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本座只知還有量非!”荒天如此說了一句後,又看向量目,道:“你是如何知曉布蘭真君是量英?甲天下又爲何會聽你的?量英真的死了嗎?”

    按照軒轅漣的策略,在所有量使聚集到一起後,尺奼羅化身的量英才會現身。藉此,讓量使先相互猜疑,自相殘殺。

    荒天如此一問,其實是在爲後面的佈局鋪墊,在量孤和量難心中埋下猜疑的種子。

    四位量使的目光,齊刷刷落到量目身上。

    量目鎮定自若,道:“量策大人是在懷疑本座的身份?”

    “只是好奇而已。”荒天道。

    量目的目光冷然盯向張若塵,道:“此事就得好好問我們的量機大人了,二甲血祖的量字印記,爲何會出現到不死神殿?若非二甲血祖的身份暴露,軒轅漣怎麼可能懷疑到布蘭真君身上?”

    不死神殿,張若塵記下了這一關鍵信息。

    張若塵疑惑,道:“二甲血祖體內有量字印記?”

    “你不知道?”量目道。

    張若塵冷聲道:“二甲血祖是被血絕那老匹夫強行奪走,聲稱要將他吞噬,已做人形血藥。我無法與血絕抗衡,只得交給了他。”

    量目心中有疑,道:“你竟如此痛恨血絕?”

    張若塵咬牙切齒,哼聲道:“在血絕眼中,我不過只是一個玷污了血絕家族血脈的異種,你們不會真以爲,他對我那麼關心,是因爲一點點血脈聯繫吧?”

    “他最初覬覦的是《三十三重天》的修煉法,後來又想研究我的一品神道的玄妙,我不過只是他培養的另一株人形血藥罷了!”

    量目像是心中疑惑瞬間解開,大笑一聲:“血絕啊,血絕!本座早就看出他表面的狂妄姿態是裝出來的,實際上奸詐至極,手段陰狠。”

    荒天也笑了起來,道:“難怪當初以他的修爲,打上天南能夠全身而退,感情只是做做樣子。”

    “能爭到不死血族族長繼承者的位置,必然陰險得很。”量目道。

    量孤道:“莫要再相互猜疑了,破第二道星空防線的機會就在眼前,絕不能錯失。召集所有量使吧,只有各方一起努力,成功的機會纔會更大。”

    量目道:“沒錯,無量北征應該就快歸來,我們的機會,只有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張若塵起身,走到青銅圓桌有“機”字印記的位置,身上的量字印記飛了出來,散發奪目光芒。

    量難和量策相繼來到自己的位置,釋放出量字印記。

    量皇和量尊不在的情況下,召集所有量使,有兩種辦法。

    其一,四大量皇的使者聚集到量神殿,以量字印記召集。

    其二,半數以上的量使來到量神殿,以量字印記召集。

    所有量使都明白,會出現這兩種情況,必然是有大事發生,或有大事要做。

    衆人的目光盯向量孤。

    量孤突然道:“我認爲,就這麼召集所有量使,還是有些冒失。量神殿該換位置了!”

    張若塵心中咯噔一聲,但心跳依舊平穩,沒有暴露破綻。

    量目道:“有這個必要嗎?”

    量孤道:“地獄界剛發生大事,量策和量機又是匆匆趕來,萬一被人追蹤了怎麼辦?已經過去八十多年,該換位置了!”

    “謹慎一些是對的。”量難道。

    張若塵和荒天無法開口,心中苦思對策。

    因爲,量神殿的位置一旦改變,藏身在附近地域的軒轅漣、絕妙禪女、血絕戰神……,也就失去意義,很難再找到他們的準確位置。

    剿滅量組織的機會,將變成空談。

    “先激發空間傳送陣吧!”

    量孤起身,走進量神殿的黑暗區域。

    量難和量目相繼跟上去。

    “量策、量機,你們怎麼了,有什麼不妥嗎?”量孤轉身,看向他們。

    張若塵走過去,道:“不得不說,所有量使中,量孤最爲謹慎,心思也最縝密。”

    量目笑道:“換做以前的量機,也會考慮到這一點。年輕人,終究還是太嫩了!早知道,以前的量機是白皇后,本座就該多親近親近。哈哈!”

    “少說幾句吧!”量孤道。

    “譁!”

    在五人的催動下,光芒閃爍,整座巍峨的量神殿從地底空間中消失。

    空間傳送的過程中,張若塵一直在推算空間座標。

    不多時,量神殿穩定下來,依舊位於地底深處。

    張若塵推算有了結果,量神殿現在的位置,距離原來的位置,足足拉開了十九萬億裡。

    若只靠飛行,便是頂尖大神,也要花費數年時間,才能橫渡。

    大神不可能一直保持最快的速度趕路。

    更意味着,這裡若是爆發神戰,埋伏在十九萬億裡外的軒轅漣等人,根本無法及時感知到。

    現在只能希望,軒轅漣他們察覺到了量神殿傳送的空間波動,推算到空間座標,也使用空間傳送,或者尋找蟲洞,迅速追蹤過來。

    但,機會渺茫!

    宇宙空間太廣闊了,要找到一座隱藏起來的神殿,比大海撈針還要難千倍、萬倍。

    “將英字印記、非字印記、來字印記都掩蓋吧,暫時也只能防範到這一步了!”

    量孤這話,徹底斬斷張若塵最後的希望。

    四大量使使用量字印記,催動青銅圓桌,將量神殿最新的空間座標,傳送給了各大量使,唯有量英、量非、量來除外。

    短暫的沉默後,荒天向量神殿的大門走去,將殿門打開。

    “這裡也不知是什麼地方?”

