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花坊主像是在忌憚什麼,臉色略變,道:“此事,請恕千丞,不能回答老先生。”

    “不如這樣吧,我來猜。若是我猜對,你不否認就行了!”

    張若塵道:“玉緣軒,是荒天和白皇后的相識之地,或者是決裂之地?”

    冥花坊主露出苦笑,覺得對方太大膽,這種話怎能隨便說出來?真當白皇后,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但,她終究沒有否認。

    張若塵露出明瞭之色,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神女十二坊到底有多大把握,將第一神女城煉製成神城?”

    聽到此言,冥花坊主心中一動,連忙道:“若有天尊寶紗,機會極大。天尊寶紗真在老先生手中嗎?”

    張若塵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道:“機會極大?據我所知,整個地獄界,也就只是十座神城而已,十族各佔一座。這十座神城,乃是十族先賢億萬年積累,耗費無數資源,不斷煉造,才達到神城級別。”

    “神女第一城的根基,雖是星桓天尊參與建造而成。但,與十族自古以來的積累相比,卻還是差得很遠。”

    “想要蛻變成神城,談何容易?”

    冥花坊主輕輕搖頭,道:“地獄界十族建立的十大神城,自然不是靠幾百萬年,或許一代天尊,就能建造出來。那是需要上億年的積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神尊、天一起努力,才能成功。”

    “如此一座神城,便是當代天尊昊天和酆都大帝出手,都無法攻破。”

    “但,在上古時期,對神城的定義,卻要寬鬆許多,只要能夠滿足兩個條件,都可稱爲神城。”

    “第一,神城要位於神脈之上,至少能夠滿足百位神靈脩煉。”

    “第二,神城的防禦力,外可抵擋住神尊的攻伐,內可化解補天境神靈的戰鬥餘波。”

    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道:“所以神女十二坊,要建立的神城,便是這種層次的神城?”

    “亂世已至,星桓天地理位置特殊,而神女十二坊又是一羣女子,若是不建神城,何以立足?別說立足,任何一位神尊降臨,都能頃刻間,讓星桓天毀界滅族,讓神女十二坊的女子全部變成奴隸和玩物,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冥花坊主面容嬌媚,卻又苦楚,道:“幸好天庭和地獄,一直保持着一種微妙的平衡,星桓天才能憑藉敏感的地理位置,存世到現在。而現在,這種平衡,已經快要被打破,我們除了煉製神城,別無選擇。”

    “就沒想過,將星桓天牽至別處?比如,離開這片星域,徹底投靠地獄界。”張若塵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無奈,心情沉重。

    冥花坊主反問一句,道:“老先生去過百族王城沒有?”

    張若塵點了點頭。

    冥花坊主道:“你說,百族王城中的各族,爲何沒有徹底投靠地獄界的某一大族,牽至那個大族所在的星域,而是聯合到一起,建立了這座堪比神城的聖城?”

    “因爲他們知道,宇宙中的資源,是有限的。任何一個大族,都不會分配給他們修煉資源,反而會提防他們。最後,從提防,變成奴役。”

    “建立百族王城,他們依舊可以與地獄界的大族交好,甚至是依附。但是,卻能擁有不小的自主權和話語權,不至於完全被奴役,不至於在戰爭爆發之時淪爲炮灰。”

    “所以,星桓天一旦離開這片星域,神女十二坊只會迅速沒落下去,然後被狼吞虎嚥一般連皮帶骨全部吃掉。”

    “而神女十二坊也離不開星桓天,因爲,坊中女子,與整個星桓天早已緊密的聯繫在一起,關係錯綜複雜。”

    “其實在宇宙中,一個族羣,或者一座大界,想要生存,想要站着生存,必須拼了命去抗爭。越是退縮,死得越快。越是想要依附他人,便越是低賤和卑微,只能跪着生存。這樣活着,豈不比死更痛苦?”

