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巫馬九行和魔瞳的隕落,在星桓天掀起軒然大波,使得熱鬧沸騰的玲瓏大會,蒙上了一層血色陰影。

    “神靈隕落的時候,數萬裏的天空都變成了血色,大地降下血雨,天下之刀齊聲悲鳴。真是不敢想象,隕落的居然是巫馬九行,千年前,他是俗世無敵的存在啊!”

    “弒神的,到底是何方神聖?”

    “據說,是一位修爲通天的老者,來歷神祕,修爲深不可測。”

    ……

    “刀尊終究還是被激怒了,降下神諭,誰能殺死那老者,就能成爲他的神使。”

    “刀尊何等存在,怕是上位神爲了爭神使的名頭,也會出手。等着瞧吧,星桓天接下來,肯定還會爆發神戰。”

    張若塵從長街上走過,一道又一道議論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有的在議,五天後的玲瓏大會;有的在談,神隕事件。

    有的在歌頌商弘、魚太真、海尚明宮這些絕代強者的傳說;有的講起了神女十二坊中一位位樓主的美貌。

    刀尊神使的身份,自然是極大的誘惑。

    一旦成爲某位神靈的神使,在一定星域之內,是可以借來神靈的力量爲己用。

    換言之,只要成爲刀尊的神使,就能借用刀尊的部分神力。別說是對補天境的神靈,對一些大神,都有不小的誘惑力。

    而且,神使一旦遇到危險,神主是可以生出感應,出手相救。當然前提是,相距不能太過遙遠,否則神主想救也救不了。想借神力,神力也難以到達。

    就像張若塵,雖然是天姥的神使,可是根本無法從黑暗之淵,借來天姥的神力,只能算是一個名義上的神使。

    而張若塵做月神神使的時候,是可以直接借月神的神力爲己用。

    既然答應了白卿兒之約,就算再危險,張若塵也還是離開未名山莊,不可能被一個商弘嚇住。

    穿過一條條大街,出了西城門,張若塵徑直向三千里外的雨虹山脈而去。

    他以強大精神力,掩蓋了身上氣息,如同一個凡人,即便大搖大擺穿街而過,尋常神靈也感應不到。

    雨虹山脈,是距離第一神女城最近了一座古老山脈,從南至北綿延五千裏,如一道屏障,擋住了西面的無邊大洋。

    正是因爲,臨近大洋,雨虹山脈中水氣瀰漫,雨量充沛,常常可見七彩虹光跨越叢林大嶽。

    “雨虹”二字,由此得名。

    山脈離第一神女城很近,位於神脈的邊緣,山中神氣濃厚,是極佳的修煉寶地,孕育出了樹人、石人、花妖等精怪,也有聖藥長在深谷大淵。

    太陽越升越高,張若塵登上一座高峯,終於看見山脈中的一片破敗之地。

    鬱鬱蔥蔥的羣山中,出現一片赤土,空氣灰濛濛的,看不清赤土深處的空間到底是什麼格局。邊緣地帶上,倒是有着一個個直徑數十里的大坑,不知是怎麼造成,看得人觸目驚心。

    張若塵身形一動,已是來到赤土的邊緣,身前出現一道道強大的神紋。

    這些神紋,無形無影,與天地規則相融,只能用精神力感應。

    “不愧是誕生過天尊的大世界,非凡之地,還真是不少。”

    張若塵沒有刻意去觸碰那些神紋,而是憑藉精神力和真理之心力量的感應,避開神紋,向赤土深處行去。

    白卿兒所說的破敗神廟,應該就在赤土深處。

    這裏,天氣炎熱,空氣中的溫度極高,可以達到五百級以上。凡人進入,如同是跳進油鍋。

    越向裏走,越是炎熱。

    張若塵對空間力量感知敏銳,發現此處天地間的空間規則極爲活躍,有人爲改造過的跡象。出現了空間反轉、空間摺疊、空間塌陷等跡象。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趕在正午之前,張若塵看見一座大面積坍塌的神廟。只有少數幾座廢舊的建築,依舊還屹立不倒。

    神廟外,長滿荊棘類植物,綠葉寬大,在赤黃色大地上,顯得格外刺目。

    荊棘中,是一塊塊墓碑。

    墓碑上裂痕一道道,早已風化得看不清上面的字。

    神廟的大門,只剩兩根石柱和一根橫樑。

    橫樑上,掛有一具具白骨,骨頭晶瑩透亮,萬年不爛,乃是大聖骨。

    是一根根長滿尖刺的荊棘,盤纏石柱,衝上橫樑,懸掛着這些白骨。也不知是這些荊棘殺死了他們,還是另有別的危險。

    老黃牛感到不安,蹄子在地上踢着,不敢繼續前行。

    “怕什麼怕,有我在呢!”

