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道身影踩着神靈步前行,在星域中,跨越空間前行。

    “這一次,本皇還是得感激你,幸好你返回荒古廢城求見天姥,請來神旨,憑藉這卷神旨,天南生死墟那位多少會忌憚一二,應該不會再次向張若塵出手。”

    小黑見姑射靜不理自己,於是,又道:“但是,本皇很不解,天姥都傳出了神旨,爲何不親自出面,趕去天南,這樣威懾力不是更大一些?而且,張若塵修爲被廢,生死未卜,天姥只是賜了一個神使的身份,爲何不趕去救他,幫他恢復修爲?”

    姑射靜停下腳步,冷眼盯過去,道:“你也知道張若塵生死未卜?既然如此,爲何跟着我,你不是應該趕去找他嗎?”

    小黑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道:“我和他只有很微妙的感應,你吸收了他的魂力,都感應不到他的位置,本皇怎麼可能感應得到?都不知道他在哪裡,怎麼去找?”

    “天姥不能離開荒古廢城!這個秘密,我只告訴了你,若是讓外人知曉,那麼必然是你傳出去的。”緊接着,姑射靜又道:“別跟着我,我們不熟。”

    小黑繼續追上去,套近乎,笑道:“我們感應不到張若塵的位置,但是,葬金白虎感應得到,所以本皇並不擔心他的安危。”

    又跟了一段星域,姑射靜終於忍無可忍,再次停下腳步,盯向它,道:“本神要回羅祖雲山界稟告一些事,就此別過如何?”

    “巧了,本皇也要去羅祖雲山界。”

    “你去羅祖雲山界幹嘛?”

    “你管這個幹嘛?”

    姑射靜眼皮上翻,道:“我是羅祖雲山界的天閣目,你能不能進羅祖雲山界得我說了算。”

    “好吧,天閣目,本皇去往羅祖雲山界,是爲看望木靈希。這丫頭,若是知曉張若塵遭遇不測,容易做傻事,本皇得去安撫她的情緒。”

    看着姑射靜那雙質疑的眼睛,小黑連忙又補充了一句,道:“實不相瞞,木靈希是本皇的乾女兒。你若不信,可以去問張若塵。”

    小黑已是從五清宗那裡,拿到了刑天罐,與池瑤兵分兩路,一人去找張若塵,一人去羅祖雲山界救蚩刑天。

    姑射靜冷笑:“木靈希是你乾女兒?張若塵呢?”

    “以本皇的身份,神尊之子。年齡,十萬歲以上。閱歷,你都比不過吧?張若塵還年少的時候,真的就要叫我一聲乾爹。只不過,後來修爲強大了,翅膀硬了,纔沒大沒小,有些忤逆。”小黑一本正經,還有幾分惆悵和嘆息。

    姑射靜哼了一聲,化爲一道紅色神光,破空而去。

    “別走,等一等本皇。”

    小黑緊追上去。

    ……

    宇宙,星辰遍佈,空間無窮廣闊。

    有神靈中的大賢者,曾經推算過地獄界黃泉星河中的恆星數量,得出一個大概的數字,接近一萬億顆。

    一顆恆星,可以形成一個小型的星系。(太陽系中,小行星的估算數量超過百萬顆,小天體數以億計。)

    意味着,黃泉星河中,足有一萬億個小型星系。

    別說一萬億個小型星系,便是黃泉星河萬分之一的星域,都廣闊到神尊難以直接橫渡的地步,必須要走星路、蟲洞、星際空間傳送陣。

    若是神尊的神念鎖定了一個人,要將這個人找出來,自然不是難事。

    但,如果這個人脫離了神尊的鎖定,在如此廣闊的星域空間中,猶如大海撈針,是很難被找出來的。

    一座殘破的聖殿中,身穿火神鎧甲的絕妙禪女,將一具失去頭顱的身軀,放在滿是灰塵和蛛網的石臺上。

    一路上,有太多神靈追擊,她來不及幫助張若塵煉化侵入身體的那股強大死亡勁氣。

    但,好在張若塵生命力強大,生命之火沒有熄滅。

    這裡在多年前,是一位聖者的修煉地,但,荒廢得厲害,早已變成一處遺蹟。

    “唰!唰!唰……”

    絕妙禪女打出三十二杆陣旗,化爲三十二道黃光飛出去,衍化出大量銘紋,在這片遺蹟中,佈置出了陣法,這才又回到殘破殿宇中。

    她一雙清澈的秀目,看着躺在石臺上被濃厚死氣包裹的身軀,道:“你張若塵真是了不起,引得擎祖那等人物都親自出手,這是神尊級的待遇,將你當成了未來的諸天看待。不過,被如此可怕的死氣侵蝕,你的生命之火,爲何沒有熄滅呢?”

    擎祖出手,哪怕只是一縷死氣入體,對老輩神靈而言都是極難化解的事。

    張若塵一個新神而已,能夠活到現在,真是一個奇蹟。

    絕妙禪女發現,張若塵胸口有一團白光在閃爍。

    “看來,是佛門至寶大羅漢白珠抵擋住了死氣,加上佛祖舍利護體,你才活了下來。一切都是因果,若不是你給我摩尼珠,我又怎麼可能給你大羅漢白珠?若不是你給我火神鎧甲,讓我有了隱藏身份的手段,我也沒辦法出面救你。種因得果,恩怨糾葛,在我們做出化解仇怨的選擇的時候,便已註定。”

    絕妙禪女一雙雪白的纖纖玉手,放置到張若塵身體上方,引動阿羅漢白珠的力量。

    “譁!”

