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頭大聖級白獅獸,拉一輛紫玉紅綢古車,行在神女衣城中。

    車上,有“第一城”三字標記。

    古老長街上的修士,皆知車中必是神女第一城的大人物,紛紛後退,讓出最中央的路。

    車中,坐有三女,皆國色天香,能夠傾倒天下修士,且有着俗世頂尖的修爲。

    其中一位,正是神女十二坊一百八十樓其中一樓的樓主,陸依。

    坐在陸依旁邊的,是商夏。

    做爲白卿兒昔日的弟子,在乾坤界中修煉千年,又加入了廣寒界,拜入月神門下,如今她的修爲越發高深。

    “小夏,你現在可是廣寒界俗世的第一人,《紅塵絕世榜》上的高手,月神居然肯放你回來。這次回來,就別再回去了!”

    陸依氣質妖媚,笑起來,脣紅齒白,似要將女子的魂都給勾走。

    坐在商夏對面的,是一位女扮男裝的佳人,肌膚潔白如美玉,眉毛似柳葉,手持一把摺扇,故作翩翩美男子的樣子。

    她道:“月神已是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將來神尊可期。商夏拜在她的門下,可謂前途似錦,爲何要棄明投暗,重回神女十二坊?”

    “重回神女十二坊,怎麼就叫棄明投暗?”陸依露出不悅的神色。

    女扮男裝的佳人本是詞利善辯,欲要說出冒犯的話。

    商夏卻是拉了拉她衣角,輕輕搖頭,覺得這位天女殿下實在太傲,來都來了星桓天,卻又想得罪這裡的主人,真當神女十二坊只是一個輕賤之地?

    那女扮男裝的佳人想了想,將到了嘴邊的話吞回去,閉上嘴巴,不再言語。

    但,女人間的爭辯,哪有這麼容易停下來?

    一句話冒犯了她,她會十句話頂回去。

    陸依諷刺道:“你們天庭與地獄界的戰鬥,打了五十年,敗了五十年,一座座古文明,一顆顆修煉星球,毀滅的毀滅,撤退的撤退。”

    “有多少修士,被地獄界大軍擒捉,淪爲了奴隸?他們的下場,不見得多好吧?”

    “你們古文明派系,有多少領地,現在變成了地獄界的地盤?又有多少修士,化爲屍族、厲鬼、白骨和血食?”

    “試問天女殿下,你們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你來星桓天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

    那女扮男裝的佳人,閉上雙眸假寐,實在是不想與她爭辯。若非此事關係重大,甚至可能會決定整個天庭和地獄戰場的走向,她是真的不想前來星桓天。

    更不想走商夏這層的關係。

    可是,高傲如她,面對地獄界大軍風捲殘雲般的攻伐,面對古文明派系的生死危機,卻也不得不低下驕傲的頭顱,爲一個不齒的目的奔走。

    就是這麼無奈!

    車中三女,性格各有不同。

    商夏文靜似水,很快勸住了陸依,安撫下她的情緒,道:“我們此次來神女第一城,其實就是想要,在玲瓏大會之前,先見師尊一面。”

    “她想見少主?”

    陸依露出疑惑之色,盯向那女扮男裝的佳人。

    商夏搖了搖頭,道:“是太真君。”

    陸依露出恍然之色,憑太真君的威名和才情,倒是有資格見少主。但,少主也是眼高於頂之人,會不會見太真君,還是未知數。

    陸依可不敢幫白卿兒做決定。

    但,白卿兒只有商夏和商月兩個弟子,商夏回來拜見,她大概率還是會見。

    那男扮女裝的佳人,玉手纖纖撩開車簾,向外面望去。

    神女第一城的巍峨城牆,已是橫在眼前,巨石堆成,上接雲天。

    她雙瞳中,流動本源神光,細細觀察,心中不禁感慨,“不愧是一位天尊留下的城池,難怪神女十二坊有野心,將此城煉爲神城。說不定,她們還真有機會成功。”

    此城,在最初的時候,並不叫神女第一城。

    而是叫做星桓城。

    是星桓天尊都有參與建造的城池。

    可惜在上古的時候,星桓城毀滅,變成一座廢墟。

    神女第一城,是從星桓城遺蹟中建立起來,正是如此,城中至今都還有一些禁忌之地,尋常神靈都不敢在城中放肆。

    現在的城牆,有部分是昔日星桓城的殘牆,使用本源神目可以看見,有天尊神紋藏於牆體內部,一旦觸動,後果不可預料。

    在城門下,牽着老黃牛的張若塵,也在窺望城牆,感受牆體蘊含的古韻和天尊遺威。

    眼前橫着的,不像是一堵牆,像是千萬尊神靈並排站立,誰敢硬闖,都會惹來死劫。

    地獄界的十大暗勢力,只有神女十二坊敢將一百八十樓,開在明處。也只有神女十二坊的總部,可以明目張膽的設立在人盡皆知的地方,而且佔據天尊故地。

    張若塵大概有些明白,其中原因。

    只憑這座神女第一城的防禦,神女十二坊只要不招惹上神尊級的敵人,別的修士,敢來找麻煩,無疑是自尋死路。

    也不知神女第一城最近有什麼大事,鎮守城門的,居然有一位大聖境強者。

    而且,能夠進入城門的修士,至少都是聖王境界。

    即便如此,進城的修士,依舊源源不絕。

    一座星桓天,能有這麼多聖王、大聖級強者?

