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讓量策乖乖交出地鼎、神器、奧義,顯然不可能。

    因此,量目認爲必須先出其不意,將他重創,再好好與他“談”。

    張若塵傳音道:“湟惡神君乃是進入《大神論》綜合榜上的存在,要將他重創,絕非易事。這樣吧,他肯定料不到我會對他出手,便由我先偷襲,你們二人趁勢出手,一舉將其拿下。”

    量目是越來越佩服張若塵,笑道:“我們三人聯手,這麼近的距離,出其不意之下,怕是神王都要受創。”

    商議妥當後,張若塵起身,向荒天走過去。

    坐在一旁的量孤,面具下,雙眼睜開。

    張若塵當然要先出手,只有藉此機會,才能傳遞給荒天一些信息,免得他真被偷襲重傷。

    張若塵來到荒天身旁,道:“今日,若非神君出手,本座必然難逃一死,可惜連累了神君。神君,請受本座一拜!”

    張若塵躬身,拜了下去。

    二人相距僅兩步。

    量難和量目都知張若塵即將發難,體內神氣暗暗運轉,規則神紋向袖中的掌心匯聚。

    但,他們自有謀算,若張若塵偷襲成功,自然是趁勢出手,先收拾湟惡神君。若張若塵偷襲失敗,說明湟惡神君的確很可怕,則可順勢先收拾了張若塵。

    無論哪種情況,他們都立於不敗之境。

    躬身下去的瞬間,張若塵眼中寒光一閃,右手捏成劍指,億萬劍道規則神紋從體內涌出,匯聚向指尖。

    一指刺出,奪目劍光撕破量神殿的黑暗。

    張若塵這一劍不可謂不快,強如荒天也無法避閃。他心中雖然不解,但,聯想到剛纔張若塵與量難、量目秘密傳音,頓時悟到了一些東西。

    “嘭!”

    一劍破開規則神紋場域,刺入荒天體內。

    “張若塵!”

    荒天怒吼,體內神氣爆發出來。

    這股神氣,由大衍乾坤神道轉化,與湟惡神君的神氣屬性一模一樣,陰寒,腐敗,死亡氣息濃烈。

    神氣震碎入體的規則神劍。

    荒天一拳重重擊在張若塵身上。

    “轟!”

    張若塵肩膀坍塌下去,體內傳出骨頭斷裂聲,身體飛出量神殿大門,撞入殿外的地底石層中。

    張若塵和荒天都很清楚對方的恢復能力,出手很狠,但都沒有將規則、神氣、精神意志打入對方體內,這點傷勢可以迅速恢復。

    荒天踉蹌後退,有屍血從黑袍中灑落出來。

    早就蓄勢待發的量目和量難,同時出手。

    量難手持一柄鐮刀形狀的至尊聖器,刀刃綠油油的,蘊含可怕毒性,不弱於三煞屍毒。

    量目打出掌印,掌心爆發震耳欲聾的風雷聲。

    他們很清楚,如此狹小的空間,該使用怎樣的戰法。近距離交鋒,肉身力量和速度,顯得格外重要。

    反倒是奧義和神通,很難施展出來。

    量目和量難不是弱者,速度快到極致,但,荒天早有準備,以比他們更快的速度,轉身兩掌擊出。

    “轟隆!”

    掌印對碰。

    量目只感覺自己一掌打在神壁上,渾身震盪,難受得幾欲吐血,向後倒滑出去。

    量難修爲更在量目之上,劈出的是至尊聖器。

    但,荒天手掌上戴有白骨拳套,不懼毒素。掌與鐮刀對碰,爆發出金石鏗鏘之音,身形向後退了數步。

    荒天不知道張若塵在耍什麼花招,但大概猜到,他是準備先收拾量目和量難,再收拾量孤,分而擊破。

    因爲,不敢暴露身份。

    不敢暴露身份,很多力量也就施展不出來,這才被擊退數步。

    但在量難和量目看來,這是因爲張若塵的偷襲,導致量策變得虛弱。張若塵那一劍,必定將強大的劍意和劍道規則,打入了量策體內。

    傳聞中,張若塵修煉出了三品劍道,劍意和劍氣在體內肆虐,絕對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量難和量目再次攻出,體內規則神紋外散,如同蛛網般佈滿神殿內部。

    張若塵從殿外飛進來,身周飛着六柄神劍,直向荒天攻擊過去。與他猜測的一樣,玄一選擇了靜觀其變,沒有出手。

    六柄神劍看似烈焰滾滾,神器威能霸道,但,數量太多了,空間太狹小,在攻擊荒天的同時,也給量目和量難造成了不小麻煩。

    “你們是在找死!”

    荒天眼神凜然,徒手抓住一柄臨空斬來的炙熱神劍。

    六柄神劍都被嚴重腐蝕,沒有劍鋒。特別是老六,與鏽跡斑斑的鐵棍沒有區別,被荒天抓住後,難以掙脫。

    荒天奪劍而去,長臂一揮,一劍橫劈在量難腰部。

    在這一瞬間,荒天爆發出詭異身法,如同直接空間挪移,橫移十丈,在量難震驚的眼神中,腰部傳來劇痛。

    “嘭!”

