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嗎?”

    無月上前一小步,擡着螓首,紅脣就快與張若塵的嘴脣觸碰在一起,淡淡體香瀰漫在空氣中。

    張若塵保持理智,道:“我相信,目前你還沒有真正打算做我的妻子,因爲在你眼中,我依舊還不夠強大。等着吧!”

    張若塵匆匆而去,離開了摩犁城,體內火氣很重。

    真是可惡,與無月過招,又一次落入下風,被她撩得整個人都要燃起來。等踏入無量境,必要好好收拾她一番。

    但,張若塵很清楚,自己真禁不起誘惑,要以夫君的名義與她發生些什麼,必然要丟大臉。

    無月絕不是一個會貪戀男歡女愛的女子,她在乎的是利益,看重的是未來的張若塵,未來的始祖,未來的不動明王大尊,而不是現在的他。

    三途河上,停着一艘百丈長的小型神艦。

    戴着量策面具的荒天,看見張若塵返回,問道:“你的情緒很不穩定,怎麼,她不願意出手?”

    “她答應了下來,御英古神和天音神母就交給她了!”張若塵好奇道:“這麼明顯嗎?我覺得,我已經將情緒,控制得很平穩。”

    突然,荒天身上爆發出五彩混沌光華,億萬規則在手臂上流動,一拳向張若塵攻擊而去。

    拳光刺目,拳頭如星辰般沉重。

    張若塵心中微驚,體內血液如江河奔流,身上爆發出混沌光華,一拳擊出。

    “轟隆!”

    如一座神城撞擊在身上,張若塵渾身神骨“噼啪”作響,飛出去千里,在地面上,撞出千里長的峽谷。

    身體鑲嵌在泥土中,張若塵擡頭看去,發現荒天重新飄浮到他眼前。

    原來荒天已經展開神境世界,戰鬥是在他的神境世界中發生。

    荒天道:“你果然是心神不寧,這樣的狀態下,怎麼對付量組織中那些精明至極的量使?”

    張若塵騰飛起來,落到地面,身上泥土灑落,道:“我會盡快恢復狀態。”

    荒天對張若塵還是很有信心,道:“你的肉身力量很強,應該有無量一成半的力量。當初,我和血絕在太虛境初期,最巔峰的時候,肉身也只是稍強於一成無量。而你在太虛境初期,肉身有機會衝擊二成無量。”

    “在同境界,我和血絕加起來,恐怕也會在百招內敗給你。”

    “不過,你修行時間太短,沒有真正大成的神通,這是你最大的劣勢,只能依靠神器,才能彌補這一缺陷。”

    “但若你的對手,也掌握着神器,又有大成的無量神通,還是奧義主神,那時,就算你有地鼎,也會落入絕對的下風。底蘊終究還差得遠!”

    真正厲害的神通,都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才能修煉成功。

    底蘊,得靠時間積累。

    《大神論》綜合榜上的人物,幾乎都是修煉有大成的無量神通,擁有神器,掌握主神奧義,肉身、神魂、修爲,幾乎都達到了三成無量以上,又或者是其中某一種力量特別突出。

    與他們相比,就連荒天和血絕的底蘊都還差一些,在神魂上有所不及,修爲上還差得遠。

    不過,荒天和血絕有二品神道的優勢,可以逆境伐上。

    張若塵道:“大神的修爲,已經達到身停之境吧?”

    荒天點頭,道:“這些年,我和血絕去了一位石族古之諸天的墓中世界,機緣不小,我走到了血絕前面,肉身先一步身停。但也只是比他快半步而已,他的肉身力量,已經達到三成無量,弱不了我多少。”

    張若塵微微心驚,在突破身停之前,肉身力量就能超過三成無量。

    豈不是說,荒天一旦破境,肉身力量就能達到四成無量?

    在此之前,還沒有人能有如此成就。

    絕大多數神靈,破身停,肉身力量都只有一成無量。

    便是肉身榜第二的蚩刑天,記載中,破身停時,也只是達到了三成無量。

    最新的《大神論》肉身榜排在第一的是玄一,肉身力量已經達到六成無量。蚩刑天也是六成無量的肉身力量,但,因爲輕語聲點評他肉身有缺陷,所以排在玄一之後。

    當初荒天太虛境初期,能夠與玄一交手,其一是靠強大的生命力硬扛,又不斷燃燒血液和壽元,增加自己的力量。

    其二是玄一被摩尼珠封閉了五感和意識,在超過十丈之外的一定區域內,只能被動挨打,無法還手。

    當然,肉身力量只代表神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不是擁有六成無量的力量,就相當於神王神尊六成的實力。

    哪怕肉身、修爲、神魂都達到六成無量,也不行。

    因爲,神王神尊最厲害的是,他們的規則神紋已經發生脫變,可稱無量規則。無量規則可以碾壓大神修煉的規則神紋!

