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雙雙神目,透過厚厚塵土,看見戰場中心。那位白髮老者以石鼎,將巫馬九行三千丈高的巨身神軀,鎮壓得坍塌在地。

    “轟隆!”

    如山嶽倒下,神血浸染千里。

    石鼎上的六祖梵文,和蘊含印雪天死亡力量的優曇婆羅花印記,烙印在巫馬九行的神軀上。

    兩種強橫的諸天之力,在張若塵精神力的催動下,使得巫馬九行的神軀燃燒起來,嘴裡發出悲憤而不甘的嘶吼,震得石鼎不停顫動。

    張若塵以精神力,凝聚出一隻千里長的巨大光手,如上蒼之手,鎮壓在石鼎上。

    看着眼前的景象,耳聽巫馬九行臨死前的吼聲,在場諸神,個個色變,不敢相信那老者如此心狠手辣。

    而且,膽大包天。

    那可是巫馬九行,刀尊寄予了厚望,稱其爲刀神界未來的希望。

    即便地獄界神靈,欲要殺巫馬九行,都得掂量再三,自己的背景是否夠硬,是否能夠承受住刀尊的怒火。

    天堂界派系的神靈,已是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發出震耳欲聾的神音怒吼。隨即,以商弘爲首,他們齊齊出手,打出神通和戰兵,攻擊神陣。

    “今日,巫馬九行若死,星桓天必然天翻地覆。”焱神眼神冷厲,釋放出神焰,腳下化爲一片火域。

    天庭一方別的神靈,意識到大事不妙,也紛紛出手。

    巫馬九行,不是僞神,也不是那種沒有潛力的神靈,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他若死在星桓天,對天庭而言,是巨大損失。

    實際上,在張若塵取出石鼎之前,沒有神靈認爲,他們這一戰,會造成神靈隕落。神靈生命力強大,哪有那麼容易隕落?

    但石鼎上,有六祖和印雪天的力量,也就具備了煉殺神靈的條件。

    巫馬九行此刻已是命懸一線。

    “真是不可思議,昔日稱雄俗世的巫馬九行,居然會落下如此下場。”羅生天站在遙遠處,眺望神光最明亮的那片天地。

    一位地獄界神靈,道:“遙想當初在冰王星,巫馬九行橫空出世,敗卓雨農,斬亡靈十剎,將命運神殿打得灰頭土臉,顏面盡失。如今成神,戰力更勝當年百倍,卻被一個垂暮蒼老的半死之人,打得爬不起來。”

    “你們真以爲那老者是尋常之輩?只看他拿出的石鼎,便知他來歷非同一般。”

    地獄界的諸神,盡皆暗暗思考起來。

    神女十二坊的四位坊主,焦急不已,惶恐不安。她們已經傳音給城主,讓城主出面,阻止神師漁謠。

    但,籠罩戰場的神陣,卻始終沒有消失。

    爲什麼會這樣?

    漁謠難道不知,巫馬九行若死,刀尊一怒,整個星桓天都會被血洗?

    神女十二坊,承受不住刀尊的怒火。

    “咪……嘛……咪……吽……”

    六祖梵文化爲佛音,響徹天地。

    蘊含印雪天力量的優曇婆羅花,生長得足有千丈高,不含任何佛蘊,猶如陰冥世界的死亡之花。

    巫馬九行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弱,最後,完全消失。

    “嘭!”

    漁謠佈置的陣法光幕,終是承受不住衆多神靈的攻擊,破碎而開。

    他們衝進戰場,卻已經遲了!

    看到的,只有巫馬九行冰冷而破爛的屍體。

    整個戰場上,數之不盡的刀刃碎片,似乎皆在哭泣,發出悲天憫人的顫鳴。

    商弘擡頭看了一眼星空,刀神界所在的方向,巫馬九行的星魂神座暗淡了下去,眼底深處,頓時蘊出濃濃殺意。

    殺意,令數十萬裡的蒼芒天空,飄落飛雪。

    張若塵收回石鼎,舉在手中,望向飛掠過來的天庭諸神,鬚髮飛揚,哈哈大笑:“終於大仇得報,我魔瞳摯友可以死而瞑目了!你們誰來給巫馬九行收屍?”

    “老東西,你已闖下彌天大禍,今日,該是我們給你收屍。”四甲血祖暴怒,頭上血發倒立,一片血海向張若塵蔓延過去。

    天庭諸神,有的站在地面,有的飛在天空,個個如烈日一般耀眼,皆是以敵視的眼神看着張若塵。

    諸神之威,讓天外星辰都在顫抖,星桓天的生靈盡皆跪伏。

    張若塵一人獨面天庭諸神,卻毫無畏懼之色,反而舉鼎向前行去,道:“來,來,來,反正老夫壽元無多,不介意臨死之前,自爆神心,讓天庭諸神盡殞,死個徹徹底底。”

    聽到這話,天庭諸神無不色變,這才意識到,對方爲何有恃無恐。

    別說刀尊,便是昊天前來,又有什麼好怕?

