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剛剛踏入星門伏坤大陣,四甲血祖頓時感覺到天旋地轉,空間力量的壓迫,從四面八方傳來,將他的神境世界壓得不斷向內收縮。

    “老東西,你以爲憑一座空間陣法,就能算計本座。本座先斬了你!”

    四甲血祖釋放出滂湃神氣,定住身形,按在張若塵肩上的手掌,血紋流動,爆發出能夠撕裂空間的強大力量。

    “嘭!”

    張若塵的肩膀破碎,血流如注,一條手臂,生生被四甲血祖撕裂了下來。

    四甲血祖提着血淋淋的手臂,又看向跨越一步就逃到遠處的張若塵,眼神略微一怔。哪裡想到,一個精神力神靈,反應速度如此之快。

    要知道,剛纔那樣的情況,張若塵本是必死之局。

    肩膀處,傳來劇烈疼痛,但,張若塵像是完全不在乎,右手舉過頭頂,釋放出精神力,引動星門伏坤大陣。

    這座空間神陣中,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在上空,形成一片閃耀的星天。

    星門,意爲“鎮守”。

    坤字,乃八卦之一。

    乾爲天,坤爲地。

    伏坤者,鎮壓大地。

    隨着星門伏坤大陣運轉起來,空間力量對四甲血祖的擠壓,變得更加強烈。更可怕的是,上空的星天,一顆顆星辰匯聚成星門。

    星門還沒有鎮壓下來,四甲血祖已是感覺到窒息一般的壓力。

    “空間神陣,陰遁九局,伏坤之門。”

    四甲血祖緊咬牙齒,抵擋着空間擠壓,緩緩舉起血刀。

    億萬道規則神紋,從他體內噴薄而出。

    近十萬年修煉積累,四甲血祖體內規則神紋數量和神氣的深厚程度,勝過巫馬九行不知多少倍。即便巫馬九行掌握有刀道奧義,也難以彌補修爲上的差距。

    “譁!”

    血刀劃破空間,斬斷陣法銘紋。

    甚至,連天地規則,都被盡數斬斷,使得四甲血祖身周的空間,化爲禁道之地。

    所謂禁道,就是沒有天地規則,沒有陣法銘紋,沒有外界的一切力量。

    只有他自己。

    “吼!”

    四甲血祖怒聲長嘯,爆發出來的神音,震碎了張若塵的耳膜。

    他本是魁梧的身軀,在腳下的血海神境世界中瘋狂增長,很快,化爲一尊高達六百餘丈的血發神魔巨人。

    吐氣時,血氣化爲長長的血河。

    吸氣時,天地震顫,空間神陣似乎都要破碎。

    “老傢伙,看我一刀斬了你。血戰九霄!”

    四甲血祖山嶽一般龐大的神軀,散發比太陽更明亮的神光,皮膚上,一條條血脈猶如蛟龍一般,在全身遊走。

    一刀迎天劈出!

    刀勢之強,神力之渾厚,更勝先前的禁道一刀。

    張若塵處變不驚,嘴裡念出兩個字:“鎮之。”

    星門凝聚成形,從天穹降落而下,高達萬里,是無數顆星球凝聚而成。

    四甲血祖劈出的血刀刀氣,被星門頃刻間碾碎,六百餘丈高的神軀,亦是被鎮壓得向空間陣法的深淵中墜去。

    “給我破!”

    “戰!”

    ……

    被鎮壓在星門下方的四甲血祖,怒吼聲不絕,施展出各種底牌手段,但是卻無法撼動星門。

    張若塵飛落到星門上方,找到被撕裂而去的左臂,重新續接回去,道:“這星門伏坤大陣的陣法銘紋,雖然已經暗淡了許多,可是,要鎮壓你,卻不是難事。”

    “你殺不了我!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必然已經察覺到不妥,他們很快,就會攻破此處,到時候,便是你的死期。”四甲血祖怨憤的聲音,從星門下方傳出。

    “你覺得我殺不了你?”張若塵道。

    四甲血祖雖被星門鎮壓,但是血海神境世界依舊不散,猶如一個巨大的血繭將他包裹。至尊聖器血刀,爆發出來的至尊之力,化爲一條蜿蜒數百里的刀河,護住了血繭。

    四甲血祖有恃無恐的冷笑聲,從血繭中傳出。

    也難怪四甲血祖沒有懼意,須知,張若塵使用石鼎,煉殺巫馬九行的時候,都是花費了相當長的時間。

    而現在,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隨時都能攻打進來,毀掉星門伏坤大陣。

    “轟隆!”

