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下神女樓道鎖無數,神紋密佈,即便頂尖大聖爆發出來的力量,也無法對周圍建築造成太大破壞。

    可是,池崑崙每一劍劈出,依舊劍氣縱橫,嚇得高臺下方的修士一鬨而散,遠遠退開,生怕被大聖餘波殺死。

    這是能擊穿星辰的力量,誰都不敢沾上。

    “是池崑崙,他是瘋了嗎,敢在天下神女樓撲殺無上境大聖。”

    “池崑崙背景不凡,在崑崙界,得到了太上的悉心教導。在地獄界,又有閻無神這位師尊,天庭地獄少有他去不得的地方。你看,打到現在,神女十二坊中的神靈,誰出手了?”

    “其父張若塵,當年若是天資稍微差一點,不要那麼變態,也能在天庭地獄混得風生水起。”

    “我怎麼感覺,鸞鷹神子和血犼神子是故意在激怒他?等着瞧,妖神界的俗世至強,待會兒肯定會出手。”

    ……

    此處的激戰,很快吸引來無數關注。

    神女十二坊有十數位樓主級的強者,如梵天神女一般,飛臨而來,立即啓動這片宮殿羣中的守護陣法。

    她們不敢靠近過去,也不敢輕易引動陣法擊殺池崑崙。

    畢竟,池崑崙背景不凡,一旦殺死,神女十二坊後患無窮,只能先稟告神靈。

    血犼神子被池崑崙連劈十二劍,身上鮮血直流,嘴裡咆哮不絕。若不是,別的妖族大聖在一旁襲擾,令池崑崙無法全力以赴,它恐怕已經步了鸞鷹神子的後塵。

    “嗷!”

    血犼神子長嘯,化爲血犼本體,身軀足有房屋大小,渾身皮毛散發明亮血光。

    渾厚的血氣,在宮殿羣的守護陣法中蔓延。

    “血犼,給我死來!”

    池崑崙一邊操控沉淵古劍,對抗合圍過來的十多位妖族大聖,同時,雙手結印,體內聖氣涌出,蔓延四方,衍化出一座陰森恐怖的地獄景象。

    白骨鋪地,血屍成山,陰旗飄搖。

    呼嘯聲,厲鬼叫聲,讓錦繡繁華的天下神女樓,瞬間化爲陰氣森森的黃泉地。

    “嘭!”

    池崑崙一掌壓下,將化爲本體的血犼神子,拍碎成了血泥,屍塊向四方飛出去。

    又一尊妖族無上境大聖被擊殺!

    “好強,是閻無神的絕學,閻羅地獄!”

    “怎麼可能是閻羅地獄,難道閻無神,將閻羅天道也傳給了他?”

    “想要煉成閻羅地獄,必須將閻羅天道、空間之道、本源之道都修煉到極高層次,才能做到。池崑崙這些年名聲不顯,沒想到戰法層次,已達到如此地步。鸞鷹神子和血後神子錯估了對手,怕是死不瞑目。”

    紅塵大會的時候,池崑崙雖然殺得刀神界俗世強者凋零,但後來被證實,出手的實際上是閻無神。

    在張若塵和閻無神的光芒下,池崑崙的修爲戰力,一直都被低估。

    正是如此,鸞鷹神子和血犼神子純粹就是在找死,卻不自知。

    看見池崑崙先斬鸞鷹,再斬血犼,剩下的妖族大聖全部都嚇得膽顫,向後倒退,不敢再出手。但,卻依舊在放狠話:“池崑崙,你果然身在天庭,心在地獄,鸞鷹神子和血犼神子何罪之有,被你殘忍殺害。”

    “仗勢欺人啊,不就是有太上撐腰。”

    “血犼神子和鸞鷹神子都有成神之資,此乃不共戴天之仇,鸞鷹真君和血犼真君絕不會善罷甘休。”

    青衣少女實在看不過去,道:“你們這些妖族大聖,怎麼如此顛倒黑白,明明是血犼神子和鸞鷹神子挑釁在先,爲何變成他仗勢欺人了呢?”

    “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

    一位長着蜈蚣尾巴的妖族大聖,嘴裡吐出毒液。

    毒液化箭,直向青衣少女飛去。

    池崑崙橫移出去,擋在青衣少女身前,揮劍將毒液拍飛,雙目冷冽至極,怒視長有蜈蚣尾巴的那位妖族大聖。

    十多位妖族大聖全部都釋放出道域,道域相互重疊,又有君王聖器支撐,形成最強防禦。

    蜈蚣尾巴妖族大聖冷笑一聲:“還真是憐香惜玉,可惜你護得了她一時,護不了一世。等你離開天下神女樓,本聖便將她買走,收爲奴僕,折磨致死。”

    青衣少女站在池崑崙身後,有些害怕,卻還是緊張的低聲說道:“不用管我,趕緊走,等妖神界的頂尖強者趕至,你就走不了了!他們的目標,是你。”

    池崑崙的目光,環顧四方,發現越來越多的強者匯聚過來。

    “一起走吧,先離開這裡再說。”

