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池瑤和葬金白虎的講述中,張若塵終於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池瑤擔心張若塵因修爲被廢而情緒崩潰,連忙安慰,道:“你的神源和氣海雖然被擊碎,但,我聽聞世間有一種秘法,只要精神力足夠強大的修士出手,能夠重凝神源和氣海。跟我一起回崑崙,太上一定會幫你。”

    旁邊,葬金白虎道:“你不是說,天下只有你能夠幫他恢復修爲?”

    池瑤沒想到葬金白虎如此多嘴,瞪眼過去,瞳中帶有威脅的意味。

    葬金白虎道:“你這什麼眼神?是你說能幫他恢復修爲,我才答應帶你來的,你不會是想反悔吧?”

    “閉嘴,出去。”池瑤道。

    葬金白虎果斷搖頭,道:“不行!你這女人,乃張若塵一世之敵,是張若塵立下誓言一定要殺死之人,萬一趁他現在虛弱,對他不利怎麼辦?”

    剛纔,張若塵已經使用精神力,初步探查了體內的情況。

    因爲氣海和神源破碎,神魂丟失了九成以上,只有融入血液、神心、肉身的少量神魂保存下來。

    所以,他纔沒有喪失意識。

    武道修爲倒也不算盡失,因爲,修煉出無上法體,有大量規則神紋與體內的微粒相融,不在神源和氣海中。

    但,與盡廢也沒有區別。

    因爲失去神源,無法再轉化出神氣,也無法操控規則神紋。

    只不過,與別的精神力神靈比起來,張若塵的肉身還算比較強大,在短期內,是一個小小的優勢。

    多年苦修,換來這樣一個慘淡的結果,要說心中不沮喪,不痛苦,不憤怒,是不可能的。

    更讓張若塵痛苦的是,原本承載在氣海中的乾坤界,似乎也被打碎。乾坤界中,生活有太多的生靈,還有蘭攸也在裡面修煉。

    張若塵腦海中,浮現出孔蘭攸,還有別的一道道熟悉的身影,眼神沉重而悲痛,道:“擎祖到底是誰?”

    池瑤道:“擎祖乃是天南之主,地獄界的一位禁忌人物。你之所以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只因少有人敢提這個名字。”

    擎祖,不知道。

    但天南,張若塵還是知道的,意識到自己的這位大敵是何等可怕。更是知曉,天南的主人,乃是當初圍攻須彌聖僧的強者之一。

    廢他修爲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

    池瑤道:“你必須修煉完整的《三十三重天》,將來纔有機會報仇雪恨。我可以……助你!”

    張若塵目光向池瑤盯去,漸漸的,平息了心中情緒,重新坐回石臺上,道:“沒用了!當年,聖僧自己也說過,他將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其實只是在爭一線未來。說明他知曉未來很渺茫,必然有人會阻止我們成長起來。”

    “擎祖廢我,並非偶然。他不出手,也會有別的強者出手。”

    池瑤擔心張若塵因此沉淪,一蹶不振,道:“你就這樣放棄了嗎?若是太上出手,你是有機會恢復修爲。若是再加上虛卷傳功,說不定,你的修爲能夠更上一層樓。”

    張若塵很平靜,搖頭道:“神源被擊碎,怎麼可能完全恢復過來?如同一個瓷瓶被打碎,就算重新粘起,依舊裂痕道道。更何況,神源比瓷瓶玄奧不知多少倍,包括神魂、神相、規則,一旦破碎,怎麼可能恢復如初?”

    “再說,擎祖那等人物親自出手,我的神源已經灰飛煙滅,連碎片都沒有留下一塊,怎麼重凝?”

    “第三,要幫一位神形俱滅的修士招魂,都需要付出巨大代價。要幫助我重凝神源,難道太師父他老人家不需要付出巨大代價?他老人家這十萬年被困命運神殿,已經是傷痕累累,如今爲了崑崙界又操碎心。本是不可能的事,我爲何還要再去累勞他?”

    池瑤雙眼發紅,道:“所以,我們近兩千年的努力,與受的痛苦,到頭來竟是一場空?”

    “絕大多數人的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空。但,努力了,沒有成功。與不去努力,不去做,沒有成功。兩者是不一樣的!”

    張若塵雖然心中痛苦至極,但,臉上卻掛着淡然的笑容,不想自己的情緒,影響身邊的人。

    張若塵又道:“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修煉精神力,有什麼不好,將來或許也可以成爲太師父那樣的強者。修煉《三十三重天》的虛卷和實卷,固然是在爭未來,爭希望,但是當這一切破滅之後,我們還有自己的人生,還可以想別的辦法。”

    “再說,這天下也不是隻有我們在爭,還有很多修士,他們也在努力。就像閻無神,我便很看好他。就像天姥,她那麼強大。”

    “我以爲你會沮喪,你會悲痛,你會一蹶不振。可是現在,怎麼變成你在安慰我?”池瑤明明愁苦着一張臉,笑了出來。

    張若塵緩緩躺了下去,很是享受的樣子,閉上雙眼,實際上在查探傷勢,尋找不可能中的可能,道:“我是覺得,突然一下變得特別輕鬆,肩上的責任和重擔,全部都消失了!最關鍵的是,不用與你生離死別,挺好!我已經想得很明白,只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一百階,肯定舉世無敵,比修煉到三十三重天宇更強。”

    這是一句實話!