    荒天衣袖一揮,殿門的山石和泥土向兩旁裂開,在精神力的構建下,形成一條向上的階梯。

    荒天正要走出去的時候,量孤道:“不用查探了,依舊在三途河。三途河空間結構特殊,空間傳送陣和空間蟲洞多不勝數,最多幾天時間,他們應該都能趕到。”

    量難道:“大家就安心等待幾天吧,爲了以防萬一,誰都莫要走出神殿大門。”

    荒天最終沒能邁步出去,轉身過來,眼神不留痕跡向張若塵看了一眼,有直接動手的意思。

    不能再等。

    等所有量使趕到,更什麼事都做不了!

    到時候,量組織滅不了,怕是第二道星空防線也會被攻破。

    現在只能動手,拿下量孤、量難、量目,摧毀量神殿,對量組織依舊是沉重打擊。

    但讓荒天不解的是,張若塵竟移開目光不看他。

    荒天哪能知道張若塵此刻心中的驚駭,因爲先前催動空間傳送陣和青銅圓桌的時候,張若塵發現了量孤身上有一股極其細微的熟悉氣息。

    對方隱藏得極其高明,若非修成少陰、少陽,張若塵根本察覺不到。

    那股熟悉氣息,屬於玄一。

    若玄一就是量孤,那麼他們的計劃早已是漏洞百出。

    白皇后就是被玄一殺死的,她是不是上一任量機,玄一還不知道?

    元塵大師是張若塵的事,玄一十分清楚。而元塵大師在星空戰場的所作所爲,與量組織完全是背道相馳。

    玄一會相信張若塵是量機?

    在洞察量孤很有可能就是玄一的時候,張若塵差一點方寸大亂,但總算守住理智,保持絕對鎮定,不敢露出半分破綻。

    現在,張若塵還有唯一的優勢,至少玄一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被識破。

    張若塵細細思考,猜出玄一爲什麼沒有直接出手的原因。

    其一,他不知道量策是敵是友。若是敵,又會是誰?

    總之,他沒有絕對把握,在短時間內掌控全局,拿下所有敵人的把握。不能速戰速決,戰鬥波動必然泄露出去,他將面對的是不知數量的未知敵人。

    所以他選擇了先穩住張若塵,並且藉此機會,改變了量神殿的位置。

    這一招,可以由明轉暗!

    可以化被動爲主動。

    既然掌握了主動權,玄一何等自信的人,自然不會只將目標鎖定在區區一個張若塵的身上。

    他應該是打算,等所有量使都到齊了,再擒拿張若塵和未知身份的量策。隨後,以他們爲餌,將隱藏在暗中的神靈誘出來,一網打盡。

    此後,纔是破第二道星空防線。

    張若塵能猜出玄一的大概意圖,但要破局卻很難。因爲,玄一就坐在他身旁,離得太近,無量之下第一的實力,絕非浪得虛名。

    更重要是,張若塵還不敢將玄一的身份,告訴荒天,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怎麼辦?

    怎麼辦?

    ……

    絕不能坐以待斃。

    有了,張若塵突然生出策略,悄無聲息的以精神力傳音。

    不是傳音給荒天,而是傳音量目和量難:“湟惡神君’量策’的身份已經暴露,三煞帝君怕是回不來了!不如,我們聯手,逼他交出地鼎?別聲張,小心一些,不要讓他看出端倪。”

    量目心中大動,暗道,張若塵這小子果然是個狠角色,湟惡神君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風險,將他救下,轉頭就將別人賣了!

    夠狠,夠陰險。

    不過……

    地鼎,誰不想要呢?

    湟惡神君雖強,但沒了三煞帝君這個後臺,又有什麼好懼?

    量難眼中一道異彩閃過,不動聲色,傳音道:“量孤還在呢!要不拉上他一起?”

    張若塵傳音道:“量孤一看就與我們不是一路人,若告訴他,他肯定要假扮好人,讓我們以大局爲重。”

    “哏哏,湟惡神君身上的好東西,可是多得很,不僅有地鼎,還有神器赤染塔,有奧義。”

    “他的身份,已經暴露,對量組織失去了價值,身上有價值的東西理應交給我們,只有掌握在我們手中,才能實現這些寶物存在的意義。”

    量目傳音:“大局?一個暴露了身份的量使,即便死了,也影響不了大局。”

    量難和量目怎麼可能不心動,但他們的想法卻更貪婪,打算先利用張若塵,逼量策獻出寶物之後,就對張若塵下手。

    因爲張若塵身上寶物也不少,也暴露了身份。

    張若塵、量難、量目的傳音雖然很隱秘,幾乎看不出痕跡,但還是被玄一和荒天察覺。

    荒天很疑惑,感覺自己變成了局外人。

    玄一比荒天更疑惑,似乎與自己猜測的有些不一樣。

    張若塵會冒險偷偷聯繫量難和量目,在玄一看來,這才正常。量神殿的位置改變,張若塵怎麼可能不急?

    反倒是,量難和量目比他還先到量神殿,這纔不正常。

    不過,玄一併未將他們放在眼裡,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謀算都不堪一擊。哪怕張若塵、量難、量目加起來也不行!

    但玄一還是向戴着“策”字面具的荒天看了一眼,看見荒天眼中一閃而逝的疑惑,頓時,心中有數了!

    閉目養神,靜等有問題的人,主動跳出來作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