    神艦上的隱匿陣法開啓,向三途河的上游行去。

    張若塵坐在明鏡臺上,空明自然,調節自己的心緒,耳邊有佛音誦各種聖經。

    張若塵分析,自己之所以被無月撩得難以平復,不僅僅只是因爲她天下第一的美貌,還有最近自己肉身血氣大幅度提升的原因。

    血氣旺盛,慾望也就更強。

    三途河的支流何止萬億,錯綜複雜,又暗藏兇險,有諸天,甚至是始祖留下的禁殺手段,很多支流都闖不得。

    一旦走錯,就是走上死路。

    在接近量神殿的一處河段,張若塵心生感應,收起明鏡臺,與荒天一起走下神艦,在一處山谷中,見到了軒轅漣的黃金車架。

    在地獄界分別時,張若塵收到軒轅漣給予的一片蓮葉,在距離足夠近的時候,可以感應到他。

    畢竟,黃金車架真要隱藏起來不移動,張若塵無極神道也很難將它發現。

    張若塵問道:“天庭的諸神呢?都在車中嗎?”

    軒轅漣聲音傳出來,道:“你的計劃,有些出乎我的預料。不過,妙得很,如果再加上本公子的佈置,足以將那些量使全部引出來。不過,也正是你的這一招太出乎本公子預料,行動被迫提前,天庭諸神暫時還沒趕到。”

    “你的佈置,到底是什麼?”張若塵問道。

    軒轅漣道:“當年你不是說,讓本公子有魄力一些,拿第二道星空防線做誘餌?本公子採用了!”

    “你就不怕那邊真的出事?”張若塵道。

    軒轅漣道:“沒有你的這一招,本公子還真有些擔心,被量組織將計就計而算計。但現在,卻有十足的把握。”

    “量組織中,有一人知曉布蘭真君是量英,並且洞察了布蘭真君已死的秘密,偷偷聯繫了甲天下。”

    張若塵動容,道:“甲天下加入了量組織?”

    “沒錯,他現在是新一代的量英。”軒轅漣道。

    張若塵笑了起來,道:“甲天下不像是愚蠢之輩,爲何棄明投暗?”

    “他是布蘭真君之子。”軒轅漣道。

    張若塵道:“甲天下可不像是一個情深義重之人,會爲父報仇?而且,那個父親,還利用了他。”

    軒轅漣道:“又或許,他是在記恨我。畢竟我搜了他的魂,對他而言是奇恥大辱。搜魂,會傷根基和精神,如同是毀了他將來衝擊無量的機會。”

    張若塵道:“那我明白了!甲天下加入量組織,只有兩個理由。”

    “第一,他被你搜了魂,自以爲自己已經絕對安全,你絕不可能再懷疑他。”

    “第二,量組織給了他無法拒絕的好處,幫他恢復根基。甚至,助他殺死你,恢復精神。據我所知,甲天下已經突破身停,修爲大進。”

    “他那麼自作聰明的人,或許真是這麼想的。”軒轅漣道。

    張若塵問道:“所以,你將計就計,讓甲天下做了破第二道星空防線的內應?”

    “我告訴他,他是我現在爲數不多可以絕對信任的人,所以,將第二道星空防線的一座重要防禦神陣,交給了他鎮守。他做得很不錯,在量組織一次又一次的配合下,不斷取得我更大的信任。現在第二道星空防線,已經缺不了他了!”軒轅漣道。

    張若塵知曉,軒轅漣這麼謹慎的人,肯定是有絕對的把握控制甲天下,纔敢放手來到地獄界。

    張若塵道:“現在天下人都知道,你來到了地獄界,他們應該會動手了!對了,識破布蘭真君是量英的是誰?”

    “量目!具體身份是誰,就不清楚了,怕打草驚蛇,本公子沒有與他交手。”軒轅漣道。

    張若塵道:“量目是地獄界中人?”

    “大概率是,因爲他們每一次會面,都是在三途河。”軒轅漣道。

    張若塵心中有數了,道:“量目大概率是不死血族。”

    “本公子也是如此猜測,畢竟要猜到布蘭真君是量英,必定是因爲二甲血祖的量字印記,這是唯一的關聯。你心中可有懷疑對象?”軒轅漣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死血族,除了血天部族,我瞭解得不多。此事,只能傳訊外公,讓他去查。”

    “在地獄界,本公子已經將此事,告知了戰神。”軒轅漣道。

    張若塵心中疑惑,道:“你是如何知曉,量神殿位於這片區域?”

    “量目每一次,都是消失在這片區域。如果本公子沒有猜錯,量神殿中必然有星域空間傳送陣,量使每一次離開,爲了避免被別的量使猜出身份,肯定是通過空間傳送陣向一個大概的方位傳送離開,確定沒有人跟蹤才行。”

    “而且,量目很有可能,在量神殿附近還佈置了只有他才知曉的空間傳送陣,以備不時之需。很謹慎的一人!”軒轅漣道。

    張若塵道:“這些量使,就沒有一個是易於之輩。行吧,我和量策,先去量神殿了!”

    軒轅漣的話,提醒了張若塵。

    分開後,確定軒轅漣沒有使用神念探查,張若塵和荒天來到一處陰屍峽谷中,佈置了一座空間傳送陣。

    無論如何,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一些準沒錯。

    不多時,戴着量機面具的張若塵,和戴着量策面具的荒天,根據湟惡神君的記憶,來到地下,出現在量神殿外。

    擁有量英面具的尺奼羅,沒有與他們同行,避免引起懷疑。

    使用量字印記驗證身份後,神殿大門打開。

    大殿中心,青銅圓桌旁邊,竟已有兩位量使坐在裡面。一個臉上戴着“孤”字面具,一個臉上戴着“難”字面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