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去,血絕戰神還有另一目的。

    荒天只是吸收了量目部分神魂和血氣,剩下的,包括神源,張若塵先前都已交給他。

    血絕戰神已經知曉量目的身份,以此爲線索,足以將不死血族中的量組織成員全部清除。

    ……

    修辰天神沒有再攻擊,耐心聽張若塵勸說。

    張若塵道:“不就是時間神液,多大的事?你不就是想要重凝神源,重凝的神源,哪有自己原本的神源好?放心,將來有機會,我去找千骨女帝,向她討要時間源珠。”

    修辰天神被一座座空間神陣鎮壓,纖細身形顯得很單薄,又看向張若塵手中的打魂鞭,依舊維持天神最後的倔強,冷哼道:“你和血絕的承諾,就沒有一句能信。”

    張若塵手中打魂鞭閃爍電火光華,道:“相信我,我張若塵承諾的事,還很少沒有做到的。若無法討要到時間源珠,也至少給你一成殺道奧義,讓你做殺道主神。”

    張若塵的修爲提升速度,遠超修辰天神預估。

    現在,就算張若塵不用神魂壓制它,它也不是張若塵對手。

    以前它還能與張若塵叫板,但現在,真的是毫無底氣。

    做爲器靈,主人能夠心平氣和與它交談,真的是很給它面子了!

    想到此處,修辰天神悲從中來,妥協道:“你收集的,玄一的神魂,也得給本神。本神必須儘快恢復實力,只有這樣,我們纔可以更強。”

    張若塵當然希望修辰越強越好,道:“你不早說,早說我就將量難和量目的神魂,都留給你了!不過,我曾煉過湟惡神君的陰殤屍,得到了不少神魂神丹。你想不想要?”

    修辰天神心中大動,知曉張若塵幹下了不少大事,更知曉張若塵掌握着地鼎,那麼張若塵身上必然有大量神魂神丹。

    但,張若塵問出“你想不想要”,就玩味了!

    這意味着他有條件!

    修辰天神謹慎回答,道:“反正本神現在是日晷的器靈,本神越強,你的戰力越強。”

    “行,那我先提升自己的神魂。”隨後,張若塵感嘆道:“自己的實力提升,纔是真正的強大。”

    修辰天神急了,道:“說你的條件吧!”

    “今後做個女人。”張若塵道。

    修辰天神怔住片刻,繼而,眼神陰沉。

    它本體是時間神玉,是天生地長,因此,從來沒有在意過自己的性別,也沒有刻意去塑造自己的容貌。

    因爲時間屬陰,所以神魂才逐漸有了女子一般的容貌,臉蛋很美,腿也很長。

    但都是自然而然形成,它自身是沒有性別的。

    修辰天神最終沒有爆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道:“本神現在只是魂體,模樣已經是女子的模樣。你還想怎樣?”

    張若塵看向它胸口的位置,很平坦,道:“魂體是可以塑造的,可以達到與血肉身軀一樣的地步。”

    “張若塵,你別太過分了!”

    修辰天神咬牙切齒,快要爆發,覺得張若塵居心不良,對它有別的企圖。

    張若塵道:“你別誤會了!我只是單純不喜歡身邊有一個不陰不陽的人,怪噁心的。總之,就這麼決定了,以後做個女子。你的’辰’字犯了忌諱,要不改一下,改一個好聽一些的,仙一些的名字?”

    修辰天神太傲了,一直沉浸在以前的輝煌中,張若塵必須一步步馴化她,讓她清楚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

    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而是日晷的器靈。

    而張若塵現在,有這個實力了!

    若不趁現在將她馴服,等將來張若塵給了她足夠多的好處,甚至幫她要回了時間源珠,她必然傲到天上去,豈會甘心做器靈?豈會甘心臣服於張若塵?

    張若塵看見向這邊走來的絕妙禪女,道:“禪女來得正好,快來幫修辰想一個新的名字。從今往後,修辰天神要斬去舊我,迎來新生。”

    “張若塵,這次我是真來告別,必須得去離恨天了!”絕妙禪女道。

    張若塵道:“好,好名字。修辰,今後你就要妙離吧,用你的名字,記錄我和禪女的分別之情。”

    修辰很想用目光,將張若塵打得四分五裂。

    爲了討好絕妙禪女,居然如此犧牲她。

    張若塵不再玩笑,很嚴肅,道:“禪女要離開,我有一事詢問。你可知梵寧是誰?”

    這個名字,從鳳天那裡聽來後,便一直在張若塵腦海中縈繞。

    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爲何鳳天說到此事時,憤恨不已?爲何修辰天神罵須彌聖僧豬狗不如?

    聖僧出家,真的與此事有關?

