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焱神的神境世界,是一片三色火海,密佈規則神紋。

    四周的溫度,瞬間攀升起來。

    四甲血祖冷哼一聲:“怕什麼?那老傢伙的精神力,也就七十四階初期而已,我們任何一位都能勝他。見到我們四神一起出現,他恐怕已經嚇得雙股顫顫,避之不及,哪裡還敢現身?”

    伽臨南神情倨傲,道:“說得沒錯,以本座的修爲,要擊敗一個成神千年的巫馬九行,何須像他那麼吃力?老傢伙若是現身,必讓他見識秩序劍道的力量,十劍之內敗他。”

    四甲血祖和伽臨南都是身經百戰之輩,並非真的目中無人,或者是輕視對手。

    之所以,說出剛纔那些話,既是想要將隱藏在暗處的張若塵激將出來,同時也是他們心中的真實所想,彰顯出無與倫比的自信。

    能成真神者,哪一個在聖境不是驚才絕豔之輩?不會比巫馬九行弱太多。

    巫馬九行才修煉千年而已,他們已經在神境,修煉了數萬年,甚至十萬年。即便都是中位神,但修爲卻遠比巫馬九行深厚,心中的自信,自然是如磐石一般,堅不可摧。

    四甲血祖取出至尊聖器級別的血刀,瞬間腳下衍化出一片血海。

    伽臨南取出至尊聖器級別的戰劍。

    劍上,光明力量閃爍,流動秩序紋路。

    言語上藐視敵人,心理上,卻要重視敵人,不可疏忽大意。

    很多神靈都沒有至尊聖器,但,修煉了數萬年的真神,如果連一件至尊聖器都沒有煉製出來,卻是一件丟人至極的事。

    精靈族神靈凱蘭斐利容貌英俊,長髮梳理得整整齊齊,揹着弓箭,道:“你們別忘了,老傢伙身上那隻石鼎,可是非同一般。巫馬九行與其說,是被他殺死,不如說是被石鼎上的六祖梵文和印雪天圖印鎮死。”

    “哈哈!本座前來,要奪的,就是他的石鼎。有那石鼎,今後本座也能弒神。”四甲血祖猖狂一笑。

    焱神蹲下身,研究地上的痕跡,與空間陣法紋路,目光直向神廟大門的位置盯去,雙瞳如火球般燃燒。

    站在星門伏坤大陣中的張若塵,與焱神對視,心中暗歎:“能夠踏入神境的,果然個個都是精明之輩,想要在他們面前隱藏,難如登天。”

    張若塵知道藏不下去了,於是,邁步走出陣法。

    “譁!”

    大門處,傳出空間波動。

    四大神靈紛紛動容,收斂笑意,全力戒備。

    只見,那個白髮老頭,從無形的空間中走了出來,猶如完全沒有聽到他們先前所說的話一般,絲毫都不生氣,道:“諸位來到此處,是在找老夫嗎?”

    四大神靈想過各種可能性。

    比如,老傢伙出手偷襲,或者立即遁逃,或者繼續隱藏。

    但,怎麼都想不到,他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四甲血祖開門見山,沉聲道:“沒錯!我們是爲天尊寶紗而來,老傢伙,將東西交出來吧!”

    “老夫觀諸位,都是天堂界派系的神靈。實不相瞞,老夫與天堂界派系交情甚深,不想與你們爲敵。”張若塵道。

    四甲血祖沒有那麼多耐心,準備直接出手。

    焱神攔住了他,暗暗傳音:“對方精神力強大,我們任何一人,或許都有把握擊敗他。但是,想要將他留下,且殺死,就算我們四人聯手,也沒有十足把握。”

    四甲血祖暫時按耐住殺意。

    焱神面露笑意,衝着張若塵拱手行禮,道:“原來是天堂界派系的朋友,差一點誤傷了自己人。”

    張若塵輕哼一聲:“老夫與魔瞳,乃是至交好友。老夫與殷元辰曾把酒言歡,乃是忘年之交。老夫指點過光明神殿的瀲曦仙子修煉,是她生命中,重要的教導者。”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焱神連忙撇清,道:“不過,魔瞳是天殺組織的殺神,與天堂界派系沒什麼關係。”

    凱蘭斐利道:“既然閣下是天堂界派系的朋友,不如將天尊寶紗交給我等,大家握手言和,豈不是皆大歡喜?”