    空間震盪。

    有宛如星河一般的劍光,穿透空間陣法,進入這片空間,從張若塵頭頂飛過。

    四甲血祖的笑聲,更加響亮:“他們已經開始攻擊,就憑這座威力已經大幅度消減的星門伏坤大陣,既想鎮壓本座,還想擋住他們,無疑是癡心妄想。老東西,將天尊寶紗拱手獻上,本座待會兒一定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本來我想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現在看來,局勢不允許啊!”

    張若塵如此嘆息一聲,將一具銅棺取出來。

    銅棺打開,裡面飛出一片黑色的蟲雲,衝向星門下方的血繭。

    血繭被蟲雲啃食,不斷縮小。

    即便四甲血祖不斷操控至尊聖器血刀劈斬,也無法阻止它們。它們的防禦力強大,不懼刀氣衝擊,只有至尊聖器直接斬中,才能致它們於死地。

    “不!這是什麼東西……”

    四甲血祖再也笑不出來,聲音驚恐。

    他沒有認出,那是噬神蟲。

    實在是因爲,噬神蟲吸收了荒古廢城黑暗血河中的神血之後,已是進化到了第四代。

    第四代噬神蟲,蘊含荒古廢城獨有的黑暗詭氣,頭顱上,長滿細密的鱗片,頭顱變得有些像蛟首,牙齒比以前更加鋒利。

    像蟲族蛟類詭獸一般。

    蟲羣數量太多,根本擋不住,將四甲血祖的神境世界啃食得穿透,變得破破爛爛。

    四甲血祖感受到了生命威脅,連忙妥協,道:“老人家的手段,原來如此高明,還請原諒在下先前的冒犯。既然你是天堂界派系的朋友,快快收了神通,大家完全可以坐下來好好談。”

    “遲了,下次吧!”

    張若塵不再理會下方的四甲血祖,目光向陣法外盯去,眼神變得凝重了許多。

    “下次……你……”

    四甲血祖都快氣瘋了,眼神狠厲,道:“既然如此,便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是神靈最後的手段,也是最具威懾的手段。

    畢竟,像四甲血祖這樣的中位神自爆神源,在這麼近的距離內,就算是上位神,大概率也是死路一條。

    可是讓四甲血祖心態崩潰的是,那個老傢伙,聽到這話,依舊沒有正眼看他,渾然不將他的威懾放在眼裡。

    已有噬神蟲,撲到四甲血祖的神軀上。

    wωw_ттκan_c ○

    “刺啦!”

    神軀強大的防禦力,根本擋不住。

    血肉被一塊又一塊撕裂下來,吞入蟲腹之中。

    “欺人太甚!”

    四甲血祖雙眼赤紅如血,隨即運轉神氣,向神源中涌去。

    “嗡!”

    “嗡!”

    ……

    四面八方的噬神蟲,發出蘊含精神力的詭異音波,強行將四甲血祖欲要自爆神源的精神意志壓制了下去。

    自爆失敗!

