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根本沒打算隱瞞軒轅漣,於是,藉此機會,將玄一和量難的身份講了出來,道:“他們二人都是量皇的量使!”

    說着,張若塵將量難的部分神血和神魂取出,遞給輕語聲,低聲道:“禮尚往來,輕姑娘贈若塵寶物,這是若塵的回贈!”

    連稱呼都改了!

    輕語聲對有“風流劍神”之稱的張若塵瞭解頗深,因此,顯得淡然平靜,接過量難的神血和神魂後,以精神力將它的神軀重新凝聚出來。

    量難像是一隻小小的螳螂,被輕語聲鎮壓在掌心。

    “是久澤!它背後的量皇,無法搜魂,有強大的力量已將關於量皇的一切磨滅。”輕語聲道。

    “還需要搜魂嗎?久澤可是奇瓦達母神最傑出的子嗣。誰能避開奇瓦達母神,以它爲使?”軒轅漣冷聲道。

    “對了,輕姑娘,還有這些東西!”

    張若塵取出量難的量字印記、量使面具、量使神袍,全部交給了輕語聲,道:“人對我好一分,我必對人好十分。姑娘不像有些人,鐵公雞一般,爲他拼死拼命,卻連葉子都捨不得多拿幾片出來。”

    “少含沙射影,雖然這次行動失敗,但至少將天庭兩位量皇挖了出來。本公子答應你的事,一定做到。”軒轅漣道。

    張若塵擡頭看向上空的神戰,眼中閃過一道疑惑,很好奇,玄一爲何沒有趁機逃走。

    按理說,軒轅漣到的時候,他就該立即遁走纔對。

    這是天下第一的自負?

    在張若塵看來,就算玄一實力再強,若殺不了荒天,也就沒有留下來的意義。

    張若塵道:“你還不出手嗎?若不拿下玄一,怎能知曉他背後的量皇是誰?”

    軒轅漣豈會上張若塵的當?

    荒天擺明了是要和玄一拼命。

    玄一不退,大概率是想借此機會,衝破心停。

    去和兩個拼命的人交手,她瘋了不成?

    再說,地獄界的高手,必然很快就會趕到。她若受傷,會有什麼好結果?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她是天庭的天尊之子,與地獄界神靈聯手對付玄一,傳出去,必定惹來滔天非議。哪怕玄一是量組織成員!

    “你怎麼沒有出手?本公子看你的傷勢,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軒轅漣道。

    見軒轅漣不上當,張若塵眼中再次露出失望神色,道:“我和玄一無冤無仇,任何人都有出手的理由,唯獨我沒有。對量組織,我是有好感的,因爲有他們的存在,天庭和地獄也就暫時不會將矛頭指向星桓天和我。”

    “對了,我不是量機的事,你得在天庭那邊幫我解釋清楚。不求宣揚我的功勞,只求還我清白。你若不親自解釋,我只能讓神女十二坊大力宣揚我們之間的合作,到時候,若有誇張和扭曲的地方,還請你多擔待。”

    “你若不出手,就趕緊回第二道星空防線吧!我聽量目說到了他的計劃,他好像信心十足的樣子,你最好謹慎一些。”

    張若塵不希望第二道星空防線被攻破,不然,星桓天和百族王城接下來必會遭到地獄界的全力征伐。

    “放心吧,沒有別的量使幫助,區區一個甲天下,還破不了第二道星空防線。”軒轅漣很自信。

    她當然不可能走!

    玄一既然是量皇的量使,那麼他背後的商天,嫌疑也就非常大。

    商天在西方宇宙,在天庭,影響力太大了,商族更是九大家族之一,勢力遍佈萬界。要動商天,必須拿到確鑿證據。

    張若塵想想點了點頭,連與甲天下接頭的量目都被煉化,甲天下還怎麼可能成事?

    “唰!”

    一道光束從天而降,落到量神殿的殿頂,凝化成無月絕代風華的身影。

    她一身黑袍,冰冷如霜,使得周圍天地光芒急速轉暗。

    張若塵傳音問道:“怎麼樣?”

    “天音和御英古神一直沒有現身,應該沒有來三途河流域。”無月道。

    張若塵眉頭皺了起來,覺得不對勁。

    他們在地獄界都演成那樣了,天音神母怎麼可能不知道張若塵會化身量機前往量神殿?

    她難道一點都不在乎別的量使被一網打盡?

    張若塵道:“她會不會派遣了別的神靈,前去量神殿送信?”

    “凡是趕來三途河流域的可疑神靈,我都親自找過他們,沒有發現他們與天音有密切來往。”

    無月顯然與張若塵一樣困惑,發現這世間有人做事完全無法預料,無法看透。

    這往往最爲危險,充滿了不確定性。

    “譁!”

    海尚幽若從空間中顯現出來,看見張若塵臉色很蒼白,又看了看天空中的神戰,道:“怎麼樣,死不了吧?”

