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桃花帶着張若塵,趕了數十萬裡的路,穿越崇山峻嶺,來到一處人跡罕至的上古秘林。

    林中,全是參天巨木,根如龍,藤如蟒。

    地底的泥土,化爲了神土,呈銀白色,散發瑩瑩光輝。

    “這裡,乃是星桓天的一處禁地,天尊曾在這裡建了一座藥園,栽種從宇宙各界尋來的聖藥。傳說,在藥園規模最大的時候,栽種了不止一株神藥。”

    “可惜,千百萬年過去,這裡已經荒廢!不僅再也尋不到聖藥,而且,還有大量兇性植物盤踞,十分危險。”

    桃花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說道:“畢竟是天尊故地,有種種奧妙,即便是神靈也不敢亂闖。我和阿樂選擇藏身此處,就是想借天尊殘力,掩蓋氣息。”

    “到了!”

    穿過千里荒林,二人來到一座竹屋前。

    竹屋背靠古林,面朝一條溪流,環境雅緻,幽靜怡人。

    桃花打開守護竹屋的陣法,將張若塵請了進去,道:“阿樂已經去了星空中三個月,我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回來。”

    張若塵在竹屋前的一塊青石上坐下,將老黃牛放出來,拴在一棵碗口粗的樹下。

    樹上結滿白色靈果,散發迷人清香。

    張若塵探手摘下來一顆,在溪水邊,簡單的清洗。

    一口咬下,滿嘴芬芳,味道甘甜。

    桃花仔細觀察張若塵,發現他雖然老邁不堪,壽元無多,但是,身上卻沒有一絲愁怨,或者對即將死去的恐懼,反而像是十分熱愛自己僅剩不多的生命。

    她自問,若是自己突然一下,變得蒼老醜陋,只剩這麼一絲生命之火,肯定無法做到張若塵這麼樂觀和平靜。

    只有看淡生死的人,不再計較名利得失的人,才能做到。

    桃花道:“阿樂讓我在這裡隱藏,等他回來。但,等了三個月,我哪裡能不擔心?所以離開了這片古林,出去打聽消息,卻沒想到意外遇見了池崑崙。”

    “我想,如果你還活着,還在這片星域,可以不見任何人,肯定會見池崑崙。於是,悄悄的跟着他,一路跟去了第一神女城。後面的事,你應該都知道了!”

    張若塵道:“你們怎麼知道,我是失蹤在這片星域?”

    “妖神界的血犼真君和鸞鷹真君傳出來的消息。”桃花道。

    張若塵腦海中,浮現出兩道強大的神影。

    正是當初,張若塵傳功池瑤之前,找到他們藏身星球的那兩位妖族神靈。一尊長有鷹頭,一尊是人臉犼身。

    張若塵恍然大悟,有些明白血犼神子和鸞鷹神子,爲何挑釁池崑崙,看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實目的,是想引出池崑崙背後的池瑤。

    桃花道:“而且,池瑤一直逗留在這片星域,很多修士都猜測,她雖然吞噬了你的修爲,可是卻沒能殺死你。她這是想要把你找出來,趕盡殺絕。”

    “世人總是喜歡用最大的惡意,來揣測背後的真相。概因,善只能點到爲止,惡卻可以無窮無盡,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張若塵嘆道。

    張若塵曾經,也是如此。

    桃花心中一驚,道:“如此說來,真的是你主動傳功給池瑤?”

    張若塵不言,又摘下一枚靈果,這一次,連洗都不想洗,直接放進嘴裡吃起來。

    桃花笑道:“世人都說,你張若塵是風流劍神,我看這風流的代價也太大了!你捨棄了所有,到底是爲了哪般?”

    “你捨棄了所有,又是爲了哪般?”張若塵反問道。

    桃花擺了擺手,道:“我和你不一樣,我雖捨棄了所有,卻也擁有了所有。你捨棄了所有,又擁有了什麼呢?”

    “我也擁有了所有。”

    張若塵站起身來,揹負雙手,透過枝葉,眺望遠處一片神光霞彩的古老山嶽,道:“擎祖自認爲廢了我一身修爲,便是斬去威脅,除掉了須彌聖僧當年的所有佈置,覺得可以高枕無憂。”

    “想要殺我、廢我的神境強者,何止擎祖。他們都害怕我成長起來,成爲第二個不動明王大尊,改變天地間的規則,阻止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

    “在擎祖廢我之後,他們應該都鬆了一口氣,都在暗暗高興。”

    “但,張若塵雖廢,卻也不會讓他們好過。池瑤一定會帶着我的意志,帶着須彌聖僧的期望,帶着無數渴望平息戰爭的生靈的希望,爲這個時代,爭一個未來。這,就是我想要的所有!”

    桃花動容,道:“你那麼信任她?”

    “她一定可以比我做的更好!海納百川,包羅萬象,這不是爭雄之心。而她,有爭雄之心。”

    張若塵指向遠處的神山,問道:“那是什麼地方?”

