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荒天顯化出巨身神軀,石身如巍峨神山。黑暗神劍在神氣的催動下,變得足有千丈長,在神劍的黑暗力量影響下,任何光芒照射過去,都會被劍體吞噬。

    以接近無量的修爲催動神器,足以讓神器威能完全爆發出來,一念間,可毀一界,動亂一片星域。

    廣闊的星空,在黑暗和明耀中不斷變化。

    “轟隆!”

    激戰了不知多少回合,荒天一劍劈穿玄一的殺道規則防禦場域,與他手臂對碰在一起。

    玄一手臂骨骼中,雷鳴聲震響。

    他的骨骼,曾煉入過一件雷族神器,但,依舊難擋,身形筆直向後飛出去數千裡。骨頭沒有斷,但皮膚和血肉被黑暗神劍切開,大量神血流散。

    荒天乘勝追擊,手中神劍拖出長長劍河軌痕。

    論速度,縱然列在速度榜第一的玄一,荒天現在也絲毫不遜色。

    “嘭!”

    “嘭!”

    ……

    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使用劍道神通,就是純粹的以神器威能揮劍劈斬,每一擊都如絕世神通。

    一連劈出上百劍,玄一肉身被劈得破破爛爛,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血口。

    骨骼流動雷電,還算完好。

    他從未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從未想過會傷在同境界修士手中。

    “轟隆隆!”

    玄一殺機大盛,急速後退的同時,以天地之心神道,調動一顆顆星球,急速運轉,砸落到荒天身上。

    一旦激發這種神道,無論身在何處,玄一都會瞬間化爲天地之心。空間中一切物質,皆會向他靠攏,圍繞他旋轉,可以迅速自成一座星系。

    先前交手時,圍繞玄一運轉的星球,已是多達上百顆。此刻,全部落在荒天身上!

    每一顆星球砸下,都像重拳一擊。

    終於,玄一從荒天的壓制中脫身,雙手不斷結印,光明神力從血液中滲透出來,身上傷口頃刻間癒合。

    同時流散在星空中的神血,浮現出一粒粒光明粒子,燃燒了起來。

    他一掌打出,一條與三途河一樣廣闊壯麗的時間長河,飛了出去,擊向迎面追來的荒天。

    明鏡臺從荒天的背後飛出,發出一道道悅耳梵音,六祖的宏偉虛身佛影,在宇宙中顯化。一顆顆星球,在虛身佛影下,就像沙粒般渺小。

    六祖一掌按下,五指金光燦燦。

    “嘭!”

    時間長河崩塌,玄一雙手向上撐起,一顆顆星辰在虛空中凝聚出來,化爲星系,與六祖掌印對抗。

    但,神器有高低,明鏡臺的一擊哪有那麼容易接?

    玄一的肉身,很快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宛若要化爲碎片。

    憑藉兩件神器,荒天彌補了與玄一的神通底蘊差距。

    沒有人比張若塵更清楚玄一的肉身有多麼強大,連他的肉身都扛不住,可想而知明鏡臺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可怕。

    魂七一直追在荒天和玄一的附近星域,如影隨形,手中戰刀不時閃爍,躍躍欲試。

    他乃天尊弟子,酆都鬼城第一強者,《大神論》綜合榜前十的存在,但,竟找不到出手的機會。

    在觀戰半晌後,魂七心中無敵的信念開始動搖,感受到了與荒天、玄一的差距。

    魂七很清楚,達到自己現在的高度,想再進一步是多麼艱難。但,荒天和玄一比他強大,不止一步。

    “大聖期間的根基,太重要了,重要到成神後哪怕數十萬年苦修,也難以彌補。”魂七很後悔,若有重修一次的機會,哪怕在百枷境積累萬年,也要將圓滿的二品聖意修煉出來。

    聖境短短數千年的修煉,卻決定了太多。

    星空的另一頭,魂七看見了絕妙禪女的身影。她手持摩尼珠,幽靜閒適,渾身散發白色佛光。

    絕妙禪女和玄一在星桓天的那一戰,有神王級存在,烙印下影像,帶回酆都鬼城,交給他觀悟。

    當時魂七做出判斷,執掌摩尼珠的絕妙禪女,與玄一沒有勝負之分,只有高下之分。因爲分不出來勝負!

    一個十丈之內佔據絕對主動,一個十丈之外佔據絕對主動。

    之所以當時絕妙禪女處於下風,很被動,是因爲她要阻止玄一殺張若塵。巔峰對決,卻還想救人,無疑是自縛其身。

    論高下,玄一自然比絕妙禪女高出一兩籌,畢竟他的力量完全來源於自己。

    如今絕妙禪女修煉了《冥兵卷》,成就冥法五相,又執掌了印雪天留下的神屍軍隊,與玄一交手,勝負之分就難說了!

    冥祖之後,在無量下,能同修五卷《冥書》,修成冥法五相的神靈屈指可數,個個在未來都成就非凡,有人封天,有人稱祖。

    這讓魂七看到了一條路!

    成神後的苦修,未必不能彌補聖境時的缺陷,只不過需要付出十倍、百倍,甚至更多的努力。需要尋覓《冥書》這樣的絕世名篇!

