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天由內而外燃燒,肉身化爲石身。

    石身呈赤金色,似要融化。

    “哧哧!”

    生死法相在他身周顯化,一面如魔,一面如佛。

    他要以生死之力,衝破肉身極限,強行破身停。

    身停,就像是天地施加在修士身上的枷鎖,修士無論怎麼修煉,無論花費多少時間,肉身都不可能再變強。甚至,稍有懈怠,肉身還會衰退,血氣會下降。

    強行破身停,就是以自己的生死力量,去衝擊天地束縛。前面是牆,便撞過去。前面是刀,便踩過去。

    無懼生死,直面一切。

    哪怕頭破血流,哪怕四分五裂,哪怕明知不可爲,也要勇往直前。

    玄一身上霞光萬丈,催動《通天錄》上的秘法,皮膚化爲鎧甲。鎧甲上隱隱可見神器纔有的特殊煉器銘紋。

    以鎧甲護體,他穿過鳳凰神火,雙瞳中涌出無盡殺道規則,嘴裡叱聲:“誅!”

    殺道規則凝成一根長矛,擊中荒天。

    “噗嗤!”

    黑暗神劍被長矛震飛出去,荒天胸口被洞穿,出現一個大窟窿,連連向後倒退。

    張若塵懸浮在虛空,盯着玄一身上的鎧甲,心中凜然。

    那是將自己的皮膚,修煉成一具神甲了嗎?

    從未在修士的肉身上,見到神器纔有的煉器銘紋。

    憑藉皮膚神甲,竟無視鳳凰神火,防禦力得多麼可怕?

    祭煉陰陽十八局的時候,鳳天雖還在無量之下,鳳凰神火不算太強。但,畢竟蘊含諸天的一絲力量,玄一能夠憑藉肉身將其擋住,簡直逆天到極點。

    “咔咔!”

    陰陽十八局運轉,強大的空間重力,落向玄一。

    空間的擠壓力量,從四面八方衝過去。

    玄一沒有理會張若塵和陰陽十八局,體內發出陣陣雷鳴,每一根骨頭都變得無比璀璨,光芒與恆星一般刺目。

    骨架就像神器,爆發出恐怖絕對的巨力,在空間重力和空間擠壓中前行。

    量難使用過的鐮刀形狀至尊聖器,被他吸了過去,一點點的融入進血肉。煉化了這件至尊聖器後,玄一肉身變得更強,皮膚上的神器銘紋變得更多了!

    這不是將肉身煉成神器,而是一種“煉器入體”的肉身修煉法,與沉淵古劍很像。

    換言之,玄一奪了天地造化,身體如造化神鐵一般。

    “破身停!”

    荒天長嘯,體內的死亡規則神紋和生命規則神紋逆向運轉,形成一個烈焰風暴漩渦。每一縷風,都像神劍一般鋒銳。

    但在玄一面前,形同虛設。

    玄一探手抓入烈焰漩渦風暴,將荒天從裡面提出去,一掌重重拍下去。

    “嘭!”

    荒天的半個身體龜裂,隨後炸開。

    上半身碎裂成一塊塊,如滿地頑石。

    玄一一腳踩過去,地上頑石化爲齏粉,眼中真理光芒閃爍,在尋覓什麼。他眉頭一皺,沒能找到荒天的神海。

    神靈的神海,都不是具象存在,像場域。

    哪怕肉身化爲粉末,神海依舊可以不散。

    修爲達到太虛境,有無數種方式隱藏神海,或是凝神海於沙粒之間,或是藏神海於隱秘空間。

    “玄一!”

    荒天的怒吼聲,在虛空中響起。

    神魂在一粒粒粉末中長嘯。

    地上的石粉,散發神光,生命氣息不滅,迅速凝成一隻粗壯的手臂,持着明鏡臺,重重向玄一擊去。

    玄一臉色平靜,擡手,與佛光瑩瑩的明鏡臺對碰在一起,掌心涌出數不盡的神紋和神氣。

    下一瞬,他奪走明鏡臺,反手擊在荒天另外半具石身上。

    “嘭!”

    荒天的石身徹底化爲齏粉,就連那隻石臂也被神力衝擊得炸開。

    並非是他的肉身太脆弱,只因他的對手,是肉身天下第一的存在。肉身、速度、修爲、神通戰法,盡皆有着巨大差距!

    玄一沒有立即將明鏡臺煉入身體,以他現在的修爲,融煉神器,如同凡人吞服血丹,不能直接吞服,需要徐徐漸進,否則會創傷自己,甚至,爆體而亡。

    此刻,顯然不是融煉神器入體的時候。

    “找到了!藏海於乾坤,大衍遁無形,大衍乾坤果然有點意思。我若沒有奪取到大量真理奧義,怕還真殺不了你。”

    玄一眼中殺意大增,荒天的威脅太大了,必須除掉。否則等他修爲再有精進,誰勝誰負就不好說了!

    幸好張若塵去而復返,令得荒天無法下定決心自爆神源,玄一這纔可以從容不迫的破他神海。

    不然,就憑荒天“藏海於乾坤,大衍遁無形”的手段,今日一戰,必是同歸於盡。玄一心中,暗暗感到僥倖!

    他伸出右手二指,擊向虛空。

    虛空中的一點,出現密密麻麻的規則,爆發出詭異而絢爛的光華。就像一座無形的世界,正在一點點被擊穿。

    這是玄一和荒天的神魂對決!