    “那裡便是星桓天尊的藥園,名叫彌山。那裡有天尊留下的手段,以我們的修爲,最好別去闖,否則死無葬身之地。”桃花道。

    星桓天尊,傳說是不動明王大尊之前的一位天尊,至少也是三百萬年前的至偉存在。

    但,三百萬年過去,天尊殘力依舊無處不在,星桓天中的禁地多不勝數,整座世界的穩固程度,雖然比不上天庭和命運神域,可是依舊遠勝諸多強界。

    一位天尊,足以造福一座大世界數百萬年,甚至更久。

    張若塵在這裡等了兩天,終於,在一個陽光灼烈的正午,將從星空中趕回來的阿樂等到。

    阿樂滿臉風霜,神情疲憊,依舊穿的是一身反覆洗過的布衣,甚至都沒有多看張若塵一眼,便是走進竹屋,將桃花擁入懷中。

    兩人低聲細語。

    片刻後,阿樂快步從竹屋中走出,上下打量正在喂牛的白髮老者,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張若塵回頭向他看了一眼,笑道:“沒有認出來?連你都認不出,我想天下已經無人可以把我認出來。”

    阿樂道:“是啊,你的變化之術,更加高明瞭!趕緊變回來吧!”

    “你這種安慰的方式,我喜歡。你就當我,是故意變化成這番模樣,現在我就變化成原來的樣子。”

    張若塵一邊笑着,白髮轉黑,蒼老的面容變得年輕,佝僂的身體變得筆直,臉上的皺紋消失,就連一雙渾濁的眼睛,都變得明亮光彩。

    又是英秀俊朗的張若塵,絕代風華的風流劍神。

    看到張若塵年輕的模樣,樂觀的笑容,阿樂反而滿眶淚水。

    旁邊的老黃牛,更是瞪大眼睛,一副不認識張若塵的樣子。

    “你變了,你不是以前的阿樂了!”

    張若塵彷彿精氣飽滿,活力十足,笑道:“但,這種變化很好。一個丈夫,一個父親,不能像一個殺手那樣冷冰冰的,要像一個人,一個飽含感情的活生生的人。”

    桃花端上來了酒,從天下神女樓順過來的酒。

    她知,眼前這兩個男子,看似有說有笑,相談甚歡,其實只是不想將心中之苦和心中之憂講出來,影響對方。

    就讓一切,盡在酒中。

    “真是羨慕你們,可以雙宿雙飛,相親相愛。桃花很不錯,你要對她好一些。”張若塵坐在樹葉上,背靠一棵古木,提起酒罈子,大飲一口。

    阿樂的目光很堅定,道:“嗯!她殺戮太重,心結極深,自知渡過神劫的機會很渺茫。她見我,也不渡神劫,想要與她白頭到老,一起老死在神境之下。一氣之下,她煉化了神源,成爲了僞神。”

    “她說,僞神可以活一個元會,讓我必須渡神劫,成爲神靈,繼續陪她。”

    “神源只有一枚,哪那麼好找,這讓我想要成爲僞神的希望落空。我最後在她的逼迫之下,只得破境成神。”

    桃花和阿樂都是天資極高之輩,若是拼死一搏,雙雙渡過神劫,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可是,桃花卻沒有冒險渡劫,因爲她渡劫成功的概率太低,一旦她死了,她不知道阿樂會不會繼續獨活。

    更可笑的是,修煉本是一件嚴肅的事。

    成神,對所有修士而言,更是最重要的事。

    但在他們這裡,卻顯得太過兒戲。

    只想着與對方白頭到老,居然可以不去追求神的境界,不去追求悠久的壽命,和毀天滅地的力量。

    阿樂道:“我打算,從現在開始就不修煉了!這樣,一個元會之後,我肯定渡不過元會劫難,我和她壽元一樣,就能一起老去。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壽元,已經勝過凡人千倍。”

    “難道你們,就不想相依相守更久一些?”張若塵道。

    阿樂道:“人不能太貪!”

    “桃花雖然成了僞神,可是,還可以修煉精神力。若是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五階,要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應該不算太難。如果將精神力修煉到八十階,要渡過三次、四次元會劫難,都是有可能的。”張若塵道。

    阿樂道:“精神力修煉,哪有那麼容易?宇宙中,僞神的數量何等之多,即便花費十多萬年的時間,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五階的,又有幾個?”

    精神力修煉的確難如登天,就像天南的六大人,有擎祖這位師尊,又有各種資源輔助,自身資質也是頂尖。但是,花費數十萬年時間,也才達到七十九階。

    別的精神力修士,沒有他那麼優越的條件,想要在一個元會之內,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五階,機會太渺茫。

    不是每個精神力修士,都是張若塵。

    張若塵嘴角含笑,道:“我這裡倒是有一份大機緣,若是得到了這份機緣,別說七十五階,八十階都是可期的。”

    “此話當真?”

    阿樂坐了起來,盯向張若塵。

    張若塵道:“想要我的這份大機緣,得把你孩子拿出來做交換。”

    “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你想把他怎樣都可以。你總不可能奪舍他吧?”阿樂道。

    張若塵凝視着他。

    空氣,變得安靜下來。

    阿樂瞬間屏息,意識到張若塵壽元無多,或許他真的掌握了某種秘法,可以奪舍重生轉世。

    桃花一直在偷聽他們的對話,聽到此處,輕咬嘴脣,緊張了起來。

    久久之後,阿樂閉上雙眼,道:“奪舍,對桃花有危險嗎?”

    張若塵笑了起來,一拳打在他的肩頭,道:“你願意讓我奪舍,我還不願意做你兒子。剛纔都是開玩笑,我是真有一份大機緣,送給孩子和桃花。知道佛童轉世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