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絕妙禪女修爲高深,哪裡需要你助?別太自大,精神力強者往往攜帶有神符、神陣之類的遠超自己實力的寶物,一旦用出,太虛大神也未必扛得住,有被煉殺的風險。”海尚幽若道。

    張若塵笑道:“我可以理解,你這是在關心我的安危嗎?風流劍神的魅力,已征服你這位命運神殿高貴的生命主神?”

    海尚幽若翻了一下眼皮,道:“我看你是真的有些得意忘形。”

    張若塵收斂笑容,嚴肅道:“談正事,我認爲你說得有道理,要圍殺精神力八十四階的強者,不是易事。對方若是自爆神心,沒有誰可以阻止。所以,鳳天在何處,這種棘手的事,還得她老人家出面才行。”

    海尚幽若道:“鳳天去追殺湟惡神君了,很有可能,已經離開酆都鬼城,進入宇宙深空。”

    張若塵從懷中取出木靈希的一根髮絲,另一隻手抓出一團屍氣,閉目衍算和感知,

    那團屍氣,是殺死湟惡神君的陰殤屍後,在神山中收取。

    半晌後,張若塵睜開雙目,感知到一個大致方位,但太遠了,已經出了無歸森林。而且,時斷時續。

    “怎麼樣?”海尚幽若問道。

    “離得太遠,若去尋他們,就算尋到,也會失去對絕妙禪女那邊的感知。不過,有意外收穫。”張若塵意味深長一笑。

    “什麼意外收穫?”

    “你好歹是一尊修煉了數十萬年的主神,精通命運之道,難道不能自己推算?問我,什麼都問我,你有沒有主見?”

    張若塵收斂身上氣息,向某一方位飛去。

    海尚幽若怔住,問都問不得一句了嗎?

    要推算鳳天和湟惡神君,哪有那麼容易?

    她覺得張若塵是故意的,是在報復之前的事。

    因爲海尚幽若沒有將鳳天來到酆都鬼城的事,告訴他,而是騙了他,聲稱是從般若那裡得知他的身份。

    海尚幽若追了上去,看見張若塵手中捏着一團鬼氣。

    鬼氣的氣息,屬於薛鷹。

    海尚幽若立即使用命運之道推算,很快,在一神靈步之外,發現了收斂氣息潛行的薛鷹。

    薛鷹很小心謹慎,沒有使用神靈步,怕空間波動引起強者察覺。

    海尚幽若眼中浮現出異色,道:“薛鷹有些不對勁啊,他這是要去做……”

    本想問出一句,但想到某人剛纔的態度,她閉上嘴巴,哼了一聲。

    “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張若塵似猜到了什麼,眼中帶着深沉光芒。

    瞥了海尚幽若一眼,見她模樣甚是可愛,沒有絕頂大神的威嚴和古板,很像自己女兒紅塵。

    紅塵小時候,應該就如她此刻一般模樣。

    正好張若塵得了拳道奧義,心情不錯,因此,又動了逗她一逗的心思,於是,語重心長說道:“你彆氣惱,你的確太依賴我了,應該要學會獨立思考。你不是一個真正的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是一位將來要繼承生命神宮的主宰人物。修爲重要,手段也很重要。”

    海尚幽若心境差點被他刺破,道:“誰依賴你了?還能好好說話嗎,別一副長輩的樣子,論年齡,我做你祖母都不止了!”

    “你怎這樣?”

    “我怎樣了?”

    “你自己說的,修行者早該拋棄年齡的概念,一切以修爲定長幼和尊卑。我現在比你強,算是你長輩,指出你的不足,是對你好,你怎麼還急了呢?忠言逆耳。”張若塵搖頭嘆息,恨鐵不成鋼一般。

    海尚幽若氣得怒喘,胸口起伏不定,道:“你憑什麼就覺得自己比我強?在五界天還沒有被我揍怕,要戰嗎?要不現在就來看看,到底誰纔是長輩?”

    海尚幽若有些明白了,肯定是因爲在五界天,她教訓了張若塵太多次,雖然最後一戰他贏了,但很快匆匆離開,肯定現在還憋着一股怨氣。

    男人嘛,有點實力後,很容易就飄了,覺得自己又行了!

