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老夫聽聞,商丘有一種神通,絕世而無雙,是商天一身修爲之精髓,名叫天荒八技。若是天孫能將天荒八技的完整修煉法送來,這天尊寶紗,老夫倒是可以考慮給你。”

    “放肆!”

    一位天堂界神靈,以神音喝斥。

    音波中,蘊含規則神紋。

    此神修爲不俗,背上一對對白色羽翼散發刺目光華,內蘊無盡神氣,外放烈焰霞彩,是一尊底蘊深厚的中位神。

    可惜,張若塵的身前,似有一道無形的牆,神音攻擊撞擊在距離他三尺的地方,盡數消失。

    即便是近在遲尺的魚晨靜、陸依、商夏,亦未受影響,渾然不知,若不是張若塵擋在前面,此刻她們已經變成三具白骨。

    那位發出神音的神靈,眼中浮現出異樣之色,不敢再輕舉妄動。

    神靈過招,一試便知深淺。

    他剛纔發出的神音,無論是對音**及範圍的控制,還是力量強度,都遠超尋常中位神。但,卻如石擊深淵,聽不見迴響,深不可測。

    商弘有着非凡的涵養,一雙神目微微眯起,道:“閣下這個條件,本座辦不到。”

    商弘轉身而去,徑直登上白玉臺階,走入天下神女樓。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盡皆露出不善的神色,有人輕哼,有人低聲沉笑,隨後,纔是緊跟商弘而去。

    陸依暗暗鬆了一口氣,感嘆道:“商弘不愧是天孫,氣度涵養,令人心折。這種人物,難怪追隨者如此之多。”

    魚晨靜道:“先稱前輩,後稱閣下。先自稱在下,後自稱本座。”

    “商弘已經動怒。”商夏道。

    魚晨靜道:“前輩何苦得罪他?就說天尊寶紗不在你身上,雙方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交惡。”

    誰都知曉,天荒八技是商丘的最強絕學,是底蘊所在,怎麼可能傳給外人?

    提這個條件,便是如同在戲耍商弘。

    商弘豈會不怒?

    “是他自己說的,老夫想要什麼儘管提。結果他拿不出來,自己還動怒了,可見易天君教導得不好,心性太差了!”

    張若塵知曉商弘還沒走遠,肯定能聽到他說的話,所以,故意這麼說。

    沒辦法,遇到天堂界的修士,總能勾起張若塵心中的痛苦回憶,雙方早已結下死仇。心再平靜,但仇是忘不掉的。

    天堂界欠下的血債,更是忘不掉。

    居然這麼評價商弘?

    居然連易天君都敢指責?

    陸依和商夏皆是臉色蒼白,根本不敢再接話。

    千星天女卻在心中暗自思量,自己先前是不是也把話說得太滿了?這位老前輩,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怎麼感覺不是什麼善茬。

    張若塵站在一階階玉石臺階下,向上眺望金燦燦的五個大字,道:“天下神女樓!好強的氣勢,難怪有將第一神女城煉成神城的想法,可惜這個想法,註定不可能實現。”

    張若塵牽着老黃牛,向上走去。

    一頭牛進入天下神女樓,不算什麼怪事,裡面,妖族、獸族、腐屍、白骨……各種奇形怪狀的修士都有。

    一個灰白布衫的白髮老頭,帶着三位名氣不俗,且美貌絕倫的女子,一起走入進去,纔是一件真正的怪事,瞬間吸引無數目光。

    但,無人敢說出一句冒犯的話。

    因爲越離奇,越說明那老頭招惹不得。

    在接引殿中,陸依讓另一位樓主級別的強者,帶着張若塵和魚晨靜暫時去一處歇息。而她則是和商夏,徑直前去拜見白卿兒。

    她可不敢直接帶張若塵和魚晨靜,去見白卿兒,必須先請示。

    玲瓏大會,三千年舉辦一次,是神女十二坊最大的盛會。

    今年的玲瓏大會,尤爲特殊,一百八十樓的樓主自然是全部都被召回。她們個個都是大聖中的強者,由此也能看出神女十二坊的強大,尋常大世界根本無法相比。

    能夠佔據星桓天,也就不足爲奇。

    接待張若塵和魚晨靜的樓主,名叫伊曼,是一位精靈族大聖。

    別的樓主,都是接待像商弘那樣的神靈,不是背景強大,就是威名浩蕩,伊曼自然也想結識那等人物。萬一被神靈看上,結下一段情緣,今後在神女十二坊的地位和話語權,都要高上許多。

    當然,若是發展成爲真情,結成連理,自然是最好不過。

    正是如此,接待一個魚晨靜,和一個名氣不顯的老頭,伊曼的心情很不好,覺得自己失去了一次機緣。

    結識年輕有爲的神靈的機會,可不是隨時都有。

    但伊曼不會將這一切都掛在臉上,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向張若塵和魚晨靜講解天下神女樓的一座座殿宇曾經發生過的名人故事,和一處處勝景的特色。

    天下神女樓和命運神域神女樓的格局和佈置,大致相同,都是雲塔、飛島高懸,又有花船、月燈飄在湖中。

    雖然還未完全入夜,但整座天下神女樓已是燈火通明,四面八方皆有沸騰的人聲傳出,伴隨絲竹管絃的樂聲。

    好一幅紅塵衆生像,繁華人間紙醉金迷中。

    命運神域神女樓只有九片宮殿羣,天下神女樓卻又二十一片宮殿羣,規模大了數倍。

    伊曼和魚晨靜並肩而行,主動詢問:“太真君會不會來參加玲瓏大會?”