    前者要破神海,後者要防禦神海。

    地面上,出現一陣漩渦風勁,石粉、血泥飛了起來,在玄一身後,凝聚成荒天的身軀。

    他乃生命主神,亦是死亡主神,精神意志強大。哪怕肉身化爲灰飛,也不會死。

    荒天雙手持黑暗神劍,引動黑暗、死亡兩種力量,使得陰陽十八局撐起的這片世界,變得黯淡無光。

    重重一劍斬下去,但,被玄一身上的神霞擋住。

    神霞形成一個五彩斑斕的球體,各種規則在上面流動,像一個雛形宇宙,是玄一憑藉無與倫比的修爲,施展出的大成無量防禦神通。

    張若塵知曉情況是何等危機,體內神氣全力以赴催動,頓時,身前的六柄神劍結成劍陣,從天穹落下,擊在神霞上。

    “轟隆!”

    地鼎轟擊下去,打得神霞猛顫,令得玄一身體搖晃。

    衝擊波透過神霞,落在了他身上。

    這一擊,玄一併不好受,所有精力都放在破神海上,僅憑防禦神通抵擋張若塵和荒天的攻擊。

    地鼎、六劍、黑暗神劍,包括陰陽十八局齊齊向下鎮壓,將神霞壓得不斷向內凹陷,光芒被一點點磨滅。

    玄一已是全力以赴,體內骨骼不斷髮出雷鳴,血液流動聲如長河咆哮。

    神霞內部的狹小空間,如化爲一座混沌天地,海量神氣充斥其中。

    他這是憑藉比張若塵和荒天高出數個境界的修爲優勢,硬扛神器攻伐,和陣法衝擊。

    張若塵看見荒天的神海,在一點點被破開,頓時,沒有絲毫猶豫,全身血液燃燒起來,身體如劍一般飛出去,攜帶陰陽十八局的力量,與六柄神劍結成的劍陣融合在一起。

    太極陰陽圖急速旋轉,所有規則神紋都被轉化爲劍道規則,匯聚向張若塵。

    三品劍道爆發出來,億萬道劍氣凝聚,包裹張若塵和六柄神劍,化爲一柄數十丈長的巨劍,直刺而下。

    張若塵將劍陣、三品劍道、《無字劍譜》融會貫通,爆發出自修煉以來的最強一劍。

    “刺啦!”

    巨劍擊穿神霞,刺向玄一後腦勺。

    玄一及時轉身,一指點了出去。

    指尖流光溢彩,閃爍神器光澤,與巨劍的劍尖對碰在一起。

    是天荒八技中的天荒流光指。

    陰陽十八局的力量,從劍柄處,落到數十丈長的巨劍上,就像十八座世界壓下來。

    強如玄一,亦是一連後退十八步。

    “啪!”

    巨劍發出龜裂聲。

    劍身爆散而開,億萬道劍氣如冰晶碎片一般灑向四方,六柄神劍與渾身血淋淋的張若塵,從冰晶碎片中飛了出去。

    “結束了!”

    玄一手中,抓着從大衍乾坤中找到的神源,五指發力。

    噼啪一聲,神源上,出現一道道裂痕。

    “戰!”

    即便神源被奪走,荒天依舊渾身戰意,手持黑暗神劍,以劍當斧,劈斬下去。

    玄一向前飛出,速度如光一般,撞擊在荒天身上,將荒天的石軀撞得粉碎。體內血液,化爲滿天鮮豔的桃花花瓣。

    神源隨之爆碎,化爲一粒粒晶瑩剔透的沙,從手指縫隙中灑落。

    整個天地在這一瞬間,似乎變得無比安靜。

    張若塵渾身淌血,站在玄一對面,眼神冷如獅虎,六柄神劍在身周飄浮,滔天戰意在陣法世界中凝成一片黑色的雲。

    玄一臉上的慎重消失,重新恢復淡然,揹負雙手,道:“你們終究還是敗了!其實,你們已經很強,但卻選錯了道。逆天者,是爲邪。順應天道,纔是真正的正道和大道。”

    張若塵道:“你說這些,是想讓我加入量組織?”

    “我想讓你改邪歸正,做真正對的事。別的修士,殺了也就殺了,他們活着,只是在蠶食天地。只懂索取,卻不懂回報。而你卻有資格做天地在人間的使者,做懲惡揚善之事。滅盡這些自私自利、貪婪骯髒,只知一味索取的無知生靈,共同開啓更加偉大的新世界。量劫既是對污濁世間的清洗,也是對我們的洗禮。”玄一道。

    張若塵冷笑,道:“我實在無法理解你所說的善與惡!”

    玄一道:“真正的大善大惡,應該是順天者,善。逆天者,惡。”

    “天地孕育萬物,所以殺生者,視爲惡。但,當天地欲要毀滅萬物之時,殺生者,視爲善。”

    “天地並非是真想毀滅萬物,只是這個世界充滿了醜陋與自私,每個人都想在天地身上分一刀,以壯大自身,但卻忘了,他擁有的生命,乃是天地賜予。他擁有的力量,亦是天地賜予。量劫來臨,洗禮世間,如光明普照大地,新世界的萬物將會更加生機勃勃。”

    此刻的玄一像一個傳教者,聲音中充滿蠱惑性,道:“張若塵,不要再逆天行事,不要選錯了自己的道,獻出你的神魂,我會帶領你,走上真正的大善之路,迎接偉大而光明的未來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