈淡藍色,不再有一絲戰神如日中天的威勢,反而像是一個半透明的人。

    “血絕,你毀我五十萬年苦修,待我……”

    藍破軍本想說出“待我修爲恢復,必定報此血仇”,但,想到自己神源都破碎,已經是一個神境廢人,別說報仇無望,今後還要受盡天下諸神的嘲笑,和往日仇敵的欺辱。

    想到此處,怒火攻心,絕望悲涼。

    “噗嗤!”

    藍破軍一口神血吐出,仰頭倒在地上。

    血絕戰神站在虛空,腳踩五重天,俯視過去,冷哼道:“若非你精神意志不夠堅定,神魂不夠強大,我又怎麼破得開你的神海?你號稱戰神,卻還差得遠,不過只是有一身修爲和神力而已。”

    六大人命令兩位神將將藍破軍帶回生死墟,心中怒氣如火,揚聲道:“血絕,就算你是掌道主神,但我不信憑你的修爲和神魂強度,可以調動剛纔那麼強大的力量。我敢斷定,掌道奧義反噬了你,天地間的掌道規則破開破軍戰神的神海,也創傷了你自己。”

    六大人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斷,是因爲血絕戰神真的太年輕,神魂的強度,無法與那些修煉數十萬年的大神相比。

    而使用掌道奧義調動天地間的掌道規則,是需要強大的神魂支撐。

    調動越多的掌道規則,需要的神魂越強。

    否則,天地間涌來的掌道規則,因爲不屬於血絕戰神,將會傷到血絕戰神自己。

    就像一個只能揮舞一百斤戰錘的武者,偏要選擇兩百斤的戰錘,雖然每一錘揮出去威力都更大,但是,超越了自己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必定傷到自己。

    血絕戰神大笑,一手持戟,一手結印,道:“既然如此,進陣來,與本座大戰三百回合,不,三十個回合就夠了!”

    六大人眼神冰冷,道:“你可知,在你廢掉破軍戰神修爲之時,你今日已經是必死。”

    “不敢一戰便直說,何必這麼多廢話?本座敢殺來天南,還需要你提醒我是什麼後果?”

    “嗷!”

    龍吟聲驚天動地,將空間撕裂出一道道裂痕。

    血絕戰神持着血龍戰戟,一戟刺出去,攻向六大人所在的方位。

    “轟隆。”

    虛空中,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其中一些銘紋,乃是擎祖親手勾畫。這些陣法銘紋,化爲暗紅色的死亡力量,將血絕戰神逼得後退回去。

    死亡力量如同雷電一般急速穿梭,將五重海撕裂,一直蔓延到血絕戰神腳下,才被血龍戰戟擊碎。

    但,血絕戰神身上的鎧甲,出現了十多個血窟窿。

    天南諸神見陣法的力量,逼退血絕戰神,將其擊傷,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血絕戰神的戰力是真的太恐怖,讓他們十分懼怕。

    六大人站在光陰死神樹下,冷沉一笑:“這裡是天南之心光陰死神樹,別說是你血絕,便是神尊駕臨,都不可能強闖得進去。”

    血絕戰神絲毫不懷疑光陰死神樹的防禦力,如果連神尊的攻伐都擋不住,怎麼稱得上死族的禁地?生死墟怕是早就被打成了破碎之地。

    就像當年的崑崙界,便是有着無與倫比的防禦力,周圍的星空中,全是神紋、天紋、大陣,不知多少地獄界的神靈死在崑崙界外。

    不知地獄界多少強者一起前去攻伐,卻無功而返。

    六大人見血絕戰神沉默,又道:“光影死神大陣已經啓動,這大陣,擎祖親自勾畫了部分銘紋,與天紋沒有區別,憑你的修爲,只會是被大陣煉死的下場。你只有一條活路,可想知道?”

    血絕戰神冷哼不言。

    六大人道:“你屠戮天南,已是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縱然殺了你,也是理所應當。但,破軍戰神被你廢掉,天南損失慘重。只要你答應臣服天南,奉擎祖爲主人,代替破軍戰神的戰神位置,今日,當有活路。”

    血絕戰神眼神輕蔑,道:“你以爲本座不知道天南強大?你以爲本座不知道光陰死神樹的陣法能夠弒神?你以爲本座是被仇恨矇蔽了心智,纔來天南大開殺戒?”

    “不,只因心中這口氣不順,氣不順,這輩子都活不痛快。人活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我血絕這一生永不低頭!”

    “今日,我便要殺進生死墟,我要當面問一問擎祖,天地間的是非公道?”

