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坐在客棧門檻上,道:“說吧,你們爭的是一件什麼東西?”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只知它裝在一枚骷髏頭空間戒指中。而那枚戒指,落入了蒙生手中。”夜曼曼道。

    張若塵閉目,夜叉族大聖蒙生剛來小鎮的時候,手指上,的確戴有一枚骷髏頭空間戒指。

    “此物對神女第一城有天大的用處。”陸依道。

    張若塵道:“什麼用處?”

    夜曼曼和陸依對視。

    “抱歉前輩,此乃神女十二坊的大秘,不能泄露。”陸依道。

    張若塵沒有強迫她們,但已明白,自己小覷了此物的價值。同時,對自己即將面對的麻煩,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既然死了數十年都死不掉,繼續在這裡等死,好像也沒有意義。

    不如,趁此機會,用生命中最後的時光,了卻與神女十二坊的那段孽緣。

    夜曼曼與陸依商議起來。

    “看來只能去找賊老天,到他那裡買消息。”

    “也不知賊老天這一次,又要開多高的價格?”

    “我更擔心的是師尊那邊,沒能奪取到戒子,又讓蒙生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我們肯定是要受責罰。”

    另外二女匯聚過來,她們正欲離開。

    “其實要找蒙生,倒也不難。”

    張若塵右手皺巴巴的手掌攤開,頓時,沾在身上的那滴血液,化爲絲絲血氣,懸浮到他手心。

    是蒙生留下的血液。

    四位樓主的眸光,齊齊盯向張若塵。

    憑一滴沒有聖性力量的血液,能夠將蒙生找出來?

    片刻後,張若塵手中的血氣散去,站起身,看向天外,道:“他已經逃出這顆星球。”

    “唰!”

    強大的精神力外放。

    張若塵化爲一道光束,消失在原地,瞬間衝破大氣層,到達漆黑而冰冷的宇宙虛空,出現在蒙生的旁邊。

    別說骷髏頭戒子,連蒙生的整條手臂都已經消失。

    而蒙生……

    已是變成死蒙生。

    張若塵檢查蒙生飄浮的屍體,發現除了手臂少一隻,沒有別的傷口。但,調動精神力內查,卻發現蒙生的經脈、血脈、氣海、聖源皆是石化。

    直到這時,神女十二坊的四位樓主,纔是飛到此處,她們既是大喜。

    陸依道:“蒙生終究還是逃不出前輩的手掌心。”

    “他不是我殺的。”張若塵道。

    “這怎麼可能?”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樓主,感到難以置信。

    雖然張若塵對她們有恩,可是,事實就擺在面前,她們怎能相信,蒙生是死於別人之手?

    夜曼曼道:“蒙生逃出這顆星球的時間不久,若是別的修士殺死了他,應該還在附近纔對。前輩精神力強大,能否將其找出來?”

    “找不出來。”張若塵道。

    夜曼曼不解,眉頭緊鎖,道:“爲什麼?”

    “因爲麻煩已經來了!”

    張若塵大概已經猜到是誰取走了戒子,但還不確定。他投目望向宇宙中的某個方位,只見,兩隻山嶺那麼巨大的黑蛟,拉引一輛漆黑如棺的車架,從星空中緩緩行來。

    說是緩緩,其實速度極快。

    只因星空太廣闊,再快的速度,都顯得緩慢。

    僅兩隻黑蛟爆發出來的氣息,已壓得四位樓主喘不過氣,她們只能釋放出道域,才抵擋住那兩股威勢。

    張若塵認出,那是兩隻蛟類詭獸。

    獨眼灰袍老者站在其中一隻蛟類詭獸頭頂,遠遠的,便是笑道:“老前輩,蒙生的屍體,就在你面前,你現在還作何解釋?”

    兩隻蛟類詭獸停了下來,兩顆頭顱足有十座大山那麼巨大,懸在張若塵的一左一右,每吐出一口氣,便會凝化成一片黑色的神雲。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樓主,望向兩隻蛟類詭獸後方的棺形車架,頓時倒吸涼氣,哪裡猜不到裡面是誰?

    “拜見青玄靈神。”

    她們同時叩拜行禮。

    面對青玄靈神這種層次的神靈,任何聖境修士見到,都必須行禮。並不是每一位神靈,都像張若塵這麼隨和。

    青玄靈神的聲音很年輕,但咄咄逼人,道:“那件東西,不是閣下可以擁有,還是交給本座吧,免得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張若塵不太喜歡他這樣的語氣,更不喜歡黑暗神殿的神靈,因此沒有解釋。

    張若塵道:“爲什麼在我手中,就會惹來殺身之禍,到你手中,似乎就不會?”

    “因爲,天下沒有修士,敢與黑暗神殿爲敵。”青玄靈神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見得吧?”

    “譁!”

