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佛童轉世與奪舍,有本質的區別。

    哪怕修爲再高的佛者,報身轉世,也會流失九成以上的神魂,失去上一世的記憶,等於是新生。

    在第二世,修爲達到一定高度,倒是有可能覺醒上一世的記憶碎片,但,已經無關緊要。

    是爲,前世今生。

    即便是佛祖,都不可能憑藉轉世,達到永生。

    要轉世的,當然是雲青古佛的報身。

    所謂,道修今生,佛修來世。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一旦轉世,等於阿樂和桃花的孩子,上一世就是雲青古佛,在這下一世,能夠得到雲青古佛一生積累的善報。

    張若塵不僅喚出雲青古佛的報身,也將三生門一併送出。

    須知,雲青古佛曾說,張若塵只要煉化了三生門,萬年內,就能達到大神層次。可想而知,三生門是何等珍貴。

    這是真正的大機緣!

    即便是有擎祖這樣的師尊,都遇不到的大機緣。

    ……

    竹屋中,佛光外溢。

    屋外的地面化爲金色,長出種種佛門奇花。

    一株株萬年古樹,誕生出靈智,樹根化爲腳足,樹幹上長出眼睛。每一棵樹都茫然失措,相互交流,不明白自己爲何突然能夠開口說話。

    那棵本是長着靈果的樹,迅速蛻變,化爲聖樹,樹上果實變成佛陀盤坐的形狀。

    就連老黃牛都越發的神駿,皮毛金燦燦的,如黃金綢子,一雙牛耳立了起來,能夠聽到千里之外的聲響。

    這些,皆是轉世異象。

    幸好轉世的地方,位於天尊遺地,否則異象只會波及到更遠的地方,萬靈覺醒,普度衆生。

    張若塵和阿樂站在竹屋外,並肩而立。

    “多謝。”阿樂道。

    張若塵無所謂的一笑:“謝什麼?我本就答應了古佛,助他轉世。如果你真要謝,孩子出生後,認我做乾爹吧!”

    “那你得好好活着,你知道的,神胎孕育的時間,往往是凡胎的十倍,甚至百倍。”阿樂道。

    “當然。”

    漸漸的,張若塵斂去笑容,肅然道:“既然退隱了,就不要再出世。這天下,一天比一天亂,規則已經崩塌,修士猶如割草一般一死一大片,連神靈都時常隕落。你知道的,桃花的身份特殊,一旦被天殺組織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待會兒你們就離開,找一個沒有戰亂的地方,一個誰都不認識你們的地方,好好的活着。”

    阿樂點了點頭,道:“跟我們一起走吧!你這世間的是是非非,已經與你無關。”

    張若塵沉思了許久,道:“曾經,我也認爲,自己壽元無多,該做的,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可以隱世,做個閒人。但,可笑的是,這無多的壽元,卻始終沒有枯竭。”

    “來到星桓天,更讓我意識到,我根本無法像你們那樣可以毫無牽絆的隱世。”

    似乎是覺得,氣氛太過沉鬱,張若塵展顏一笑:“將你們隱居之地告訴我,等我將手上的事辦完,說不定,真的可以跳出這紅塵泥沼,與你們相鄰而居。”

    天空,逐漸暗了下來。

    古老密林中,吹起陰寒的風。

    “呱呱!”

    萬千禽鳥,從崇山峻嶺中飛出,如密密麻麻的黑點,逃命一般從張若塵和阿樂的頭頂飛過,向古林深處飛去。

    林中,地動山搖。

    一隻只體軀龐大的異獸,從巢穴中衝出,匯聚成獸潮,往着禽鳥逃命的方向奔行。

    “轟!”

    “轟!”

    ……

    沉混的聲音,從遙遠處傳來。

    大地震顫。

    這片上古遺存下來的原始古林中,浮現出強橫至極的神紋。每一道神紋,都如一條閃電橫空,釋放出來的能量,彷彿能夠擊穿星辰,破開時空。

    阿樂眼神一凝,道:“有強者,闖入了進來。”

    張若塵閉上雙目,釋放出精神力,彷彿有一雙眼睛從體內飛出去。這雙位於體外的眼睛,視野跨越一座座山嶺,穿過密林河流,到達千里之外。

    一幅畫面,在張若塵腦海中呈現出來。

    三條長達萬米的白蟒,在林中,與數之不盡的兇性植物鬥了起來。它們鱗片上神光奕奕,頭長金色肉皇冠,嘴裡吐出的雷電,將兇性植物煉化成一片片劫灰。

    在三條白蟒的後方,有一團黑色的魔雲。

    魔雲中,停有一頂轎子。

    隱隱間可以看見一道人形身影,從轎子中走出,似隱似幻,詭異莫測。

    他的聲音蒼老,道:“不愧是天尊曾經待過的地方,果然空間詭異,充滿兇險。你們三個全力以赴出手,將這些兇性植物清理,咦,什麼人在窺視?”

