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臨行前,父親囑咐,來到星桓天一定要低調行事,看來原因就在此處了!”商弘道。

    一位沒有出現在任何資料中的神師,突然出手,讓在場諸神,紛紛動容,無不震撼。

    陣法一道,太上之下,神師最強。

    天使族神靈伽臨南,道:“此事有些反常,巫馬九行怎麼可能出手,殺死魔瞳?”

    血戰神殿的“四甲血祖”,功德神殿的“焱神”,精靈族的“凱蘭斐利”……等等諸神,皆是深以爲然的點頭,有相同的看法。

    他們皆是這個元會的神靈,個個出類拔萃,都有迎娶白卿兒之心。

    就連年齡最大的四甲血祖,都收拾了一番,不再是蒼老的樣子,如一個三四十歲的強壯中年男子,渾身肌肉碩大,滿頭血發,精氣神旺盛。

    神靈的壽元,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一般過了六萬歲,還沒達到上位神境界,就會自然衰老。

    若是達到十萬歲,就算是上位神,都會迅速衰老。

    神女十二坊的四大坊主,向商弘走了過去。

    柳輕城取出魔瞳的神源,道:“魔瞳似乎真是巫馬九行殺死,神源上,有他留下的刀痕。”

    商弘接過神源,凝視上面的一道痕印。

    巫馬九行算是天堂界派系的神靈,星桓天因爲他,出現神隕,神女十二坊自然是要找商弘這位天堂界派系的領袖人物。

    “柳坊主放心,等他們這一戰結束,本座一定找巫馬九行詢問清楚,然後親自向白皇后解釋。”商弘將神源,重新還給柳輕城。

    他彬彬有禮,五官精緻,雖是天孫,卻又沒有一絲傲慢,身上有着一股讓人如沐春風的人格魅力。

    將神源放入柳輕城雪白的手心,猶如一石擊入她的心湖,泛起層層漣漪。

    柳輕城雖是神靈,卻也是從風塵中成長起來,心性何等堅定,可是,與商弘只是簡單的會晤,已是快要被他擊穿心鎖,淪陷進去,不免爲之驚駭。

    “好厲害,他這是什麼手段?惑心?亂神?”

    柳輕城不敢再與商弘對視,收起神源,果斷轉身而去,面紅耳赤,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腦海中,商弘俊美的身影,含笑的模樣,怎麼都揮之不去。

    這不是神戰,卻勝似神戰。

    讓柳輕城意識到,自己敗得一塌糊塗,兩人修爲可謂天差地別。沒有百年靜心,她休想徹底擺脫,商弘在她心中造成的影響。

    四甲血祖看着,柳輕城穿着水晶長裙,滿頭藍色長髮披散,猶如落荒而逃的背影,舔了舔嘴脣,笑了笑,道:“神女十二坊收羅天下美女,除了白皇后和白卿兒,十二位坊主卻也都是極品。若能俘獲其一,倒也不枉來一趟星桓天。”

    “她的心性還不錯,居然可以逃走。換做別的中位神,怕是已經向天孫投懷送抱。”凱蘭斐利近乎嘲諷般的笑道。

    天使族神靈伽臨南氣質高傲,眼神輕蔑,道:“天孫何等人物,除了白卿兒,誰配得上他?”

    “天孫和白卿兒,的確算得上是天作之合,強強聯手。”另一神靈說道。

    焱神的注意力,始終集中在神陣中,巫馬九行和張若塵的戰神上面,道:“巫馬九行天資不俗,野心極大,估計是想獨吞天尊寶紗,纔出手殺死了魔瞳。否則,以那老者的精神力強度,魔瞳要走,他是攔不住的。”

    “只有巫馬九行,在魔瞳毫無妨備之下,忽然出刀,才能將他殺死。”

    四甲血祖道:“巫馬九行敢和天孫,爭白卿兒?”

    “你們難道忘了,千年前,巫馬九行與白卿兒的關係,本就非同一般。”焱神道。

    商弘的雙眼,微微眯起,誰都不知他此時心中在想什麼。他道:“神師佈陣,限制了戰鬥的區域,對精神力神靈而言相當不利。這一戰,巫馬九行的贏面,至少七成。”

    漁謠的神陣,覆蓋方圓萬里,將一座座山嶽,一條條江河圈了進去,縱然張若塵和巫馬九行在裡面,打得天翻地覆,卻沒有一縷神勁,溢出陣法之外。

    “四合刀法。”

    巫馬九行橫刀而立,身上逸散出來的氣息,與手中戰刀合二爲一。

    人與刀合。

    下一瞬,刀與地合。

    這片疆域,完全化爲他的神境世界,人、刀、地,三者的勢,似乎結合到了一切。

    張若塵深知四合刀法的厲害,這才三合而已,巫馬九行身上的氣勢,已是增長了至少一倍。

    不再遠遠避退,張若塵大步流星,向巫馬九行靠近過去。

    每一步踏出,大地都會爲之塌陷出一座山谷。

    “給我破!”

    張若塵雙手舉起,身前大地震盪,升起數百座萬丈山嶽,破巫馬九行的地勢。同時,一座座山嶽,飛了起來,不斷砸了過去。

    “你終於來了!”

