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命運神山。

    “拜見鳳天!”

    巍峨的死亡神宮大殿中,堆滿各種白森森的神骨。骨海中,血絕戰神、荒天、張若塵齊齊行禮。

    前方,鳳凰神焰赤紅如血,一株梧桐神樹如混沌神種,撐起一片偌大的天地,給人無窮壓迫感。

    這便是鳳天,在死亡神宮中,她的部分天級力量能夠逸散出來,遠比在別處強大。

    “稟告鳳天,本神欲借湟惡神君的陽禍屍一用,滅量組織,爲地獄界徹底掃清禍患。”血絕戰神威風凜凜,戰意澎湃,有絕代戰神的風姿。

    即便是在一位天的面前,他也挺直脊樑。

    在場,血絕戰神纔是根紅苗正的地獄界嫡系,更是不死血族族長的繼承者,論身份,論地位,只有他纔有資格,與鳳天談論這等大事。

    鳳天盤坐在梧桐神樹下,沐浴在神焰中,長髮烏黑,白衣如雪,充滿神聖和寧靜。

    但一言不發,像畫中人!

    被對方無視,血絕戰神雖心中不爽,卻無可奈何。

    誰叫她是諸天呢?

    血絕戰神隨即將詳細計劃講述出來,希望能夠打動鳳天。

    又等了許久,鳳天才閉目說道:“湟惡神君的陽禍屍,是對付三煞帝君的證據,豈能交給你們拿去冒險?你們走吧,莫要打擾本天修煉。”

    三煞帝君是屍族族長,更是屍族的信仰和旗幟。

    若沒有十足證據,讓屍族的諸神信服,很容易被三煞帝君反撲,導致屍族獨立到地獄界之外。

    地獄界承受不起這樣的後果!

    諸天逐客,誰敢不從?

    血絕戰神再次爭取,道:“我們只借湟惡神君的量字印記、量使面具、量使神袍就行,還請鳳天成全。”

    “不行!”

    鳳天很絕斷,冷聲拒絕。

    在她看來,經此一役,量組織在地獄界的勢力,絕大部分都挖了出來,剩下的已經不足爲懼,難成大事。

    當前,對付三煞帝君纔是第一重要的事,絕不能有失。

    “走吧!”荒天率先向外走去。

    同爲死亡之道修煉者,荒天太明白鳳天的意志,她一旦做出決定,天尊都難以改變,他們在這裡說再多也無法改變結果。

    不如早些另做謀劃!

    血絕戰神向張若塵看了一眼,又搖了搖頭。

    自己這個外孫或許與鳳天有過合作,但,絕不可能改變鳳天的意志。

    血絕戰神剛剛轉身,就聽見張若塵的聲音:“鳳天對我們就這麼沒有信心嗎?又或者,鳳天其實是想縱容量組織,畢竟這對地獄界而言有好處。對地獄界的主戰派而言,更有好處。”

    血絕戰神和荒天皆心中一驚,張若塵也太放肆了!

    那可是曾經以“死亡”爲封號的諸天,狂傲如血絕戰神在她面前,都要謹慎再三。

    果然,神殿中神焰溫度驟然升高,發出“噼噼啪啪”的爆鳴,彷彿象徵着鳳天此刻內心的憤怒。

    血絕戰神立即轉身,喝斥道:“張若塵,你不過只是做了天姥的神使,得到了虛天和九天他們的賞識,這是你膨脹的本錢嗎?在諸天面前,也敢如此放肆,真是不知死活。還不快給鳳天跪下?”

    見張若塵不爲之所動,血絕戰神懸着的心無法落下,生怕天怒降下,直接將張若塵劈成飛灰。

    他虎軀一沉,單膝下跪,道:“鳳天,張若塵年少輕狂,如今小有成就便志得意滿,都是本神疏於管教。但能否念他今日對命運神殿有功,暫且饒過他這一次?本神必然親自收拾他,今後斷然不敢冒犯你老人家!”

    荒天能理解血絕戰神爲何驚懼到這個地步,畢竟鳳天參與了當年圍殺須彌聖僧的血案,恐怕早就有殺張若塵之心,以除後患。

    以鳳天視人命爲草芥的性格,殺戮說至就會至。

    像張若塵這樣的外孫,真要今天死在了這裡,等於是要了血絕戰神半條命。

    血絕戰神親自單膝下跪,等於已經是在威脅鳳天,你若殺張若塵,我們便是結下死仇,除非你將我也一起除掉,不然今後我成長起來,必報今日之仇。

    同時,荒天又有一些不能理解,張若塵平時做事都謹慎小心,怎麼在鳳天面前,如此不知輕重?

    他們自然不知道,因爲九鼎的事,鳳天根本不可能殺張若塵。

    九鼎的力量,關乎鳳天未來能不能衝擊半祖,甚至始祖。

    有這樣一張底牌在手,張若塵在鳳天面前,自然大膽得多,所以,纔出言激她。

    老虎的毛得順着摸,但鳳天的……要逆着摸。

    當然,不是誰都摸得!

