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厚厚魔雲覆蓋千里密林,遮天蔽地,空間陰冷昏暗,如同身至虛無空間。

    殺神魔瞳站在魔界邊緣,身後世界無限廣闊,狂暴而凌厲的力量在那座世界翻滾,隨時可以宣泄出來,毀滅眼前的一切。

    巫馬九行與魔瞳相對而立,手持青銅戰刀,身上刀意,已是蔓延出去。

    他道:“老先生是精神力神靈,不知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還能不能擋住我一刀?”

    張若塵深知巫馬九行的厲害,道:“你若一刀殺不死我,豈不是要賠上自己性命?你知道的,我壽元無多,不介意在死之前,帶走兩位神靈。”

    聽到這話,魔瞳臉色微變,立即取出一張火焰一般的神符貼在胸口。

    不怕對方修爲高,就怕對方不要命。

    魔瞳的語氣,略微收斂了一些,道:“殺手只爲錢財殺人,所以我們沒有必要鬧得你死我活。桃花是天殺組織的叛徒,老先生何必爲了她,賠上自己的性命?”

    “桃花不過只是天殺組織的一個叛徒,你堂堂一尊殺神,何必爲了她,陪上自己的性命?”張若塵學他說話。

    魔瞳是真被這老傢伙惹怒,正欲動手,卻見老傢伙身後的方向,一道絢爛的光華散發出來,嘴角隨之上揚而起。

    “譁!”

    沒有任何預兆,巫馬九行手中青銅戰刀,閃電般的,一刀揮出。

    電光火石之間,滿天刀道神紋顯現,化爲成千上萬柄半透明的刀氣,隨戰刀一起落下。

    張若塵一直在警惕巫馬九行,故意背對着他,面朝魔瞳,就是引他出手。巫馬九行的第一刀,必然石破天驚。

    死在巫馬九行刀下的修士,大多都是死在第一刀。

    而刀道,最注重氣勢。

    背後出刀,氣勢怎能圓滿?

    只要張若塵避開他這一刀,巫馬九行的氣勢必然更降,戰力將無法攀至巔絕。

    神靈相爭,從來都不是簡單的力量碰撞,實際上,從一開始,張若塵已經進入鬥法的狀態。找破綻,亂心境,尋優勢,爲自己爭取最有利的戰鬥局面。

    “刺啦!”

    巫馬九行這一刀,無與倫比,氣勢滂沱,輕鬆割開阿樂花費大量時間佈置的陣法。一道道神紋,猶如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

    眼看,張若塵便要死在這一刀之下,魔瞳臉上露出燦爛笑容。

    沒有意外。

    巫馬九行這一刀,將張若塵的身體一分爲二。

    “嘭!”

    但,飛出去的,卻不是血肉,而是木頭塵粉。

    連老黃牛也一起化爲虛影消散。

    “不好,那是他用一棵古樹幻化而成的假身。”魔瞳驚呼一聲,立即施展重重防禦手段。

    “譁!”

    一道水桶粗細的雷電,從天空飛落下來,形態如龍,宛若天劫神罰,直衝巫馬九行的頭頂。

    巫馬九行顯然也沒想到,對方的精神力手段,竟如此了得,可以瞞過他的神目。

    迎刀向天。

    刀氣如同瀑布,倒衝向長空。

    雷電和刀氣碰撞,兩股強大的能量,宣泄了出去,將離此處最近的一道天尊神紋觸碰。連接天地,如同閃電一般明亮的天尊神紋,橫斬向巫馬九行和魔瞳所在的方位。

    “快逃,中計了!若被天尊神紋沾上,我們肯定擋不住。”

    魔瞳攜帶黑壓壓的魔雲,急速逃竄。

    但,天尊神紋劈斬下去的速度何等之快,依舊從魔雲中貫穿而過,大量神血飛灑出來,地上留下一具白蟒屍骸,被斬成了兩截。

    張若塵站在三百里外的一座山頭,窺望過去,只見電光、刀氣、魔雲匯聚在一起,化爲一片混亂的能量神海。

    既然提前發現了魔瞳和巫馬九行,張若塵怎麼可能真身留在原地?

    做爲精神力神靈,得充分將精神力的優勢發揮出來。

    “天尊神紋還真是厲害,都數百萬年過去,還有如此威能。”

    張若塵喃喃自語,隨即,擡起右手,在精神力的調動下,天地神氣源源不斷的匯聚,化爲第二道和第三道雷電光柱,分別擊向魔瞳和巫馬九行。

    “轟!”

    “轟!”

