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墓中小世界,名叫汐月界,由無月創立,儼然成爲整個摩犁疆消息最爲靈通之地。

    張若塵在無月對面的位置坐下,看見站在一旁的鬼族小女孩,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神色,笑道:“你竟收了她做弟子!”

    “既然有緣,收個弟子又如何?她叫汐汐,我取的名字。”無月道。

    “汐汐拜見若塵界尊。”

    小女孩施施然行禮,聲音很稚氣。

    八十多年不見,她身上鬼氣退去不了不少,精神力進步巨大,已快六十階。絕不能將她當成一個小女孩!

    實際上,當年她的精神力就已經五十階!

    弱者,根本進不了摩犁城。

    “叫師父就行了,不用叫界尊。你若塵師父可是出手大方得很,給他磕個頭,必有大收穫。”無月脣紅齒白,笑吟吟的道。

    “拜見若塵師父!”

    汐汐放下花籃,跪地,向張若塵磕頭。

    擡起頭後,用一雙期待的大眼睛,看着張若塵。

    張若塵取出一枚能夠提升神魂的神丹,遞給了她,平和道:“你遠在摩犁疆,竟能猜到,地獄界動盪有我的影子?”

    無月揮了揮凝脂玉手,讓汐汐退下去,道:“本來也沒懷疑,只以爲量策救你,是量組織最後拉你進入的施恩手段。但你這麼及時出現在摩犁城,就不對勁了!我若還不能明白,豈不這些年都白活了?”

    頓了頓,她又道:“而且,我看你修爲進步巨大,想來區區龏殤還擒不了你。龏殤到底是誰?”

    “龏殤當然就是龏殤,十萬年前,沒有死在崑崙界,如今卻是死在地獄界。”張若塵道。

    無月含笑帶諷,顯然不怎麼信,道:“量策又是誰呢?”

    “量策自然就是量策。”張若塵道。

    無月向樓下看去,喚道:“白老,送客!”

    說着,她起身就走。

    張若塵向欲要上樓的白頭翁老者示意,隨後,追上去,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無月沒有轉身,踩着樓梯,下樓而去,道:“你主動來摩犁城求我幫忙,卻一句實話都不說,擺明是想利用我。利用就利用,還一點好處都沒有,我留着你幹嘛?”

    “夫妻之間,感情和利益,至少得有一樣吧?”

    “一樣都沒有,這算什麼?”

    走到大街上,燈火通明,車水馬龍,修士往來不絕。

    但,受精神力影響,所有人都認不出他們,只以爲是尋常的兩道侶在鬧彆扭。

    張若塵不緊不慢,跟在無月身後,道:“你怎知我是在求你幫忙的?”

    “你張若塵若非遇到了自己解決不了的難事,怎會主動來摩犁城?而且,還是這麼要緊的關頭。”無月大袖飄飄,步法優美,穿梭在人流中。

    張若塵道:“那你不妨猜猜,我要求你的是什麼事。若你猜中了,我什麼都告訴你。”

    “當真?”

    無月在街道中央停步,燈籠下,美得令人窒息的仙顏,展開一抹笑意。

    身後的燈火,密集的修士往來,嘈雜的聲音,與她的美格格不入,增添了她身上的煙火氣,讓人暫時忘了她的妖異和陰狠。

    張若塵道:“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

    “其實沒那麼難猜,絕妙禪女、血絕戰神、荒天個個都是一等一的人物,若世間還有什麼他們辦不了的事,必須求到我這裡。那肯定與精神力有關,與天樞針有關。”

    無月繼續道:“我聽說,命運神殿的大軍,去了天羅神國,要擒拿勾結天庭的御英古神,與和他相關的一切修士。但御英古神逃走了!你要找的是他,對吧?”

    張若塵不得不相信,有的女人的確是有一顆七竅玲瓏心,哪怕身在億萬裡外,也能根據有限的消息,迅速理清事態脈絡,洞察每個人的意圖。

    無月看張若塵的神情,就知自己猜得不假,於是又道:“其實,命運神殿想擒拿的不止是御英古神,還有天音神母。可惜,天音神母技高一籌,先金蟬脫殼了,逼得你們只能將目標轉移到御英古神身上。”

    “這你又是如何知曉的?”

    張若塵懷疑起來,猜測命運神殿的神靈中,有無月的人。

    無月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道:“你太小看命運神殿了,能參與這種大事的神靈,必然都是他們能絕對信任的嫡系,怎麼可能走漏消息?”

