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思索了片刻,又問道:“林辰裕被處死了?”

    “沒有!七王子殿下哪那麼容易放過他?”雲兒道:“林辰裕被處以宮刑,變成了一個太監,被七王子殿下收為奴僕。”

    張若塵道:“林家的第一天才,卻變成了太監,還成為敵人的奴僕。對林家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耻辱。”

    雲兒皺著眉頭,道:“可是我十分不能理解,既然林家受了如此大的屈辱。為何林家的家主還要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七王子?”

    張若塵道:“這很好理解!以七王子的天資,將來必定會繼承王位,成為雲武郡國之主。林家想要在雲武郡國立足,就肯定要和七王子修復關係。聯姻是最好的辦法。”

    “其次,林家的第一天才,既然成為七王子的奴僕。林家和七王子的關係,估計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敵對。說不定,林濘姗和七王子的聯姻,就是林家的第一天才林辰裕一手促成。”

    雲兒的眼睛筆直的盯著張若塵,簡直無法相信,九王子殿下竟然能够分析的如此頭頭是道,根本不像是曾經的那一個怯弱的少年,反而給人一種老練、睿智的感覺。

    “看來開啟神武印記之後,真的讓九王子殿下徹底發生了改變。”雲兒的心頭暗想,若是林妃娘娘知道九王子殿下發生了這麼大的改變,肯定會十分欣慰。

    回到自己的房間,張若塵立即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現在就開始開闢第二條經脈!”

    張若塵將小玉瓶的瓶塞打開,將一份洗髓液服下。

    在洗髓液的藥力作用下,全身血液都像是沸騰起來。借助龐大的藥力,張若塵立即按照《九天明帝經》上面的記載,開始開闢第二條經脈。

    體內開闢出來的經脈越多,吸收靈氣的速度就越快,體內真氣的運行速度也越快。

    體內的經脈越多,修煉出來的武體自然也就更加强大,在同境界,可以爆發出更加强大的戰力。

    借助曾經的修煉經驗,張若塵很快就開闢出第二條經脈,體內真氣的運行速度提升了一倍。

    “氣池並沒有擴大,沒有突破黃極境中期,看來還要再開闢出一條經脈才行。”

    張若塵服下一枚血丹,恢復體力,大概休息了一個時辰,使自己達到最佳狀態之後,便立即又服下一份洗髓液,開始開闢第三條經脈。

    別的那些修士,開闢出一條新的經脈之後,一般都要調養一個月到三個月,新增經脈的韌性和活性,才會繼續開闢下一條經脈。

    可是張若塵卻等不到一個月之後,他現在就要開闢第三條經脈,衝擊黃極境中期。

    這樣一來,難度何止新增了一倍。

    “我一定能行,一定可以做到,今晚一定要衝擊到黃極境中期。”

    張若塵的手中捏著一枚靈晶,一邊吸收靈晶中的靈氣,一邊調動體內的全部真氣,猛然的向著第三條經脈衝擊過去。

    “轟!”

    張若塵的眉心處,發出一聲悶響。

    原本只有一個籃球那麼大的氣池,立即擴大十倍,達到一個水缸那麼大,像是一個三尺見方的池子。

    現在,張若塵的氣池,才真正的能够稱得上是氣池。

    這就是黃極境中期的修為!

    “現在,只能算是剛剛進入黃極境中期,體內的真氣並沒有新增多少。當然,我現在又有提升空間了,若是我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滿,體內的真氣將會新增十倍。”張若塵的心頭生出一種喜悅感,武道修為終於又强大了一大截。

    每提升一個境界,氣池的容量就會跟著變大,自然也就能够容納更多的真氣。

    若是無法突破境界,那麼就算你修煉十年,體內的真氣也不會有任何新增。因為你的氣池就只有那麼大,只能容納那麼多真氣。

    突破到黃極境中期,肉身中的雜質,從毛孔中搬運出來,像是一層黑色的黏泥,發出淡淡的腥臭。

    張若塵立即打來一桶熱水,洗完澡之後,換上一件新的衣服,便立即回到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他的手中捏著一支筆,十分順暢,在紙卷上化為一個人形的圖案。

    隨後,他又憑藉著腦海中的記憶,在人形圖案上面畫出三十六條經脈,每一條經脈的運行路線都各不相同。

    只有一個共同點:三十六條經脈,全部都要彙聚到眉心的氣池。

    張若塵第一次翻閱《九天明帝經》的第一層,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張“經脈圖”,沒有任何文字解釋,完全靠自己去參悟。

    修煉的功法越高級,在體內開闢出來的經脈就越多,真氣的搬運速度就越快。

    “人級下品的功法,只能開闢出七條經脈。”

    “《九天明帝經》上面卻記載有三十六條經脈的運行路線,每新增一條修煉經脈,武體就强大一分。若是將三十六條經脈全部開闢出來,武體將會變得何等强大?”

