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世上,最難放下的,除了愛和恨,情和義。

    還有遺憾和愧疚。

    最輕鬆的死法,就是沒有遺憾而死,不帶着愧疚離開這個世界。

    白卿兒和張若塵,要說男女感情,其實還遠遠談不上,頂多只有相互對對方的些許欣賞。可是,她做出的選擇,卻讓張若塵生出,是自己造就了這一切的自責和心痛。

    張若塵相信,白卿兒這麼做,未必只是在報復他。

    或許也是在報復荒天。

    她心中對荒天的恨,對白皇后的恨,張若塵是親身感受到過。她對張若塵,很有可能,根本就沒有恨,只是將他當成了一個天資不俗,同病相憐,不討厭,甚至還有些欣賞,並且配得上自己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她只遇到了張若塵這麼一個。

    兩人有了肌膚之親後,才讓她有了嫁給張若塵的念頭。而她心高氣傲,要嫁的,一定是強者,必須是成神後的張若塵。

    白卿兒和張若塵的關係,源於她對張若塵欣賞和覺得只有他配得上自己,若是張若塵不能達到神境,她還拿什麼來欣賞張若塵,張若塵又有什麼資格配得上她?

    就算勉強自己嫁給張若塵……

    可是勉強二字,已經說明了意願。

    這也是感情!

    但,少了與池瑤、木靈希、般若她們那種感情的純粹和厚重。因爲無論張若塵變成什麼樣子,都不可能影響她們心中的情感。

    又或許,白卿兒也有心中的無奈。因爲她要天尊寶紗,並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神女第一城,爲了星桓天。

    在戰爭面前,每個修士都是無奈的,都會身不由己。

    魚晨靜觀察細膩,道:“前輩似乎很哀傷。”

    “沒有什麼可哀傷,當生命只剩下最後一刻的時候,人間種種,已經與我無關。”張若塵道。

    這句話,這些年來,張若塵不止一次對自己說。

    但,沒一次像現在這樣,很想笑。

    笑自己,自欺欺人。

    笑自己,向死亡妥協。

    死亡就像一柄無形的劍,抵在他的脖子上,讓他知道,自己下一刻一定會死去。從而,放棄了對抗,放棄了所有。

    可是死亡卻故意戲耍他,遲遲不揮劍下去,讓他在生死邊緣煎熬,讓他每天都渾渾噩噩的等待。

    張若塵不敢生出希望,因爲人一旦有了希望,就會貪生,就會怕死。

    怕死,是人之常情。

    但像張若塵這樣的人,一旦開始貪生怕死,今後便再也不是他,再也沒有衝勁,再也休想有所作爲。

    шωш●ттkan●¢ 〇

    “譁!”

    肚臍下的玄胎,再次傳出悸動。

    一圈圓形的光紋,蔓延出來,急速涌動出去。

    天下神女樓中,數之不盡的道鎖、神紋、陣法銘紋,全部都浮現出來。有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

    一片片宮殿羣之間的湖面,湖水爆開。

    樓中的神靈皆被驚動,紛紛飛出宮宛,以神目窺望四方。

    wωw● TTKΛN● ¢〇

    “剛纔是誰?”

    “好強的神力波動。”

    “天下神女樓中諸神匯聚,誰敢來搗亂?”

    ……

    各大宮宛,混亂不堪。

    怒吼聲、尖叫聲、議論聲響成一片。

    不知多少聖境修士,被剛纔爆發出來的神勁波動,震懾得跪伏到在地上。

    來得快,去得也快,神勁波動瞬間消失。

    天下神女樓中雖然高手如雲,諸神齊聚,但,卻沒有一個找到神勁波動到底是從何處傳出。

    騷亂漸漸平息。

    張若塵陷入茫然和沉思,這一次從玄胎中傳出的波動,是那麼清晰,強度更勝上一次。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什麼,引出了這股波動?

    是心態上的變化?

    可惜玄胎中,依舊空空蕩蕩。

    魚晨靜和伊曼修爲都不弱,可是,剛纔從張若塵玄胎中傳出的神勁波動,速度實在太快。快到她們根本無法分辨,是從外面傳進來,還是從張若塵身上傳出去。

    “敢在天下神女樓中妄動神勁,卻又沒有造成破壞,看來那人是故意在挑釁。”魚晨靜道。

    伊曼冷哼一聲:“放心吧,城主肯定已經感應到他的位置。無論他是誰,城主都會讓他付出代價。”

    坐在一旁的張若塵,心態平和,根本不怕白皇后找上門來。

    來了更好,正好把荒天奪走天尊寶紗的事告訴她。

    “接着奏樂,接着舞。”伊曼道。

    本是被神勁波動驚懾得跪伏在地的一位位綵衣美女,連忙站起身,繼續奏樂和漫舞。

    張若塵和魚晨靜一直在等待陸依和商夏,可是,等來的,卻是一封戰書。

    送戰書來的,是一位石族大聖。

    “神雲戰臺,一決高下。只分勝負,不分生死。勝者,得天尊寶紗。——石英上君。”