    張若塵在城門處,站立了片刻,越看越詫異。進入城中的修士,不僅有地獄界各族的強者,也有天庭諸界的修士,個個派頭十足,顯然背景深厚。

    甚至,張若塵還看到了神靈的身形。

    張若塵牽牛,走了過去。

    果然,被鎮守城門的大聖攔截下來。這位大聖的目光,盯向張若塵身後的牛,感應到老黃牛散發出來的氣息,只有聖者級別。

    這位大聖,還算客氣,道:“老先生,玲瓏大會期間,只有修爲達到聖王境的修士,可以進入第一城。”

    “沒有例外嗎?”張若塵問道。

    旁邊,響起一道戲謔的笑聲:“你若是神靈,當然就可以例外。”

    十多位變化成人形的妖族大聖,浩浩蕩蕩走來。

    剛纔開口的說話的,是一位眉心長有紅痣的年輕男子,不到三十歲的樣子,身上有一股跋扈之氣。但,修爲很強,達到大聖無上境。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

    看穿他的真身,是一隻血犼。

    “血犼神子。”

    神女十二坊的那位大聖,向血犼神子和妖族的諸位大聖一一拱手行禮。

    眼前這羣修士,乃是妖族俗世一等一的強者,怎敢不慎重對待?

    另一位長着鷹鼻的妖族大聖,笑了笑:“老人家,你都壽元無多,生命枯竭,怎麼還來神女第一城這種地方?趕緊牽着你的牛,離開這裡,免得惹來更多的嘲笑。”

    又一道笑聲響起:“就算要來神女十二坊,至少變化容貌,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一些吧?否則,哪個女子會看上你?”

    “這牛,我最開始還以爲是妖族一員,仔細一看,不過只是一頭血脈平凡的聖境蠻獸而已。”

    ……

    妖族修士的心性,顯然和人族修士有些不同,不講究修心,更注重隨心隨性,自然天性。

    該吃就是吃,該殺就是殺,該逃就是逃,該笑就是笑。

    這些妖族大聖,個個來歷不凡,修爲頂尖,走到任何一地都受億萬生靈朝拜,來到星桓天自然是有一股優越感。

    對星桓天,對神女十二坊,他們內心深處是根本看不上的。

    但,神女十二坊的女子,他們卻又趨之若鶩。

    本是坐在車架上的陸依,看到城門下,張若塵的蒼老身影,先是一怔,隨即露出喜色,立即下車走了過去。

    “前輩!”她遠遠的,便是激動的喚道。

    鎮守城門的那位大聖,見到陸依,立即走過去行禮:“拜見陸樓主。”

    那羣妖族大聖,見到陸依,一個個皆是露出驚豔之色,眼睛都看直。

    當在場這些修士,看見陸依躬身向張若塵行禮之後,又一個個都驚呆。

    “前輩怎麼來了星桓天?”陸依很欣喜,但,臉上始終掛着敬畏的神色,因爲知道對面的前輩是何等的強大。

    “我想進神女第一城辦一件事,這已經是我爲數不多,想在死之前做的事之一。”張若塵道。

    陸依環顧四周,看出發生了什麼事,道:“跟我一起進去吧!”

    “多謝。”張若塵道。

    聽到這聲多謝,陸依暗暗嚇了一跳。

    她一個大聖,居然有神靈向她說“多謝”二字,簡直超出她的認知。

    只能在心中感嘆,前輩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隨和之人。

    陸依沒有再返回車中,如同一個丫頭一般,陪在張若塵身旁,走入進神女第一城。

    後方,大聖級白獅獸緊跟而上,坐在車中那位女扮男裝的佳人,好奇的詢問商夏,道:“那個牽牛的老者是誰,你們神女十二坊的高人?”

    “從未見過。”商夏道。

    女扮男裝的佳人,道:“他至少也是一位精神力神靈,很不簡單。這次玲瓏大會,看來真的是會吸引來很多神靈,一場大風暴啊!”

    張若塵聽到了她的聲音,後頭向車中看去,正好與那位女扮男裝的佳人四目相對,將她認出,正是千星天女魚晨靜。

    “她怎麼來了這裡?”

    張若塵收回目光,自言自語,很意外。

    看來,星桓天是真的有大事發生,否則天庭和地獄的各方勢力怎麼會放下星空戰場不管,高手都匯聚到神女第一城?

    而城門處,那羣妖族大聖,正在向神女十二坊的守衛軍士,打聽陸依的消息,對這位美豔的樓主充滿興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