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啪”的一聲輕響,神源破碎,量難的整個上半身爆成一團血霧。大量血氣,被神劍散發出來的烈焰焚燃。

    誰都沒有想到,以量難的強大修爲,居然這麼快就被擊碎神海和神源,等於被廢掉。

    量目被荒天恐怖的速度,與剛纔那精準擊碎神源的一劍嚇住,立即衝向量神殿大門,本能想逃。

    差距太大了,根本沒有戰。

    但,整個量神殿,都被張若塵的太極陰陽圖籠罩,量目也根本沒有防範張若塵。

    突然明亮的本源神光爆發出來,等量目生出危險感知時,已被地鼎打碎神軀,血霧被收進鼎中。

    張若塵在煉化量目的同時,立即傳音荒天:“量孤就是玄一,小心提防。”

    張若塵很清楚,戰鬥一旦爆發,就算再怎麼隱瞞,也會很快被玄一識破。唯一能做的,就是速戰速決,先解決掉量難和量目這兩個太虛巔峰的強者。

    再合他與荒天之力,就算敵不過玄一,至少有不小把握退走。

    在荒天一劍擊碎量難神源時,玄一就已站起身,因爲他感知到荒天使用了真理之道。只有使用真理之道,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精準擊中一位太虛巔峰大神的神源,將其廢掉。

    再看向被收進地鼎的量目,玄一頓時擡起手來,雙手鼓掌。

    “啪!啪!啪……”

    他很平靜,沒有急着出手,讚歎道:“張若塵,你果真是成長了,成長到,讓人很難看透的地步。這一課,本神學到了!”

    事到如今,沒有什麼好隱瞞,張若塵道:“玄一,怪只怪你太自負了!以爲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正是你的輕視之心,纔給了我可趁之機。”

    “多久識破本神身份的?”玄一問道。

    “玄一,受死!”

    荒天身上神氣爆發出來,量使神袍和量使面具飛了出去,顯露出真容,瞬間跨越十丈,手臂劈了下去。

    在劈出的過程中,手臂化爲石斧形態。

    “我先拖住他,張若塵,你趕緊去叫絕妙禪女和血絕他們。”傳音聲,傳入張若塵耳中。

    張若塵知曉荒天沒有失去理智,頓時鬆了一口氣,立即衝出量神殿。

    但,剛剛衝出去,卻又立即停步。

    “不對!”

    張若塵打出一道傳訊光符後,顧不得這麼遠的距離,能不能傳到血絕戰神手中,連忙折返回去,衝進殿中。

    就這麼剎那的時間內,荒天的石斧手臂,被玄一折斷,胸口出現一個手印凹坑。

    凹坑的周圍,皮膚和血肉變成了石頭。

    就在玄一要打出第三擊,徹底擊碎荒天神軀的時候,一柄灼熱神劍,如同“一”字般,蘊含無與倫比的洞穿力飛來。

    玄一手臂微揚,本是向下的一掌,劃出一道優美弧度。

    手指與神劍碰撞在一起,不是直面碰撞,而是四兩撥千斤一般,兩者相互摩擦,拖出了一道長長的火花。

    神劍擊中玄一身後的柱子,柱子上的神紋被觸動,迸發出一道道紫色神電,映照得玄一臉上的“孤”面具格外猙獰恐怖。

    趁此短暫的機會,荒天遁移出去,與玄一拉開距離。

    “不錯,你們兩個都進步很大。”玄一將臉上的面具摘下,露出真容,身形筆直如槍。

    荒天沉吼一聲:“誰叫你回來的?”

    張若塵將臉上面具扔出去,眼神死死鎖定玄一,充滿堅定,彰顯決一死戰的決心,道:“我知曉你想做什麼,但岳丈,玄一不僅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這仇,有我的一份。”

    張若塵很清楚荒天和玄一的實力,在這樣一座神殿中,一對一的較量,荒天必死無疑。

    荒天之所以將他支走,其實是抱了與玄一同歸於盡之心。

    張若塵當然知曉以自己現在的修爲,與玄一對決是何等危險,但,若就此離開,必然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戰!

    唯有兩人聯手,死戰到底,今日纔有生路。

    “與你沒有半點關係,滾,別留下來礙手礙腳。”荒天斷掉的手臂,重新生長出來,一柄戰斧,出現在手中。

    玄一身形閃移,出現到神殿大門前,道:“都別走了,今日只有活下來的人,可以走出這座神殿。”

    衣袖一抽,兩扇神殿大門關上。

    玄一一步步向前,身上氣勢不顯,道:“張若塵,空間座標已經傳出去了吧?行,在他們趕到之前,本座一定殺了你們。這是很有挑戰性的一件事!”

    “唰!”

    玄一的臉放大,幾乎要貼到張若塵眼睛上。

    太快了!

    張若塵根本來不及施展任何招式,太極陰陽圖形成的場域防禦,直接被玄一撞穿。

    “嘭!”