    她雙眸中,帶有期待的神色。

    魚晨靜沒有達到神境,縱然資質很高,也無法與商弘那種層次的神靈相比。但,千星文明的太真君,卻是一等一的存在,是一個讓天下女子都會敬仰和着迷的神靈強者。

    魚晨靜笑道:“玲瓏大會何等盛事,十叔自然是要來的。”

    伊曼心中的不平衡,頓時散去。

    太真君,傳說中的魚太真,若能借魚晨靜,見到這位擁有神尊之資的神靈強者,絕對是一場大機緣。

    在路過一座明月般的拱橋時,張若塵看見了第二十二片宮殿羣,那裡漆黑一片,盡是殘垣斷壁,卻又充滿無限神秘。

    張若塵指了過去,問道:“那裡是什麼地方?”

    伊曼微微一驚,道:“前輩竟然看得見那裡?”

    魚晨靜以本源神目望了過去,一片黑暗,什麼都沒有。

    “那裡乃是星桓天尊殿遺址。”

    伊曼滿臉敬畏,同時對這位白髮老者,又有了新的認識,難怪陸依一定要她來接待,果然不是一般的修士。

    “厲害啊,天下神女樓居然建在天尊殿遺址的外面,難怪進樓之後,百步外,什麼都感應不到,應該就是天尊殘留下來的力量,影響了我的精神力和感知。”魚晨靜道。

    伊曼有些傲然得意,道:“不是建在天尊殿遺址外面,其實天下神女樓和天尊殿遺址有些地方是相互重合的。比如,今晚最熱鬧的地方,神雲戰臺。”

    “神雲戰臺怎麼成了今晚最熱鬧的地方?”魚晨靜好奇,問道。

    伊曼道:“因爲今晚那裡將會爆發一場曠世絕倫的神戰。”

    “這倒是有點意思!”魚晨靜道。

    伊曼道:“天孫商弘,挑戰命運神殿海尚明宮,豈止是有點意思,簡直就是這個元會的最強對決。”

    海尚明宮,這個名字,張若塵有所耳聞。

    他是命運神殿曾經的一位神子,成神的時間,比七萬年前的神女青翡微,都要更早。

    這個元會,若要挑天資最高的修士,一定繞不開張若塵和閻無神。

    而要挑修爲最高,戰力最強的修士,則是繞不開青翡微、海尚明宮這些個命運神殿老一輩的神子神女。

    商弘和海尚明宮的對決,的確算是這個元會頂尖強者的交鋒,但,要說最強對決,魚晨靜卻是不能苟同。

    伊曼帶着張若塵和魚晨靜,來到一座宮宛,立即有各種珍奇的餐食和美酒送上來。

    當然,少不了奏樂和漫舞的美女。

    在知曉商弘、海尚明宮、魚太真這些人物,都要前來星桓天參加玲瓏大會,再加上,之前遇到的石英上君、青玄靈神、愛蓮君、巫馬九行,這讓張若塵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又陷入一場大的漩渦風暴。

    於是,他詢問魚晨靜,道:“小魚,老夫有一事不解,玲瓏大會每三千年舉辦一次,不算多麼特殊。怎麼能吸引來這麼多神靈?這些神靈,個個天資不俗,心性超凡,不像是會被美色所動。”

    聽到這位神秘的前輩,如此稱呼自己,魚晨靜受寵若驚,連忙道:“老前輩有所不知,普通的美色,自然是吸引不了商弘、海尚明宮這些人物。但,如果是白卿兒,卻就不一樣了!”

    張若塵額頭上的皺紋更多了,道:“怎麼說?”

    魚晨靜臉色嚴肅,道:“地獄界和天庭越打越殘酷,全面爆發,只是時間問題。而星桓天註定不可能一直像現在這般置身事外,白皇后絕頂聰慧,顯然是早知道這一點,所以,在十萬年前,就開始舉辦玲瓏大會,收斂天下珍寶,一次又一次鑄煉神女第一城。”

    “只有將神女第一城,鑄煉成神城,以神城的力量,籠罩整個星桓天。今後,纔不會輕易就被攻破,既是在保護自身,也是在加大自己擁有的籌碼。”

    “面對生死存亡,不久前,白卿兒從邊荒宇宙回來後,便是宣佈,誰若是能夠在玲瓏大會上,將天尊寶紗親手交給她,無論這人是誰,無論這人樣貌美醜,無論這人是什麼種族,什麼修爲,什麼品行,她都嫁其爲妻。”

    “唯一的限制只有一個,必須是這個元會誕生的修士。”

    張若塵心若刀刺一般疼痛,閉目長嘆。

    不愧是她。

    真是說到做到。

    難怪……

    難怪荒天會親自出手,奪走天尊寶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