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隻大白鵝,似乎是聽懂了酒鬼的話。

    它們兩隻雪白的羽翅展開,一左一右,衝了上去,分別擰在酒鬼的大腿和手指,痛得酒鬼嚎啕大叫,立即向大堂的方向逃去。

    兩隻大白鵝得勝歸來,神情倨傲,大搖大擺走到張若塵面前,繼續吃食。

    喂完兩隻大白鵝,又去餵了老黃牛。

    張若塵這纔回到大堂,卻見酒鬼沒離開。

    “太兇了,這還是鵝嗎?簡直比傳說中的鳳凰還可怕。”

    酒鬼披頭散髮,時而揉手指,時而搓大腿。

    七年交往,張若塵與酒鬼已經很熟,於是搬了一罈子酒,坐了過去,道:“你惹它們幹嘛,兩隻成精了的鵝,連我都不敢說要吃它們的肉。”

    酒鬼好奇的問道:“老張頭,一直沒問你,你到底多大年紀了?聽鎮上最年長的老人說,他年輕時候,你就半死不活的模樣。”

    張若塵其實也很疑惑,爲何明明只剩一絲生命之火,卻一直不熄滅。

    硬生生的,活了這麼多年。

    有時候,他都在想,是不是佛祖舍利和白蒼血土在爲他續命。

    “快死了,就快死了,活不了多久囉!”

    張若塵倒滿兩碗酒,給酒鬼推了一碗過去。

    酒鬼挽起袖子,捧起陶碗,陶醉的吸了一口酒氣,咕嚕咕嚕的,全乾了。

    霎時間,手也不痛了,腿也不痛了!

    張若塵問道:“別說是你,就連老黃牛都在它們嘴下,吃了不少的虧。世人常說,力大如牛。你說,爲何一頭健碩的黃牛,卻不是兩隻鵝的對手?”

    “因爲一個兇,一個老實。老實的,自然要被欺負。”酒鬼道。

    張若塵道:“若是這牛老實,爲何又能踩死屠夫?”

    “屠夫要殺它,它當然要拼命。”酒鬼理所當然的說道。

    張若塵道:“拼命的時候,能夠踩死屠夫。被欺負的時候,便一直被欺負。你說,鵝、黃牛、屠夫,到底誰最厲害?”

    酒鬼愣住了!

    “鵝……最厲害?”

    “屠夫要殺它,豈是難事?”

    “牛最厲害?不……不……屠夫最厲害……也不對……讓我想想……”

    酒鬼徹底失去喝酒的興趣,完全陷入思考。

    最後,想得癲狂了起來,他雙手抓頭髮,吼道:“你這是什麼破問題嘛?不喝了,不喝了!”

    酒鬼拍屁股走了,臨走時,還不忘向後院的兩隻大白鵝和老黃牛看了一眼,眼神憤憤然。

    只剩張若塵一個人獨酌。

    其實,張若塵最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在牀上裝睡了大半年,誰都叫不醒他。可是一場鵝牛大戰,卻讓他醒了過來。

    這是爲什麼呢?

    是什麼叫醒了裝睡的人?

    鵝根本不可能是牛的對手,力量遠遠不及,攻擊力不能致命,但是,卻偏偏贏了!

    牛看起來強大,卻無力反擊。

    他一直養着黃牛和兩隻大白鵝,就是想要弄明白原因。到底是什麼讓他醒了過來?

    當屠夫被牛一腳踩死的時候,張若塵更加迷茫。

    說明這並不是一頭任人宰割的牛,它也懂得反擊。

    喝完救,張若塵便是搬出木綁子,坐在大槐樹下,敲擊起來。聲音,抑揚頓挫,時而清朗,時而沉混。

    接下來的時日,酒鬼每天都會來客棧,與張若塵爭論鵝、黃牛、屠夫,誰強誰弱的問題。

    但,始終沒有一個結果。

    一個大雪紛飛的冬天,特別寒冷,雪厚三尺。

    酒鬼來到客棧,道:“我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定可以分出它們的勝負強弱。”

    “哦?”

