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通過湟惡神君的記憶,張若塵早已知曉,“孤”、“難”、“策”、“機”四位,乃是四大量皇的量使,身份地位比別的量使高一籌。

    沒有去觀察量神殿中的環境,張若塵踩着蓮步,輕車熟路一般走過去,以動聽的女子聲音道:“量孤,每次你都是最後一個到,這一次,你竟主動前來,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

    量孤和量難似乎早就猜到他們會來一般,從始至終都很平靜,以審視的目光,打量着張若塵的一舉一動。

    量難發出嘶啞笑聲:“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應該是你們來說纔對。”

    量孤的目光,始終沒有從張若塵身上離開,道:“你們在地獄界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我們卻一無所知,茫然得很,自然是要來量神殿等着。”

    “你們竟然知道我們會來量神殿?”

    荒天語氣中帶有驚訝意味,很高傲,氣勢很足。

    量難道:“這有什麼好奇怪?你們的身份已經暴露,以命運神殿爲首,正在四處圍剿,除了來量神殿,你們還能去哪裡?張若塵,你也別演了,怪噁心的,往日我還真將你當成了一個女人!”

    張若塵依舊女聲,哼聲道:“別胡亂猜,本座可不是張若塵那小毛孩。”

    量難根本不信,笑道:“你的身份早就暴露了,繼續隱藏沒有意義。八十多年前,本座還有些懷疑,覺得你張若塵不像是能夠對池瑤和血絕下得了狠手的人,現在看來,還真是低估了你的心狠手辣。用這招,甚至還能掩人耳目,讓人懷疑不到你身上。”

    “你覺得自己很聰明嗎?自以爲是。”張若塵故意有些氣急敗壞,語氣很難平和。

    “還沒完呢!”

    量難繼續道:“魁量皇精神力那麼高,必然是天圓無缺的存在。會是誰呢?星桓天的九天,星天崖的星海垂釣者?又或者說,是被囚禁在命運神殿多年的殞神島主?”

    量孤道:“九天的可能性最大,如此推算,上一任量機,很有可能是白皇后。白皇后死了,你才接替了她的位置。以前我們見到的量機,都是白皇后。從上一次開始,見到的量機,卻是你。聖族被滅,家園淪喪,有誰比九天更恨這個萬惡的世道?”

    張若塵心中大動,原來量機背後的魁量皇,竟是一位精神力至強。

    湟惡神君記憶中,根本沒有與此相關的記載。

    顯然,量孤和量難加入量組織的時間,比湟惡神君更早,知道得更多。

    張若塵和荒天心中生出無數疑惑,精神力天圓無缺的存在就那麼幾位,但,沒有一位出生羅剎族。難道天音神母真不是量機?

    “嘭!”

    張若塵一掌擊在青銅圓桌上,神力激盪一圈圈,道:“夠了!你們是在嘲笑本座嗎?沒錯,這次在酆都鬼城的計劃,我們地獄界多位量使一起出手,以慘敗告終。是很丟臉,也損失慘重。”

    “但,我們至少是拼了命在做事,是爲迎接偉大新世界而努力。你們呢?你們就只懂得捲縮在角落裡看戲,什麼都不敢做,這樣的確可以保全自己,苟且偷生。哏哏!”

    “讓你們做的事,一樣都沒有做成。”

    “血絕戰神死了嗎?池瑤還活着呢!軒轅漣都打到地獄界去了,也不見你們趁此機會行動。”

    “羞與爾等共謀大事!”

    這些話,張若塵是用自己本來的聲音說出,體形也變得正常。

    不演了,攤牌了!

    量難眼神有些震撼,很難相信,真的是張若塵要殺血絕戰神和池瑤,這人竟然狠辣到如此地步!

    傳聞中,血絕戰神對他比對自己的親子都要好百倍。

    傳聞中,張若塵和池瑤雖然有過仇恨,曾水火不容,但後來,誤會像是已經解開了,池瑤爲他生了數位子女。

    傳聞果然不靠譜。

    想想也正常,怎麼可能有人會將自己畢生修爲都傳給一個女子?便是世間排名第一的大傻子,也不會這麼做。

    想來真相應該是,池瑤吞噬了張若塵的修爲,奪走了葬金白虎,徘徊在星桓天的數十年,絕對是想殺人滅口,斬草除根。

    絕大多數修士,包括量難,都覺得這纔是最合理的真相。

    真正的真相,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量孤要平靜得多,顯然是一個心思沉穩之人,道:“誰說我們不敢做事?眼下就有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需要聯合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才能將其做成。量目,出來吧!”

