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葬金白虎看到張若塵此刻的模樣,嚇了一跳。

    “去吧,現在你可以出手了!”張若塵目眺星空,如此說道。

    葬金白虎那雙虎眼,漸漸流露出人性的傷感,道:“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但我得立即離開,趕在瑤瑤出來之前離開。幫我最後一次?”張若塵眼皮聳搭,雙眼渾濁,雙手抱着木杖,搖搖欲墜的樣子。

    葬金白虎已經感知不到張若塵心中在想什麼。

    可是,它卻一眼看得出來,張若塵想逃離。

    逃離到一個大家都找不到的地方,埋葬了自己。

    如此一來,沒有人知道他死了!

    只要池瑤找不到他的屍首,心中總會有希望。

    一個人,只要心中還有希望,就一定會想辦法努力的活下去。

    他需要給池瑤,這樣一絲希望。

    葬金白虎心中悲痛,道:“你還會回來嗎?”

    張若塵笑了笑,眼睛無神,像是已經睡着。

    “嗷!”

    葬金白虎發出一聲長嘯,衝了出去,身軀越來越巨大,爆發出絢爛金光,攻擊向陣外的兩尊妖族神靈。

    虎嘯聲蒼涼,又似蘊含有撕碎天地的憤怒和哀痛。

    空間混沌蟲從張若塵的手指上飛了下來,咬食出一個空間蟲洞。

    張若塵邁步走入進去,離開了這顆星球。

    經過多次空間穿梭,不知來到了哪裡,空間混沌蟲耗盡力量,化爲一枚七彩戒指,纏在張若塵的手指上。

    而張若塵則是墜落到一顆蔚藍色的生命星球上,躺在地上,渾身虛弱,拼盡全力才取出一株能夠提升壽元的元會聖藥服下。

    但,沒有用。

    壽元已經徹底枯竭,只剩一小團生命之火,服用任何丹藥都無法再續命。

    張若塵睜開雙眼,看藍天白雲,臉旁是嫩綠的草葉,有露珠從草葉上滑落下來,溼潤了他的頭髮。

    “也好,就這裡了吧!”

    張若塵完全不想動彈,只想這般靜靜的躺在地上,聽風聲和鳥語,感受自然的清涼。

    放下一切的愛戀,放下心中的愧疚,放下令人疲憊的責任,放下思念,放下執着,放下世間的種種恩怨糾葛,再也不去想前塵過往。

    做一塊石頭,做一截枯木。

    就這麼靜靜的死在荒野,誰都不知道,也不需要讓誰知道。

    “咕嚕!咕嚕!”

    車輪轉動的聲音,由遠而近。

    “老爹,那裡好像躺着一個人,我去看看。”一個輕柔歡快的少女聲音,響起。

    腳步聲,到達張若塵身旁。

    一隻略顯溫暖和柔軟的手,先是在張若塵鼻尖碰了碰,又摸到他額頭上。

    “老爹,這老人家還活着,我們救一救他吧!”

    ……

    張若塵被擡上了一輛牛車,車上堆放有很多雜物,鐵器、蔬菜、水果、酒罈……,等等。

    牛車緩緩前行,來到一座小鎮。

    四周熱鬧起來,逐漸有了各色各樣的聲音,吆喝聲,牛馬聲,水聲,笑聲,哭聲。

    張若塵的意識,從始至終都很清醒,只不過,根本不想動彈,也不想開口,於是便如同植物人一般,保持沉睡的樣子。

    救下張若塵的少女,叫做小臨。

    她的老爹,姓穆。

    這對父女,開了鎮上唯一的一家客棧。

    說是客棧,其實很簡陋,只有一間堂食的店面,五間廂房。如今這五間廂房,還被張若塵佔了一間。

    這對父女心地很善良,一直都在照顧“昏迷”了的張若塵。

    每天小臨都會端來湯藥,給張若塵喂服。

    早晚,幫他洗臉、擦手。

    也有請鎮上的醫師,幫張若塵檢查。

    很快,一個月過去了!

    張若塵的精神力其實已經完全恢復,做爲一位精神力神靈,哪怕是在肉身最虛弱的暮年,依舊十分強大。

    他是可以醒來。

    但是,他完全不想醒來!

    他一直在盤算,體內那一絲生命之火,到底什麼時候熄滅?

    這一盤算,便是大半年。

    張若塵本以爲,自己最多隻能活幾天,而且在自己完全失去求生意志之後,應該死得更快纔對。可是,那一絲生命之火卻格外頑強,怎麼都不熄滅。

    這天早晨,客棧的後院,爆發了一場戰鬥。

    兩隻大白鵝和拴在牛棚欄杆上的黃牛鬥了起來。

    兩隻大白鵝兇厲無比,攻勢猛如兩隻大象,叫聲鏗鏘,眼神霸道,時而撲飛起來,用扁長的嘴巴,擰黃牛的大腿和腹部軟肉。

    能擰下一大撮牛毛。

    古人云,“寧可被狗咬,不敢讓鵝擰。”

    鵝的兇悍和攻擊力,可見一斑。

    家禽家畜戰力第一的位置,無可撼動,只憑引吭的叫聲,就能驚懾退貓和鴨這些一般的對手。

    面對兩隻大白鵝的進攻,黃牛顯然不是對手,只能暴跳如雷,圍繞欄杆旋轉奔跑逃命。很快,鼻子上的繩子,就被自己的瞎跑,全部纏在了欄杆上。

    鼻孔裡冒着白氣,動彈不得,只能任鵝宰割。

    幸好小臨及時趕到,罵退兩隻大白鵝,它才得救。

    看它那慘敗的憨樣,可謂是即輸了戰鬥,又輸了面子。

    小臨一邊幫它解繩子,一邊道:“就你最慫,明明這麼大的個頭,卻還打不過兩隻鵝。若不是還要你拉車,今年過年就把你拖去宰了,吃涮牛肉。”

    坐在窗口的張若塵,已經看了許久,不自覺的笑出聲。

    聽到笑聲,小臨擡頭望去。

    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中,露出欣喜的神色,也不顧重新將黃牛拴上,直接便是向大堂跑了過去,歡呼道:“老爹,老爹,他醒了,醒了……”

    “誰醒了?”

