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絕妙禪女那雙若琉璃菩提般的眼眸中,蘊含冷意,顯然極爲生氣。

    阿羅漢白珠對她而言意義非凡,從小到大,每次遭受枯死絕折磨,都是靠這枚珠子才挺過去。

    若非在黑暗之淵張若塵真的打動了她,她是絕不會將阿羅漢白珠贈出。

    張若塵有些擔憂風兮,道:“我是覺得她與佛有緣,與當年白僧很像。”

    Wωω☢ Tтkд n☢ CO

    “但我聽到的,卻是另一個說法。說,她愛上了你,但你始亂終棄,不想負責,所以引導她走上修佛絕欲的道路。”絕妙禪女看張若塵的眼神,鄙夷之色更多了!

    張若塵悵然感嘆,道:“當初爲救孔樂,逼不得已隨母后來到地獄界,爲了站穩腳跟,故意自毀聲名。但,從來都潔身自好,外縱而內修。”

    “一直以來,我根本不在乎外人如何評價,元會鉅奸也好,風流劍神也罷,謗我,辱我,惡我,我自清風拂山崗,明月照大江。”

    “但,絕妙,你怎也這般看我?我張若塵豈是那種始亂終棄的下流之輩?”

    “你聽到的版本,到底是誰說的?”

    絕妙禪女道:“告訴你,你是想去滅口嗎?”

    見張若塵似乎真的有些情緒低落,她道:“你很委屈嗎?你將我贈你的寶物,轉手就送給了別的女子,在你心中,阿羅漢白珠就這般可有可無?”

    “我的確曾經說你是散財童子,但你也不能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吧?阿羅漢白珠,可是佛門七寶之一。”

    張若塵很想反駁一句,摩尼珠還是佛門七寶之首。在黑暗之淵,贈送給你的寶物,還包括火神鎧甲、暗域天羅,價值可是遠遠超過一顆阿羅漢白珠。

    那個時候,怎麼不見你說一句“你不該做散財童子”之類的話?

    女人在意的根本不是散財童子如何闊綽大方,敗盡家業,而是將寶物散給了誰?

    從池瑤,到白卿兒,再到絕妙禪女都是這樣。

    絕妙禪女接下來的一句話,卻將張若塵打動,道:“你可知,它寄託了我從小到大無數的情感,對我而言,是最珍貴之物?我贈你阿羅漢白珠,不是覺得摩尼珠比它更珍貴,在與你交換。而是覺得,你張若塵值得我將它託付給你,堅信你一定能好好珍藏保存。”

    這是一句飽含情意的話,讓張若塵無法不內心震動。

    張若塵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或是愧疚,或是彷徨的情緒,道:“對不起!”

    “無需說對不起,既然贈給了你,你自然是可以隨意處置它,是我太狹隘了,佛法修的太淺,太自私,也太將身外之物放在心上,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冥女,不配修佛。”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苦笑,連忙勸道:“別這麼說,阿羅漢白珠對你太重要了,要不就留在你那裡吧……不好啊,也行,我留着!”

    絕妙禪女眼神越來越冰冷。

    張若塵知曉自己又說錯了話,有些時候,一旦說錯,就怎麼都救不回來了!

    張若塵很想現在就衝出佛國,去和薛常進生死廝殺,哪怕流一身血,也不想留在這裡片刻。

    絕妙禪女道:“已經送給別人的東西,你還想收回?或者,轉送他人?”

    兩人無言片刻。

    張若塵問道:“風兮還好吧?”

    絕妙禪女擡起修長手臂,輕輕一揮,像擦去了空間中的一層霧。

    在佛國深處,一座禪院中,風兮坐在樹下,正在研讀經書。

    “你說得沒錯,佛門至寶就該用在最恰當的地方,贈給最合適的人。她有心修佛,阿羅漢白珠便送給她吧!”

    此刻的絕妙禪女,再難看到一絲怨氣,盡數豁達和坦然。

    或許因爲張若塵將阿羅漢白珠贈送給風兮,她有過氣惱,但不可能記恨在心,變得像當年印雪天那麼極端。

    說到底,印雪天會走向極端,是因爲心中對不動明王大尊深沉的愛。

    絕妙禪女對張若塵的情感,還遠遠稱不上愛,或者說不能稱爲愛,自然心中的情緒,可以更容易控制。

    加上,張若塵並非是那種一味強勢的性格,可以站到她的角度思考問題,能夠理解她爲何生氣,能夠主動致歉。這一點,將她心中僅有的氣惱也化解!

    “得到《冥兵卷》,我閉關了很長時間。出關後,聽說你在三途河流域遭到截殺,險死還生,做爲摯友,我豈能袖手旁觀?本想去百族王城和星桓天找你,瞭解量組織的情況,是在路上遇到了她,還有那隻貓頭不死鳥。”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像是明白了什麼,語氣有些冷,道:“所以是那隻貓頭不死鳥給你講了那個不靠譜的版本?行,看來就是他了,他在何處?”

