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蘇璟坐在一座殿宇中,正在接待一比特剛從廣寒界趕來的聖王。

    他的心神一動,察覺到月神道場中的詭異現象,頓時露出一道笑意:“看來神使的精神力强度,已經突破到五十二階。吳韓兄,你來得真是時候。”?

    張若塵的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並沒有離開月神道場。天都聖市不比別的地方,這裡的高手太多,肯定有不少精神力强大的人物,能够看透他的精神力分身。

    萬一有人將精神力分身滅掉一尊,張若塵的精神力强度,會下降一大截。

    精神力分身的用處極大,可以幫本尊辦很多事,不用任何事都本尊親力親為,但是,卻也不能亂用。

    收回六十四尊精神力分身,略微花費了一些時間,張若塵就將精神力重新凝練在一起。

    “璟叔讓我出關,似乎是有重要的事。”?

    這一則資訊,是一尊精神力分身,迴響給張若塵。

    張若塵將第三枚六欲古丹收起來,走出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向大殿形態的煉器樓閣行去。

    當他到的時候,蘇璟和木靈希已經坐在裡面。

    除此外,還有一比特乾瘦的麻衣老者。

    雖然,麻衣老者一副老態龍鍾的樣子,但是張若塵憑藉强大的精神力,察覺到,此人的體內,仿佛蘊含有一座無邊無際的古海,哪怕稍微掀起一些波濤,也能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毀滅力。

    木靈希對張若塵眨巴了一下眼眸,悄悄傳音:“小心一些,那個老傢伙是吳家的一比特超級強者,恐怕是來者不善。”

    張若塵對木靈希淡淡一笑,輕鬆寫意的坐到她身旁。

    自從張若塵走進大殿,麻衣老者的臉色就變得沉冷,道:“神使果然是年少有為,但是,也不能目無尊長吧?”

    張若塵感覺到莫名其妙,道:“這話怎麼講?”

    “本王和璟王都是廣寒界的頂尖聖王,已經活了上千年,應該算得上是你的前輩吧?你來了後,就與神女殿下眉來眼去,可有將我們二人放在眼力?在沙陀天域,我就聽說神使年輕氣盛,相當輕狂,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麻衣老者道。

    張若塵一點都不生氣,只覺得好笑,道:“這就是目無尊長?哈哈。”

    “你笑什麼?”

    麻衣老者生出一絲怒意。

    張若塵很不会的道:“我笑你無事生事。首先,我們都是聖王境界的修為,你能封王,我也能封王,你並不比我尊貴多少。”

    “你若是真的值得尊重,看你比我年長,我當然會敬重你,稱你一聲前輩。”

    “可是,你這位前輩卻是以老賣老,我才剛到,就開始訓斥我。真以為我是你們吳家的小輩嗎?”

    麻衣老者的雙目瞪得渾圓,怒不可揭,隱隱間,絲絲森寒的力量逸散出來。

    張若塵毫無懼色,繼續道:“其次,我是月神封的神使,在廣寒界的地位,恐怕還在你之上吧?你見到我,難道不應該躬身行禮,稱呼一聲神使大人?”

    “大膽,小輩,你敢對本王如此無禮……”

    麻衣老者大怒,滂湃的聖威爆發出來,頓時,殿宇中雷聲滾滾,轟鳴震耳。

    蘇璟的身形一晃,出現到兩人之間,勸說道:“大家都是廣寒界的聖王,有頭有臉的人物,因為這點小事引發衝突,也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

    “小事?”

    麻衣老者沉吼一聲:“那麼,在璟王的眼中,張若塵殺我吳家絕代天才吳昊,也算是小事?”

    “吳昊是廣寒界的界子,就連大聖都無能隨意殺他。張若塵倒是心狠手辣得狠,竟然聯合昆侖界的魔女,直接將他殺死。”

    “就算吳昊真的犯了錯,也該由我們吳家來處置。况且,此事疑點頗多,吳昊是不是真的犯了彌天大錯,還是一個未知數。”

    “說不一定,是某些人眼紅他的界子身份,所以殺了他,想要取而代之。”

    果然是因為吳昊的事,張若塵暗歎一聲。

    這一次,就連蘇璟也都冷哼一聲:“吳翰兄,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當初,這件事,是本王親自禀告給九靈大聖、寂滅大帝、吳祖,豈能有假?莫非你連本王也懷疑?”

    麻衣老者與蘇璟對視了片刻,輕哼一聲,又坐回到椅子上面,眼神陰晴不定。

    蘇璟顯然是不希望廣寒界的內部出現衝突,神情很快就變得緩和,暗暗向張若塵傳音,道:“吳韓王是吳昊的祖父的兄長,與吳昊的關係很親近。吳昊,是吳家千年一出的奇才,整個吳家都對他寄予厚望。吳昊因你而死,吳韓王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一些怨氣。”

    “其實,吳韓王是一個相當嫉惡如仇的豪傑,如果當初,是他發現吳昊勾結商子烆,暗害我們。恐怕,他會親自出手,將吳昊擊斃。”

    “所以,張若塵,做為年輕人,你要多理解一下吳韓王,別與他較真。等到他冷靜下來,會明白是非對錯。”