    因爲,將精神力修煉到九十階,便已經是宇宙主宰,是屈指可數的存在。

    歷史上,將精神力修煉到九十五階以上的,無一不是傳說,不是神話,與不動明王大尊這樣的強者一樣罕見。

    要是真有人將精神力修煉到一百階,說不定可能掌控宇宙,成爲宇宙之主。

    但那是不可能有的境界。

    池瑤知道,張若塵這麼說,只是故意在安慰她,不想她繼續擔心。

    葬金白虎道:“那我怎麼辦?”

    “讓瑤瑤做你的引導者吧!”張若塵道。

    葬金白虎急道:“引導者哪有說換就換的?而且,她也不適合。要不你嘗試一下,從最基礎的武道,重新修煉?”

    “剛纔我已經嘗試過,無法重新再開闢出一座氣海。根基已毀,武道之路已斷。”張若塵道。

    見張若塵如此輕鬆悠然,葬金白虎卻是愁了起來,覺得自己未來一片慘淡,前途迷茫。

    難道真的只能,重新去找一位引導者?

    哪那麼容易找啊!

    池瑤將石臺上的一幅畫卷撿起,緩緩打開,看着上面的線條和筆觸,道:“這是聖僧留下的畫卷!”

    “《六祖釋禪圖》。”張若塵道。

    “有些奇怪。”

    “哪裡奇怪?”

    “既然畫的是六祖在菩提樹下講禪,爲何將崑崙界的接天神木也畫在了上面?”池瑤輕蹙峨眉,感到難以理解。

    “圖上哪裡來的接天神木?接天神木……你說什麼?”

    本是躺在石臺上的張若塵,豁然坐起來,從池瑤手中,奪過《六祖釋禪圖》。

    發現,《六祖釋禪圖》果然發生了很大變化,不只是有六祖釋禪,還有接天神木和乾坤界的大地板塊化爲圖印,呈現在畫卷上。

    張若塵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乾坤神木圖》既然有內空間,《六祖釋禪圖》怎麼可能沒有內空間?”

    張若塵心情大好,激動的從石臺上站起來,但依舊腿軟,很虛弱。

    他剛得到《六祖釋禪圖》的時候,使用了各種方法,都無法打開化解的內空間,以爲內空間根本不存在。

    但,本是應該毀滅了的乾坤界,出現在《六祖釋禪圖》上,卻說明此畫必然有內空間,而且內空間可以承載一座世界。

    想及此處,張若塵立即割開手腕,將血液滴在畫卷上。

    血液被畫卷吸收。

    陣陣佛音響起,金光璀璨,六祖的身影呈現出來,站在廢舊的石殿中,散發出強大的威勢和佛蘊。

    池瑤眼中浮現出明瞭之色,意識到,自己在黑暗之淵看到的六祖,是這幅畫卷顯化出來。

    “譁——”

    空間震顫,天旋地轉。

    片刻後,張若塵、池瑤、葬金白虎,包括整座荒廢石殿,皆是進入《六祖釋禪圖》的內空間。窗外佛雲如金海,有風吹拂進來,帶有些許涼意,蘊含草木清香。

    他們走出石殿,外面是一望無邊的草原,一半是金色,一半是碧綠色。

    一半是《六祖釋禪圖》中的世界,一半是乾坤界。

    他們位於兩界的交界處。

    向乾坤界一邊望去,接天神木參天入雲,高達不知多少萬米,生機勃勃,葉片如翠雲。

    向另一邊的金色世界望去,一株與接天神木一樣高大的菩提樹,生長在天盡頭,灑落金雨,佛光映照天地,也生機勃勃,且神威浩蕩。

    如果畫卷上所畫的,在這內空間中,都會真實呈現。

    不禁讓人遐想,天盡頭的菩提樹下,是不是真的坐有一位正在講禪的六祖?

    但,張若塵沒有去印證這個猜想,而是調動精神力,御風而行,向接天神木飛去。他更關心孔蘭攸和乾坤界中那些生靈的安危。

    至於爲何能夠打開《六祖釋禪圖》的內空間,張若塵有些猜測,可能是因爲,只有他踏入神境之後,使用神血,才能將內空間打開。

    當時,被擎祖擊碎頭顱,正好神血侵染圖卷,才讓乾坤界保存了下來。

    只不過,須彌聖僧既然留下《六祖釋禪圖》,爲何必須要張若塵的神血,才能打開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