    第三代噬神蟲,已是擁有發動精神力干擾的力量。

    進化到第四代,它們爆發出來的精神力音波,已是非常可怕,不是四甲血祖可以對抗。

    在一聲聲慘叫和咒罵聲中,四甲血祖被蟲羣分屍而食。

    ……

    天下神女樓。

    商弘與一位臉上長有花瓣印記的邪魅男子,相對而坐,旁邊有侍女奏樂,彈奏鳳尾長琴。

    邪魅男子乃是西方宇宙排名第三的大界“奼界”的上位神,名叫嵐君,亦是這個元會誕生的神境強者。

    “那位老者,與神女十二坊的神師,必然關係匪淺。白卿兒爲何要將他的藏身之處,告訴你呢?這裡面,會不會有詐?”嵐君道。

    商弘神情悠然,道:“我已傳訊問過父親,知曉了那位神師的身份。她雖與神女十二坊有關,卻並非神女十二坊中人。”

    “白卿兒善謀多智,但,這些都是我以前玩剩下的,然後又棄之不用的。修爲越來越高,才越是明白,什麼陰謀詭計,都比不上強大的修爲。”

    商弘繼續說道:“白卿兒所說的那座神廟,其實我早已查閱過資料,詳細的瞭解過。傳說,在久遠的過去,那裡乃是星桓天尊二弟子的道場。你聽說過,四子分屍的故事嗎?”

    嵐君道:“四子分屍,指的是星桓天尊死後,被他的四位神尊弟子分屍,化爲了四寶。天尊寶紗,天尊神源,天尊世界,天尊天軀。”

    商弘道:“星桓天尊的二弟子,便是奪走了天尊神源。據說,得此神源,可以修煉成爲超越上三等僞神的強者,戰力甚至可以不輸神尊。最重要的是,煉化了天尊神源,可以擁有悠久的壽元。”

    即便是嵐君這樣的人物,眼中都露出灼熱而貪婪的神色,道:“所以,那位壽元即將枯竭的老者,還真有可能去了神廟,尋找天尊神源續命。白卿兒將這個秘密泄露給你,難道是真的已經做出選擇,要加入商族的陣營?”

    商弘淡淡一笑:“無論她是怎麼想的,無論那個老者,是不是藏身在神廟。我都會讓焱神和四甲血祖他們過去探查,萬一真在那裡找到天尊神源,商族很快就能再次造就出一位絕頂強者。”

    “所以,在你眼中,無論這是不是白卿兒的陷阱,其實根本無所謂。”嵐君道。

    商弘道:“陷阱又如何?四大神靈任何一人,都有擊敗那老者的機會。四神一起前去……咦……”

    商弘生出感應,豁然站起身,直向星空中望去。只見,四甲血祖的星魂神座光芒暗淡,隨之消失不見。

    又有天堂界派系的真神隕落!

    ……

    有讀者,來給我說什麼,焱神的戰力不如血後和冥王之類的,其實大家可以回去好好看看那兩張是怎麼寫的。

    寫的明明是,當時焱神被月神斬了小半個身體,傷勢沒有恢復。

    第二,當時寫了焱神的心理活動,寫的是,他知道天庭的神靈就要趕到,自己有傷在身,沒必要與地獄界的真神拼。

    第三,焱神修煉的是三尸煉道,擁有三具一樣強大的神軀。與血後和冥王交手的時候,都只用了一具神軀而已。

    其實有很多細節,就像很多讀者來給我說,真理殿主不夠強,還殺不了荒天。卞莊不夠強,殺一個三星神靈,都要使用神器。難道有神器不用?

    而且,從來沒有寫過真理殿主殺不了荒天,寫的是,真理殿主自己的心理活動——她要徹底抹殺荒天,已是一件極難的事。

    其實,比主角強大太多的角色,戰力境界不能寫得太明,就像到現在也不寫無量境的具體劃分一樣。

    因爲寫得太明,會限制大家的想象空間。

    其實,看玄幻小說,大家腦海中想象出的東西,遠比作者寫出來的東西精彩。所以,對作者來說,除了好好講故事,更要想辦法適當留白,要把一些東西模糊化,要想辦法讓讀者自己去腦補。但每個讀者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思想,會有自己不同的理解,也就肯定會存在爭議。

    現在爲了回覆這樣的爭議,在寫每一場戰鬥的時候,都會刻意去解釋很多很多。實際上,影響了更多讀者的閱讀體驗,後面不太想解釋那麼多了,就按自己的節奏寫了!

    關於這些,很難一一回答,可以過幾天開個直播,大家一起聊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