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兩尊妖族神靈能夠找來,別的神靈,一樣可能會找來,這片星域待不得了,必須立即返回崑崙界。”池瑤道。

    “眼前的局勢怎麼破?稍有不慎,打草驚蛇。”張若塵道。

    的確很麻煩。

    誰都不知道這兩尊妖族神靈是如何找來此處?

    暗處是否還隱藏有別的神靈?

    張若塵道:“他們應該還不知道我在陣法裏面。”

    “爲什麼?”池瑤問道。

    張若塵道:“天下間,精神力再強的人物,有幾個強得過擎祖?天下間,推算最厲害的勢力,哪一個比得過命運神殿?連天南和命運神殿的神靈,都沒找到這裏,他們憑什麼可以?”

    ★тTk дn ★co

    “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你和葬金白虎趕來時形成的神力波動,被這片星域的精神力神靈感知到了!”

    池瑤認同張若塵的推測,道:“你說該如何破局?”

    “首先得確定,這裏是不是南方宇宙?如果是在南方宇宙,倒也好辦,畢竟崑崙界和天龍界交情不俗,只要你亮出身份,眼前這兩位妖族神靈怎麼敢輕易出手?”張若塵道。

    池瑤道:“這倒也是!神戰一旦爆發,南方宇宙的神境巨擘,很快就會感知到。”

    “但,這裏不像是南方宇宙!”

    張若塵望着星空,觀察四方,道:“宇宙間,充斥的不是妖氣。你看,東邊星空,星雲密佈,呈紫藍色,宛若巨大的花團。星雲中,沒有星球閃爍,反而分佈着大量的黑點。”

    “這裏的確不像是南方宇宙的星域景象!但,爲何會有妖族神靈,出現在這顆星球上?”池瑤百思不得其解。

    張若塵道:“對啊,如此怪異,我們必須得慎之又慎。依我之見,先傳功,傳功之後你必定修爲大進,到時候我們便能化被動爲主動。”

    池瑤心中始終有顧慮。

    “除了這麼做,沒有別的辦法了!我也想活,不想死在這些貪婪的神靈手中,你得救我,你得保護我。”張若塵道。

    池瑤的目光,投向葬金白虎。

    “它不行,它是史前生靈,別看它威武強壯,修爲不俗,實際上發揮不出多強的戰力,否則會被天地規則反噬。”

    張若塵說出這一句後,暗暗向葬金白虎傳音:“只要我傳功給她,她就能繼承極道葬金之氣和葬金規則神紋,成爲你的引導者。別拆我的臺,對你沒好處。”

    葬金白虎最能知曉張若塵的良苦用心,知曉對於傳功之後能不能活下來,張若塵是一點把握都沒有。但,要讓池瑤接受他的傳功,張若塵卻又必須裝出十拿九穩的模樣。

    葬金白虎心中暗歎,嘴裏卻是說道:“外面的兩位,都是真神中的強者,即便是偷襲,想要瞬間將他們拿下,也是難如登天。若是無法瞬間制服他們,讓神戰餘波傳了出去,後果將不堪設想。”

    “你若有更好的辦法,我們便聽你的。”張若塵看向池瑤,目光中,充滿真誠的意味。

    池瑤不是優柔寡斷的性格,很快做出決定,道:“若是傳功威脅到了你的性命,我便是拼了這身修爲不要,也要保全你。”

    “你能這麼說,我心裏就更有底了!放心吧,傳功一定會很順利,我也不想莫名其妙的丟掉性命,而且也覺得崑崙和孔樂太孤單了一些,今後得給他們添十個八個弟弟和妹妹才行。”張若塵調侃了一句。

    池瑤心中的擔憂始終沒有散去,卻沒想到張若塵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露出一口雪白編貝,恨了他一眼,纔是先一步進入《六祖釋禪圖》。

    “守住陣法,別讓他們闖入進來。”

    張若塵臉上笑容瞬間消失,向葬金白虎吩咐了一句,走進圖卷世界。

    在張若塵的接引下,池瑤穿過梵文,來到明鏡臺上,盤膝坐下。

    烏黑的長髮直垂,心境空明自然,身上三十三顆神座星球浮現出奪目的亮光,七彩神光環繞嬌軀,將她本就絕美傾城的容顏,映襯得更加清麗脫俗。

    頭頂上方,三十三重天宇的虛影浮現出來,看不清楚輪廓,像風一吹就會散去。

    張若塵已將十重天宇重塑,但,精神力畢竟還不夠強大,無法將神源重凝,只能讓神源碎片漂浮在通天河中。

    神源,是由修士的絕大多數神魂、神氣、規則神紋……,等等凝聚而成。

    而這些東西,現在都融入通天河。

    張若塵強行將通天河吞入腹中,盤坐在池瑤的對面。

    兩人雙掌結合,同時運轉功法。

    他們修煉的都是《三十三重天》,但是神氣在體內的運行路線,卻是截然相反,最後,同時涌向雙手。

    在這一瞬間。

    張若塵突然停止運轉功法。

    池瑤自然是察覺到了這一點,心中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想要停下來。

    但,停不下來。

    所謂誰成全誰,其實就是看這一步,誰先停止運轉功法。

    誰先停。

    誰就是在成全對方!

    “譁!”

    張若塵體內的神氣、規則神紋、神魂……,所有一切,皆是通過雙掌,傳入池瑤的體內。

    他的體內,通天河緩緩崩散,化爲碎片的神源迅速變小。

    池瑤無法開口,精神力傳音:“爲何你的神魂,也被吸收了過來?趕緊停下!魂力流失太嚴重,你的壽元也會流失。”

    張若塵閉目,傳音道:“你只有繼承了我的所有武道,才能繼承十重天宇,神魂也是武道的一部分。不要分神,趕緊控制體內的力量,若是傳功失敗,我們都得死。”

    “嘭!”

