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刻內,連破身停和魂停,這是不可想象的壯舉,足以載入諸神史冊,百萬年後,千萬年後,依舊會有神靈傳頌,依舊會有無數後世者感嘆。

    “荒天”二字,將名揚千古。

    而那些十萬年難破身停,二十萬年難破魂停的太虛強者,多半內心會崩潰。畢竟,任何一個能夠修煉到太虛巔峰的神靈,都是萬億裡挑一,年輕時同代人中幾乎無敵。

    張若塵既是震驚,又很欣喜,破了魂停境的荒天,一劍便創傷玄一,豈不是要在無量之下登頂?

    無量北征不歸,守望者不出手,誰人能敵?

    “很好,不愧是同修兩種二品神道的人物,現在的你,才值得我全力以赴。”

    玄一目光沉定,體內骨骼發出一道道雷鳴爆響,手臂上的傷口,瞬間癒合。

    神殿大門打開,他飛了出去。

    神殿本是位於地底,玄一衝出去後,泥土和石頭被肉身散發出來的熱量融化。大地融化後,變成赤金色,不斷向遠處蔓延。

    三途河畔,一個直徑萬里的岩漿海洋顯現出來,熱量滔天,像天地熔爐。

    玄一飛出岩漿海洋,天地間的殺道規則、流光規則、光明規則、時間規則,源源不斷向他匯聚,身周凝出一片四彩色星雲。

    顯然玄一沒有打算離開,而是要換一個更大的戰場,與荒天決高下,或分生死。

    “玄一,你的天地之心神道,也該展現出來了吧?”

    荒天追出岩漿海洋,石身上浮現密密麻麻的生死紋路。

    天地間,死亡規則和生命規則急速向他匯聚。

    脫離神殿的壓制,主神之威完全爆發。

    整個星空中的能量,都向他們二人匯聚過去,空間根本承受不住,大面積崩塌,變得混沌而混亂。

    星空中,三途河的河道廣闊,被特殊的天地規則籠罩,縱然空間崩塌,神力洶涌,河水卻永恆流淌,河道不受影響。

    它像蘊含有超越神境之上的力量。

    三途河兩岸,是一望無邊的大片陸地,懸浮在星空中,構成一片廣袤而神秘的流域,這裡是屍族、鬼族、骨族的誕生地。

    荒天和玄一對決的地方,其實已經遠離三途河流域的核心區域,位於支流密集的“混亂地帶”。

    支流連接宇宙中的各界,各個星球,各個秘境。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裡是地獄界宇宙和天庭宇宙的另一處接壤地。

    之所以被稱爲混亂地帶,既是因爲,這裡空間混亂。也是因爲,這裡局勢混亂,一些天庭宇宙的修士,會通過三途河支流,悄悄潛入來此,與三途河流域的死靈各族交易往來。

    也有不少暗勢力,在混亂地帶壯大。

    荒天和玄一的神威爆發出來後,令大地震顫,星辰晃動,立即驚動混亂地帶的所有修士。他們窺望星空,看見兩片星雲閃耀和碰撞,皆膽顫心驚。

    “這絕對是頂尖大神的氣息,多半是張若塵和量組織。趕緊傳訊,告知大族宰。”一位不死血族聖者欣喜無比,打出一道傳訊光符。

    光符飛向蟲洞,由鎮守在蟲洞的不死血族修士,再次刻錄符籙,傳了出去。

    爲了找到量神殿和張若塵,血絕戰神、絕妙禪女、海尚幽若、魂七,幾乎將整個三途河流域和混亂地帶的修士都調動起來。

    凡是能夠提供線索者,皆有重賞。

    無量不在,他們就是地獄界的主宰,能量巨大,權勢滔天。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們已經不在乎會不會驚退量組織成員,關鍵在於,必須要將張若塵和荒天救出來。

    量神殿突然消失,讓他們的心沉入深淵。

    雖對張若塵和荒天有信心,但,在生死麪前,誰敢抱僥倖心理?

    將事情鬧得夠大,驚退可能會聚集向量神殿的量使,反而是好事。

    ……

    一輛黃金車架行駛在河面上,突然停下。

    軒轅漣是憑藉給張若塵的一片蓮葉,感應到大概方位,追蹤到附近星域。但,量神殿隔絕了氣息,一直無法找到準確位置。

    察覺到天外的神力波動後,站在車內小世界中的軒轅漣,眼神沉了下去,道:“怎麼會是他的氣息?”

    撐傘而立的輕語聲,道:“如果玄一是量組織成員,量神殿會改變位置,也就不奇怪了!張若塵化身爲量機前去,等同於自投羅網。”

    “走!”