    阿羅漢白珠光芒大漲,一絲絲的,將籠罩張若塵的死氣淨化。

    也只有絕妙禪女這種級別的神靈,加上阿羅漢白珠這種級別的佛寶,才能淨化如此強橫的死氣。

    不知多久過去。

    死氣消散,絕妙禪女體內神氣消耗很大,凝白的俏臉上,浮現出汗潤和潮紅之色。

    失去死氣的壓制,張若塵本是被打碎的頭顱,緩緩的,重新生長出來。但,雙目緊閉,沒有甦醒。

    臉色蒼白,充滿病態。

    絕妙禪女的一隻柔嫩小手,摸到張若塵胸口,很飽滿,心臟在跳動,神心沒有破碎,蘊含強大的精神力波動。

    爲何沒有醒來?

    “咦!”

    絕妙禪女察覺到了什麼,將張若塵的衣袍脫下,顯露出裡面裹在身上的《六祖釋禪圖》。

    將《六祖釋禪圖》一點點的扯了出來,平放在地上,她細細觀閱。

    漸漸的,她那凝脂玉白的臉蛋,生出一絲羞惱之色,道:“原來這就是六祖,可惡,連我都被你騙過了!”

    想到在雲青古佛的殘破神海中,她曾被六祖的威勢,驚懾得跪在地上,心中便很不是滋味,覺得當時張若塵肯定有嘲笑她。

    忍不住,她捏緊拳頭。

    “不行!修佛者當心靜如水,爲何我的情緒波動現在越來越大?完全沒有以前那麼平和?”絕妙禪女意識到這不是一件好事,自己的心境出了問題。

    她平息情緒,沉定心境,將《六祖釋禪圖》捲了起來,放到張若塵身旁。

    外面。

    “就是這裡了!張若塵的氣息,在裡面,不過這裡被一種高明的陣法籠罩,要闖進去不是易事。”

    “我來破陣。”

    絕妙禪女向聖者遺蹟外望去,看到了葬金白虎和池瑤的身影。

    她又向張若塵看了一眼,嘆道:“算了,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希望你不要被這一次的打擊打倒,修煉精神力,今後依舊可以笑傲天下。”

    池瑤取出神劍,正欲強行破陣。

    但,忽然之間,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消失不見,眼前灰濛濛的空間,漸漸變得清晰,廢墟中的殘牆、斷柱、古殿,一一顯現出來。

    一道火焰神光,從天空飛掠而過。

    池瑤和葬金白虎進入這片遺蹟的時候,絕妙禪女已經離開這片星域,急速遠去。

    ……

    張若塵出現在一片金碧輝煌的宮殿中,這裡紅牆朱瓦,又有琉璃燈臺,銅獅鐵馬,玉蝶銀花做裝飾。

    很熟悉……

    對了!

    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帝宮大殿。

    “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正在張若塵疑惑不解的時候,聽到一道熟悉而陌生的聲音,聲音中充滿苦澀:“聖僧,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張若塵尋聲望去,看見了一道身形卓偉,面容儒雅,大概五十來歲的模樣的中年男子。

    是青帝,池瑤的父皇。

    張若塵如夢驚醒,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大殿中,不僅有青帝、明帝,他的旁邊還站着少女時的池瑤,只有十多歲的模樣,穿緊身的白色武服。

    大殿的中心,則是站有一道渾身散發佛光的神聖身影,正是須彌聖僧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在渡神劫,不對,明明是已經渡過神劫,正在構建第十重天宇,遭到了一股強得可怕的襲擊……怎麼突然一下來到了這裡。”

    張若塵心中一驚,暗道:“難道重生到一千八百年前,回到了十六歲那年?”

    很快,張若塵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不對。

    因爲他雖然站在大殿中,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只能被動的看和聽。

    須彌聖僧道:“如果還有別的辦法,貧僧何必將希望,寄託到兩個十多歲的孩子身上。這不是崑崙界的劫,是整個天地的劫,只有修煉不動明王大尊完善後的《明王經》,我們纔有一線生機。當然,不強迫他們,將選擇權,交給他們自己。”

    青帝和明帝的目光,向張若塵和池瑤看了過去。

    “我和瑤瑤已經商量過,我們願意修煉《明王經》,雖然不知道敵人到底有多麼強大,但,無論將來會多麼艱難,我們都一定攜手闖過去,不爲別的,只爲爭一線生機,爭一個未來。”張若塵的模樣很年輕,帶有一絲稚嫩,但,說出的話卻是鏗鏘堅定。

    而張若塵的意識,猶如一個旁觀者,只能看着十六歲的自己說出這番話。

    “別急着做出決定,你們得先知道修煉完整《明王經》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將來不是可以攜手,而是必定要分別。”

    緊接着,須彌聖僧將修煉《明王經》的殘酷,講述了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