    便是在池瑤分神的瞬間,她和張若塵的背部,皮膚爆裂,有血霧飛灑出去。

    “我就知道,你是一個騙子,你的話,根本一句都信不得。”

    池瑤緊咬紅脣,連忙收斂心神,現在已經無法終止傳功,只能儘快接受傳功,凝練天宇。

    “我既然無法修煉武道,奧義你也全部拿去吧!”

    張若塵體內的真理奧義、時間奧義、空間奧義、本源奧義、黑暗奧義、劍道奧義,盡數飛了出去,與五行混沌神氣一起,涌入池瑤體內。

    至於聖意,因爲太過玄妙,張若塵至今都還無法完全理解,所以也就不知道該如何傳給池瑤。

    但想來,池瑤只要繼承了他的武道修爲,肯定可以控制十重天宇,應該也不需要聖意。

    聖意最重要的作用,還是與奧義有關,與天地間的奧祕有關,與修爲關係不大。

    修煉十重天宇,聖意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這些諸神印記,你也拿去,到無量境的時候,應該可以幫你大忙。”

    諸神印記本是融入了張若塵的氣海壁,按理說,在張若塵破入神境的時候,諸神印記主人的神靈殘魂,就該飛出離恨天,與張若塵的神魂相融。

    但,張若塵剛剛成神,便是遇劫。

    這些神靈印記主人的神靈殘魂,肯定還在離恨天。

    等將來池瑤衝擊無量境的時候,進入離恨天,必然可以藉此獲得巨大好處。

    張若塵體內,通天河徹底崩碎,所有神源碎片全部融化,皆是涌入了池瑤體內。

    原本懸浮在張若塵頭頂的十重天宇,緩緩移向池瑤,與她頭頂三十三重天的虛影接觸……

    ωωω ◆ttκā n ◆¢ 〇

    就是這一瞬間,張若塵身體猛烈一顫,體內的血液化爲血氣,飛向池瑤。

    神魂更是以十倍的速度流失。

    流失的,還有張若塵的壽元。

    池瑤心神失守。

    “嘭!”

    “嘭!”

    ……

    張若塵和池瑤的身上,爆出一團團血霧,肉身變得破破爛爛,而且在進一步碎裂。

    池瑤雙眼瞪大,滿臉都是掙扎的神色。

    可惜,無法開口。

    就是剛纔,她欲停止接受傳功,兩人差一點身體爆碎,神形俱滅。

    現在兩個人的修爲力量,都匯聚在她體內,相互纏繞,相互衝撞,她不能有一絲分心。

    “我血液中,融入了真理之心和白蒼血土,有無窮好處。千萬別分心,也別停下,你得儘快融合十重天宇,否則我可能真的會血液和壽元流失殆盡而死。”

    張若塵的身體,迅速變得乾癟和蒼老,臉上浮現出皺紋,頭髮變得花白。

    池瑤欲哭無聲,只得咬緊貝齒,拼盡全力運轉功法,觀悟十重天宇,將它與自己的三十三重天虛影融合。

    不知多久過去。

    十重天宇與池瑤的三十三重天虛影,初步融合在一起。

    但,池瑤依舊無法動彈,還需要繼續凝練,稍微分神十重天宇和三十三重天虛影都要崩碎。

    坐在她對面的張若塵,已是白髮蒼蒼,皺紋滿臉,體內血液幾乎盡數流失,彷彿是一層皮,包裹在骨頭上。

    他顫巍巍的,收回雙手,從明鏡臺上走下。

    看了看瘦骨嶙峋的雙手,又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臉,他苦澀無比的笑着搖頭,取出一瓶生命之泉和一株補充血氣的元會聖藥,吞服下去。

    乾癟的身體,緩緩衝盈了起來,至少看起來像是一個正常人。

    一個正常的白髮老人!

    臉上皺紋依舊無數,老邁不堪。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反覆擦拭,眼中充滿眷戀之色,最後,放到明鏡臺上,以無比蒼老和沙啞的聲音:“瑤瑤,我要走了!一千八百年的恩恩怨怨,今天才算是真正的了結。我現在真的很開心,比這一千年所經歷的加起來都更開心,如釋重負,前所未有的輕鬆。”

    “接下來,你一定要好好修煉,帶着我們兩人的意志,帶着六祖、聖僧、青帝、父皇他們的期望,一定要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宇,超越大尊,爲這個世界,爲這個時代爭一個未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不會讓我失望。只可惜……”

    張若塵摸了摸自己的臉,隨即咳嗽了起來,笑道:“可惜我這人渴望自由,嚮往未知,男人至死是少年。我想去宇宙中游歷,看看不一樣的世界,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不用擔心我,說不一定,哪天我就會回崑崙界去看你。”

    “我真的要走了,將沉淵交給崑崙,告訴他一定要保護妹妹。”

    先前傳功,張若塵雖然沒有將精神力傳給池瑤,但,精神力卻消耗巨大,幾乎到了枯竭的地步。

    正是如此,還沒走幾步,他便喘得厲害,連忙取出一根木杖來支撐老邁不堪的身體,蹣跚着步法走出圖卷世界。

    池瑤雖然無法動彈,無法開口,但是卻已經淚流滿面,心中恨死了張若塵,這個該死的騙子。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在騙她。

    他的壽元,明明已經枯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