    ……

    三途河流域的大批地獄界修士,趕來混亂地帶,窺望星空中的神戰,那裡神力波動激盪,天地規則紊亂。

    神戰消息,通過三途河支流的秘密通道,傳到天庭各界。

    一些天庭神靈,悄然潛來。

    “可恨,玄一乃天庭第一強者,卻遭到地獄界諸神圍攻。趕緊傳訊回去,今日,我們天庭各界就要與地獄陰神,在混沌地帶決個勝負。”一位青衣武袍的中年男子,站在混沌中,身上散發着大神氣息。

    他來自北方宇宙“真武界”,以嫉惡如仇聞名,一雙鐵掌,不知劈殺了多少屍鬼羅剎。

    有神靈,低聲道:“據說,玄一是量組織的量使。”

    青衣武袍中年男子心中更怒,道:“地獄界爲了殺人,還真是不擇手段,又使用栽贓嫁禍這一招。他們分明是要分化天庭諸神,讓我們變得畏首畏尾。”

    “沒錯,當初慕容橫空就是這麼被逼死的。最後查明,背後乃是地獄界的影子。”

    又有神靈道:“哎,玄一真神在無量之下,修爲縱橫無敵,有他坐鎮,天庭本不至於退守第二道星空防線。可惜啊,可惜……”

    在場諸神都知他話中有話,是在暗指什麼。畢竟,軒轅漣請五大神僧對付玄一,早在天庭鬧得沸沸揚揚,很多神靈不滿。

    沒有人敢接話,陷入短暫沉寂。

    “忍無可忍!天庭神靈被圍攻,我們卻只能躲在一旁觀戰,天下就沒有這麼窩囊的事!”

    青衣武袍中年男子體內神氣運轉,大步向前,身軀逐漸拔高。

    雖地獄界諸神齊聚於前,心中卻無懼。哪怕是死,也要拉一羣地獄界神靈墊背。

    輕語聲撐傘前來,穿過重重空間,攔住了他。

    黃金車架隱藏在遠處,沒有現身。

    ……

    心停,是太虛巔峰的第三停,也是最難突破的一停。歷史上,有號稱天尊之資的存在,在心停困了數十萬年。

    在明鏡臺的鎮壓下,玄一全身血肉爆成了氣霧,只剩雷電閃爍的骨骼完好。

    要強行破心停,顯然已不可能。

    若繼續堅持,今日或會隕落。

    魂七一步向前,跨越萬里,出現到六祖手印邊緣,揮刀斬了出去。

    他已想明白,今日一戰,不是意氣之爭,不是私仇恩怨,而是要爲地獄界除一大敵。不需要一對一的公平較量,需要的是徹底置玄一於死地。

    刀光明亮如圓月,落在玄一身上。

    “啪!”

    玄一的脊樑骨被斬斷,即便煉了神器入體,也無法這般硬扛。魂七手中的戰刀,本也是一件神器,雖然有缺失,但威力不凡。

    玄一的兩截骨頭身軀飛了出去,很快重新凝聚,與血氣凝合。他受傷不輕,但眼中殺氣凌冽,看着迎面而來的魂七。

    魂七第二刀劈出,施展了大成無量刀法神通。

    “唰!”

    玄一爆發出疾速,避開刀光,揮手劈在魂七脖頸。

    至此一擊,魂七的半個身體都被打裂,鬼體無法承受,護身場域對玄一而言形同虛設。

    魂七立即變招,揮刀橫斬。

    玄一比他更快,抓住了他持刀的手臂。

    魂七的其中一顆頭顱,嘴裡吐出藍色神焰,但,這顆頭顱卻被玄一一拳打爆。

    “嘭嘭!”

    魂七和玄一近在咫尺,出手極快,頃刻間對碰數十擊。

    一個呼吸的時間後,魂七鬼體被打得徹底爆開,手中戰刀被玄一奪走。

    玄一直接將戰刀插入胸口,一邊煉化,一邊衝向鬼族神靈聚集的方位。

    “快阻止他,玄一要突圍逃走!”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想要趕赴過去,被張若塵一把抓住了細柔的手腕,按在原地。

    張若塵沒好氣的道:“沒看見強如魂七,在玄一面前,也就扛了一小會兒,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被打爆。你過去,能擋住他一擊嗎?”

    “我們聯手。”海尚幽若道。

    “殺玄一是地獄界的事,與我無關。”話鋒一轉,張若塵又柔聲道:“但你的安危,我得管。畢竟你是我妹妹!”

    海尚幽若身姿輕盈,容顏少女般純美,鼻音很重的哼了一聲。

    她瞭解張若塵,這傢伙與那些老謀深算的神靈很不一樣,對敵人心思深沉,但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卻又像是一個大男孩,一點都不沉穩。

    之所以說了那麼多曖昧的話,完全就是故意在撩她,但,對她沒有任何感情,說不準是真的將她當成了妹妹看待。

    一個才誕生了兩千年的小傢伙,居然一門心思想做她哥哥?

    “嘭嘭!”

    星空中,慘叫聲不絕。

    沒有人想到魂七會那麼快就敗在玄一手中,這導致地獄界諸神來不及反應,被玄一殺入了鬼族神靈中。

    如狼入羊羣,一尊尊鬼族神靈,被打得化爲魂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