    ……

    地面的神土,被夷平了一大片。

    十多人合抱的萬年古木,在雷電落下的瞬間,便是化爲灰燼。

    巫馬九行道:“莫要再與這些雷電硬碰,一旦神力蔓延出去,引動了天尊神紋,我們未必還有先前那麼好運。”

    “該死,他到底藏身在什麼地方?”魔瞳怒罵一聲。

    巫馬九行道:“他的精神力遠比我們強大,又提前隱藏起來,準備充分。想要在這片天尊遺地中,將他找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豈不是隻能被動挨打?”魔瞳道。

    “先離開這片天尊遺地。”

    巫馬九行人刀合一,化爲一道明亮的光梭,飛了出去。

    他們不敢亂闖,是按原路返回。

    張若塵早已料準這一切,在巫馬九行和魔瞳奔行到一座千米高的巨大山丘附近的時候,轟的一聲,山丘爆裂而開。

    滿天都是山體碎塊,泥石紛飛。

    那些泥石,凝聚成一具具手持長矛的石人,猶如千軍萬馬從天而降,攻擊向二神。

    “撒石成兵,雕蟲小技。”

    魔瞳速度不減,手臂一揮,神氣涌出,將數百具石人掀飛出去。

    石人落到地上後,猶如根本沒有受傷,再次衝向魔瞳。

    “怎麼可能?”魔瞳大驚。

    須知,以他的修爲,別說這些由石頭變成的石人,便是石族的聖境修士,都得化爲塵土。此情此景,怎能不驚?

    “這裡是天尊遺地,土是神土,石是神性之石,沒那麼容易摧毀。對方精神力強大,直接賦予它們精神,開啓了它們的靈智,神石已是化爲神兵神將。不要纏鬥,走!”

    巫馬九行揮刀橫斬。

    刀光過處,所有石人,全部化爲碎石。

    巫馬九行深知藏在暗處的老者,老謀深算,不可能只是用區區石人來對付他們,必有後手,因此,絲毫都不戀戰,直向密林外衝去。

    張若塵見成功將巫馬九行和魔瞳分開,於是,快速向落後的魔瞳趕去。

    在趕到距離魔瞳只有十數裡的地方,張若塵手掌向地面一按,精神力釋放出去,這片神土,直接被他撕裂而開,出現一道長長的地裂。

    魔瞳看着地裂向自己蔓延過來,臉色大變,吼道:“老東西,你瘋了嗎?這裡是天尊遺地,一旦引動天尊神紋,大家都得死。”

    “不,只有你會死。”

    張若塵站在地裂盡頭,身體如彈射一般向後倒飛,拉開與魔瞳的距離。

    真理之心融入了張若塵的血、肉、筋、骨、魂、魄、髓,精神力成神後,感知能力更勝從前,在一定地域之內,幾乎達到無所不知的地步。

    正是如此,對天尊神紋的分佈,他有大致的瞭解。

    那座山丘附近,就有十多道天尊神紋。

    而他剛纔出手的位置,是天尊神紋空缺的地方。

    “轟隆隆!”

    隨着大地撕裂,一連十三道天尊神紋被引動,有的從地底蔓延出來,有的從天空落下,似一道道閃電穿梭。

    這閃電蘊含的能量,勝過普通閃電何止萬倍。

    毀滅性的波動,蔓延出去,讓逃到遠處的巫馬九行都心悸不已。

    魔瞳先前站立的那片大地,被十三道天尊神紋劈出了十三道深不見底的溝壑。密林中,在冒濃煙,魔雲被擊得破碎。

    大地被神血染紅,兩具萬米長的白蟒,化爲了焦炭。

    在天尊威能的面前,僞神級神獸的生命,顯得如此脆弱。什麼強大的生命力,完全不值一提。

    等到沸騰的能量平息下來之後,張若塵纔是緩緩走出,邁着蒼老的步伐,來到兩具蟒屍的旁邊,感受天尊的遺威。

    “去死吧!”

    地面裂開。

    渾身血淋淋的魔瞳,身上浮現出蜈蚣一般的魔紋,一掌擊在張若塵的背心。

    這一掌,攜帶有億萬道規則神紋。

    魔瞳那張猙獰的臉上,浮現出暢快而嗜血的笑容。

    “阿彌陀佛!”

    張若塵左手曲臂舉到胸前,五指自然舒展,掌心朝外,呈無畏印的姿態。

    “嗡!”

    在魔瞳一掌擊在他背心的瞬間,佛祖舍利的力量爆發出來,密密麻麻的七祖梵文,在張若塵背後化爲一圈金光萬丈的佛光。

    七祖梵文,與天尊神紋沒有區別,倒涌在魔瞳身上。

    魔瞳的神軀向後飛出去,四分五裂,並且被佛光淨化,身體燃燒,化爲一粒粒光點。

    只剩一塊塊神骨和一片金色光雨,灑落在地上。

    張若塵並未受傷,因爲他早已感知到魔瞳未死,藏身地底,所以早有準備,在施展無畏印引動佛祖舍利的力量之時,也調動精神力,結成七十二道屏障,護住了身體。

    當然也是因爲,魔瞳此前已經重傷,打出這一掌力量不夠強的原因。

    ……

    巫馬九行逃出了密林,回身遠眺。

    只見,那片黑壓壓的密林中,爆發出明亮的佛光,淨化了魔雲,在天空顯現出一片浩蕩而神聖的佛霞。

    這股佛力,強大而又精純,但卻讓巫馬九行感到難以理解。

    難道還有真佛,隱居在此?

    “巫馬九行,你敢殺我至交好友魔瞳,今日就算你逃去第一神女城,逃出星桓天,老夫也要斬你。”

    張若塵提着魔瞳的殘骨,從密林飛了出來,腳下精神力顯化成雲橋,每一步邁出,似都能跨越遙遠空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