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拉車的應龍,是一頭純血神獸,如今已是成年。

    它散發出來的神威,尋常僞神無法相比。如滾滾烈日,從星雲中衝出,釋放洶涌的神勁氣浪。

    石英上君穩定住身形,持劍傲立,石齒緊咬,一雙石瞳中燃燒無邊戰意火焰,冷喝道:“巫馬九行!”

    “知道是我,你就該立即雙手呈上天尊寶紗。”

    巫馬九行從銀霞雲光戰車中飛出,器宇不凡,身姿如神鬆般挺拔,一頭火紅色的長髮,與刀削般的俊美面容,彰顯出能夠迷倒萬千女子的陽剛魅力。

    成神一千餘年,巫馬九行已是踏入中位神的層次。

    他爆發出來的威勢,令得空間震顫,規則神紋自動凝聚成數之不盡的刀芒,在他頭頂化爲一片璀璨的刀海。

    不遠處,雲凡星上的修士,看到的,不是刀海。

    而是一團比太陽還要明亮的光。

    論天資,在同境界,巫馬九行可以與命運神殿的神子戰成平手。

    論智慧,便是機智如妖的白卿兒,都差點栽在他手中。

    論隱忍,他以乾坤一氣堂少堂主的身份,在地獄界修煉了數千年,都沒有暴露身份。

    論心志,他在大聖境界,就敢喊出“斬的就是命運”。這話,尋常神靈,都不敢說出口。

    在石英上君和青玄靈神的面前,他或許只能算是神境後輩,可是誰敢小覷他?

    迎天一刀出,不斬對手,不回鞘。

    巫馬九行並未拔出迎天,但,懸在頭頂的刀海中,已是飛出密密麻麻的刀雨,擊向石英上君。

    石英上君心中鬱悶得要命,一邊揮劍抵擋刀雨,一邊大吼:“天尊寶紗不在我的手中,本君沒有殺蒙生。”

    可是,誰會信呢?

    青玄靈神站在一旁,既沒有出手,聯合巫馬九行鎮壓石英上君。也沒有出手,聯合石英上君,對付巫馬九行這個天庭大敵。

    讓他們鬥個兩敗俱傷,坐收漁利,豈不是更好?

    巫馬九行的確強勢,可是,石英上君也不弱,畢竟是成神數萬年的神靈,底蘊之深厚,不是成神千年的新神可以比擬。

    張若塵對他們的爭鬥沒有什麼興趣,腳踩虛空,徑直邁步離去。

    星空中,一團無形的能量散開,顯現出一道清秀的身影。

    他是夜叉族古神玉靈神的弟子,愛蓮君,最近千年才踏入神境。但,卻是夜叉族的絕頂奇才,在地獄界嶄露頭角,成爲百族王城這個時代最驚豔的人物。

    愛蓮君攔在了張若塵前方,手持一柄青扇,溫潤含笑:“在沒有找到天尊寶紗之前,老前輩還是不要離開爲好。”

    “如果,我一定要走呢?”張若塵道。

    愛蓮君搖頭,道:“晚輩這是爲了前輩着想!前輩若是一定要走,那麼大家恐怕會聯起手來,先對前輩不敬。何必呢?”

    “我若要走,你們便是聯手一起,又能奈我何?”張若塵道。

    “唰!”

    白髮蒼蒼的身影,從愛蓮君的眼前消失。

    愛蓮君眼神略微一變,回頭望去。只見,張若塵已是出現到他身後的十萬裡外,正緩緩踩着神靈步,消失向深空。

    “前輩還是回來吧!”

    愛蓮君將左手探出,頓時,神氣瘋涌。

    一隻長達數十萬裡的神靈巨手,橫貫宇宙,五指開合,欲要將張若塵抓入手心。

    張若塵依舊邁步向前,頭也不回,只是輕輕揮了揮衣袖。

    頓時,神靈巨手煙消雲散,所有規則神紋,倒涌回愛蓮君的體內,將數十萬裡外的愛蓮君,震得飛了出去。

    “誰都別想走!”

    巫馬九行的凌厲聲音,彷彿是從宇宙深空中傳來,如神雷般煌煌震耳。

    一道凝練的刀光,在星空中凝聚出來,呈月牙形。

    刀光飛過,空間被割裂而開,化爲一條狹長的破碎帶。

    張若塵依舊向前走着,步法老邁,根本沒有出手。

    但,卻有一顆又一顆星辰,被他強大的精神力拘來,向後飛去,與月牙形的刀光撞擊在一起。這些星辰,有的直徑百里,有的直徑千里,被刀光斬成亂石在張若塵身後拋飛。

    但,亂石沒有一塊能濺到張若塵身上。

    刀光終是被星雨衝散,消磨於無形。

    青玄靈神兩指合併,放於脣邊咬破,流淌出血液。

    染血的手指,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點去,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在百萬裡外,凝衍出一座血紅色的牢籠。

    牢籠直徑八千里,像一顆血紅色的星球,將張若塵籠罩其中。

    此乃黑暗神殿的神法,血煉神獄,只有精神力極其強大的神靈才能練成。

    “嘭!”

