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褐色的星空,星霧瀰漫。

    一顆顆星球,像黑色圓形石頭一般,在星霧中以特殊規律運轉。

    三途河橫貫星霧而過,水流潺潺,死氣濃厚,消失在宇宙盡頭。

    河畔,一塊數十里長的巨石上,躺着一具礁屍,渾身如黑炭,很難想象,在不久之前,他尚且是地獄界呼風喚雨的存在,衆神都要稱他爲神君。

    沒錯,正是湟惡神君的陽禍屍!

    本尊和陰殤屍皆已消亡,陽禍屍被神焰煉成焦炭,神靈物質被磨滅大半,神魂十分虛弱。

    這位屍族無量之下的第一強者,算是徹底廢了!

    木靈希模樣的鳳天,站在巨石上,長裙雪白,眉心紅色鳳紋閃爍,手持一張“策”字面具,地上是一件黑袍。

    量使面具,量使神袍。

    “三煞呀,三煞……”

    她眼神逐漸冷銳,突然心生感應,擡頭望向寬闊而渾濁的屍河。

    只見,屍河對岸,出現一個披頭散髮的高大老者。

    像憑空顯現出來,無聲無息,很詭異。

    老者,明明臉都瘦得凹陷進去,但身體剛猛異常,雙臂肌肉發達,雙臂如象腿般粗壯,腰上一根血玉腰帶,鬆鬆垮垮的繫着。

    木靈希眼中浮現出一道意外神色,繼而道:“你這老傢伙,居然沒去北澤長城,酆都大帝都請不動你嗎?”

    老者神情嚴肅,氣息沉厚的道:“總要有人留在地獄界吧?恰好老夫不喜歡出遠門,於是,就留了下來。”

    “宇宙中不穩定的區域,不止北澤長城,的確得有人守望。”木靈希絲毫不奇怪,問道:“天庭那邊是誰?”

    鳳天雖知,天庭和地獄一定有諸天守望,但如今新體未破殼而出,神魂內藏,無法推算天庭的守望者。

    老者沒有回答她,道:“魔道復甦,亂古魔神齊出,對如今這個時代的我們來說,是當前第一大事。下面的小輩,怎麼鬥都無妨,或許還能冒出幾個無量。但你鳳彩翼,可是諸天之一,還是莫要參與進去了!”

    木靈希道:“這是你和天庭那邊那位守望者對話的結果嗎?”

    “老夫這是關心你的安危,怕你暴露了行跡,被黑暗中的藏匿者發現,遭遇不測。”老者道。

    木靈希知曉眼前這個老者是什麼德性,和虛風盡是一路貨色,年輕的時候,比虛風盡還要狂幾分。

    唯一的區別在於,虛風盡喜歡的是女人,他“喜歡”的是男人。

    在他們的那個時代,但凡是強大的男人,幾乎都被這個老者找上門打過。

    打不贏的,他就跟着別人,一次又一次的打,直到打得贏爲止。

    當今天庭和地獄界的諸天,在數個元會之前,他幾乎全部都交過手,而且,戰過不止一次。關鍵在於,他只和男人打,不和女人動手。

    唯一一次和女子動手,是與天姥,此後就低調了許多,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四處挑戰,渾身熱血像揮灑不完一般。

    低調了,卻也變強了,後來每一次出手,再也沒有敗過,終於,以不死血族第一戰神的身份,功成身退,不再參與俗世紛爭。

    據說,到不死血族的祖地,研究長生不死法去了!

    十萬年前,天庭和地獄界的神戰全面爆發,有人前去白蒼星請他出山。

    但他卻一心研究長生不死法,將自己都埋進了地底,誰去請都沒用。

    這些隱秘別的神靈不知曉,但,鳳天卻知道一些。據說他這麼執着研究長生不死法,與天姥有關。

    當年,天姥之所以對他出手,就是因爲這老傢伙口無遮攔,聲稱自己在同境界,已經超越不動明王大尊,將來必定證道始祖。

    大尊已死,不死當立。

    將他擊敗後,天姥留話:“就算你今後天下無敵,亦無法證明自己比大尊強大,除非,你能如你的封號一般真正不死,做到始祖都做不到的事。”