    張若塵看完戰書,便是扔到一旁。

    單膝跪在下方的石族大聖,道:“上君知曉老前輩壽元無多,不喜爭鬥,因此,願以一枚續命神丹爲禮。無論戰鬥勝負結果,續命神丹都歸前輩所有。”

    帝品聖丹,已經是十分罕見之物。

    一枚神丹,可想而知價格幾何。

    對一位壽元將盡的神靈而言,沒有什麼比續命神丹的吸引力更大。

    如果續命神丹有用,或許張若塵真的會答應石英上君的挑戰。

    可惜,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別說續命神丹,便是一株神藥,對他而言,都沒有任何意義。

    張若塵道:“回去告訴上君,讓他先把續命神丹送來,老夫服下後,如果真的有用。再考慮,是否答應他的挑戰。”

    “這……好,晚輩一定將此話,轉述上君。”

    那位石族大聖退下去後,立即去了石英上君所在的宮宛,將張若塵的提議複述一遍。

    “蠢貨,沒聽出來那個老東西在戲弄本君?”

    “嘭!”

    石英上君大怒,一巴掌拍出去,將那位石族大聖打碎成一堆石粉,道:“可惡,連續命神丹都打動不了他,這老傢伙難道不怕死嗎?”

    “既然如此,只能使用最後的辦法。”石族神靈黑林,眼神陰沉的道。

    石英上君點了點頭,道:“將天尊寶紗在他身上的消息傳出去,一定會有神靈鋌而走險,出手搶奪。只要天尊寶紗不在那老東西的身上,我們再奪取,就會容易許多。”

    魚晨靜自認爲聰慧絕頂,可是此刻,卻是完全猜不到天尊寶紗,到底是不是在這位老前輩的身上?

    連續命神丹都打動不了他,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打動他?

    而伊曼,則是陷入震驚狀態,怎麼都沒有想到,神女十二坊求之不能得的天尊寶紗,居然在這位老人家的身上。

    “老夫得走了!”

    張若塵站起身,走到老黃牛身旁,從柱上解下繩子。

    魚晨靜和伊曼立即追上去。

    伊曼殷勤至極,笑容媚態,主動抓住了張若塵的手臂,美眸漣漣,道:“前輩不是要見少主嗎?再稍等片刻吧,陸依和商夏肯定很快就會回來。”

    此刻,只要張若塵肯留下,她便是獻身都願意。

    魚晨靜也不想放張若塵離開,連忙道:“前輩身上有神女十二坊最想得到的寶物,白少主肯定會見你。”

    “等不了她們了,大麻煩很快就會找上門。”

    張若塵牽着老黃牛,走出宮宛。

    伊曼和魚晨靜想要再次阻攔,但,渾身無法動彈,連嘴巴都張不開。

    走出宮宛,張若塵和老黃牛的身形,便是在空間中消失,如同隱形了一般。

    關於天尊寶紗的消息,迅速傳遍天下神女樓,一位又一位神靈,趕至這座宮宛,卻都撲了一個空。

    張若塵自然不是真的就此離開,而是牽着老黃牛,走在湖畔小道上。

    先前他收集了商夏的一縷氣息,此刻正是以精神力,感知這縷氣息的位置,一路找了過去。

    離開之前,他必須見白卿兒一面。

    當張若塵找到商夏的時候,商夏正坐在湖中一隻月牙小舟上。藏在小舟中的,卻不是白卿兒,而是羅生天。

    兩人相互依偎,正在傾訴這些年的思念,與對未來的憧憬。

    那麼的美好。

    張若塵眼睜睜的看着月舟飄過去,聽盡了兩人所有的情話,長嘆一聲:“年輕真好。”

    忽的,張若塵眼神一凝,在湖泊的對岸,看到一道比羅生天和商夏更年輕的身影,心中的某種情緒,頓時爆發出來,溼潤了雙眼。

    他將老黃牛,收入掌心,身影飛掠起來,落到湖中的一隻月牙小舟上,想要更近的看一看那道身影。

    是池崑崙。

    池崑崙早已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修煉千年的大聖,身形卓然的站在人羣中,背上,背的是寬闊且沉重的沉淵古劍。

    在他前方,是一座高臺。

    臺上,掛有兩盞燈,一位儒袍老者和一個青衣少女,正在講《萬年評》。

    儒袍老者坐在案前,喝下一口茶後,講道:“紅塵絕世樓,海石星天外。紅塵樓評紅塵人,星天崖論萬年事。”

    “今日要講的第一篇,便是——是是非非一千八百年,《三十三重天》造就這個時代最驚豔的兩人。”

    此時,青衣少女彈奏的琵琶聲響起。

    彈了幾個調,又停下。

    儒袍老者道:“要說這萬年來,最驚豔的兩人,你們應該都以爲說的是張閻二人。但不然,張若塵和池瑤女皇的恩怨情仇,纔是這個時代最曲折、最有趣的篇章。”

    聽到“有趣”二字,池崑崙皺起眉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