    一道木梆子的聲音響起!

    八千里的血煉神獄中,音波化爲一朵九彩色的大道神花,從百里,漲到千里,再漲到萬里,十萬裡……

    血煉神獄早已是被撐破。

    追過去的石英上君、巫馬九行、愛蓮君、青玄靈神,被音波大道神花衝擊,頓時,耳中鼓膜爆碎,神魂震顫,血液沸騰,五臟欲裂。

    等到一切平息下來的時候,這片星域,哪裡還有張若塵的身影?

    愛蓮君感嘆了一聲:“此人好強的精神力,好可怕的精神力運用。如此音波,已與天道相合,沒有使用奧義,但似乎與運用了奧義沒有區別。”

    “奧義,只能調動單一一道的力量。但,給我的感覺,他似乎能夠調動宇宙中所有的力量。難道每一道的奧義,他都有掌握?可是精神力神靈,想要運用奧義,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青玄靈神語氣凝重。

    巫馬九行眼神深邃,一言不發。

    石英上君道:“沒你們想的那麼玄乎,精神力足夠強大,本身就可以衍化出種種玄妙,沒什麼了不起。他修煉多少年了,我們才修煉多少年?”

    陸依和夜曼曼早已是震驚得無以復加,只覺得她們先前遠遠低估了那位老前輩的可怕。

    “賊老天所說的雲凡星大秘,難道就是他?”陸依道。

    柳輕城道:“天下不會無緣無故冒出這麼一位神境強者,走吧,先回星桓天,或許只有城主知道他是誰。”

    ……

    天庭所在的宇宙,和地獄界黃泉星河的邊界,是非常廣闊。

    天庭和地獄界之間的邊緣地帶,從北向南,不僅有無定神海、百族王城、黑暗大三角星域,繼續向南,便是被稱爲宇宙起源之地的海石星塢。

    海石星塢將天庭的南方宇宙和黃泉星河隔開。

    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和海石星塢之間,有一個不得不提的地方,叫做“星桓天”。

    星桓天,是一座古老的大世界,不屬於地獄界,也不屬於天庭,之所以能夠保持中立,有諸多的原因。

    其一,是因爲天庭和地獄的各大勢力,在星桓天錯綜複雜。

    其二,是因爲上古時期,星桓天曾誕生過一位天尊。這裡是天尊故地,隱藏有諸多隱秘,尋常神靈不敢在此界放肆。

    第三,則是因爲,這裡是天庭和地獄的修士,去往海石星塢的必經之地。雙方都不想因爲戰爭,毀掉此界,從而斷了去往海石星塢的路。

    但,如今天庭和地獄的戰爭爆發,戰火蔓延,誰又能置身事外?

    張若塵此刻便是來到了星桓天,擡頭望着東方星空。只見,那裡星雲密佈,呈紫藍色,像一片海。

    “果然沒有走多遠,還是在這片星域。”張若塵苦笑搖頭,同時感嘆宇宙浩大,星域廣闊。

    星空中的景象,與數十年前,在那顆無名星球的聖者遺蹟中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一樣的是,當時只看到了一角。

    若是當時多看到一些,張若塵一定能夠猜出,那裡便是海石星塢。

    進入星桓天,張若塵來到一座古老聖城。

    是真正的聖城,大聖紋路、神紋、道鎖密佈,進入城中的,最弱都是半聖。那些僕從和奴隸,都有不弱的武道修爲。

    進入城中,張若塵猶如遊子歸家一般,輕車熟路,來到一座氣派而幽靜的莊園外。

    看守莊園大門的修士,皆是聖王境界的修爲。

    他們本是想要阻攔張若塵,但,在張若塵釋放出一縷精神力,就將他們壓得躬下身後,眼中的不敬立即被驚恐替代。

    他們立即恭恭敬敬,將張若塵請了進去。

    “前輩,我們這裡是私人神園,只接待神靈。不知你老人家可有預約?或者,我們將莊主請出來……”

    張若塵只管邁步前行,忽的,在一道掛有“玉緣軒”牌匾的木門外停下腳步,道:“我要找到人,就在這裡面。”

    兩位聖王境看守,臉色大變,連忙道:“前輩與裡面那位,難道是朋友?”

    “不是朋友,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道。

    兩位聖王境看守臉色慘白,其中一人,道:“此地不行,裡面那位,我們可是萬萬得罪不起。”

    木門裡面,響起一道沉混而又硬朗的聲音:“讓他進來。”

    張若塵邁步走了進去。

    他是追着蒙生體內殘留的石氣,然後,憑藉一絲玄之又玄的感知,一路從星空中,找到星桓天,然後又找到這座莊園。

    裡面之人是誰,他大概有些猜測,但心中無懼,還是毅然追來。

    兩位聖王境看守卻是嚇得腿軟,立即趕去稟告莊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