    以前受過辱,就想報復回來,處處想壓她一頭,顯然是在激她動手。

    海尚幽若道:“你在進步,我也在進步。別太自以爲是,小心敗了,下不來臺。”

    “真想一戰?”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眼眸斜視,明明是你想一戰。

    張若塵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戰。但若是你輸了,以後見到我,得親切的叫一聲乾哥哥。乾哥哥有什麼吩咐,你得立即去做,比如捶背捏肩,端茶請安。”

    海尚幽若自然不會因此而退縮,道:“好啊!若是你敗了,以後見面,得叫一聲乾姐姐,不,叫乾媽……不,不,還是不行,豈不比血絕還小了一輩?叫太祖母!對,就這麼叫。”

    “過分了吧?”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道:“塵兒,這一點都不過分,以我的年齡,你喊一聲老祖宗都不過分。”

    “咦!”

    張若塵不再與她鬥嘴,目光望向前方,發現薛鷹消失不見了!

    “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

    海尚幽若生怕張若塵又借題發揮,立即道:“我明白了!”

    她揮出纖長玉指,如劍一般,割開虛空,一步跨入虛無世界。

    在虛無世界飛行了沒有多久,她停下腳步,雙手虛抱。兩條凝脂白皙的手臂間,出現一道圓形命運光鏡。

    光鏡上,出現兩道人影。

    一人是薛鷹,一人是薛常進。

    他們二人在千里之外,薛鷹正在向薛常進彙報什麼。

    海尚幽若秀目圓睜,很是吃驚,已經死了人,居然又活過來了!

    她看向張若塵,發現張若塵很平靜,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

    張若塵道:“薛常進是進入了神魂榜的存在,哪有那麼容易被尺奼羅磨滅殆盡?若我沒有猜錯,被殺死的,只是薛常進的分身。而他的真身,想趁此機會由明轉暗,徹底隱藏起來。”

    “這既能洗清天下人對他的懷疑,也能坐實我量機的身份!”

    突然,海尚幽若道:“他發現了我們在窺視。”

    命運光鏡上,薛常進的目光,向他們望來,眼神十分冷冽。

    “唰!唰!”

    剎那間,薛常進和薛鷹出現到他們面前,身上散發出來的神氣和規則,驅散虛無。像是在虛無中,開闢出兩座世界。

    劍光一閃,冰晶寒劍出現到海尚幽若手中,道:“薛常進,你還真是夠老謀深算,差一點,整個地獄界的神靈都被你騙過了!”

    “海尚大神何出此言?老夫能夠從尺奼羅手中活下來,完全是因爲留了後手,將魂體一分爲二。但即便如此,依舊損失了一半修爲,只能算是一個半廢之人,未來無量難期。”薛常進嘆道。

    張若塵道:“是嗎?既然如此,薛鷹怎會偷偷摸摸來到這裡?若我沒有猜錯,正常情況下,他此刻應該攜帶神源和拳道奧義來見你。”

    “可惜啊,這兩樣東西,都被本天子奪了!”

    張若塵取出一枚神源,託在手中。

    “原來被你偷偷收走了!”薛鷹憤然,眼中神焰燃燒。

    薛常進很鎮定,道:“既然龏天子喜歡,拿去便是,反正老夫活了七十萬年,已是一個將死之人,這些東西沒什麼用了!”

    這話,誰信呢?

    張若塵道:“擒拿唐嵐,殺死唐嵐,是你一手策劃的吧?借尺奼羅之手殺死自己,從此洗清自己和神荼鬼帝的嫌疑。”

    “只你和尺奼羅那一戰,就讓酆都鬼城損失慘重。可以預估,未來東方鬼帝府和西方鬼帝府必定會對立很久,仇恨會在後輩中延續。”

    “且張若塵量機的身份,將再無翻案的機會,被天下修士所不容。”

    “這是一箭多少雕?好算計啊!”

    海尚幽若接張若塵的話,道:“可惜啊,功虧一簣。你太小瞧天下人,以爲可以將所有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現在,你是束手就擒,還是想再掙扎掙扎?”

    薛常進沒有再狡辯,看向張若塵,道:“其實我們的計劃,已經佈局數十年,怎麼都不至於敗得這麼慘。”

    “最大的紕漏,出在你身上,你絕不是龏殤。”

    “龏殤或許有幾分陰謀詭計,但絕沒有你這樣的膽魄、擔當和智慧。他絕不敢和湟惡神君正面爲敵,絕不會在沒有利益的情況下闖西方鬼帝府,絕對做不到將一切都看得這麼透徹。”

    “你以一己之力瓦解了我們數十年佈局,是個人物,老夫佩服。但你到底是誰呢?”

    ……

    又只有五千字,完了,完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