    “我能猜到,是因爲,命運神殿前往天羅神國的神靈規模和軍隊規模,遠遠不止擒拿一個御英古神那麼簡單。更何況,在軍隊趕去天羅神國之前,陰陽神師還先去拜會了羅剎神殿。”

    “這已經很明白了,天音神母量機的身份已經坐實,命運神殿要動她。可惜,你們慢了她一步!這個女人,真的很厲害。”

    張若塵道:“你的消息,真不是一般的靈通。整個地獄界,似乎沒有瞞得過你的事!你依舊還掌握着黑暗神殿的情報網?”

    無月美眸漣漣,看了他一眼,繼續向前走,道:“一個成婚了的女子,若是將所有一切都寄託到自己夫君的身上,不給自己留後路,沒有自己的事業,多半會過得很悽慘。”

    張若塵絲毫都不覺得奇怪,黑暗神殿的情報網,本來就一直掌握在靈神堂手中。

    當初成親時,無月看似將所有東西都帶走,要和黑暗神殿徹底脫離的樣子,但實際上,根本就是做做樣子。

    張若塵道:“黑暗神殿在地獄界影響巨大,內部不可能沒有量組織成員。”

    “這就是你不信任自己妻子的根源?”

    無月又道:“量組織只有十六量使,地獄界卻有十族,還有命運神殿,有羅祖雲山界那樣的一座座始祖界,有史前文明遺蹟……不夠分啊,難道量使都出生地獄界?張若塵,你的偏駁,來源於當初在黑暗之淵,無邊出手對付你,導致你修爲盡廢。所以,你對黑暗神殿,始終抱有敵意。”

    “當然,黑暗神殿積極主戰的策略與死靈的理念,與你背道相馳,這應該也是你不喜的原因。”

    “但無論如何,做一件事,特別是做這樣的大事,必須要先控制自己的情緒,壓制自己主觀的喜惡,讓自己以最理性的方式看待問題。”

    張若塵道:“沒有人比你更瞭解黑暗神殿,黑暗神殿真的沒有量組織成員嗎?”

    無月坦然,道:“有兩人頗爲可疑,在我懷疑的範圍內,也在我控制的範圍內。他們若顯露出痕跡,不需要你多說,我會親手對付他們。”

    張若塵主動來找無月,其實潛意思中,已是信任她,至少相信她不是量組織成員。

    張若塵道:“你就那麼確定,天音神母是金蟬脫殼,而不是真的隕落了?”

    “若她是量機,那麼她就一定沒有死。你要明白一個道理,女人,特別是聰明而又漂亮的女人,必然比你更會演。你覺得,她會猜不到摩羅古神會魚死網破,自爆神源?你覺得一個玩弄天下人於股掌中的女人,會甘心隕落?”無月道。

    張若塵有些信了,畢竟只有女人,才最瞭解女人。

    在很多地方,無月和天音神母很像。

    張若塵道:“我打算化身量機,潛入量組織,將他們一網打盡。但,御英古神和天音神母是最大的兩個不確定因素,必須有人將他們找出來,或者阻止他們趕到量神殿。”

    說着,張若塵取出一枚空間戒指,遞給無月,道:“這裡面有他們二人的各種物品,殘留有他們的氣息。”

    “幫你,不是不可以。但好處呢?”無月道。

    張若塵道:“你想要什麼?”

    “我想見一見月神!”無月道。

    張若塵驚訝,道:“你說什麼?”

    “別裝聽不懂!我根本不信,你和月神已經沒有了聯繫。紅塵大會,你應該是找過她吧,還將商月和商夏交給了她。你這是依舊想做她的神使,還是別有企圖?當初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的宇鼎中,你是真的失去理智,還是將計就計?哼,風流劍神!”無月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兩彎月牙。

    有必要舊事重提嗎?

    黑暗大三角星域的事,讓張若塵淪爲天下笑柄,讓她珠玉蒙塵,仙身染垢。

    她竟然還在懷疑張若塵當時是清醒的……

    不過,張若塵腦海中,的確能回想起一些點滴和畫面,看向一身黑袍的無月,頓時旖旎無邊,像黑袍根本不存在,能想象出裡面的一切。

    太危險了!

    連忙控制心神,張若塵無法確定是自己內心的慾望滋生,還是中了她幻術。

    他道:“你只是想見一見月神?你們沒有見過?”

    “遠遠見過!但我心中有很多疑惑,很想近距離與她接觸一次。”無月道。

    張若塵道:“行,我答應你。”

    無月這才從張若塵手中接過空間戒指,近距離與張若塵眼睛對視,笑道:“你剛纔看我的眼神很不對勁,看來你是真的記得宇鼎中發生的事,又或者你是真的偷偷暗戀着月神,有不軌之心。”

    張若塵表現得很鎮定,道:“你莫要再引誘我了,真要誘出火氣來,你離我這麼近,精神力再高,也未必逃得掉。今時今日的我,可不是當初黑暗大三角星域的時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