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鼎散發出來的本源神光刺目至極,有分解鬼體的詭異力量。

    薛常進感覺鬼體要被撕裂一般,神魂念頭不敢外放,難受至極。

    “戰!”

    薛常進大吼,雙臂中生魂燃燒,發出一道道痛苦的哀嚎聲,像一座世界的生靈被獻祭。他的兩條手臂,本也與兩座世界沒有區別,內部氤氳廣闊,蘊含無限神氣,諸多生魂寄養其中。

    與此同時,海量天地拳道規則,向他匯聚。

    ……

    死在酆都鬼城的薛常進,只是他借/種種秘法,修煉出來的神鬼替身。

    如,血絕戰神的不死血神,湟惡神君的陰殤身和陽禍身……

    頂尖大神,特別是修煉了數十萬年的古神,很多時候十萬年修爲都停滯不前。要增強戰力,除了修煉神通和精神力,尋找神器、奧義之外,修煉分身是一條重要的路。

    這樣的分身,往往需要耗費無數資源,而古神,最不缺的就是資源。

    那些危險的事,或者有一定危險的場合,古神一般都會派遣分身前往。

    薛常進修煉出來的那尊神鬼替身,戰力近乎達到本尊的七成,擁有獨立神源。在公開場合,本尊和神鬼替身從未同時出現過。

    正是如此,神鬼替身才成爲了他假死隱藏、金蟬脫殼的犧牲品。

    他必須得這麼做,因爲當年污衊張若塵是量機,其實讓他自己也陷入危險境地,引起了不少神靈的懷疑。

    薛常進總共擁有百分之六的拳道奧義,爲了掩人耳目,讓天下修士都以爲他已經死了,在酆都鬼城,分給了神鬼替身一半。

    “嘭!”

    薛常進鬼體神軀變得數千丈高,雙拳擊向飛來的地鼎。

    根本擋不住,兩隻蘊含億萬生魂的手臂爆開,內部的生魂全部化爲本源微粒,像兩座世界湮滅。

    慘叫一聲,薛常進遭受重創,神魂和神靈物質被磨滅了不少。

    他已經不驚恐了,反而暗暗慶幸。

    因爲,在見到張若塵能夠調動天地間一切力量,將數千件聖境全部摧毀的時候,薛常進就意識到,自己接不住地鼎這一擊。

    之所以拼盡全力去接,是被迫無奈。

    若剛纔沒有接,或者沒有接住,他此刻必然已經鬼體爆開,傷得更重,甚至可能再也沒有逃走的機會。

    以雙臂和億萬生魂,換得喘息之機,薛常進立即遠遁。

    一追一逃,不知遁形了多遠。

    薛常進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徹底甩脫張若塵,心中既是氣憤,又很無奈。突然,視野所及之處,在星空中,看到一道光斑。

    薛常進如看見曙光,露出喜色。

    那道光斑,是他最嫡系的一座陰界,名叫“霧雲界”。霧雲界的實力,不弱於天庭排名前一千的強界。

    他在霧雲界經營多年,那裡牧養有數之不盡的生魂,有他絕大部分財富。最重要的是,那裡有一座星域空間傳送陣,在收走霧雲界後,足以甩掉張若塵徹底脫身。

    憑霧雲界牧養的生魂,他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傷勢。

    距離越來越近……

    “轟隆!”

    驀地,整個霧雲界化爲一個火球燃燒起來,繼而四分五裂。

    星空震動,規則紊亂,星球大小的火石四射各方。那畫面,很是絢爛,美麗極了!

    薛常進臉上的喜意瞬間消失,眼神呆凝,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

    霧雲界就這麼毀滅了?

    不,絕不可能。

    在地獄界,誰敢如此高調的毀滅一座陰界?誰敢與酆都鬼城作對?

    䯆皇和雪木化爲兩道神光,從火焰最絢爛的地方飛出。

    張若塵追了上來,道:“薛老,這份壽禮如何?”

    “張若塵!”

    薛常進頭髮蓬散,咬牙切齒,失去人樣,化爲猙獰厲鬼的模樣。

    怒至極點,若非還抱有將張若塵秘密傳出去的想法,他此刻已是自爆神源,與張若塵同歸於盡。

    就是這一僥倖念頭,斷送了他有可能拼殺張若塵,玉石俱焚的機會。

    “譁!”