    他以空間力量,裹挾住青衣少女和儒袍老者,向天下神女樓外衝去。

    出乎意料的是,在他準備一劍劈開陣法的時候,發現陣法先一步裂開一道口子。

    池崑崙不知道是誰在暗助自己,沒有時間多想,衝出天下神女樓,便向城門趕去。

    坐在月舟上的張若塵,精神力敏銳,察覺到多位修爲強大的半神,使用符籙隱身,追向池崑崙。

    其中有一位,氣息極其微弱,隱匿手段堪稱絕妙,神靈都未必能夠察覺到。

    張若塵終究還是放心不下,跟了上去。

    池崑崙衝出第一神女城,又離開神女衣城,脫離聖城的道鎖和神紋壓制,速度瞬間加快,化爲一道光束,衝入進夜幕中。

    追在他身後的半神,紛紛現身出來。

    “太好了,池崑崙若是待在第一神女城,有張若塵昔日故友的摻和,我們出手,必會遭到阻攔。他既然離城,我們再無顧忌。”

    “是啊,在城中出手,顧忌太多。”

    “記住,要活的。”

    一種六位半神,來自兩個不同的勢力。

    他們正欲爆發出疾速,從六個不同的方向追擊出去,卻發現,前面出現一道窈窕婉約的身影。

    這道身影,猶如憑空顯現出來,不在他們感知之內。

    六位半神皆是警惕起來,其中一位,冷聲問道:“閣下是誰?妖神界辦事,還請避退……”

    六位半神體內血液,從毛孔中,向外逸散,化爲一片片桃花花瓣。

    他們還來不及慘叫,已是化爲六具乾屍,倒在鮮紅的桃花中。

    生命氣息,凋謝殆盡。

    桃花從暗處走出來,二十來歲的樣子,眉心有三片粉紅色的桃花花鈿,與千年前相比,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少了少女一般的靈氣。

    她正準備處理地上的六具屍骸的時候,忽的,警惕的擡頭,雙目銳利似劍,盯向數十丈外的一道暗影。

    “誰?”

    桃花曾是天殺組織俗世排名第一的殺手,靈覺敏銳,警惕性超凡。

    但,對面的那道暗影,卻讓她心驚膽顫,猶如鬼魅,無聲無息的出現。

    張若塵蒼老的身影,緩緩走出來,看向滿地桃花,嘆息一聲:“天殺組織的獨門殺人秘術,桃花劫!你就是桃花?”

    桃花使用精神力探查,卻完全感知不到對方的力量波動,知曉遇到了神靈,心頓時沉到谷底。

    張若塵邁步向前走去。

    桃花一步步後退。

    “既然都已經退隱,爲何又要出世呢?如今的星桓天,不知來了多少神靈,一旦被發現,消息傳了出去,天殺組織是不會放過你這個叛徒的。”

    張若塵一揮手,地上的桃花和六具半神屍骸,立即化爲塵沙。

    風一吹,塵沙飛揚了出去。

    先前張若塵感應到的,那道極其微弱的氣息,就是桃花。

    “你到底是誰?”桃花問道。

    張若塵道:“你爲什麼幫池崑崙?”

    “這與你無關!”桃花道。

    張若塵沉凝了片刻,道:“阿樂也來了星桓天吧?帶我去見他。”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桃花眼神冷銳,可是,瞳孔深處卻有一絲緊張和慌亂,被張若塵捕捉到。

    張若塵盯向她的小腹,發現微微聳起,蒼老渾濁的眼中,露出無窮欣喜,道:“你懷孕了?”

    桃花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她知道對面那麼老者很強,而且對方知曉,千年前,她和阿樂一起隱世,那麼多半是殺手世界的神靈,或者是與天殺組織有關的神靈。

    若非已有身孕,她很想立即自爆聖源,免得被對方搜魂,從而通過她,追查到阿樂的藏身之地。

    有了身孕之後,她已變得怕死。

    俗世第一的殺手,等於是廢了!

    她覺得對方這句“你懷孕了”,就是在威脅她。

    張若塵害怕她做出傻事,終於,不敢再隱瞞,道:“我是阿樂的朋友,你別誤會。”

    “他只有一個朋友。”桃花道。

    “沒錯,我就是那一個。”

    張若塵使用手指,在虛空,書寫出一個個文字。

    正是阿樂所修煉的功法《九轉生死訣》。

    “這功法,是我當年傳給他的,他應該告訴過你。”張若塵一邊書寫,一邊說道。

    桃花已是信了!

    因爲,對方修爲遠勝於她,如果不是張若塵,在已經完全拿捏住她弱點的情況下,怎麼可能與她解釋這麼多?

    但,看到張若塵那白髮蒼蒼,且虛弱無力的樣子,她實在是無法與“風流劍神”、“十界之主”、“元會級天才”這些風華絕代的名詞,聯繫在一起。

    “你……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你可知曉,得知你失蹤在這片星域之後,我和阿樂本是已經隱居千年,都趕了過來。他說,現在可能是你最需要他的時候。”桃花心中是有一些怨言的,因爲她已經懷孕,實在是不想冒險。

    她覺得,自己和孩子加起來的分量,在阿樂心中,都不及張若塵重。

    但,阿樂在她心中也無可代替,她亦不放心,阿樂一個人前來星桓天這片星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