    張若塵沒想到,冥花坊主將局勢看得如此透徹,對她倒是刮目相看。

    冥花坊主苦笑道:“老先生是否覺得,做爲神女十二坊的女子,說出這番話,太過諷刺?在外人眼中,神女十二坊與凡間青/樓、妓/館沒有區別,本就是最低賤和卑微的女子,居然還妄想站着生存,與命運抗爭,着實可笑。”

    “其實,神女十二坊的女子,都有悲慘的身世。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因爲大世界、星球毀滅,淪爲了奴僕,那個時候都很弱小。我們的命運,根本由不得我們選擇。”

    “我們有的,本該淪爲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血食。有的,本該被煉成屍族、骨族,或者被鬼族吞噬魂靈。有的,本該被鎖鏈禁錮,變成強者牀榻上的玩物。”

    “是城主將我們買到了第一神女城,給了我們一個可以活下去的地方。這個地方,並不算好,但,至少還可以活着,可以修煉。其中一些,甚至可以自己挑選,自己未來想要嫁的修士,或者不嫁任何修士。”

    “神女十二坊,對女子而言,不是什麼好地方。但,對我們而言,已經是最好的地方。”

    “當你被打入深淵之後,根本不敢奢望地面的青山綠水。能夠在深淵中,看到一縷陽光,已經是件幸福的事。”

    張若塵沉默許久,問道:“你呢?你是冥族,爲何加入了神女十二坊?”

    冥花坊主擡頭望天,眼中充滿對不堪回首的過往的回憶,語氣幽沉的道:“爭鬥和慘劇,從來都不只是發生在天庭和地獄之間這片戰場上。你要知道,冥族是很大的,內部也是弱肉強食。”

    神女十二坊的坊主,個個美名傳天下,不知多少修士,欲要一親芳澤,或是攻勢猛烈的追求,或是視爲不可侵犯的女神,或是視爲欲要征服和佔有的名花。

    但誰知她們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有苦楚、悲情、身不由己,還有對站着生存的渴望?

    當然她們中,也絕對有很多是真的已經墮落。

    “我必須要變強,必須要突破成爲上位神,不惜犧牲一切。只有修爲越強,纔能有更多的話語權,才能庇護更多的有相同悲慘遭遇的女子。”冥花坊主道。

    張若塵看着冥花坊主那媚惑萬千的玉顏和身材,卻覺得,毫無吸引力。讓他觸動的,是冥花坊主眼神中的執着,與對強大的渴望。

    “我可以幫你,如果我還沒有死的話。”張若塵道。

    冥花坊主連忙躬身行禮,道:“多謝老先生!其實我知道,我的資質和潛力,遠遠比不上那些元會級代表人物,借音律破境上位神,已是我最後的機會。而且這個機會,還十分渺茫,但再渺茫都得爭一爭。”

    “你能有這顆堅定的心,已是說明,能夠成神不是偶然。至於上位神的境界,哪有那麼難,在我看來,任何一位神靈都能達到。你要拼的,是大神的層次,是太真境。”張若塵道。

    任何一位神靈都能達到?

    這位老先生還真是不修煉武道,不清楚神境有多難突破,每一個層次,都是一道大關。

    大半的神靈,都不可能修煉到上位神境界。

    至於大神境界,她更是想都沒有想過。

    因爲,只有渡過了第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得到了元會劫的洗練,纔有機會,在下一個元會,衝擊大神境界。

    在渡元會劫難之前,能夠成爲大神的存在,可謂是鳳毛麟角。

    冥花坊主只希望自己能夠修煉到上位神境界,甚至都沒有期望過,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因爲,只有上位神中的強者,才能渡過。

    冥花坊主離去的時候,天邊已是泛起魚肚白。

    清晨時分,霜霧迷茫。

    張若塵剛剛站起身,外面響起冥花坊主的聲音:“見過閻二公子。”

    隨即,她的腳步聲遠去。

    張若塵看見了閻昱的身影,他穿梭在一件件樂器之間,向這邊走了過來,溫潤而笑:“老先生音律造詣高深,奏出的樂曲,堪稱天籟。晚輩在外面,不知不覺聽了一會兒,心生嚮往,甚是想要見你老人家一面,卻又不敢中途打攪,只得等到老先生教授結束之後,纔敢前來拜會。”

    閻昱已是渡過神劫,踏入神境。

    更不可思議的是,已經是中位神。

    短短數十年,顯然不可能做得到,必然是借用了高深的時間陣法。

    張若塵對閻昱,頗有好感,道:“二公子客氣了,不必以晚輩相稱,大家都是神靈,平輩論交便可。”

    閻昱倒沒想到,對方性格如此隨和,笑道:“能與先生相交,實乃閻某的幸事。”

    閻昱猜不透對方爲何突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笑道:“閻羅族對玲瓏大會的興趣不大,只我一人,剛剛突破到中位神境界,有與這個元會的新神爭鋒的念頭,所以纔來星桓天湊熱鬧。別的神靈,倒是沒有來。先生,難道是認識我們閻羅族的某位神靈?”

    閻昱乃是絕頂聰明之輩,從張若塵無意間表露出來的神色,察覺到了一些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