    張若塵正在敲梆子,隨口應了一聲。

    酒鬼道:“我來養鵝,你養牛。屠夫是被牛踩死的,只要我養的鵝,堂堂正正的打敗你養的牛。就說明,鵝最強,牛次之,屠夫垃圾。”

    張若塵停了下來,道:“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打我那兩隻大白鵝的主意,想空手套白鵝?”

    “我買。”

    “不賣。”

    “小氣!兩隻鵝而已,還被你當成了寶貝,誰稀罕?告辭!”

    酒鬼憤憤然的離開。

    第二天,客棧失竊了!

    兩隻大白鵝被偷走。

    張若塵找遍了整個小鎮,也沒找到鵝。

    一起失蹤的,還有酒鬼。

    最後,在大槐樹上,倒是看到了酒鬼留下的一行字:“你在這裡,是找不到答案的。”

    “如此悄無聲息,看來這次我真的看走了眼,這酒鬼還真不是一般人!”

    張若塵無奈一笑,意識到,很快就要告別現在這種平靜的生活。

    但,他沒有想着離開,或者是躲到別處隱居。

    酒鬼既然盯上了他,他便是躲到天涯海角都沒用。

    這顆星球,是一顆六級大星,與七級以上的主星相比不算大,但是與別的生命星球比起來,卻又大得多。

    一般來說,只有主星上,纔有神靈盤踞。

    此刻。

    酒鬼站在這顆星球外的虛空,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彷彿自言自語:“你躲在這裡,太可惜了!少了你,這個時代,少了多少樂趣啊!你欲靜,我便偏不讓你靜。張若塵,你該出世了!”

    他揮着大袖,腳踩虛空,邁步而去,嘴裡吟唱:“天南無所歸,紅塵縱逍遙。人若來欺我,地染三尺紅。天若來欺我,罵聲賊老天。我若欺自個,誰又管得着?”

    “呱呱!”

    他身後,跟着兩隻大搖大擺的大白鵝。

    搖搖拽拽,一人兩鵝的步伐,倒是出奇的一致。

    ……

    宇宙永恆,羣星一直在運轉,不會因爲任何一個人的退出而停止。

    沒有了張若塵,天地還是曾經的天地。

    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雖然才爆發數十年,但,沒有像諸神預估中那樣平和,反而激烈異常,數十年間,多座古文明毀滅,神戰頻頻爆發,不知多少神靈隕落。

    天庭依託巨靈文明、豔陽文明、藏墟文明建立起來的鐵幕防線,已是被打得千瘡百孔,形勢岌岌可危。戰死的修士,不計其數。

    戰爭一旦爆發,就像放出了惡魔,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

    四十年前,有屍族神靈潛入北方宇宙,屠戮一界,煉屍億萬。

    北方宇宙戰爭爆發!

    三十年前,有消息傳出,池瑤女皇吞噬了張若塵的一身修爲,修成《三十三重天》。此後,有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軍隊,闖入崑崙界所在的星空大肆殺戮,戰火蔓延到西方宇宙的局部星域。

    二十年前,天宮舉行封天大典,定出二十諸天,昊天爲新任天尊。

    時隔三十萬年,二十諸天再現世間,諸天的神影,懸浮在天庭上空,如同二十尊星空巨人,是爲這個時代的最強者。

    地獄界不甘示弱,也召開封天大典,評出二十諸天,酆都大帝爲地獄界天尊。

    十年前,五清宗從離恨天歸來,踏入神尊之境。

    四年前,蚩刑天逃出羅祖雲山界。

    上個月,白卿兒坐着一艘白玉古船,從邊荒宇宙歸來,回到了神女十二坊。

    時代一直在變,每個人都是這個時代的主角。

    這時,張若塵擡頭望天,只見天空燃燒,一團火球從天而降,墜落在距離小鎮大概只有五百里的地方。

    他看得很清楚,墜落下來的,是一個修士。

    而且修爲不弱,是一個大聖。

    不多時,張若塵便是看見這個大聖,出現在他視野中,傷得很重,氣息虛弱,從半空飛落了下來,出現在小鎮的鎮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