    其實,天姥和不死戰神的這一戰很隱秘,觀戰者只有幾位。

    據說是不死血族內部出了一個叛徒,纔將此事大肆宣揚了出來,聲稱天姥壓制了境界,但不死戰神依舊敗得一塌糊塗,在他女神手中毫無還手之力。

    實情如何,少有人知。

    但後世修士普遍認爲,不死戰神那時雖然修爲沒有大成,卻也不至於在同境界敗得那麼慘,多半是叛徒爲了討好女神,所以誇大其詞。

    因爲,那叛徒宣揚了此事後,足有千年沒有露面,有傳言是被不死戰神打了,在養傷。

    不死戰神所說的黑暗中的藏匿者,鳳天自然是知曉的,畢竟宇宙中,一些特殊的地方,精神力再強也無法推算。

    例如,黑暗之淵。

    還有那些始祖留下的世界裡面,隱藏有一些老怪物,皆是很正常的事。只不過,這些老怪物因爲情況特殊,不敢出世。

    真要出世,自然有人收拾他們。

    敢在特殊時期興風作浪,等無量歸來,連他們的始祖世界都得滅掉。

    無量北征,時間匆忙,只能將絕大部分無量請走,同時各自留下守望者,足以確保星空安寧。

    不死戰神勸鳳彩翼莫要參與無量之下的爭鬥,也有這個原因。這不僅是酆都大帝和昊天達成的協議,也是地獄界內部諸天的一致意志。

    至於無量之下的神戰,或者戰爭,在不死戰神這種層次的人物眼中,是必要的事。只有殺戮和戰爭中,才能誕生出真正的強者。

    不經歷生死,怎能磨礪精神意志?怎能從內心深處由內而外的脫變?

    木靈希道:“你是得到什麼消息了嗎?是哪一方的老怪物出來了?”

    “暫時不足爲懼。”不死戰神道。

    “北澤長城那邊戰況如何了?本天修爲出不了這具肉身,無法窺探那邊的天機。”

    不死戰神道:“大魔神沒有現身,很有可能,真的死在了亂古。沒有始祖甦醒,縱然羣魔亂舞,卻也擋不住這個時代最強大一批人物的攻伐。說到底,我們纔是這個時代的主宰。”

    “天庭和地獄出手果斷,那些亂古魔神尚未恢復元氣,還沒適應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就被阻擊。戰鬥已經進入尾聲,不少魔神被鎮壓,但也有魔神遁走。”

    “屬於魔道的時代,早已過去,不會再到來。但可以預見,魔道也沒那麼容易被滅掉,將會讓這本就動盪的宇宙,變得更加混亂和血腥。”

    木靈希陷入沉默,像是在思考什麼,道:“七十二柱魔神絕非易於之輩,哪怕只有十分之一逃走,一旦恢復到巔峰狀態。到時候,宇宙的格局,必會因此改變。”

    不死戰神道:“等着瞧吧,這纔剛剛開始呢,後面指不定還要發生多少怪事。唯有儘快證道半祖,方可有更多的底牌應對這萬古難遇的大變局。”

    木靈希詫異的盯了不死戰神一眼。

    因爲不死戰神說的是“半祖”,不是始祖。

    以他狂妄的性格,說出這麼保守的話,可想而知,真的是比以前低調了!

    敢喊出“證道始祖”這樣口號的,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修士,那時,或同境界無敵,或同時代找不到對手,自以爲比始祖年輕時更強,不知者無畏。

    而真正達到無量巔峰,纔會越來越明白,始祖是多麼遙不可及。

    並非是沒有了心氣,沒有了鬥志,只是,不再像年少時那麼無知,那麼自以爲是,逐漸明白了修煉是一步一個腳印的事。

    喊出任何口號,都不如先超越眼前。

    木靈希道:“如此一來,量組織更應該儘快滅掉。”

    “是該收拾了他們,也趁此機會,將他們背後之人一一揪出來,在北澤長城全部除掉。免得放回地獄界,打得黃泉星河動盪。”不死戰神眼神冷冽,又道:“但此事,你真的莫要摻和,讓他們年輕人自己去解決。”

    木靈希道:“本天不摻和進去,誰來滅量組織?”

    “我來!”

    三途河上,茫茫渺渺的屍氣中,一道血紅色的魁梧身形走出來。他身上鎧甲冰冷,手持血龍戰戟,背上披風飛揚。

    木靈希目光落在血絕戰神身上,道:“居然已經達到太虛巔峰,你們這是將不死血族哪位始祖的墓挖了,找到了逆天機緣?”

    不死戰神皺眉,道:“老夫怎麼可能做出這麼斷子絕孫的事?他們是去石族一位古之諸天遺留的世界中,找到的機緣。”

    說得很委婉,但古之諸天遺留的世界,大多都在墓中。

    木靈希身後空間微微顫動,魔音妖嬈的身姿,從那座空間中走出來,身周十八座空間神陣若隱若現。

    “陰陽十八局,本天又加強了一些,已是煉到極致,帶去交給張若塵吧!”木靈希居高臨下,冷傲道。

    “血絕替外孫若塵,謝過鳳天。”

    血絕戰神微微俯身行禮,心中有些震驚,不知道張若塵是如何做到的,不僅沒有被鳳天敵視,反而還得到了鳳天的幫助。

    須知,血絕戰神雖然狂傲,卻也知曉鳳天是何等殺伐果斷,更知諸天的修爲是何等恐怖莫測。在鳳天面前,血絕戰神始終抱有敬畏之心,目前來說這種人物得罪不得。

    這是鳳天殺出來的威名!

    請鳳天親手煉製陣法?

    族中那個老傢伙,都沒這麼大的臉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