    “老頭子醒了!”

    “你說的是半年前,撿回來那位老爺子?快,快,我們去看看。”

    ……

    老穆和小臨快步上樓。

    張若塵卻還盯着後園,那黃牛就像是傻的,明明沒有拴它,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竟然不知道跑,很是滑稽。

    老穆推開門,走了進來,看着坐在窗口的張若塵,道:“還真醒來了,謝天謝地。”

    張若塵站起身,道:“多謝二位。”

    小臨從後面露出探出一張小臉,扎着兩個鞭子,很是可愛,衝着張若塵一笑,道:“你是我們半年前,從路邊撿回來的,老頭兒,你叫什麼名字?你家住哪裡?怎麼會倒在那種荒郊野外?”

    張若塵本是已經放下的一切,因她的一個“家”字,又勾了上來,目光頗爲黯然,道:“我……沒有家!”

    小臨正要繼續追問,卻被老穆喝斥了一聲,嚇得吐了吐舌頭。

    老穆道:“沒有家,沒關係,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

    “那你可要幫忙哦,客棧裡雜事太多了,我都忙不過來。”小臨道。

    老穆道:“小臨,老先生身體還很虛弱。”

    “沒關係,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一些雜事還是做得。掌櫃不要叫我老先生,我當不起,我姓張……”

    “那就叫你張老頭。”小臨道。

    張若塵笑道:“行!”

    於是,小鎮上的臨行客棧,便多了一位叫做“張老頭”的夥計。

    說是客棧,之前其實只有老穆和小臨兩個人。

    住店的不多,堂食的卻不少。

    一到飯點就會忙起來。

    張若塵能做的事很少,就是幫忙收撿碗筷,加柴送水,並且負責餵養黃牛和兩隻大白鵝。

    老穆是一個多面手,會釀酒,會木活,會修牆翻瓦,會燒菜。空閒的時候,還能打着木梆,唱一段滄桑韻味的腔曲。

    “百年渾似醉,滿懷都是春。

    高臥東山一片雲。

    嗔,是非拂面塵,消磨盡,古今無限人。”

    ……

    木綁是一根圓形棍子和一塊長方形木條,組成的樂器,敲擊起來,聲音沉混。

    張若塵閒來無事,也跟着學了木綁和腔調。

    每日抑揚頓挫幾句,倒是頗有意思。

    時間似水流年。

    小臨十六歲了,生得亭亭玉立,也學會了紅妝,學會了打扮,更是與鎮上一位姓雲的少年相戀。

    正是二八年華,哪家少女不情動?

    他們在客棧外的大槐樹下許諾終生,在月下依偎,爲石壁上刻下兩個人的名字。

    都是最好的事,也是最好的年華。

    對張若塵自然是有影響,需要乾的活,變得比以前多了!

    直到那一天黃昏,雲姓少年來到客棧,向小臨告別。他要去千里之外的一座宗門拜師學武,承諾一旦考入宗門,就會接小臨過去。

    但這一走,便再也沒有回來。

    聽雲家的家人說,那少年成功考入了宗門,拜在一位長老的門下,如今前途似錦,一心武道,與家人都聯繫得很少,只是每年會送回一封家書。

    小臨卻是對那少年有信心得很,每天黃昏,都會到大槐樹下等待,望向夕陽,望向晚霞最美麗的地方。

    十年如一日。

    這十年來,老穆多次拜託媒人,幫小臨尋覓合適的夫家。倒也尋覓了不少,條件都很優越,可是卻都被小臨拒絕。

    再好的夫家,又豈能比得過十年前的晚霞?

    她堅信有一天,心中那個少年,會在晚霞最瑰麗的黃昏,駕着華車,從夕陽下行來,接她離開。這是他們之間的誓言!

    就是這般,又是十年過去。

    老穆也和張若塵一樣白髮蒼蒼,病重在牀上,再也燒不了菜,唱不了腔。

    張若塵坐在牀邊,拉着他的手,問道:“老穆啊,若是有一個機會,可以讓你重病痊癒,甚至可以活到一百歲,兩百歲,你願不願意?”

    老穆閉着眼睛搖頭,虛弱的道:“不用了,活到這把年紀,已經活夠了!除了小臨,我這一生已經沒有什麼念想,也不想再去奢望什麼,老傢伙,還是你能活……小臨……小臨啊……老爹陪……不了你……了……”

    小臨,其實已經不再是小臨。

    這一年,她三十六歲,成爲了客棧的新掌櫃。

    張老頭,依舊還是那個張老頭,二十多年都沒有死,生命頑強得驚人,就連他養的兩隻大白鵝和老黃牛,都跟他一樣能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