    張若塵始終很尊敬須彌聖僧,相信是人就會犯錯,但絕不相信聖僧真的做了什麼天理難容的惡事。

    修辰天神的反應,比絕妙禪女激進得多,冷聲道:“你居然已經知道梵寧了!那你怎會不知梵寧的全名,叫空梵寧?”

    絕妙禪女面容平靜,道:“空梵寧,是我的姑祖母。當年的事,我有聽說,但修辰天神應該比我更清楚纔對。因爲據我所知,當年時間神玉是須彌聖僧贈送給姑祖母,是姑祖母幫你凝聚出了靈智,修煉出了完整的魂靈,引導你踏上了修煉之路。”

    張若塵沒想到還有這層關係在裡面,看向修辰天神,道:“妙離,你來說!”

    修辰天神氣得牙癢,覺得張若塵欺人太甚,但聽到梵寧的名字,心中壓抑已久的情感和恨意完全爆發出來。

    她道:“梵怒和梵寧,乃是嫡親兄妹,是不動明王大尊和印雪天的子女。”

    “但,須彌年輕時,卻變化身形,隱藏身份,故意接觸梵寧,導致梵寧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他。最後,還因他而死。”

    “你說,須彌是不是豬狗不如?梵寧可是他親妹妹啊!”

    張若塵心中震撼,道:“我雖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可以肯定,你對聖僧偏見太深,將所有的錯都歸結在了他身上。”

    “聖僧絕不可能,是故意接觸空梵寧。兩人相識之時,肯定不知道對方身份,這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張若塵突然有些理解,聖僧爲何會出家了!

    此事對他的打擊,必然很大。

    相愛的人,卻是自己的親妹妹,還因自己而死。當時他必然是悲痛欲絕,萬念俱灰。

    絕妙禪女突然開口,道:“不怪須彌,你的意思是說,這一切都怪不動明王大尊?他纔是罪魁禍首?若非他始亂終棄,厚此薄彼,怎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印雪天爲他生下一子一女,但卻入不了張家的門,天尊府邸的門檻,未免太高了吧!”

    張若塵道:“當年的事,已經過去太久,我們不是當事者,根本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感情的事,若只用對錯就能區分,反倒簡單了!”

    “禍首就是須彌,死不足惜。你以爲,當初在崑崙界外,是我們殺了他?不,是他自己在求死,在他成爲佛祖的那一刻,心中的地獄也無限放大。本神和鳳彩翼乃是爲梵寧報仇,他自知自己罪不可恕,才選擇自我了結,以求解脫。”修辰天神道。

    這樣的真相,讓張若塵難以接受。

    但又像是突然頓悟,世間許多恩怨,最初的源頭都是因爲一個“情”字。

    神妭公主之於玄一。

    白皇后之於荒天。

    血耀神君之於天音神母。

    ……

    太多太多,難以歷數。

    處理不好這個字,必會種下無數禍端。

    自古以來,英雄和美人的故事,往往只有開始是美好的,結局都不怎麼好。

    絕妙禪女離去了,她對不動明王大尊和張家的恨,早已因張若塵而放下。無論張若塵是不是風流多情,但至少,是真心想要化解兩家的恩怨,也真心幫助了她良多。

    在張若塵和自己的身上,她彷彿看到了不動明王大尊和印雪天的影子,有些明白當初印雪天爲何會愛到那個地步,又恨到那個地步。

    無論不動明王大尊是不是有錯,當初,不都是印雪天自己做出的選擇?

    但絕妙禪女絕不會走印雪天的老路,更不會做第二個空梵寧。

    她走了,走得很絕然,沒有回頭。

    張若塵當然能感受到,自己與絕妙禪女的關係變得很微妙,但,因爲知道了須彌聖僧和空梵寧的往事,二人突然一下又變得無比疏遠。

    無論隔了多少代,但前人的血淚還歷歷在目呢!

    “姓張的,就沒有一個好東西。”修辰天神冷笑道。

    絕妙禪女已消失在張若塵視野中,他盯了過去,道:“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狂的器靈,有必要收一收你的脾氣了!”

    玄一的軀幹、神心,和插在胸口的神器戰刀,被無月收走。

    魂七正在與無月交涉談判,應該是付出了什麼代價,取回了戰刀,隨後,帶領鬼族諸神匆匆而去。

    無月走了過來,道:“第二道星空防線一破,天下局勢大變,各大古文明朝不保夕。若塵接下來有什麼佈局打算?”

    不曾想,張若塵突然問出一句,讓她感到莫名其妙的話。

    “無月,若我不認你這個妻子,不讓你進張家的門。將來,你會恨我入骨,視我爲畢生仇敵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