    六大人知曉光陰死神大陣的厲害,看着血絕戰神身上的血窟窿,心中多少生出了幾分輕視,道:“天下哪有什麼公道?強大的實力,就是公道,天南就是公道。”

    “好!等的就是你這一句話,那麼我廢了藍破天,殺了你,也是公道所在了!因爲強大的實力,就是公道。”

    血絕戰神嘴裡發出長嘯聲,部分音波穿過重重陣紋,落到十位主持大陣的神獸神將身上,令得他們耳膜破碎,頭昏目眩,神魂似要離體飛出。

    六大人精神力瞬間覆蓋出去,將十位神獸神將包裹,助他們抵擋住血絕戰神的音波攻擊。

    “血絕剛纔已經透支掌道奧義,傷到了自己,短時間內,無法大規模調動天地間的掌道規則,趁此機會,煉殺了他。”六大人眼中殺機畢露。

    今日不殺血絕戰神,天南威嚴何在?

    六大人伸出一根食指,指向天穹,指尖涌出一道明亮的光束。

    “嘩啦!”

    光束,分成上萬根光絲,衝入進光陰死神大陣中。

    大陣完全運轉起來,這片星海,無數星辰跟着一起轉動,像是宇宙中的一個大磨盤。

    從先前身體被打出十多個血窟窿開始,血絕戰神就沒有阻止體內神血流淌。十多個血窟窿,如同血色瀑布一般,全部飛瀉在了神境世界中,將有些殘破的神境世界染成血紅色。

    血絕戰神的背上,十四對金翼都非常巨大,如同二十八座金色的世界,每一條紋路都像是一條山脈。

    此刻,金翼上,浮現出大量血紅色的古老紋路,散發神秘韻味。

    一位天南生死墟的精神力神靈,凝目注視,道:“這是……始祖紋路……”

    以血絕戰神的天資,能夠覺醒始祖紋路,不算什麼奇怪的事。關鍵在於,血絕戰神爲何要以自己的大量神血,血祭始祖紋路?

    “始——祖!”

    血絕戰神似乎是用盡了全身所有力量,喊出這兩個字。

    頓時,他的神境世界中,血氣散開,顯露出一尊比血絕戰神還要高大許多倍的身影。

    是血絕始祖的神軀,背上二十四對金翼。

    血絕始祖雖然已經隕落無盡歲月,但,神軀不腐,一直坐鎮血絕家族的祖地,由祖地的長生血樹的母樹以血氣滋養,是爲血絕家族最大的底蘊。

    始祖神軀出現在這片星空,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勢,令得光陰死神大陣中的陣法銘紋不斷爆碎,光陰死神樹上不斷有星辰化爲火球墜落。

    六大人被血絕始祖的威勢驚懾,罵道:“血絕這個瘋子,居然將血絕家族的始祖神骸都搬來了天南。”

    “血絕始祖已經死去多少年了,怎麼還會有這麼強大的氣息?我怎麼感覺,像是一位天尊要活過來了!”一位精神力神靈顫聲說道。

    六大人氣急敗壞,道:“沒看見血絕戰神是以自己的神血供養始祖,以始祖紋路喚醒始祖體內的力量?而血絕始祖的神骸中,有恐怖絕倫的神源,那股力量……”

    六大人話音止住。

    只見,血絕始祖龐大的神軀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古老紋路,活了過來,一腳踩壓出去,頓時,光影死神大陣中,無數星球墜落。

    本是在操控陣法的十位神獸神將,全部嘶聲慘叫,化爲血泥。

    血絕戰神站在血絕始祖的前方,目光睥睨,威勢一時無兩,道:“你若有能力讓光影死神樹的陣法、神紋、天紋全部復甦,今日這一戰,我血絕認死。但,只憑一座大陣,就想煉殺我,你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

    被一位年齡遠小於自己的神靈,如此訓斥,六大人心中憤怒至極,但,理智戰勝情緒,立即衝向生死門,欲要逃回生死墟。

    血絕戰神攜帶始祖前來,光陰死神大陣都壓不住,他哪裡還敢留在這裡?

    “還想走?”

    始祖探手,五指一握,將六大人抓在了掌心,身體捏碎成一團氣霧。

    “你不是說天南就是公道?我便擒下你,親自去問問擎祖,天南的公道到底是什麼?”

    血絕戰神和血絕始祖帶着化爲氣霧嘶聲慘叫的六大人,毅然決然跨入生死門,只留下兩位嚇癱在地上的精神力神靈。他們的腿不聽使喚,站不起身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