    黃極境的“極”字,代表的就是經脈的極限的意思。

    張若塵上一世也僅僅只是修煉出三十三條經脈,還有三條經脈,怎麼都開闢不出來!

    以他上一世的開闢出三十三條經脈的武體,便已經打敗同輩無敵手。即便當今天下第一强者池瑤女皇都比他差了一籌,只開闢出三十一條經脈。

    “我現在已經開闢出三條經脈,屬於黃極境中期,想要突破到黃極境後期,至少要再開闢出三條經脈才行。”

    張若塵將經脈圖卷起來,放在石台上。

    想要衝擊黃極境後期,就必須先要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滿。

    若是循規蹈矩的修煉,就算借助靈晶的靈氣,也需要修煉一個半月的時間才能讓真氣充盈全身,溢滿氣池。

    張若塵等不了那麼久,所以,他决定服用“聚氣丹”。

    一枚聚氣丹價值一千銀幣,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簡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即便是那些中等家族的年輕子弟,也很難得到一枚聚氣丹。

    張若塵一次性購買了十枚,就是打算用來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

    聚氣丹,只有一粒珍珠大小,帶著淡淡的清香,用肉眼都能看見一縷縷靈氣在丹藥的表面流動。

    張若塵將聚氣丹吞進嘴裡。

    片刻之後。

    “轟”的一聲,聚氣丹在體內炸開,化為一團狂暴的丹氣,在張若塵的體內上串下跳。

    三條經脈以最快的速度吸收丹氣,在體內運行一個大周天,丹氣便轉化為真氣,儲存在氣池。

    雖然,張若塵已經盡最大努力吸收丹氣,可是依舊有七成丹氣從毛孔中流失。他僅僅只是吸收了一枚聚氣丹的三成丹氣。

    花費整整一天的時間,他才將那三成丹氣完全轉化為自己的真氣。

    煉化這三成丹氣之後,氣池中的真氣數量,新增了兩倍。

    “我只開闢出了三條經脈,真氣的轉化速度還是太慢,七成的丹氣都浪費掉了。若是一比特黃極境小極比特的武者,服下聚氣丹,就能將聚氣丹的丹氣完全轉化為自己的真氣,不會浪費一絲。”

    “不管了!只要能够快速提升修為,浪費再多銀幣都值得。以聚氣丹的藥力,我再煉化四枚,就能將氣池中真氣修煉滿。”

    幸好張若塵現在有的是銀幣,不用為錢財發愁。要不然的話,一千銀幣一枚的聚氣丹,每服用一枚都會讓他心疼不已。

    他沒有繼續服用第二枚聚氣丹,停止修煉,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走出去,重新回到房間。

    他在時空晶石裡面修煉了一天多時間,外面才過去半天而已。

    此刻,正是中午時分。

    張若塵沒有驚動雲兒和林妃,打來一桶熱水,放在房間裡面。

    他不是要洗澡,而是要泡藥浴。

    武者,不僅僅只是要修煉真氣,還有錘煉自己的身體。

    張若塵的身體與同齡人相比,顯得有些柔弱,想要在幾個月之內讓身體變得强大起來,不僅要練拳,更要泡藥浴。

    張若塵一共購買了五份煉體散,每一份價值一千銀幣。

    將其中一份煉體散取出來,放進木桶。

    木桶中,立即發出“哧哧”的聲音,白色的煙霧從木桶中冒出來。

    張若塵盤坐在木桶中,頭頂被藥水淹沒。

    藥水十分滾燙,簡直就像沸水一樣,冒出一個個氣泡。

    一股劇痛從皮膚表面傳來,隨後那一股痛楚鑽進血肉。最後,那一股疼痛感進入骨髓和五臟。

    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若是別的武者,肯定忍受不了這一股疼痛,會從木桶中跳出去。

    張若塵簡直就像是磐石一樣,盤坐在木桶的底部,沒有任何表情變化,默默的忍受那一股來自肉身的疼痛。

    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成為人上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