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位大聖,是夜叉族,面容蒼老,雙眼狹長。

    渾身都是傷痕,給人一種狠厲之感。

    他向張若塵走來。

    張若塵像是被嚇得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夜叉族大聖露出輕蔑的笑意,道:“放心,我不會殺你。”

    他的一隻手,搭在張若塵肩膀上,有強大的精神力涌入張若塵體內,雙眼浮現出幻光,控制張若塵的意識:“從現在開始,我就是這家客棧的掌櫃,你是我的僕人。”

    “明白。”張若塵道。

    夜叉族大聖滿意的點頭,收回手掌,擡頭看了看,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可怕的事,連忙搖身一變,變成一個五十來歲的微胖中年男子。

    張若塵跟着他,一起進入客棧。

    夜叉族大聖真的就裝成了客棧掌櫃的模樣,在廚房裡生火做飯,擦拭灰塵,點算賬目。張若塵在一旁,老老實實的打下手。

    正是雪飛滿天的時節,世界白茫茫的一片。

    四道綵衣飄飄的美麗身影,從夜叉族大聖先前的墜落之地,一直找到這座小鎮。

    她們個個都國色天香,身姿曼妙,肌膚比雪還要白,腰肢露在各色紗衣的外面,柔韌而性感。可惜。每一個身周都有聖道規則流動,尋常修士看不清她們的容貌和身材。

    “就是這裡了,我聞到了他殘留的血氣。”一位抱着琵琶的女子,說道。

    持笛的那位女子,道:“他是藏在了這座小鎮的凡人裡面,鎮上的人類不超過二十個,我只需一道笛聲,就能將他們全部殺死。還活着的,必然就是他。”

    “不可。”

    手抱琵琶的女子,肅然道:“賊老天可是說過,這顆星球隱藏有大秘,若是濫殺無辜,恐怕會遭遇厄難。走吧,進小鎮看看,他藏不住的。”

    “嘭!嘭!嘭……”

    客棧中,張若塵正在用錘子,敲擊窗戶的擋板,抵擋凌厲的風雪。

    大門被推開。

    呼嘯聲響起。

    一片片雪花,伴隨迷人的女子芳香,從外面吹了進來。

    四位絕色女子,個個修爲不俗,在大聖中都是強者。

    一走進來,那位持笛的女子,便是釋放出道域,將整座客棧包裹。

    強大的聖道規則,無形中,蔓延客棧的地面、牆壁、屋頂、窗戶、柱子……,將客棧化爲牢籠天地。

    一般的勢力,可是培養不出四位頂尖大聖。除非是在整個宇宙,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勢力,才能做到。

    當張若塵看見最後那位抱着琵琶的女子,走進客棧,終於明白她們是什麼來頭。

    因爲,這個女子,他見過。

    持笛女子身材極其美妙,特別是胸口,彷彿有兩隻乳白色的碗倒扣在那裡,若隱若現。

    她眼神不善,走到張若塵下方,道:“老人家,你都如此一大把年紀了,怎麼還爬這麼高?危險啊,萬一摔下來怎麼辦?”

    張若塵知道她在懷疑自己。

    因爲,那位夜叉族大聖,將一滴血液,故意粘在他身上。

    持笛女子手按張若塵身下的木桌,輕輕一推,木桌橫移出去。

    本是站在木桌上釘窗戶的張若塵,老邁的身體,重心不穩,側倒了下來,眼看就要當場摔死。

    手抱琵琶的那位女子,探出一隻玉白柔荑,抓住張若塵皺巴巴的手腕,同時,一股無形的勁氣,落在張若塵身上,讓他平穩的落到地上。

    她的手很柔軟,香味令人陶醉。

    “不是他!蒙生狡猾得很,將一滴血液,故意灑在他身上,用來迷惑我們。”手抱琵琶的女子,如此說道。

    “各位姑娘是要住店,還是堂食……你們……”

    五十來歲的掌櫃,從裡面走了出來,看到四位美若天仙的女子站在大堂中,一時之間,滿臉呆滯。

    一個小鎮上的客棧掌櫃,忽然間,看見四位穿着豔麗,不是露着蠻腰,就是**的美女,怎麼可能不被驚呆?

    張若塵看向掌櫃,倒是有些意外,發現這位夜叉族大聖也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隱藏手段,變得高明瞭一些。

    從始至終,張若塵都沒有釋放精神力。

    因爲,沒有必要。

    大聖級的修士,現在在他眼中,與普通凡人沒有區別,根本不想知道他們意欲何爲。

    四位各持一件樂器的女子,嬌笑吟吟,圍繞夜叉族大聖轉圈,打量着他。

    顯然她們有所懷疑,卻又不敢肯定。

    持笛女子正欲出手,外面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沒想到,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居然可以遇到神女十二坊的四位樓主。”

    一個獨眼的灰袍老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正欲去關門的張若塵,連忙退到一旁。

    獨眼灰袍老人,身軀高大,足有兩米左右。跟着他一起走進客棧的兩位戰僕,更是高達兩米五,小小的客棧,似要被他們撐破。

    他們身上釋放有一股壓倒性的氣勢。

    四位性感美女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凝重。

    就連化身客棧掌櫃的夜叉族大聖,像是也被驚住,即便隱藏得好,瞳孔深處,依舊浮現出一絲恐懼。

    他們怎能不懼?