    鳳天起身,身姿纖細動人,依舊是木靈希的模樣,寒目盯了張若塵許久,道:“看來本天之前對你真的是太寬容仁慈了,讓你渾然忘記敬畏二字。”

    張若塵雙手抱拳,躬身道:“若塵對鳳天始終敬畏,但量組織危害巨大,必須盡除,否則就算鳳天將來滅了天庭,最後也可能被他們漁翁得利。要誅三煞帝君,若塵可以相助。”

    鳳天眼眸中,流動異彩,知曉張若塵所說的相助,是借地鼎將三煞帝君煉了,以奪取其修爲,助她在短時間內修爲大進。

    她雪白脖頸微揚,輕哼一聲:“就憑你這點修爲?”

    “若塵踏入無量境只是時間問題,而且不會太久。再說,對付三煞帝君,自有鳳天你們出面,張若塵不過是幫鳳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張若塵以利誘之。

    荒天和血絕戰神對視一眼,有些聽不懂張若塵在說什麼,助鳳天殺三煞帝君?就算張若塵踏入無量境,怕也還沒有那個資格。

    但,鳳天居然像是心動了!

    “嘭!嘭!”

    兩團神焰飛出,撞擊在荒天和血絕戰神身上,將他們震飛出去。

    緊接着,神殿大門轟然關上。

    血絕戰神定住腳步,身上披風飛揚,揉了揉胸口,眼神甚是困惑,道:“你見過鳳天與人這般好好說話嗎?”

    “今天是第一次聽到鳳天的聲音。”荒天道。

    血絕戰神道:“看來鳳天並不像傳說中那麼殺伐狠辣。”

    “若我是她,張若塵第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就已經化爲飛灰。而且我相信,換做你我二人敢說出那樣的話,就算不死,肉身怕也要被打得稀碎。”荒天道。

    血絕戰神深以爲然的點頭,道:“所以,這其中必然……”

    “你們二人再敢妄議一句,現在就將你們打得稀碎。”

    鳳天的聲音,在他們頭頂上方響起。

    這不是威脅,是真的會發生的事,血絕戰神和荒天立即閉嘴,只不過,一個面帶笑意,一個面冷如霜。

    他們始終擔心,張若塵缺乏敬畏之心,會在裡面衝撞鳳天。

    到時候……

    哎!

    現在也只能希望張若塵能剋制一些,在諸天面前,該服軟還是得軟,過剛易折。

    殿中。

    鳳天右手玉指輕輕一動,量字印記、“策”字量使面具、量使神袍顯現出來,向張若塵飛過去。

    “湟惡神君的陽禍屍,你們就莫想了!”鳳天側身而立,冷聲道。

    看見她木靈希的樣子,張若塵很難生出敬畏之心,道:“多謝鳳天支撐!其實,我們的計劃,對鳳天也有好處,可以掩蓋鳳天對湟惡神君出手的秘密,免得落下話柄。”

    “你自己好自爲之吧,別算計他們不成,反死在了量組織手中。還不滾?”鳳天道。

    張若塵將印記、面具、神袍收起,厚着臉皮又道:“若塵還有兩個請求!”

    “你是真覺得本天對你有求必應,所以開始得寸進尺?”

    張若塵道:“都是爲了滅量組織,不算過分的要求。”

    “說!”鳳天道。

    張若塵道:“其一,我想要湟惡神君的部分屍血和神魂。其二,我想窺看湟惡神君的記憶。”

    所有量使中,只有湟惡神君的陽禍屍是被生擒,保留下了完整記憶。

    而且,湟惡神君背後的三煞帝君,絕對是四大量皇之一。

    由此可見,湟惡神君在量組織中的地位必然很高,知道的秘密,必然很多。他的記憶,對張若塵很有幫助。

    鳳天答應了下來。

    張若塵手掌按在湟惡神君陽禍屍額頭上,大概半個時辰後,才收回了手,眼中難掩喜意,果然有許多大發現,對潛入量組織很有幫助。

    比如,關於量神殿的記憶,關於召集量使的方法……

    這些在薛常進的神魂中,張若塵根本沒有找到。

    沒辦法,他沒鳳天那麼厲害,可以生擒敵人,可以阻止敵人燃燒神魂和記憶。

    掌握了這些秘密,在這場計劃中,將能減少對軒轅漣的依賴。

    張若塵收取了陽禍屍了神魂和神血,又看向鳳天,道:“若塵還有最後一個不情之請!”

    “既然是不情之請,你就別說了!不需要本天親手打你出去吧?”鳳天道。

    張若塵道:“其實,只要鳳天手段足夠高明,完全可以把那些量皇和量尊,擒拿下來,關押到命運神殿。到時候,煉起來很方便!對了,據說還有亂古魔神被擒拿……”

    鳳天坐到神樹下的一截神骨上,道:“說吧,什麼不情之請。”

    張若塵眼神真摯,道:“此去危險重重,絕非兒戲或,很有可能一去不復返。離開前,我想見一見靈希!”

    鳳天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在無盡深淵,這具身體中了三煞屍毒,肉身幾乎枯死之時,張若塵拼了命,將屍毒吸進自己體內。當時張若塵的瘋狂,很是觸動她。

    “你還真是一個情種!若是本天繼續阻止你見她,恐怕你都會以爲,她早就被本天吞噬了吧?見吧!但你記住,現在本天多麼縱容你,今後你就得拿出多少力量幫本天辦事。”鳳天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