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今日的所作所爲,魂七看在眼裡,所以,以他天尊弟子的身份,纔會這麼客氣的與張若塵說話。

    同時,也是因爲張若塵現在足夠強大,纔會引得他的尊重。

    換做以前,魂七會在意張若塵誤不誤會?

    你誤會又如何?

    說到底,擁有強大的修爲,才能在最頂尖人物那裡,奪得屬於自己的尊嚴和話語權。

    在薛鷹那裡,魂七瞭解到了不少。但只能確認,薛常進是量組織成員。

    是不是量使,卻是一個未知數。

    張若塵道:“薛常進體內沒有量字印記,身上也沒有量字面具和量使神袍。應該是因爲,當年他在嫁禍我的時候,自知自己會引人懷疑,所以將量字印記逼出了身體,藏入了量使神袍。”

    “當然,還有另一個更大的可能,薛常進就是量機。他的量字面具和量使神袍,早已落入我手中。”

    魂七沒有聽出張若塵話語中的破綻,眉頭緊鎖。

    如果無法證實薛常進是量使,又該如何對付他背後的神荼鬼帝?

    很快,魂七明悟過來,對付一尊鬼帝這樣的大事,不是他該思考的。打算直接將自己知曉的所有信息,稟告給酆都大帝的天尊神像。

    以大帝的閱歷、智慧、手腕,神荼鬼帝真要有問題,根本不需要什麼證據,其必死無疑。

    唯獨只怕神荼鬼帝提前得知薛常進的死訊,先一步逃走。

    魂七問道:“聽說,你想化身量機,潛入量組織,從而一舉將他們全部剿滅?需要幫助嗎?”

    經歷了今日之事,顯然魂七對量組織敵意大增,語氣中帶有殺意。

    他被激怒了!

    酆都大帝離開時,將酆都鬼城交給了他,而現在酆都鬼城損失慘重,更險些淪陷。對魂七而言,這是奇恥大辱!

    絕妙禪女向張若塵看去,頓時,明白他先前爲何說出“可不可以不走”那話。

    化身量機,潛入量組織,好大的膽子,簡直是不想要命了!

    正在研究赤龍神杖的荒天,突然擡頭,向張若塵投過去一道冷芒。

    相對而言,張若塵顯得很輕鬆,笑道:“也是海尚幽若告訴你的?她可真是我的摯友親朋,什麼秘密都被她泄露出去了!”

    魂七道:“她認爲此事很危險,所以求本座助你。張若塵,今日之前,對你,我是很有成見的!但,至少在這件事上,我們的目的一致。”

    “量組織的實力,量組織成員的瘋狂,你應該也見識到了!”

    張若塵逐漸變得認真,道:“魂七大神,莫非覺得量組織成員,全部都是湟惡神君、四大人這種人物?他們真要強大到這個地步,天庭和地獄早就天翻地覆了!”

    “我認爲,今日一戰,量組織在地獄界的精銳主力,至少已經滅了七成。”

    這一點,魂七、絕妙禪女、荒天皆認同。

    因爲就今日暴露出來的問題,與後續的追查和清剿,已經足以讓地獄界傷筋動骨,動盪不是短時間內平息得下來。

    這其中涉及到命運神殿的神尊,酆都鬼城的鬼帝,甚至有諸天,也有天南那樣的超然存在。

    若量組織在地獄界還有大規模的力量,這還得了?

    說到底,量組織終究只是一羣見不得光的修士。

    魂七道:“若量組織中,再冒出兩三個老四這樣的存在,再冒出幾個金珏天神那樣果斷自爆神源的太虛大神,將是怎樣的後果?他們在地獄界的勢力,或許已經元氣大傷,但在天庭的勢力呢?”

    “要滅他們,你的背後,必須有一支強大的力量。只靠命運神殿和冥族,恐怕還遠遠不夠。”

    “本座並非是一定要幫你,你的死活,本座也並不關心。但,本座一定要滅量組織!眼前既然有這樣的契機,也就一定要抓住。”

    荒天將赤蛟神杖收起,道:“魂七,你似乎忘了我?”

    魂七看見了荒天先前的出手,他的戰力,儼然已是達到無量之下的一流水平,不容忽視。

    “命運神殿和冥族不夠,再加上不死血族呢?”

    血絕戰神以一根碗口粗的神鏈,鎖住三目石化蛟的脖子,站在蛟首上,騰飛而來,身上血氣十分濃厚。

    張若塵喚道:“外公!”

    在場幾人早已感應到血絕戰神的氣息,知曉他在遠處搏鬥三目石化蛟,因此,他的到來,大家都很平靜。

    血絕戰神衝張若塵笑了笑,道:“湟惡神君和天南老四都已經被擒,被誅,量組織還能成什麼氣候?現在,正是要一鼓作氣,將他們連根拔起。若塵,你要滅量組織,這是我們男兒的擔當,外公必然全力支持。”

    張若塵道:“有外公這話,若塵就更有底氣了!軒轅漣,你都到了,還不現身?”