    獨眼灰袍老人,是一尊僞神。

    獨眼灰袍老人臉上始終掛着笑容,道:“老夫緊趕慢趕,沒想到還是慢了一步,差一點,讓你們神女十二坊搶了先。怎麼,你們找到人了嗎?”

    “蒙生何等狡猾,哪有那麼好找?”手抱琵琶的女子,如此說道。

    獨眼灰袍老人搖頭,道:“別人找不到,但是,夜樓主的追蹤之術,在神境之下可謂頂尖,精神力更是達到六十九階。連老夫都不如你,你怎麼可能找不到?難道蒙生,便是藏身在這座小鎮,或者就在這客棧中?”

    獨眼灰袍老人的目光,在張若塵和微胖掌櫃的身上,來回打量,頓時察覺到張若塵身上的那滴血液。

    手抱琵琶的女子,道:“不是他,他身上的血液,只是蒙生用來迷惑我們的手段。如果我沒有猜錯,蒙生應該已經遠遁而去。走,隨我繼續去追。”

    神女十二坊的四大樓主,衝出客棧,飛遁而去。

    獨眼灰袍老人狐疑不定,但是,覺得夜曼曼分析得有道理,蒙生在這裡留下血液,不過是在迷惑他們,爲自己逃命爭取時間。怎麼可能還留在原地?

    夜曼曼正是昔日冰王星神女樓的樓主。

    獨眼灰袍老人和兩位戰僕離開後,微胖掌櫃眼中,這才露出一道譏諷的笑意,自言自語的道:“不能再留在這裡了,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反應過來,重回此地。”

    “嘭!”

    微胖掌櫃屈指一彈,一道光束飛出去,將白髮蒼蒼的張若塵身體打碎,化爲一團血色的齏粉。

    他邁步走出客棧,身體變成夜叉族的本來面目。

    但,還來不及離開,一塊小山般的巨石,從天而降。

    “轟隆。”

    夜叉族大聖被巨石壓成了血泥。

    巨石四周,地裂無數。

    整座小鎮向下沉陷,房屋變得傾斜。

    “咔咔嘩嘩。”

    一百多米高的巨石,石塊移動,身體縮小,化爲一個擁有石質皮膚的人類男子。他腳踩着已經血肉模糊的夜叉族大聖,冷笑:“你能騙過他們,卻騙不了我。”

    張若塵坐在客棧中的椅子上,心中暗歎:“夜叉族、神女十二坊、黑暗神殿,現在石族無上境大聖也出現了!一顆六級星球,引來這麼多的高手,不像是偶然啊!”

    剛纔,夜叉族大聖一指擊碎的,只是張若塵的幻影而已。

    “樹欲靜,風不止。”

    張若塵對他們要爭奪什麼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沒有看外面,雙眼低垂,滿臉無奈。耳邊,傳來夜曼曼去而復返的聲音:“蒙生身上那件東西,我們神女十二坊要定了!”

    外面爆發戰鬥。

    但,夜曼曼和石族大聖都釋放出了道域,戰鬥的餘波,沒有蔓延到小鎮上。

    又有別的大聖趕到,戰鬥的修士,越來越多。

    很快地上多了數具大聖屍骸,奇怪的是,他們都只敢在道域中戰鬥。甚至有精神力大聖,使用陣法,保護小鎮中的凡人。

    “哈哈,夜樓主還真是精明,居然將老夫都騙過了,可惜覬覦那件東西的修士太多,你終究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獨眼灰袍老人的笑聲,由遠而近。

    神女十二坊的三位樓主趕了回來,與夜曼曼匯聚到一起。

    她們是負責引開獨眼灰袍老人,可惜這裡的戰鬥爆發,波動迅速傳開,想藏都藏不住。

    獨眼灰袍老人釋放出神威,將正在戰鬥的大聖,全部鎮壓得無法繼續出手。

    他道:“將那件東西交出來,今日當是皆大歡喜。否則,老夫只能一個個搜魂,搜魂的代價,你們懂的。”

    石族大聖的聲音響起,道:“你若得到那件東西,必然殺了我們所有人滅口。大家不要信他的話,一起出手,先對付……啊……”

    石族大聖慘叫。

    獨眼灰袍老人隔空將他抓入手掌,手心爆發黑暗神力,將其捏碎成白色的石灰。他嘆息一聲:“沒在他身上。那麼,東西到底在誰那裡呢?”

    接下來,外面響起一道又一道慘叫聲。

    這些大聖,別說是元會級代表人物,便是一個半神巔峰的存在都沒有,就算一起出手,也不是僞神的對手。

    只能被屠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