    “有你這麼問話的嗎?叫哥哥。”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不再理張若塵,徑直進了量神殿。

    探查了一遍後,海尚幽若走出來,道:“鳳天的意思是,讓我帶量神殿回死亡神宮。”

    說着,她便準備收取。

    張若塵立即阻止她,道:“就算是親兄妹,也得明算賬。更何況,我們還沒有血緣關係。”

    海尚幽若覺得張若塵在佔她便宜,但不知爲什麼,卻並不生氣,裝出生氣的樣子,冷眼道:“這是鳳天的命令,你敢與她作對?”

    “你假傳天令,下次遇到鳳天,我一定告你一狀。”

    張若塵又不是真傻,即便是散財童子,也不是什麼財都散。

    別說海尚幽若,就算鳳天親至,想要收走量神殿,張若塵也要攔上一攔。畢竟,這東西,是他用命拼來的。

    軒轅漣亦對量神殿充滿好奇,或能找到一些線索,因此,與張若塵商量後,駕車行駛了進去。

    張若塵不怕軒轅漣搶走量神殿,因爲,以他現在的修爲和影響力,已經達到軒轅漣也不能輕易得罪的地步。

    今後,天庭、地獄、星桓天的局勢走向,大概率還是天庭和星桓天合作的概率更大。

    地獄界的諸神相繼趕到,身上的神光,像一顆顆恆星點亮。

    天空很快變得羣星璀璨,神威一道道。

    但只有數位修爲強大的神靈敢靠近戰場,別的神靈,或是聯手結陣,或是祭出次神級至尊聖器,鎮守在遠處。

    這就是玄一的威懾力,大神在他手下,都有一擊斃命的可能性。

    “真是沒天理了,這纔多久沒見,荒天這廝居然已經破了魂停。”血絕戰神手持血龍戰戟,仰天感嘆,心中壓力巨大。

    最近這些年,他壓力一直很大,心力交瘁!

    從張若塵達到大神境界,他就壓力大增。

    從荒天成爲生命主神和死亡主神之時,他就沒有休息過,一直在拼命修煉。

    而現在,看到荒天不僅沒死,還如此生龍活虎,與玄一打得不相上下,有問鼎天下第一之勢,血絕戰神心中的壓力直接達到頂點。

    那可是玄一啊,比他們早一個元會的人物。

    論底蘊,玄一肯定在他們之上。

    論修爲,玄一達到了心停,比現在的荒天還要高出半個境界。

    天下人都知道,他和荒天被稱爲上個元會的絕代雙驕,今日一戰後,肯定無數神靈,會拿他和荒天比較。

    血絕戰神都能想到那些人會說什麼。

    “絕代雙驕之爭,終於有了結果,十萬年後,荒天已和血絕拉開差距。”

    “論天資,還是荒天更勝一籌。”

    “血絕將泯然衆神矣!”

    ……

    “大族宰,神王戰陣已經準備好,要不要現在就動手?”一位背生十一對血翼的大神,趕過來請示。

    血絕戰神瞪眼過去,道:“動什麼手?誰讓你們動手了?你們根本不明白,荒天大神今日是想親手爲白皇后報仇。我們插手進去,他會高興嗎?沒看見荒天大神已經快天下無敵了?他需要我們幫忙?你懂不懂什麼叫天下無敵的氣勢?”

    那位不死血族的大神,不敢還嘴,小心請示道:“地獄界諸神齊至,萬一玄一魚死網破自爆神源怎麼辦?族府的崔喜長老,讓我詢問大族宰,要不要啓動精神力神器?”

    血絕戰神冷道:“我們離得這麼遠,他玄一就算自爆神源,能波及到這裡?”

    “可是,荒天大神……”

    血絕戰神道:“以荒天大神的修爲,需要你去擔心他的安危?你知道什麼是生命主神,什麼是死亡主神?得其一者,就能笑傲天下。得其二者,將無敵天下。”

    那位不死血族的大神灰溜溜的退下去,來到崔喜身旁,低聲道:“大族宰這是……”

    “莫要妄言。”

    崔喜是不死血族無量之下精神力第一人,達到八十四階,立即搖頭,精神力場域覆蓋過去,道:“大族宰會有這樣的情緒,很正常。據說,大族宰和白皇后的關係很不一般,如今仇人就在眼前,卻不能親自爲所愛之人報仇,心中自然壓抑。”

    那位不死血族大神倒吸一口涼氣,道:“竟有此事,我還以爲大族宰會這樣,是因爲荒天的原因。”

    “你以爲大族宰爲何與荒天鬥了十萬年?裡面的水深着呢!別傳出去了,荒天如今修爲大進,隱隱要天下第一了,若讓他知曉了此事,後果不堪設想。”崔喜慎重的道。

    那位不死血族大神嚴肅,道:“放心,這種秘事,本神肯定與崔喜長老一樣守口如瓶,絕不外泄一個字。”

    ……

    接下來的幾天,進入碼字困難期,更新危險預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