    青玄靈神從棺形車架中飛躍而出,滿頭青發,黑色皮膚,是人類男子的模樣,拋開膚色不談,單論氣質容貌,卻是絕頂英偉。

    青玄靈神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沒想到你精神力如此了得。”

    他之所以說出這麼一句,乃是因爲,是張若塵提醒之後,他才察覺到有別的神靈,隱藏在附近。

    黑暗神殿的十二靈神,個個都是強大的精神力神靈。

    沒想到今天,卻在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老傢伙面前,輸一籌。

    “出來。”

    青玄靈神冷喝一聲,雙瞳中,飛出兩道青色光束,擊向宇空中一塊數十米長的岩石。

    青色光束還未飛至,岩石卻先一步跳躍起來,化爲一尊黑石巨人,身穿石甲,手持至尊聖器級別的龍雀重劍。

    黑石巨人長笑:“天尊寶紗,如此至寶,何人不想得?青玄,讓給我如何?”

    “石英,你敢與我爭?”青玄靈神語氣不善。

    石英上君道:“我們都知道奪得天尊寶紗的意義何等之大,別說與你爭,殺了你,本君都是敢的。”

    “就憑你,也想殺我?”青玄靈神道。

    “現在殺你毫無意義,奪取天尊寶紗纔是本君的目的。”

    石英上君的目光,落向張若塵和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大聖,道:“四位樓主,你們還是離這個老傢伙遠一些,免得待會兒動起手來,本君誤傷了你們,倒是不好向白姑娘交代。”

    陸依擔憂了起來,石英上君和青玄靈神皆是神靈中威名赫赫的存在,背後勢力滔天,她很想勸張若塵將骷髏頭戒子交出去。

    可是,她一個大聖,在諸神面前,哪有開口說話的資格?

    “你們向東去吧!神靈一旦交手,你們別說插手,餘波就能殺死你們。”張若塵道。

    “前輩……”

    陸依喊出了這兩個字,但,終究勸不出口,與夜曼曼她們一起,向東而去。

    向東飛行了萬里,只見,一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藍髮美人,站在一片樹葉形的小船上。藍髮美人身穿水晶長裙,胸前豐腴,眉心有奇異神紋,肌膚細膩雪白得猶如仙玉,氣質極爲空靈。

    她們終於明白,張若塵爲何讓她們向東而行。

    “師尊。”

    四大樓主,齊齊躬身向藍髮美人行禮。

    此女,正是神女十二坊一等一的人物雪域坊主,柳輕城。

    柳輕城盯着遠處那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眼神迷離,喃喃自語道:“此人是誰,好厲害的感知力,我這青葉神舟上的隱匿陣法,乃是請神師漁謠煉製,又相隔這麼遠,居然都被他發現。”

    陸依登上青葉神舟,連忙道:“是一位隱居雲凡星的老前輩,音律造詣極高,而且還說與我們神女十二坊有淵源。”

    柳輕城陷入思考。

    石英上君向柳輕城瞥了一眼,便是收回目光,道:“老傢伙,你可以選擇將你從蒙生身上奪取過去的東西交給本君,畢竟你守不住,沒必要爲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張若塵不想再背這個鍋,道:“蒙生不是被你殺死的嗎?”

    “被我殺死的?

    ”石英上君又氣又怒,覺得對方是想倒打一耙。

    張若塵衣袖一揮,蒙生的屍體,飛向青玄靈神,道:“蒙生體內有強大的石氣,石化了經脈、血脈、氣海、聖源。附近星空,除了你,哪裡還有別的石族神靈?”

    青玄靈神抓住蒙生的屍體,探查了起來。

    張若塵立即又道:“閣下還真是賊喊捉賊。”

    青玄靈神臉色陰晴不定,目光冷然的盯向石英上君,笑了起來:“我就說,那老傢伙的生命之火已經枯竭,要天尊薄紗有什麼用。原來,天尊薄紗是被你奪取了!”

    “我沒有。”

    石英上君立即出手,搶奪蒙生的屍體,打算親自探查究竟。

    便是這時,星空被一道霸道至極的刀光破開,刀氣蔓延萬里,如同一條明亮的青色河流,直劈在石英上君的身上。

    “誰?”

    石英上君揮出至尊聖器龍泉重劍,可惜卻無法擋,身體飛出去數百里,身上有石塊被刀光削斬下來,流淌出石血。

    每一塊石頭,都是他神軀的一部分。

    柳輕城和青玄靈神皆是臉色一變,各自施展出防禦類的手段。

    石英上君何等霸道強勢的神靈,可是,卻被一刀劈傷。

    出刀之人,顯然比石英上君更加強橫。

    在刀光出現的瞬間,張若塵的眼神,便是變得深邃,看向了刀光蔓延出來的方向。那裡,銀色的霞光,猶如星雲一般,籠罩數十萬裡的宇宙空間。

    一頭應龍,拉着一輛戰車,從銀色霞光中行駛出來。

    正是巫馬九行的銀霞雲光戰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