    神血飛濺。

    量難的上半身飛了出去,身上黑色量使神袍被血液浸透,重重撞擊在青銅桌案上。玄一微微側身,避開灑來的神血。

    非常詭異的是,本來量難腰部以下的位置留在原地,此刻,卻突然爆開,化爲密密麻麻螳螂一般的詭異生靈。

    這些螳螂形態的生靈,長有堅硬外殼,散發金屬神光,前肢像兩柄鋒利的大刀。

    就連量難灑落出來的血液,都化爲一隻只拳頭大小的螳螂,地上、牆面、柱子,隨處可見。

    “原來是奇瓦達母神之子!”

    神殿中,所有修士,都認出量難的來歷。

    妖神界有一位不知活了多少年歲的古老神靈,名叫奇瓦達母神,在多年前,一次性誕生下三億三千萬個神子。

    這些神子相互殺戮,相互吞噬,最終活下來的,只有三百零八個。

    個個都達到神境!

    而且這些神子,依舊在相互殺戮,相互吞噬。傳聞,最終活下來的那一個,將吞噬盡所有兄弟姐妹,成爲種族新一代的絕頂強者。

    無論量難是誰,毫無疑問,他背後的量皇必然是奇瓦達母神。

    因爲奇瓦達母神,乃天庭二十諸天之一,有資格列量皇尊位。

    玄一性格多疑,十分懷疑量難是軒轅漣的人。

    今日背後的佈局者,很有可能是軒轅漣。因爲他知曉,不久前,軒轅漣與奇瓦達母神的三位神子秘密接觸過。

    可惜玄一不知,軒轅漣之所以秘密接觸奇瓦達的幾位神子,是有了最新線索,找到了犰餘神君在妖神殿中量組織成員的懷疑對象,在一個個試探。

    突然間,量目關於利用甲天下破第二道星空防線的計策,在玄一心中,變得漏洞百出。軒轅漣身邊有莊太阿,有輕語聲,甲天下若有問題,軒轅漣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情?

    軒轅漣既然知曉布蘭真君是量英,怎麼可能不盯着甲天下?

    如此說來,量目大概率也是軒轅漣的一枚棋子。

    一時間,玄一想到了許多,想到布蘭真君死之前,是否已被軒轅漣搜了魂,導致量組織大量信息暴露。

    想到軒轅漣和多位量使同時出現在酆都鬼城,其中是否有某種聯繫。

    想到張若塵和軒轅漣的多次接觸。

    但很快,玄一就清空這些雜念,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去思考這些,很容易誤導自己。

    軒轅漣的背後有紅塵絕世樓和赤霞飛仙谷,張若塵的背後有星天崖和神女十二坊,與他們比信息和佈局,自己肯定比不過。

    沒必要以自己的劣勢,去和對手的優勢對碰。

    萬千念頭,瞬間盡散。玄一沒有再多想,無論真相如何,將眼前衆人全部鎮壓,自然能夠得到答案。

    ……

    鋪天蓋地的螳螂神蟲,發出刺耳神音,就像奇瓦達母神的三億三千萬子女全部到場了一般,向荒天攻擊過去。

    與此同時,量難的上半身,也化爲龐大的蟲體,身上的量使神袍和量使面具變大巨大,雙瞳像兩顆火球。

    “就憑你們也敢在本君面前放肆,接下來,本君不會再留手了,全都去死!”

    “地劫玄黃勁!”

    荒天以大衍乾坤神道,衍化出湟惡神君的大成無量神通。

    玄黃氣光束,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向四面八方洞穿出去。所有沾上玄黃氣光束的螳螂神蟲,全部灰飛煙滅。

    張若塵擔心大衍乾坤神道有破綻,被玄一感知到端倪,於是,展開太極陰陽圖,籠罩整個量神殿,大吼一聲:“湟惡神君,你已身受重傷,繼續戰下去,傷勢只會越來越重。我看你能逞能多久?”

    太極陰陽圖中,神山一般的少陽,與荒天身上逸散出來的玄黃氣光束對碰在一起,張若塵連連後退。

    果然玄一的注意力,被太極陰陽圖吸引。

    世間能引起他興趣的東西不多,但一品神道,必然是其中之一。

    荒天從張若塵的話語中,聽出了速戰速決的意思,頓時長嘯一聲,身形再閃十丈,手中神劍,直插入量難的頭頂。

    與玄一一戰後,荒天便翻閱各種神通典籍,終於,融會貫通,創出“十丈無間”的身法。

    所謂“十丈無間”,意爲可以無視時間和空間,進十丈,或者退十丈。

    當然,那是理想中的最高境界,目前荒天不可能真正無視時間和空間,只能說,時間被縮短到了極限,空間對他的阻礙也達到極限小。

    正是有這一招,量難還沒有反應過來,頭顱就被貫穿。

    神海被神劍刺破。

    更要命的是,神劍正好擊中神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