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一與商丘接觸很深,曾多次前去拜見商天。

    “天荒八技”是商丘的不傳之秘,且相當難修,商天的所有子嗣後代中,僅有神王“易天君”修煉出其中四技。

    玄一不是商天的子嗣後代,卻已經修煉了三技,可見商天對他的看重。玄一要觀悟《三尸煉道》,絕非難事。

    荒天眼神深沉,身上死亡之光閃爍,道:“這個玄一,是分身的可能性更大了!張若塵,我得去第二星空防線了,黑暗神劍和明鏡臺還得再借一些日子。”

    血絕戰神道:“兩件神器,說借就借,你還真是一點都沒將自己當外人。你女兒還沒過門呢,而且,你女兒還沒認你吧?”

    荒天懶得理會血絕戰神,盯着張若塵,道:“我還得借玄一的殺道奧義,解析感悟。待我斬了他真身,將所有殺道奧義都還你。”

    誰都不知道玄一一共掌握了多少殺道奧義!

    正是如此,玄一的殺道,必然非常可怕。

    荒天必須要通過奧義,去解析殺道,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制衡玄一。

    一成的殺道奧義,張若塵並不是那麼在意,直接交給了荒天。同時,將丟失在量神殿中的石斧,拿了出來,交給他。

    荒天一共有兩柄石斧,一柄是伴生石斧,就是眼前這柄,能夠與他一起成長,如今已是次神級至尊聖器級別。

    另一柄是石天手臂所化的石斧,威力最爲強大。但,在得知石天一直沒有庇護白皇后,欺騙了自己後,已棄之不用。

    本來,張若塵還收走了玄一遺留的百分之一真理奧義,打算交給荒天。但最終沒有那麼做,這點真理奧義,對死亡、生命雙主神的荒天而言,根本提升不了多少實力。交給天資出衆的聖境修士,參悟真理之道,價值更大。

    “血絕,你若再敢胡說八道,絕不給你留面子!”

    丟下這句冷冰冰的話,荒天跨越空間而去,殺玄一之心強烈,立即趕向第二道星空防線。

    “有本事留下一戰,別給本座留面子。”

    血絕戰神心中那個恨啊,換做往常,此刻他已追上去,不和荒天戰個幾天纔是怪事。但是今日底氣不足,只能在話語上逞能。

    更重要的是,他追不上荒天。

    海尚幽若頗爲擔憂,道:“若被聯手圍殺的,只是玄一一具分身,那麼他的真身,得強大到何等地步?會不會還有一具分身?荒天大神能應對嗎?”

    張若塵研究着手中的頭顱,道:“《三尸煉道》修煉出來的分身,戰力差距與真身不會太大。”

    “玄一併不是從小修煉《三尸煉道》,絕不可能是一人三尸。他的這具分身,是用無量神靈物質煉製出來,骨頭中似乎融煉了一件神器,珍奇到了極點。哪有那麼多無量神靈物質,和第二件神器,讓他煉製第二具分身?”

    玄一的骨頭金屬化,雷電化,裡面蘊含神器物質和神器銘紋。這讓張若塵十分疑惑,天地之心神道就這麼玄妙嗎,太虛巔峰的修爲可以直接煉化神器?

    須知許多諸天級的強者,都無法煉製出一件屬於自己的神器。

    要融煉和摧毀神器,絕不是大神可以做到。

    其實張若塵心中,還有更大的驚歎,就算《三尸煉道》再如何玄妙,就算無量神靈物質再如何強大,但,分身就是分身,怎麼可能能發揮出如此強橫的戰力?

    衍化神通可謂行雲流水,還能施展真身的神道。

    要讓分身,擁有如此絕強的戰力,從最初的時候,就要像嬰兒一般培養,走玄一真身的原路,一步步通往巔絕。

    就像紀梵心,本是擁有強大的精神力,但卻需要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一步步去修煉、適應、熟悉。

    這太難了!

    花費的資源、精力、時間,不可想象。

    玄一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在張若塵沉思時,海尚幽若道:“說的也是,要煉製一具分身,需要分離出真身身上大量的神血和神魂。若煉製第二具,必然傷及玄一真身的根基,得不償失。”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玄一已經突破到了無量境?”張若塵道。

    海尚幽若和血絕戰神眼神,皆是一凜。

    血絕戰神嚴肅異常,道:“絕無這個可能性,玄一若達到無量境,戰力不知會提升多少倍,煉製這樣一具分身有什麼意義?更不可能,將一成的殺道奧義分離出來。奧義聚得越多,作用才越大。”

    “再說,他若達到了無量境,還敢出來興風作浪,絕瞞不過守望者。守望者自然會斬他!”