    “正是如此。”焱神點頭道。

    “好啊!老夫將天尊寶紗放在神廟中,大家請隨我來。”

    張若塵率先,向神廟大門走去。

    四大神靈卻停步不前。

    他們何等精明,怎麼可能相信對方會如此輕易將天尊寶紗拱手獻出?

    而且,他們的神目強大,早已仔細查探過,知曉神廟大門的位置佈置有空間陣法。

    “各位怎麼了?難道信不過老夫?”張若塵突然停步,回頭望去。

    焱神笑了笑:“不如閣下自己進去,將天尊寶紗取出來,交給我們。”

    伽臨南語氣冰冷,道:“沒錯,閣下若是真有誠意,將天尊寶紗雙手奉上。刀尊那邊,我們可以替你求情。”

    “說到底,你們就是信不過老夫。”

    張若塵長長一嘆,道:“老夫將你們視爲友人,而你們卻處處提防老夫,天堂界派系的神靈,都是這樣的心胸嗎?看來殷元辰和瀲曦仙子這樣的後起之秀,比你們這些老一輩的神靈,傑出太多。”

    緊接着,又道:“你們想過沒有,如果老夫不願將天尊寶紗給你們。一旦進入神廟,肯定不會出來,到時候,你們還不是要進去?”

    四大神靈相互傳音交流。

    “老傢伙各種推諉,必定是不想交出天尊寶紗。別再聽他胡扯下去,直接出手,斬了他再說。”伽臨南道。

    焱神道:“不可輕舉妄動!目前我們還不清楚,天尊寶紗在他身上,還是被他藏了起來。”

    “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凱蘭斐利道。

    “本座跟他進去。”

    四甲血祖繼續道:“無論他想耍什麼花招,終究只是一個精神力神靈,肉身力量有限。必要之時,如此近的距離,本座剎那間,就能將他的身體和神心劈成兩半。血刀落下,足以將他一身鮮血吸走,致他於死地。”

    “我看行!近身戰鬥,四甲血祖在中位神中的戰力,絕對是頂尖級別,殺一個精神力神靈,如屠豬狗。”伽臨南道。

    片刻後,四甲血祖提着血刀,走了出去,笑道:“老先生,本座隨你進去。走,前面帶路!”

    四甲血祖的一隻手,按在了張若塵肩膀上。

    腳下的神境世界展開,化爲一片血海,將張若塵籠罩。

    若不是,還不知道天尊寶紗在什麼地方,四甲血祖恨不得此刻就一刀劈開張若塵的身體,帶着他的神心,去往刀神界拜見刀尊。

    看見四甲血祖如此謹慎,不僅制住了白髮老者,還用神境世界籠罩,絕對是萬無一失。焱神頓時鬆了一口氣,心中擔憂盡去,臉上露出笑意。

    距離此處不遠的地方。

    白卿兒的身形,包裹在黑紗之中,站在赤黃色的小山頂部,看着張若塵和四甲血祖消失在神廟大門中,幽然一嘆:“世間不會再有四甲血祖了!”

    在她旁邊,站有一隻三尺高的翡翠烏龜。

    龜王爺的本體,乃是沉積了上億年的空間翡翠,本源神殿之行,大難不死,與星海垂釣者和白卿兒去邊荒宇宙修煉了千年歸來,如今已是踏入神境。

    在星海垂釣者的那裡,它收益無數。

    白卿兒輕輕搖頭,道:“本以爲,天堂界派系的四神,足以對張若塵造成巨大威脅,在將他逼入死境之時,激發他的求生意志。但現在看來,在才智上,他們差了張若塵數個層次,根本無法對張若塵造成威脅。”

    “商……商……商弘……”龜王爺道。

    白卿兒知道它想說什麼,道:“商弘何等人物?豈會輕易入局?他不會來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