    魔雲中,一雙眼睛顯現出來,宛如兩座黑色深潭,與張若塵對視。

    一雙魔眼中,爆發出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

    張若塵的精神力,如潮水一般退了回來,重返體內,道:“好厲害的感知,居然發現了我在隔空窺視,看來是一尊強大的神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阿樂問道。

    轉世期間,他不希望發生任何意外。

    張若塵道:“三條白蟒和一位魔氣滔天的神靈,闖入了進來。”

    竹屋中,響起桃花緊張的聲音:“魔雲白蟒,是師尊,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應該是在第一神女城中,感應到了我的氣息,一路追來了這裡。樂哥!我們趕緊逃吧!”

    號稱天下第一殺手的桃花,此刻卻無比恐懼。

    在沒有懷孕之前,她可以不懼任何修士,即便是神,都敢去刺殺。但,對師尊殺神魔瞳,卻是發自內心的懼怕。

    阿樂道:“不用擔心,有我在。”

    桃花急切萬分,道:“你只是下位神的境界,不可能是師尊的對手。”

    張若塵顯得頗爲平靜,道:“這裡是天尊遺地,即便他修爲再強,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橫衝直撞趕到此處。已有天尊神紋復甦,一旦沾上,即便他修爲再強,也得死。”

    “阿樂,你帶桃花先走。”

    阿樂果斷搖頭,道:“不行!要戰一起戰,要走一起走。就算魔瞳再強,合我們二人之力,依舊是有機會的。”

    “你手中,已無劍。”張若塵道。

    聽得此句,阿樂情不自禁的,攤開空蕩蕩的雙手。

    張若塵拍了拍他肩膀,道:“手中無劍,就不要再想着戰鬥和殺人,好好做一個父親。你和桃花都孑然一身,可以隱退,而我……而我張若塵這一生已經註定,要與廝殺、仇恨、麻煩,這些不好的事扭纏在一起。”

    “可是。”

    阿樂回頭看了一眼竹屋,眼中露出苦楚和掙扎的神色,道:“好吧,我又欠了你一次。”

    “你若覺得,真的欠了我太多,就幫我好好照顧我的乾兒子。”張若塵灑脫一笑。

    ……

    厚厚的魔雲,猶如黑色的潮水在林中涌動,所過之處草木枯萎。

    當魔雲蔓延到竹屋外的時候,被一層守護陣法擋住。

    三條僞神級別的白蟒,在魔雲中,探起與竹屋一般巨大的頭顱。三雙眼睛,猶如六顆星辰,在黑暗中窺視,散發令人心悸的神威。

    空氣中,飄着腥味。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魔雲中傳出:“桃花,爲師已到,你還不出來迎接?”

    竹屋中,沒有動靜。

    只有一頭老黃牛,擡起一張茫然的臉,望着上空三顆猙獰巨大的蟒頭,沒有被嚇住,樣子很憨。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你逃了千年,爲師找了你千年,跟我回去吧,犯了錯,是一定要受懲罰的。一日爲殺手,終身是殺手。你逃不掉的!”

    竹屋的門,被張若塵打開。

    “你是什麼人,來老夫的地盤上幹嘛?”

    張若塵已是變回蒼老的樣子。

    使用精神力改變容貌,其實根本瞞不過修爲強大的神靈,與其那樣,被笑話,不如就做本來的自己。

    魔瞳從轎子中走出,身周魔紋環繞,腳下的方寸之地,化爲一座無邊無際的魔界。

    魔界中,有宏偉黑山,萬里死海,蒼芒赤土。

    他背靠一座世界,與對面的張若塵對視,眼中帶有幾分詫異:“你是誰?”

    “老夫乃是這片古林的守護者,你又是誰,敢擅闖此地,可知乃是死罪?”張若塵道。

    魔瞳冷聲一笑:“將桃花交出來吧!”

    “你想要桃花?”

    “本座已在此處,感應到了她的氣息。將她交出來,本座立即離開,不再打擾你清修。”

    “好吧,既然你想要,給你便是。”

    張若塵勉爲其難的,釋放出精神力,涌入泥土。

    “哧哧!”

    泥土裂開,長出嫩綠枝葉,一棵桃樹憑空生長出來,並且快速抽枝開葉,長出紛繁瑰麗的粉紅色桃花。

    花香,滿山野。

    魔瞳怔住了一瞬間,隨即大怒,道:“你敢戲耍本座?”

    “你要的桃花,拿去吧!”

    張若塵衣袖一揮。

    桃樹上的桃花花瓣,化爲嫣紅的花雨,直向魔瞳飛了過去。

    花瓣晶瑩剔透,銳利似刀,蘊含強大精神力波動。

    “嘭!”

    魔瞳雙掌向前拍出,體內魔氣如同翻天水浪,與密密麻麻的桃花衝擊在一起。桃花花瓣九成以上,都是化爲灰燼。

    只有爲數不多的一些,衝擊在三條白蟒身上,打得它們的鱗片破碎,鮮血淋漓。

    魔瞳暗暗吃驚,沒想到,這個老頭子精神力如此可怕,先前倒是輕視了他。

    “星桓天,不愧是星桓天,沒想到這樣都能遇到一位強大的精神力神靈,幸好本座早有準備,邀請了一位朋友過來。老傢伙,最好立即交出桃花,否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魔瞳說出這話的時候。

    魔雲中,走出一道提刀的身影,身形筆直,氣勢混沉,道:“老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是你。”

    張若塵早已感應到了他,沒有太過意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