    巫馬九行眼神凜然,刀畫圓圈,數之不盡的刀道規則神紋隨之流動。

    一刀斬出,刀光將一座座山嶽劈碎,瞬間到達張若塵身前。

    這一刀的威力,遠勝先前。

    無法使用精神力至尊聖器,讓張若塵頗爲無奈,只得雙手結印,令得腳下數百里的大地板塊翻轉起來,如同化爲一面接天臨地的盾牌。

    “巫馬九行這一刀,恆星都能破開,又豈是這麼一塊大地板塊擋得住?”四甲血祖笑道。

    下一瞬,令在場諸神驚詫的一幕發生。

    只見,橫在張若塵身前的大地板塊,變成了金色。

    “轟隆。”

    刀光與數百里長的金色大地板塊碰撞在一起,大地板塊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墜落下一塊塊金石,向後推移了百里遠。

    但,卻沒有碎掉。

    巫馬九行的目光,爲之一沉,道:“五行轉化,化土成金。”

    嬌豔絕美的冥花坊主,讚歎了一聲:“好厲害的精神力控制手段,特別是在五行力量上的運用,簡直出神入化。”

    精神力神靈,也是可以參悟五行之道,從而創出與五行有關的神法。

    張若塵雖然武道修爲盡廢,但是,對五行之道的理解,卻遠勝別的精神力神靈,可以一念創法。

    修煉之法,殊途同歸。

    張若塵從金色大地板塊的後方騰飛起來,懸浮到半空,一指點向地面,念道:“天火臨世。”

    巫馬九行腳下的大地燃燒起來,溫度達到千萬級,瞬間讓神陣中的萬里疆域熔化,變成了一片赤紅色的岩漿海洋。

    站在岩漿海洋中,巫馬九行處變不驚,專注於手中的刀,大喝一聲:“地與天合,四合大成。”

    剎那間,整座天地爲之沸騰,數之不盡的刀氣誕生出來。

    萬里疆域以巫馬九行爲中心旋轉,地面的岩漿向上升起,化爲一柄柄赤紅色的液態長刀。

    此刻的巫馬九行,猶如天地主宰,氣勢攀升到頂點,神軀變得足有三千丈高,手中青銅戰刀似能開天闢地,一刀斬了出去。

    這刀勢,將外圍觀戰的戰神,驚懾得忍不住向後倒退,渾然忘記有神陣擋在前方。

    而站在風暴中心的張若塵,只感覺避無可避,巫馬九行這一刀,彷彿是要斬盡萬里大地中的一切,沒有一處是安全的。

    “四合合一,這一刀,便是上位神都不敢硬碰。”

    “這是巫馬九行最強一刀,是集人勢、刀勢、地勢、天勢爲一體的無解之術。”

    ……

    諸神皆以爲,那老者必會死在巫馬九行這一刀之下。

    便是這時,戰場中心,一道清脆而堅實的敲擊聲傳了出來,宛若擊在諸神身上,盡皆臟腑震顫,體內氣血翻騰。

    “嘭!嘭!嘭……”

    敲擊聲,猶如連珠雨,一道又一道響起,發生共振。

    共振的力量,傳出神陣,將陣外的大地撕裂,羣山倒塌,江河斷流。

    聲音如同樂章,響徹方圓數十萬裡,又像是整個星桓天都能隱隱聽到。

    便是神師漁謠都發出一道輕咦聲,連忙再次引動精神力,阻止音波形成的破壞力向外蔓延。

    “這是一首曲,道盡了人間滄桑。”冥花坊主感嘆道。

    柳輕城道:“我自詡音律造詣高深,但與這老者相比,卻又差了太遠,他這一曲,與天道相合,又引動天地之力,充滿對生命和死亡的思考。”

    別的神靈,都只感嘆木綁聲造成的破壞力強大,神陣都擋不住。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卻更知老者的音律造詣,纔是天人合一,達到超脫的地步。

    冥花坊主蕾絲長裙在音波形成的風勁中擺動,充滿魅惑的眼眸中,光芒炙熱,道:“真想向他請教音律,或許可以從音律上找到突破口,從而達到上位神的境界。”

    神陣中,張若塵盤膝而坐,敲擊木綁。

    身下大地,化土成水,變成清澈的千里平湖。

    湖面上,神霞萬丈,出現一片虛幻的星空,羣星燦爛,星河流動,將巫馬九行劈來的一刀,化解於無形。

    而他以四合刀法,形成的天勢、地勢、刀勢,皆是崩潰。

    唯有人勢,依舊不散。

    木綁每一擊落下,巫馬九行都會向後倒飛出去數十里遠,嘴裡大口吐血,但是,眼神依舊堅定無比,大吼一聲:“戰!”

    他的戰意,徹底被激發出來,氣勢不減反增。

    舉刀過頭頂,剎那間,整個星桓天的刀道規則,皆是向他匯聚過去。

    所有用刀的修士,無論是普通武者,還是神靈,手中的刀皆是在顫抖,發出刀鳴聲。

    白卿兒站在距離戰場不遠的原野中,四周是一片五彩繽紛的花海,看着億萬柄刀,從頭頂飛過,向巫馬九行而去,道:“刀尊居然賜予了他刀道奧義,這一戰,看來是生死已分。殺他,還是得我親自出手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