    黃金車架底部,一道道空間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很快,在河面上結成一座直徑百丈的金色傳送陣。

    片刻後,黃金車架出現在直徑萬里的岩漿海洋旁邊,上方星空中,玄一和荒天激戰連連,兩片星雲像打得粘合在了一起,混亂力量四方蔓延,已將附近的十多顆星球摧毀。

    這些行星,在頂尖大神眼中,如石球一般。

    行星上的生靈,連螻蟻都不如。

    張若塵以空間神陣,託舉量神殿,浮出岩漿海洋,從殿中走出。只見,一位撐着油紙傘的女子,站在外面。

    她身上環繞神秘力量,精神力強大,只能看到一道婉約柔美的身形輪廓,像被雨淋溼的美人畫卷,很模糊。

    張若塵第一次見到她,但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一個名字,道:“不愧是赤霞飛仙谷的谷主,好厲害的精神力。”

    “與令夫人相比,還差了一點點。”輕語聲向殿中看了一眼,感應到了什麼,語氣變得沉重,道:“漣公子就在那邊,想見一見你。”

    張若塵隨輕語聲走了過去,來到黃金車架下。

    “張若塵,你居然沒有死,看來你的實力,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幾分。”軒轅漣的聲音,從車中傳出。

    “我傷得很重,你難道不請我進車中修養片刻?我幫你們天庭,找到了兩位量使,你是不是該給幾枚療傷神丹補償一下?若有增加壽元的神藥,那就更好了!”張若塵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

    “你還需要別人給你神丹?我這天尊之子,都沒你富餘。”軒轅漣聲音很冷,心情不暢。

    她雖不喜玄一的作風,但玄一畢竟是無量之下第一人,是天庭對地獄界的巨大威懾力量。

    他是量使的消息一旦傳開,對天庭,是極大打擊。

    張若塵道:“你這什麼意思,不能因爲我比你富有,你就什麼好處都不給吧?你知道先前在量神殿中有多危險?爲了幫你,我差點命都搭進去了!”

    張若塵順勢咳了咳,臉色泛白,一半是演,一半是真,虛弱的道:“要你拿神丹、神藥出來,你肯定捨不得,這樣吧,你妹妹乃是我紅顏知己,讓她陪我一段時間。”

    “放肆!張若塵,你是不是神魂被打殘了?”軒轅漣道。

    張若塵道:“我說的是,讓她助我療傷。她修煉的光明之道,對我的傷勢,有大幫助。”

    “你想都別想,本公子看你是一點傷勢都沒有。我的蓮葉呢?”軒轅漣打算將其收回,免得以後隨時被張若塵鎖定方位。

    今日之後,是敵是友就不好說了!

    張若塵道:“吃了!”

    “吃……你吃了?”

    車中的軒轅漣,差一點暴露本來的聲音。

    一旁的輕語聲有些發懵,手中的油紙傘,差一點被遠處的戰鬥神勁氣浪吹走。

    張若塵很認真,道:“沒辦法,真的傷得太重,能吃的東西都吃了!你的那片蓮葉,應該是從神藥上摘下來的吧?能不能再送幾片?”

    軒轅漣釋放出精神力感應,對蓮葉的感知越來越弱,似乎真被張若塵吞服和煉化了!

    天青蓮,在軒轅漣出生之時就生長在眉心,與她伴生,像她身體的一部分。

    軒轅青就是她用天青蓮的蓮藕,與自己的一魂一魄,煉製出來的一個光明分身。

    張若塵見車中變得沉默,眼中露出失望神色,道:“相信以你們的精神力,剛纔殿門打開時,也感應到了量神殿中的氣息。沒錯,除了玄一,還有一位量使,是奇瓦達母神之子。但你們不想知道,他們兩個在量組織中的具體身份?”

    輕語聲身上芳香幽淡,取出一隻精緻的青銅盒子,遞給張若塵,道:“還請若塵界尊告知真相。”

    張若塵以精神力解開陣紋,打開盒子,隨後,迅速合上,驚歎道:“還是谷主出手闊綽,不像某些天尊之子。”

    “對飛仙谷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比準確的情報信息更珍貴。”輕語聲站在傘下,散去精神力和神秘力量,露出真容。

    她的美,沒有讓張若塵失望,帶有書卷氣,不嬌豔,也不張揚,看上去很舒服。就像風吹散了霧,看見了花的瑰美。

    輕語聲能拿出如此珍貴之物,又主動顯露真容,顯然是動了結交張若塵的心思。

    開玩笑,與天下第一的玄一交手,還活了下來,張若塵的實力得高到了什麼地步?

    更何況,張若塵妻子是無月,外公是血絕,未婚之妻是池瑤。天上那位與玄一激戰的荒天,與張若塵也關係密切。這些人,在輕語聲看來,都有諸天之資。

    只要不傻,都能看出張若塵羽翼漸豐,最多一個元會後,宇宙中的第十個超級大家族就要誕生了!

    以張若塵的修煉速度,或許根本等不到一個元會。

    天庭和地獄很快會迎來張若塵時代!

    實際上,張若塵已經一步步走向這個時代的中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