    海尚幽若道:“沒錯!除了那種修煉特殊功法的神靈外,別的神靈是不屑花費大量精力和資源,去培養一具強大的分身。將這些精力和資源,用在自身修煉上,實力提升得更多。”

    “除非是那種,卡死在瓶頸,自知潛力已到極限的神靈,纔會以這種方式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是被迫選擇!”

    “玄一顯然不是這類人。”

    張若塵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道:“玄一的骨骼中,融煉了一件雷電屬性的神器。你們見多識廣,能識別出這件神器的來歷嗎?”

    海尚幽若接過玄一的頭顱,以精神力感知,臉色變了變,道:“雷族的驚雷鐗,怎麼會是這件神器?不應該啊……”

    “有什麼特殊之處嗎?雷族,爲何我沒有聽說過。”張若塵細思回憶和思考。

    血絕戰神鎮壓了玄一的左腿和左臂後,便已探查過,道:“傳說,當年的天尊戰,驚雷鐗被打斷成七節,雷罰天尊重傷落敗。此後雷族就舉界消失,再無蹤跡。”

    張若塵對雷族很陌生,但對雷罰天尊略有耳聞。

    不動明王大尊之後,宇宙中,還出現過兩位天尊。

    雷罰天尊曾無敵天下兩個元會,是不動明王大尊失蹤後的第一強者。但,因爲不動明王大尊影響力太大,加上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已經隕落,所以雷罰天尊的存在感很弱。

    前,活在不動明王大尊的陰影下,如皓月旁邊的星辰,暗淡無光。

    後,敗給了逆神天尊,戰兵斷折,威名掃地。

    血絕戰神主修的九道中,有雷電之道,對雷族的瞭解頗深,道:“當年雷界乃萬古不滅大世界之一,橫在天庭和地獄界間,一界之力,勝過當時地獄界除閻羅族外的任何一個大族。可惜如今,無定神海空蕩蕩,不聞當年驚雷聲。”

    “雷族終於要出世了嗎?”海尚幽若將玄一頭顱還給張若塵,刻畫出一道傳訊神符,立即傳訊鳳天。

    這是潑天大事!

    即便現在只是捕風捉影,發現了一些痕跡而已。

    血絕戰神道:“若玄一是雷族子弟,時間倒也對得上。他出現的時間,恰好是三十萬年前,逆神天尊隕落之後。”

    “當年必然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曉的隱秘,導致逆神天尊不隕落,雷族不敢出世。”

    張若塵道:“我認爲,玄一的這具分身,很有可能是無量境的存在,助他煉製而成,對他有某種大的期望。分身是用來做替身,危險的時候,可以替死避劫。”

    “其實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們的推測。就連玄一有沒有分身,我們也無法百分之百肯定。”

    血絕戰神對此興趣不大,反正玄一不是他的對手,再強又如何?真的達到了無量境,就該老戰神出手了!按死,便是。

    他關心的是別的東西,問道:“荒天怎麼突然就連破身停和魂停?若塵,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若塵將他們遭遇的危機,與量神殿中發生的事,簡單講述了一遍。

    血絕戰神能夠理解了,眉宇舒展,笑道:“原來靠的是我外孫!荒天老狗還真是運氣好,生了個好女兒,若非是爲了他女兒,若塵怎會如此幫他?死了都能活過來,神源碎了都能重聚,命硬啊!”

    “轟!”

    時間印記光點大爆發,日晷飛出來,向張若塵撞擊過去。

    石盤中心,修辰天神婉約窈窕的人形印記,散發神光,顯化在日晷上,道:“張若塵,本神和你拼了!”

    “修辰,你要反噬主人嗎?你現在是日晷的器靈,可以不用重凝神源,時間神液對你沒有半分用處。”

    張若塵急速後退。

    “本神與你不共戴天。”

    修辰天神的魂體衝出日晷,凝成實態,殺氣凜冽,秀髮如刀鋒般飛舞。

    這些年,修辰天神也得了好處,神魂力量重回太虛巔峰。再加上,有了日晷做身軀,戰力非同小可。

    “不共戴天又如何?以我現在的修爲,鎮壓你不是難事。但,主人和戰器之間,應該和睦相處,所以我才處處縱容你。你若再敢胡說八道,絕不給你留面子。”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血絕戰神嘴角抽了抽,與海尚幽若對話,道:“走吧,該去第二道星空戰場了!”

    “好!”

    血絕戰神和海尚幽若帶領不死血族和命運神殿的神靈,離開了這片星域。

    他們知曉,破第二道星空防線,是量組織在背後謀劃,其實也不想被利用。但防線既然破了,做爲地獄界神靈,爲了地獄界的利益,他們也就必須參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