    張若塵露出一道苦笑,傳音道:“既然璟叔這麼說,你的面子,我當然是要給的。當然,如果吳韓王繼續無理取鬧,咄咄逼人,我可不會任人污蔑和拿捏。”

    蘇璟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大笑一聲:“剛才大家都太激憤了一些,一切都是誤會。神使、神女,本王正式向你們介紹,這位前輩,是廣寒界大名鼎鼎的吳韓王,大聖之下少有的强者。今後,吳韓王將會與本王一起,暫住在真理天域,坐鎮鏡香崖道場和月神道場。”

    頓了頓,蘇璟又道:“吳韓王此次來到真理天域,還帶來了月神賞賜給神使的寶物。”

    吳韓王依舊冷沉著一張老臉,從儲物器皿中,取出一根彎彎扭扭的木杖。

    他沒有交給張若塵,而是,遞到蘇璟的手中。

    張若塵對月神賞賜的寶物,還是充滿期待,目光鎖定在那根木杖上面。

    蘇璟的臉上充滿羡慕,捧著木杖,道:“這是使用樹神的一截樹根,由月神親手煉製成的神使木杖,擁有無邊威能。張若塵,從今以後,你就是真正的月神神使。”

    “要知道,在天庭界,只有大聖,才有資格成為一比特神的神使,你算是一個絕無僅有例外。還不趕快謝過月神?”

    張若塵站起身來,向殿外的月神神像躬身一拜,才是一把抓住神使木杖。

    與張若塵預想的不同,神使木杖與普通樹木的樹根沒有什麼區別,根本看不出非凡之處。

    張若塵調動聖氣,注入進神使木杖,可是,木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就是……威力無邊的神使木杖?”

    張若塵的心裡,有些膩味。

    蘇璟笑道:“神,不能插手真理天域的事,所以神使木杖在真理天域發揮不出威力。當然,若是你在真理天域,遭到大聖的攻擊。大聖的力量,就會啟動神使木杖,使你暫時擁有月神的部分神力。”

    張若塵露出一道喜色:“部分神力有多强?”

    “在大聖的攻擊之下保命,應該是搓搓有餘的。”蘇璟道。

    張若塵又道:“如果我離開真理天域,神使木杖能够爆發出多强的力量?”

    蘇璟露出沉思的神色,搖了搖頭,道:“神使能够借用多少神力,是由神决定的,外人沒辦法知曉。不過,哪怕是神最信任的神使,也最多只能借用神十分之一的神力,不能再多。”

    只要能够借用月神的神力,哪怕只是借用千分之一,估計也能橫掃大聖之下的一切生靈。

    這根神使木杖,真是一件無價之寶。

    “一直都是我在幫她,這位月神娘娘,總算是慷慨了一回。”張若塵捧著神使木杖,如獲至寶。

    吳韓王冷哼一聲:“即便是神使,也不能隨隨便便借用神的神力,一旦濫用,月神肯定會將神使木杖收回,削去你神使的身份。”

    “我當然明白。再說,在真理天域,這根神使木杖,根本發揮不出作用。”張若塵如此說了一句,隨後,心中又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機感。

    “月神在這個時候將神使木杖送給我,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在真理天域的所作所為,已經引起一些大聖的注意。就連大聖,都準備來殺我?”

    想到此處,張若塵的喜悅感,消失得乾乾淨淨,反而有些手凉脚凉。

    蘇璟笑道:“其實,神使木杖還有很多妙用。比如,遇到重大的事,只要手持木杖,就能與月神的神念溝通。這是讓廣寒界,列為大聖都羡慕不已的事。”

    可以說,張若塵現在就是月神身邊的第一紅人,手持神使木杖,就如月神親臨,廣寒界的生靈全部都要向他行禮。唯有大聖的地位超然,不在此列。

    以月神神使的身份,卻也可以與廣寒界的大聖平起平坐。

    張若塵並不是睚眥必報的小人,囙此,沒有故意使用神使木杖去威壓吳韓王,給這位聖王境的頂尖强者,留了一些臉面。

    吳韓王刻意回避張若塵的目光,沒有像剛才那麼咄咄逼人。

    他取出一面白玉古鏡,遞給了木靈希,道:“神女殿下,這是月神娘娘讓本王帶給你的悟道鏡。”

    “你在真理天域,月神娘娘無法親自教授你,但是,悟道鏡卻擁有匪夷所思的神妙力量,不僅能够給你講道,還能為你解釋一些修煉上的疑惑。”

    “多謝吳韓王。”木靈希接過悟道鏡。

    離開大殿,張若塵沒有立即又去閉關,而是將精神力一分為二,其中一道精神力固守本尊。

    另一道精神力,則是凝聚成一尊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五階的精神力分身,跟隨蘇璟一起,前去拜訪那些送來請帖的修士。如果可以,張若塵當然是願意交一些朋友,為他們的道場佈置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憑藉精神力分身的實力,足以勝任此事。

    而張若塵的本尊,則是與木靈希一起,前去找小黑,想要看看它將三足食屍蟲控制得如何?

    張若塵的心中,有一個計畫,需要借助三足食屍蟲的力量才能實施。

    ……

    (聖書才女和敖心顏的Q版人物圖,已經發在微信公眾號,大家可以去看看,很可愛。聖書才女的,很靈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