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想要見的閻羅族神靈,自然是閻折仙。

    上一次,因爲要去黑暗之淵密會閻無神,張若塵使用了各種理由,拒絕閻折仙的好意,顯得十分無情,心中極爲過意不去,很想在臨死之前,當面解釋清楚,也算了卻一樁心事。

    閻折仙心思單純,在得知張若塵中了斬道咒之後,並未落井下石,反而雪中送炭,想要帶他去往閻羅族,請太上出手幫他破咒。

    張若塵卻故意傷了她的心。

    後來,張若塵還聽說,閻折仙被冥殿文通大神抓走的消息,心中更加愧疚。

    但,既然閻折仙沒有來到星桓天,張若塵也就沒有多言,道:“老夫只是不解,白卿兒乃是元會級天才,更是星海垂釣者的弟子,將來說不定就是一位神尊,閻羅族的神靈怎麼可能不想娶她?”

    閻昱似文人雅士一般,淡淡一笑:“先生既然已將話挑明,閻某就不虛言相欺了!閻羅族不僅對白卿兒這位神尊種子感興趣,對神女十二坊,乃至整個星桓天,都有極大興趣。”

    “哦?”張若塵道。

    閻昱道:“世人只看到了神女第一城的城主白皇后和十二位坊主,卻不知,從神女十二坊嫁出去的天之驕女之中,也有一些修煉到了神境。而且,這些天之驕女,所嫁之人,無一不是一個時代的人傑,有的甚至是一方霸主。”

    “神女十二坊的勢力,早已遍佈地獄界和天庭萬界,不知有多少耳目,勢力之龐大,又豈止是一座星桓天和一百八十座神女樓那麼簡單?這些,只是表象而已!”

    “論對情報的掌握,論對天下隱秘的窺探,在一些方面,神女十二坊甚至超過天宮旗下的紅塵絕世樓與命運神殿旗下的神山驚雲閣。”

    “先生若是將她們當成一羣弱女子看待,必是大錯特錯。”

    顯然,閻昱聽到了張若塵先前與冥花坊主的對話。

    張若塵當然清楚,神女十二坊的厲害,不說別的時代如何,僅是這個時代,她們就能安排女子,與羅剎族天羅神國的神皇子羅生天相戀。在命運神域,甚至能夠影響到命運神殿的死亡大祭司,調動神殿的力量來達到目的。

    閻昱道:“如今戰事已啓,宇宙大亂。這不只是天庭和地獄的戰爭,很有可能,還會激化出更大的矛盾,任何顛覆我們想象的事都可能發生。在這樣的時局之下,神女十二坊這樣的勢力,各方自然都想掌握在手中。”

    “掌握了她們,等於是掌握了天下耳目。”

    “掌握了星桓天,等於是掌握了扼守海石星塢的咽喉,掌握了下一階段,地獄界和天庭南方宇宙開戰的主動權。這就是爲何,明明星空戰場打得天翻地覆,天庭和地獄的神靈卻還聚集到星桓天的原因。”

    張若塵神情雖然不變,但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並不是震驚於閻昱說的這些話,這些,其實張若塵早已想到。

    震驚的是,閻昱居然會如此直白的,將這些話,講給他這個垂暮老朽的人聽。難道閻昱不怕這些話,被漁謠神師和白皇后聽到?

    又或許,他就是故意,讓漁謠神師和白皇后聽到,以此來傳達閻羅族的意志。

    閻昱臉上微微含笑,繼續道:“誰都知道,白卿兒的母親乃是白皇后,父親乃是威名赫赫的荒天大神,將來必定是神女十二坊之主。迎娶了她,便是掌握整個神女十二坊,掌握了星桓天這座戰略意義非凡的大世界。而且,迎娶的,更是一位未來的神尊。”

    “老夫明白了!”張若塵道。

    閻昱道:“先生真的明白了?”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二公子是想要天尊寶紗,所以纔跟老夫講了這麼多。”

    “閻羅族根本不需要派遣更多的神靈前來,因爲,就算閻羅族這個元會誕生的神靈中,有比二公子更強大的存在,但絕對沒有二公子優秀,也沒有二公子身份尊貴。白卿兒並非尋常女子,想要入她的眼極難,二公子是她最佳的選擇。”

    閻昱整理衣襟,莊重肅然,向張若塵躬身行禮,道:“先生若能將天尊寶紗交給閻某,閻某必然送上一枚續命神丹。閻某這話,絕不是石英上君那樣的假話。以太上的丹道造詣,煉製出來的續命神丹,必定是最珍貴的。”

    “老夫能看出二公子的誠意,也相信二公子的人品,但天尊寶紗確實不在老夫身上。”張若塵道。

    閻昱只是嘆息一聲,卻沒有懷疑張若塵的話。

    畢竟,對一個將死之人而言,一枚續命神丹的價值,遠勝天尊寶紗。天尊寶紗若在他身上,他沒理由不換。

    閻昱道:“實際上,我一直都懷疑,最近出現的天尊寶紗,壓根就是一個陷阱。”

    張若塵生出了一些興趣,道:“此話怎講?”

    閻昱道:“天尊寶紗,只是一件傳說中的寶物。這個傳說,始於十個元會之前,距今已經一百多萬年,從未有人真正見過天尊寶紗。”

    “可是,白卿兒對外宣佈,誰能拿着天尊寶紗參加玲瓏大會,送給她,便嫁其爲妻之後。一百多萬年前的傳說,突然變成真的了,天尊寶紗隨之出世。這未免太巧合了吧?”

    “以我推測,無外乎兩個可能。”

    “第一,這是白卿兒故意布的局。”

    “她的目的,倒是不好猜測。此女智多如妖,行事沒有章法,甚至敢冒天下之大不爲,再聰明的人,都可能落入她的算計之中。”

    千年前,白卿兒以一己之力,將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戲耍在股掌之中,攪動風雲,製造亂世,給閻昱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二,是地獄界的某一大族,或者天庭的某一大界,在算計此事。故意放出天尊寶紗的消息,吸引所有修士的注意力。”

    張若塵道:“若天尊寶紗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東西,那麼,像二公子、商弘、海尚明宮你們來到星桓天,又有什麼意義呢?”

    閻昱笑道:“正是有先生這樣的想法,所以,佈局者才能利用這個思維陷阱攪風攪雨。實際上,白卿兒和神女十二坊要的,根本不是天尊寶紗,而是將神女第一城煉成一座神城。誰能幫她們做到,誰就能娶白卿兒。”

    “如果有兩個以上的勢力,能夠幫她們做到。那麼,接下來,便是白卿兒反向選擇的時候。”

    張若塵道:“所以二公子一人前來星桓天就夠了,因爲閻羅族一定有辦法將神女第一城,煉製成神城。”

    “今日所講已經很多,閻某告辭。”

    “所以先生還是不要離開未名山莊爲好,若是離開,尤其要提防商弘,此人乃不世奇才,修爲距離大神只差臨門一腳,更是闖過了十層真理之海的真理使者之一,掌握有大量真理奧義。他是這個元會的最強層次,巫馬九行這種千年新神,差了他十萬八千里,他一根手指就能按死。閻某言盡於此!”

    對商弘那種層次的強者,閻昱顯然是有深深的忌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