    太極雲圖上,張若塵跨越虛空,剎那間出現到薛常進身前十里之處。

    薛常進急速後退的同時,雙掌打出,凝化出無數陰兵鬼將。但,毫無意義,六柄神劍斬出,如六輪恆星滾滾壓下,將所有陰兵鬼將碾殺。

    地鼎狠狠撞擊在薛常進身上,嘭的一聲,鬼體神軀終是裂開,化爲浩浩蕩蕩的鬼氣陰霧。

    借少陽、少陰旋轉形成的玄妙力量,張若塵一邊奪取薛常進的拳道奧義,一邊以地鼎煉化薛常進的神魂鬼氣。

    “不,本座要與你同歸於盡……”

    薛常進長嘯,發出喪魂音。

    浩蕩的鬼氣陰霧翻滾,想要重凝神軀,但太極雲圖如磨盤一般,一遍遍將鬼氣陰霧碾散。

    地鼎懸浮在薛常進神海的上空,荒古世界虛影顯現,鎮壓神海和神源。

    在地鼎壓制在,薛常進想自爆神源,都做不到。

    說到底,他早已錯過,與張若塵同歸於盡的機會。

    “自爆神源”,的確是神靈活命的最後招數,能夠震懾強敵,爲自己爭取到活命機會。但前提是,需要強大的意志支撐。

    要讓對方知曉,你寧爲玉碎不爲瓦全的決心。

    張若塵在薛常進身上,沒有感受到這股意志和決心,自然也就不懼他。一步步將他重創,再煉殺。

    等他下定決心要自爆神源的時候,已經做不到了!

    ……

    䯆皇和雪木看着遠處的太極雲圖,眼中皆露出震撼和敬畏。

    太極雲圖直徑超過百萬裡,陰陽兩分,緩緩旋轉,如道法本源在宇宙中的具象顯化。雲圖內部鬼氣濃密,但,逃逸不出去。

    “那可是薛常進啊,酆都鬼城最頂尖的五大強者之一,傲立世間七十萬年,今日,難道就要這樣被煉殺?”雪木心臟跳動不止,不知是興奮,還是恐懼。

    䯆皇道:“這或許就是少君能夠得九天、星海垂釣者、天姥、虛天他們賞識的原因,出世纔不過兩千年,已能引動天下風雲,太驚豔了!便是不動明王大尊年輕之時,也不過如此吧?”

    “忠心追隨少君,未來我們說不定真能有一番了不得的成就。”雪木意氣風發,笑道。

    之前,他們二人臣服張若塵,更多是因爲想要拿回神源,重得修爲,洗刷百年屈辱。而現在,見識了張若塵的崛起和強大,他們是真心想要追隨。

    是對強者的敬畏,是對張若塵未來成就的期待。

    海尚幽若鎮壓了薛鷹,追着張若塵和薛常進殘留的氣息前行。她以爲張若塵不敵薛常進,在一路逃遁,心中很急切,擔心張若塵遭遇不測。

    但,趕到霧雲界所在的這片星空,她徹底無語了!

    薛常進居然被打爆鬼體神軀,鎮壓到了太極雲圖中,正被張若塵煉化。

    這……

    張若塵這又是借了誰的力量?

    她絕不相信,在命運神殿短短分開不到百年,張若塵就能兇猛到這個地步。追殺魂停境的強者?

    還要煉殺魂停境的強者?

    但,感受到張若塵身上不斷增強的恐怖氣息,海尚幽若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那雙靈動而清澈的眼眸中,浮現出不自然的光芒。

    心中一道念頭流動而過,“難道今後真要叫他哥哥?呸,這怎麼可能,他張若塵纔多少歲?一位古神叫他哥哥,他敢答應嗎?”

    䯆皇和雪木已是釋放出精神力,籠罩了這片星域,防止這裡發生的事被外界發現。

    同時,他們放出一道道神魂念頭分身,進入星空,追殺薛常進逃逸的念頭。

    神靈的本尊,能夠感應到神魂念頭分身經歷的事。但,念頭分身感應不到本尊經歷的事!

    因此,就算薛常進在別的地方,還留有神魂念頭,也不是什麼大事,掀不起波瀾。就像兩軍交戰,主力被擊潰,即便有一些殘兵敗將逃走,也已經不足爲懼。

    說到底,還是因爲神靈幾乎不可能被徹底殺死,總會有神魂念頭殘留世間。特別是進入離恨天的神魂念頭,不會像散留在真實世界的神魂念頭那般,很快就會消散,最終全部死在下一次的元會劫難中。

    離恨天的神魂念頭,是有可能永恆的活在天地間。只不過,只能待在離恨天,來不了真實世界。

    在䯆皇和雪木看來,在逃遁過程中,薛常進分離出去的神魂念頭,還是很有必要全部找出來滅掉。

    畢竟,少君的秘密,不能泄露出去。

    隨着時間推移,地鼎周圍本源規則和拳道規則大量匯聚,混沌陰氣交匯,凝聚成一座直徑萬里的海洋。

    少陰逐漸成形,與另一邊的少陽神山相對應。

    地鼎緩緩飛起,離開那片萬里海洋。

    海洋沒有崩塌,意味着張若塵終於凝聚出屬於自己的少陰,不再需要借用地鼎維持一個不穩定的境界。

    張若塵的肉身,與太極雲圖中的陰陽二氣交匯。

    在少陰初成的瞬間,太極雲圖的運轉速度加快,陰陽二氣穿梭肉身的速度增加,使得肉身在吸收陰陽二氣後,以極快的速度提升。

    張若塵立即取出一枚枚提升肉身血氣的神丹,吞服進嘴裡。

    同時,地鼎煉化了薛常進的神魂和鬼氣,凝成一枚枚神丹,向張若塵飛去,直接吸收進體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