    “不好,落入陷阱了,他很有可能是地獄界的神靈,快散開!”

    天庭諸神紛紛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極致速度,向星桓天的各個方位飛去。

    唯有商弘依舊站在原地,無所畏懼,擡頭看向天外,似在等待什麼。

    張若塵道:“別等了,刀尊不會殺我的。”

    商弘眉頭,深深一皺。

    “譁!”

    萬里外的原野上,浮現出一片絢爛的本源光霧,化爲本源之海,化解天庭諸神的力量。

    白卿兒身形唯美而朦朧,道:“神尊,有神尊的尊嚴和氣度。巫馬九行死在一個精神力七十四階的神靈手中,只能怪他自己。”

    “死在星桓天,神女十二坊就要負責。再說,若非你們神女十二坊的那位神師,佈置了陣法,巫馬九行怎麼可能會死?”焱神道。

    白卿兒道:“那位神師,並非神女十二坊中人,刀尊自然知道她的身份。當然,若是你焱神,也想挑戰神師,爲巫馬九行報仇,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是佩服你的。”

    焱神神色一變,不敢再開口。

    張若塵緊盯本源之海中的白卿兒,但她並非真身出現,只是一道光影。此刻,光影散開,與本源之海一起消失。

    張若塵之所以不怕刀尊,有兩個原因。

    其一,他料定酒鬼肯定就在星桓天。酒鬼花費了那麼多的心思,將他引出雲凡星,怎麼可能讓刀尊,將他殺死?

    其二,星桓天的位置特殊,位於天庭和地獄之間。

    這個元會的神靈,參加玲瓏大會,就算爆發神戰,也在可以控制的範疇。可是,刀尊若是來到星桓天,必然會引來地獄界的神尊。

    平衡一旦被打破,造成的後果,絕不是刀尊可以控制得住。

    再說,刀尊難道就不忌憚,這是地獄界佈下的陷阱?本源神殿一戰的教訓,纔過去千年而已。

    巫馬九行身上的刀道奧義,已是散去,重新回到天地間。

    有神靈出手收取,但是收取到的刀道奧義,微乎其微。

    只因,整個星桓天,凡是融合出三品聖意的神靈,沒有一個聖意中,包含有刀道。

    只有融合出三品聖意的神靈,才能掌握奧義。

    而只有三品聖意中,包含有刀道聖意的神靈,才能在巫馬九行死後的瞬間,將刀道奧義收走。

    天下所有聖道,只有九大恆古之道的奧義,修士可以較爲容易掌控。因爲,九大恆古之道的力量,是世間最根本的力量,孕育出了萬物,存在於每一個修士的體內。

    如果是神殿直接賜予,哪怕再弱小的修士,都能將恆古之道的奧義聚集在體內。

    “你們若是再不出手,我就走了!”張若塵道。

    商弘道:“你走不了!”

    “你想爲巫馬九行報仇?”張若塵道。

    商弘搖頭,道:“我和他,沒那麼深的交情。但,天庭的神靈隕落,必須得有一個交代,所以你必須死。”

    “你不怕我自爆神心?”張若塵道。

    商弘眼神輕蔑,一步步向前,道:“你現在就可以自爆神心了!”

    “不愧是天孫,看來是有了不得的底牌手段,自信可以擋住我自爆神心的毀滅性力量。”張若塵道。

    先殺魔瞳,再斬巫馬九行,張若塵的目的已經達到,自然是不想戀戰,更不想現在就和商弘這種層次的人物對上。

    真要戰,他卻也不怕,但得借地利。

    得將商弘,引到天尊遺地中。

    就在張若塵欲要退入天尊遺地之時,一道風勁將他捲起,瞬間身形消失在了那片破敗的戰場上。

    ……

    阿樂和桃花,站在星空中,以神目遠遠觀望。

    看見張若塵被救走,桃花纔是鬆了一口氣,輕輕摸了摸小腹,眼神複雜,嘆道:“我現在終於有些明白,你爲何將張若塵看得那麼重。有這樣一位朋友,可謂世間之大幸,值得珍視。”

    “走吧!”

    阿樂很淡然,並沒有感動,或者是感慨。

    因爲,這就是他和張若塵之間,最平常的事。若是對方有需要,他們都可以赴湯蹈火。

    星空再遠,也只是一句話,一封信的事。

    阿樂和桃花離開之時,池瑤化爲一道流光,穿梭在星空中,以最快的速度,趕向星桓天。

    因爲,她在星桓天的方向,感應到了張若塵的氣息。

    數十年的苦苦尋找,無數次絕望之後,終於看到一絲希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