    “去了星空戰場。”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再次看向坐在禪院中的風兮,露出深深的擔憂,道:“她知曉元塵大師就是我嗎?”

    “與我無關,是那隻貓頭不死鳥根據阿羅漢白珠,猜出了你的身份,不僅沒有幫你隱瞞,還告訴了她。她現在,跟隨我一起修佛。”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摩拳擦掌,指節爆響。

    ……

    張若塵和絕妙禪女先後走出佛國,出現在衆人視野。

    出乎所有人預料,這兩位冥族權勢最高的絕頂大神,沒有爭鬥,氣氛很融洽。特別是龏殤,有說有笑,眼神比先前還要更加狂放。

    不少神靈,已察覺到不妙,覺得將有大事發生。

    絕妙禪女有絕色容顏,但身上佛光流轉,給人神聖不可侵犯的寧靜美感,與龏殤是兩個不同的極端。她道:“已探查清楚,龏天子真的歸來了,實乃我冥族之幸。”

    冥族衆神見絕妙禪女對龏殤是友好的態度,紛紛鬆了一口氣,欣喜起來。

    在這個特殊時代,龏殤如此咄咄逼人,且強勢的人物歸來,對冥族是一件好事,足以帶領冥族奪取到更多好處。

    相對而言,絕妙禪女還是太低調了一些,侵略性不強。

    若他們能夠一靜一動結合起來,冥族大軍誰人能擋?

    “這一次,本天子倒要看看,誰還敢動手?薛常進,你是束手就擒,還是本天子親自拿你?”張若塵有意無意的,瞥了豔陽天主一眼。

    薛常進並未將張若塵放在眼裡,而是看向絕妙禪女。恰恰絕妙禪女也看向他,不掩飾眼中的懷疑和敵意。

    見絕妙禪女這樣的態度,連鬼主、豔陽天主這樣的太虛大神都微微低頭,別的神靈,更是自動與薛常進和東方鬼帝府的神靈拉開距離。

    張若塵取出地鼎,神氣外放,瞬間將在場緊張的氣氛推向頂點。

    “薛常進,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一道雷鳴般震耳的淒冷聲音傳來!

    聲音傳來的方向,紅光滿天,大地不斷震響,一座座陣法光幕被撞穿。

    在衆神還來不及反應之時,一道紅光破空而至,一拳轟擊在薛常進身上。

    薛常進早已釋放出神境世界,但,遭受這一拳,依舊飛了出去,在街道上,砸出一道深深的犁痕。

    來不及閃避的神靈,一個個如稻草人般飛出去。

    那些僞神,直接神軀爆開,化爲一團團鬼氣。

    前來者實力之強,可見一斑。

    頃刻間,那道紅光再次攻殺出去,與薛常進激戰在一起,神通大術接連不斷打出。

    “快退,好強的神勁衝擊。”

    “是尺奼羅,他不是被關押在神獄中嗎?”

    “完了,兩尊登上《大神論》的強者,竟然在城中鬥戰起來,東方城域必定要受嚴重損傷。快,快去開啓鬼帝府中的殺戮神陣,鎮壓尺奼羅。”

    東方鬼帝府的鬼族神靈,立即向府中衝去。

    張若塵攔住了他們。

    “龏殤,這裡是東方鬼帝府,不是冥族。酆都鬼城的事,你一個外人也敢插手?”一位薛姓太白大神冷聲道。

    薛家能誕生多尊神靈,並非是傳承強大,實際上,鬼族根本不能繁衍後代,是他們的孕育秘法厲害,而且挑選的都是頂尖苗子,背後是神荼鬼帝的資源。

    整個薛家的神靈,都如神荼鬼帝義子。

    張若塵冷笑:“若非我這個外人插手,酆都鬼城早已大亂。薛常進是量組織成員,你和他修爲氣息很像,力量同源,看來多半也和量組織有關。有本天子在此,誰敢去開啓鬼帝府中的神陣?”

    張若塵必須將他們攔下,誰知道他們中有沒有量組織成員?

    一旦鬼帝府中的殺戮神陣開啓,掌握在了量組織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龏殤肯定投靠了天庭無疑,尺奼羅多半是他放出來,他們是故意想要在酆都鬼城中製造動亂。”

    “一起出手,打進鬼帝府,開啓殺戮神陣,誅敵平亂。”

    那位叫做薛鷹的太白大神振臂一呼,東方鬼帝府的鬼族神靈,齊齊出手,打出戰兵,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我看誰敢?”

    “你們是欺冥族無人嗎?”

    ……

    以龏殤那幾位故舊爲首,冥族諸神迎擊上去。

    一時間,鬼帝府門前,一座座神境世界展開,神光亂舞,戰兵對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