    張若塵身體爆開,化爲一團血霧,只剩部分骨頭還完整。

    本是強大的肉身,被玄一一掌擊中後,如紙做的一般,完全無法抵擋。就像當初星桓天一戰的荒天一般,哪怕燃燒了壽元和血液,也被玄一一拳打碎石體。哪怕絕妙禪女在一旁,也阻止不了!

    無量之下,能擋住玄一絕殺的第一擊的神靈,本就找不出來幾個。

    之前,玄一之所以說荒天進步很大,就是因爲荒天擋住了他的第一擊,僅損失了一條手臂。

    神魂未滅,張若塵看見玄一的手掌,探向玄胎。

    “你休想!”

    張若塵長嘯一聲,只剩部分骨頭的身體,帶着瀰漫在空間中的濃烈血氣,凝成一道混沌拳影,重重轟出。

    不動明王拳!

    玄一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只得放棄攻擊張若塵的玄胎,第二掌拍出,施展“桃花劫”落在張若塵身上。

    拳影崩碎,骨頭身體坍塌,大量血氣化爲一片片桃花花瓣。

    花瓣豔麗,紛紛揚揚。

    剛纔皆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直到此時,荒天劈出的戰斧,終於落向玄一,逼得玄一無法再繼續攻擊張若塵。

    荒天身上生命和死亡兩股力量交匯,兩種規則像兩條神河涌向戰斧,又通過戰斧,劈向玄一。

    “太慢了!”

    玄一避開戰斧,出現在荒天身側,施展出殺道“弒”字訣。

    殺道規則凝成一柄血紅色的劍,斜斬在荒天身上。

    荒天身體一分爲二,從右肩到左肋,切口平整,周圍血肉迅速石化。

    兩半荒天各有一隻手臂,血液中發出嘯聲,繼續向玄一攻去。上半身爲主的荒天,嘴裡吐出死亡神光,死亡規則神紋化爲黑色河流,兇猛衝擊過去。

    下半身爲主的荒天,劈出石斧。

    玄一身周出現絢爛的霞光異彩,大步向前,所有死亡神光都被霞光阻擋在外,如包裹在一片獨立的霞光世界中。

    “大道天荒印!”

    手印擊出,直接將下半身爲主的荒天,連同石斧一起,拍到了地上。神軀化爲石粉和血泥,石斧則被玄一一腳踢進神殿的黑暗區域。

    玄一攻向上半身爲主的荒天,依舊是大道天荒印。

    手掌如同化爲五彩色的天地,抓向荒天的頭顱。五根手臂如通天神柱,每一根掌紋像山嶺,密密麻麻的秘文在掌心沉浮。

    突然,玄一失去重心,身體向下急速沉去。

    他被籠罩到了一座空間神陣中!

    荒天趁此機會,一拳擊出,但擊空了!玄一在頃刻間,化解了空間神陣的壓制,身形退去。

    但玄一很快發現,空間神陣不止一座,而是一座連着一座。

    足有十八局。

    張若塵的肉身,已經重新凝聚出來,站在陰陽十八局的中心,吞服下彌補血氣的神丹後,恢復到巔峰狀態,死死凝視玄一。

    煉神花的一根根藤蔓,從他背上生長出來,漂浮在空間中。

    因爲知曉量神殿有天圓無缺精神力強者佈置的手段,所以,張若塵和荒天不敢將別的神靈藏在神境世界。煉神花是以寄生的方式,融合在張若塵背部骨頭中。

    “你這陰陽十八局,似乎變強了不少!”玄一道。

    血絕戰神是秘密將陰陽十八局交給張若塵,此事瞞着魂七和軒轅漣,是張若塵最後的底牌。

    當年,須彌聖僧在精神力八十四階時,憑藉陰陽十八局,能夠與神王鬥五天五夜而不敗。

    被無月和鳳天先後祭煉過的陰陽十八局,絕不會弱於當初須彌聖僧煉製的陰陽十八局。不過,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是八十階巔峰,遠遠不如當時的須彌聖僧。

    玄一與神王相比,當然也有差距。

    被打成石粉和血泥的半具神軀重新凝聚出來,與上半身融合,荒天恢復過來後,血液和壽元同時燃燒起來,身上氣息節節攀升。

    “借你兩件神器!”

    張若塵手指一動,黑暗神劍和明鏡臺飛了出去,落入荒天手中。

    荒天修煉的死亡之道,正好可以發揮出黑暗神劍的力量。修煉的佛道,正好可以催動明鏡臺。

    “戰!”

    一手持黑暗神劍,一手持明鏡臺,攻殺出去。

    荒天絕對擁有無量之下一等一的速度,特別是十丈無間,不弱大成的無量身法神通。只不過,他面對的是速度天下第一的玄一,之前才完全被壓制。

    但現在,有了陰陽十八局壓制玄一的速度,空間力量不斷壓到玄一身上,形勢終於發生微妙變化。

    二人一連碰撞數十擊,荒天再次被打飛。

    但,玄一的眼神變得十分慎重,不再像先前那麼輕鬆,剛剛追擊出去,卻擡頭髮現滿天鳳凰神火從一座空間神陣中涌出。

    與此同時,鳳凰神火的對面,響起荒天的大吼聲:“燃我神軀,生死逆轉。破身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