    張若塵牽着繩子,一步步靠近大門。

    四周的荊棘,像綠色的蛇蟒,在地面上拖動,緩緩的向他靠近。

    “速速退去,否則一把火燒了你們。”

    張若塵釋放出神威,有氣勁從身上爆發出來,飛沙走石,頓時,荊棘如同擁有智慧一般,快速退回碑林中,不敢再張牙舞爪。

    穿過大門的瞬間,張若塵忽然感覺到天旋地轉,空間在猛烈變化,似要將他向地心深處拉扯,又像是要將他撕裂成碎片。

    幸好張若塵對空間的理解高深,察覺到危險,迅速一步退回。

    上方的橫樑上,一具具白骨搖晃了起來,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張若塵走向大門右邊的石柱,手指在石柱上觸摸。

    “譁!”

    一道道空間陣法銘紋,隨之在石柱上浮現出來。

    “好高深的空間陣法,誰佈置的?”

    張若塵仔細觀察,臉上神情越來越驚詫,發現這座空間陣法,竟是陰遁九陣之一的星門伏坤大陣。

    須彌聖僧留下的《時空祕典》上,記載過陰遁九陣和陽遁九陣。

    此乃空間陣法中的神陣。

    總不會是須彌聖僧在這裏佈置的陣法吧?

    星門伏坤大陣雖然只是陰遁九陣之一,但,威力巨大,足以困殺神靈。

    張若塵是因爲對空間的理解高深,加上研究過陰遁九陣,再加上此陣已經佈置了多年,空間陣法銘紋的強度消減,所以可以輕鬆從陣法中退出。

    張若塵正在研究石門上的空間陣法之時,不知不覺,已是正午時分。

    太陽直照,地上的影子,隨之消失。

    荊棘叢中,響起簌簌聲音。

    一塊塊墓碑,緩緩向上升起,地面裂開,逸散出灰色的死亡之氣。

    明明是正午,陽氣最爲旺盛之時,此地卻變得陰森森的。超過千級的溫度,忽然降了下來,給人一種冰寒之感。

    坍塌的神廟廢墟中,響起詭異的歌聲,像一位年輕女子在吟唱,但,縹緲虛幻,幽沉詭異,讓人想象或是一位面目猙獰的女鬼,在裏面一邊唱歌,一邊漫舞。

    張若塵與鬼族打過不少交道,可是此刻,依舊是忍不住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使用精神力感應,但被空間陣法阻隔,只能高聲喊道:“白姑娘,是你在裏面嗎?”

    沒有迴應。

    歌聲反而更加清晰,蘊含迷幻的力量,使得張若塵眼前,出現濃密的煙霧。

    “千星連珠!”

    “千星連珠!”

    ……

    地底,有嘶啞的聲音響起,很低沉,一直在念叨這四個字。

    老黃牛已是嚇得懾懾發抖,忍不住口吐人言:“逃!逃!逃……”

    張若塵詫異的盯了它一眼,隨即,以神目觀望地底,凝精神力爲聲音,傳了下去,問道:“千星連珠是什麼意思?你是誰?”

    “逃!逃!逃……”

    老黃牛像發瘋了一樣,四踢狂舞,也不知它是在害怕,還是在興奮。但,終究是無法從張若塵手中掙脫出去。

    便是這時,這片赤土中的神紋,被某股力量觸動。

    “轟隆!”

    遠處有神火,從地底涌出,並且伴隨強勁的神力波動。

    “有神靈闖入了這裏。”

    張若塵眼神一凝,沒心情理會這裏的變故,向後退了一步,隱藏到星門伏坤大陣中。先前,他對這座空間陣法,已經研究得十分透徹。

    片刻後,四道氣息強大的神光飛掠而來,出現在神廟大門之外。

    正是天堂界派系的四甲血祖、焱神、凱蘭斐利、伽臨南。

    張若塵見過他們,當時他們都跟在天孫商弘身後,個個修爲深厚,神威浩蕩。不是剛剛成神的新神,可以比擬。

    四甲血祖神軀焦黑,頭頂還在冒煙。

    很顯然,先前就是他觸動了神紋,遭到神火攻擊。

    “他們怎麼會來到這裏?”

    張若塵生出不好的預感。

    四大神靈觀望四周,似在尋覓什麼。

    “這鬼地方有些不對勁啊,陰森森的,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地底爬出。”

    “你們聽見若有若無的歌聲沒有?”

    “怕什麼怕?鬼族神靈我們都不懼,還怕這裏的幾隻孤魂野鬼?”

    四甲血祖哈哈大笑:“去拜見白卿兒的神靈衆多,可是,她卻只見了天孫,更將那個老東西的藏身之處,告知了天孫。這顯然是希望天孫,能夠奪取到天尊寶紗,娶她爲妻。”

    “天孫擊敗海尚明宮,修爲蓋絕這個元會,更是商天之孫,如果我是白卿兒也會選擇他。”凱蘭斐利道。

    焱神警惕了起來,釋放出神境世界,道:“大家小心一些,此處的確有那老東西殘留的氣息,他很可能就隱藏在附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