    在場幾人,個個神魂強大,無一不是當世雄傑。

    但聽到張若塵這話,無一不驚,雖未表現在臉上,但一個個身上的神光都浮現出來。

    這裡的空間破碎,混沌空無。

    一輛黃金車架無聲無息,從虛無世界行駛出來,距離他們大概百里的距離停下。

    剎那間,氣氛變得肅殺。

    特別是魂七,手中戰刀不停錚鳴。

    軒轅漣的聲音,從車架中傳出,帶有笑意:“魂七,收起你的刀吧,你不是本公子的對手。”

    “《大神論》的排名,可不是你能說出這話的底氣。誰強誰弱,真正戰一場才知曉。”魂七道。

    軒轅漣道:“你連張若塵都不如,哪有資格與我交手?先前,本公子之所以退走,可不是因爲你的刀有多麼厲害。”

    張若塵道:“軒轅漣,你這般挑撥離間,可不像是來合作的。我爲什麼能發現你,你還不知道嗎?”

    車中,軒轅漣坐在青蓮上,眸中浮現一道困惑之色,心中猜測,張若塵是不是在軒轅青的身上動了手腳?

    否則,以她這輛神器黃金車架的隱匿力量,怎麼會在數萬裡外,被張若塵感知到?

    魂七、荒天等人,則是露出恍然之色。

    他們都是自信到極點的存在,自然不會相信,以他們的修爲,感知能力會不如一個初入太虛的小傢伙!

    哪怕這個小傢伙十分逆天,但還不至於現在就超越他們。

    張若塵之所以那麼說,完全是不想讓軒轅漣得逞。軒轅漣爲了防止張若塵親善地獄界,與酆都鬼城修復關係,就是故意在挑撥張若塵和魂七。

    張若塵雖不懼魂七,但也不想平白無故多出這麼一位強敵。

    除此之外,張若塵也是故佈疑陣,讓軒轅漣自己去疑神疑鬼。

    實際上,真理化少陽,本源化少陰後,張若塵的無極神道感知能力遠勝從前,在黃金車架進入一神靈步之內的時候,就生出微妙感應。

    雖不知道是軒轅漣,但,只是微微思考了一下,也就做出判斷。

    只能是軒轅漣。

    連使用了神器車架的軒轅漣,都避不開他的感知,張若塵自信,無量不出,誰都無法悄無聲息的近他的身。

    當然,能隔着數萬裡,感應到黃金車架的波動,還有兩個前提因素。

    第一,張若塵是一直將太極陰陽圖釋放在外,恰好黃金車架進入了圖內範圍。

    第二,無論是宇宙空間,還是虛無世界,實際上都很純粹。如果換做是在酆都鬼城那樣的神城中,張若塵的感知,必然大打折扣。

    無論怎麼說,如此感知能力,太驚駭世俗,還是低調一些,莫讓外人知曉。

    這樣今後才能更好的應對突發情況,打得敵人措手不及。

    魂七身上戰意越發旺盛,氣機完全將軒轅漣鎖定,道:“你是天庭的天尊之子,我乃地獄的天尊弟子,今日,你我公平戰一場,既分勝負,也分生死,誰也別逃。”

    軒轅漣的笑聲,從車中傳出:“明明在場地獄界高手如雲,你卻選擇與我獨戰。地獄界的天尊弟子,就這點謀略,只懂逞匹夫之勇?難怪張若塵不願與你合作!”

    魂七持刀指去,道:“只爲與你一戰,挽回酆都鬼城今日丟掉的尊嚴。”

    “匹夫之勇!”軒轅漣道。

    魂七身上鬼氣爆發,引動星空中的天地規則,道:“軒轅漣,你真以爲能穩勝我?以地獄界的天地規則環境,加上我的星魂神座,應該是我穩勝你。”

    “匹夫之勇!”

    軒轅漣又道:“連張若塵都知,本公子是來合作的,你卻連敵友都分佈清楚,難怪今日酆都鬼城會爆發大動亂。若非張若塵幫你,恐怕現在酆都鬼城已經落入量組織的掌控中了!”

    見軒轅漣一直在挑撥魂七和張若塵,血絕戰神有些看不過眼,道:“軒轅漣,你這是求合作的態度嗎?”

    軒轅漣道:“還是戰神是明白人!”

    血絕戰神向魂七道:“無量北征前,大帝和昊天簽署了停戰協議,所以,我們當前第一大事,乃是滅量組織。軒轅漣若能出手,我們有機會,將量組織在天庭那邊的根基全部拔起。而且,天庭那邊的量皇、量尊,還得昊天出面才能收拾。昊天不可能信我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