    量神殿中,大部分區域處在黑暗中。

    緩慢的腳步聲,從黑暗中傳來。

    張若塵投目望去,發現黑暗區域內交織密密麻麻的陣紋和神紋。

    陣紋,一看就是出自天圓無缺的精神力至強之手,高深到以張若塵的陣法造詣,難以解析的地步。

    神紋亦是高深莫測,每一根都像神龍、大河、山嶺,蘊含毀天滅地的殺威。

    量目踩着特殊的步法,穿過陣紋和神紋,走出黑暗,出現在衆人眼前。

    他身形魁梧壯實,聲音洪亮,道:“在本座講出這件大事前,量機、量策,你們是否該解釋一下,地獄界的幾位量使爲何能聚到一起?難道你們此前聚到過量神殿?”

    這些量使個個都很謹慎,相互之間極不信任。

    荒天經驗老到,應對自如,道:“量來是天南的老四,他的精神力太強了,上一次我們十六量使齊聚,離開後。他以天南的追蹤秘法,識破了我們好幾人的身份。”

    www⊕ tt kan⊕ C ○

    “可惜,他太急於求成,居然妄想直接對酆都鬼城下手。此次失敗,其實本座有所預料!”

    在場幾人,並不意外。

    畢竟之前地獄界神戰爆發出來的精神力風暴太強勁了,能有如此精神力造詣的,也就那麼幾位。

    此後,命運神殿、冥族、不死血族的神靈,又闖入天南。

    但凡是消息靈通的神靈,幾乎都能大概猜到一些東西。

    量目笑了笑,道:“據說地鼎落入了你的手中?”

    荒天眼神鋒銳而霸道,道:“怎麼,你感興趣,想奪?”

    “不敢,不敢!神君乃是屍族第一強者,本座就算有心,也無膽。”量目道。

    荒天體內死亡力量爆發出來,道:“本座和量機的身份的確是暴露了,無法繼續活在明面上,但,我們的背後是量皇。你量目哪裡來的膽子,敢挑釁本座?”

    量孤起身,道:“量目,說正事!”

    量目對暴露了“湟惡神君”身份的量策,自然是有忌憚,連忙道歉賠罪。

    見量策收起了死亡力量,他開始說正事,道:“經過本座多年佈局,眼下已是破第二道星空防線的絕佳時機。”

    張若塵故作不知,冷聲道:“莫要冒進,酆都鬼城一戰的教訓還不夠大嗎?第二道星空防線的防禦,只會比酆都鬼城更加牢固。”

    量目笑道:“量機大人自詡聰明絕頂,卻只能看到表面,看不到本質。你們在酆都鬼城失敗的原因,乃是因爲,你們孤軍奮戰,又親自動手。不敗纔是怪事!”

    張若塵反駁道:“酆都鬼城的防禦強大,但卻沒有防禦意識,根本想不到量組織敢對他們出手。這樣,哪怕建有再多的神陣,也不過只是擺設。但第二道星空防線常年都要提防被地獄界突襲,防禦意識始終都在,我們不可能有半點機會。”

    量目在知曉量機是張若塵後,不再像以前那麼敬畏,多了幾分輕視之心,道:“沒錯,第二道星空防線,無論是防禦的緊張狀態,還是聚集的神靈數量,都超過酆都鬼城。”

    “但,酆都鬼城是一個統一的勢力,有着極其嚴密的防禦系統。第二道星空防線卻魚龍混雜,各界修士都有,調度起來本來就難。現在,軒轅漣離開了,更是羣龍無首!這是天賜良機啊!”

    “最重要的是,攻擊第二道防線的是地獄界大軍,而不是我們。我們只需要站在幕後,幫地獄界大軍打開一處缺口就行了!”

    “試想一下,進攻酆都鬼城的是天庭大軍,而不是你們孤軍奮戰。今日,你們會敗嗎?”

    見往日侃侃而談、指點江山的量機啞口無言,量目眼中露出一抹得意神色。

    暴露了身份的量機和量策,今後註定只能隱藏在陰暗中,對量組織的價值,不再像以前那麼重大。甚至今後,有可能得聽從他量目的策略做事。

    量目心中豈能不痛快?

    緊接着,量目將甲天下的身份,與自己的策略相繼講了出來,最後不免感嘆一聲:“可惜啊,量策你的身份暴露了,否則以神君在地獄界的影響力,要調度地獄界大軍,容易得多。”

    戴着“策”面具的荒天,冷哼一聲,以示不滿。

    量目道:“酆都鬼城一戰,到底有幾位量使暴露了?”

    “對啊,本座也想問這件事。到底哪些是我們的人,哪些是天庭的潛伏者?至今那邊都還迷霧重重,看不透徹。”量難問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這一次是量來在調度和策劃,我知道的很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