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又有神靈隕落,玲瓏大會怎麼變得如此血雨腥風?”

    “四甲血祖啊!這可是老輩神靈,修爲深厚至極,大神之下,有幾人殺得了他?”

    “到底是誰做的,膽子也太大。就算不給甲天下面子,可是,在星桓天,連白皇后的面子也不給?”

    “白皇后若是不處置此事,天堂界絕不會善罷甘休。玲瓏大會開不了!”

    ……

    太震撼了!

    星桓天的諸神,包括一些消息靈通的聖境修士,無不感到壓力巨大,生怕發生天崩地裂的大事。

    短短兩天,三尊真神隕落。

    這三尊真神,一個出生天殺組織,一個是刀神界的潛力新神,一個是天堂界的神靈。看似聯繫不大,實際上,明白人都知道他們屬於天堂界派系。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就算不引來天堂界派系的神尊,至少大神級強者會降臨。

    魚晨靜望着天外星空,道:“我本以爲,玲瓏大會期間,各方應該會相互剋制。而神女十二坊,也一定會制止神戰爆發。現在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

    “不是你天真,是神女十二坊此次的行爲,實在讓人看不懂。”

    魚太真披着長髮,靠在樹蔭下,已經不是以前那種無所謂的態度,反而慎重無比。

    魚晨靜點了點頭,道:“星桓天的風吹草動,不可能瞞得過白皇后和神女十二坊。但是,魔瞳死得不明不白,巫馬九行之死,白皇后更是袖手旁觀。如今,四甲血祖也隕落,白皇后爲何依舊沒有出手制止?難道她不懼天殺組織、刀尊、甲天下的清算?”

    “這是已經將天堂界派系得罪死了!”魚太真道。

    魚晨靜道:“莫非她是覺得,有星海垂釣者做靠山,已經不懼刀尊和甲天下這些人?”

    “殺巫馬九行的是誰?”魚太真忽的問道。

    魚晨靜道:“一個老者!”

    “沒有人知道那個老者是誰,而且還是一個將死之人。”魚太真道。

    魚晨靜明珠般的眼眸轉動,道:“十叔的意思是,這老者只是一個被推到明面上來的人物,實際上,真正造成三神隕落的幕後兇手,是神女十二坊和她們背後的勢力。神女十二坊爲何這麼做,這對她們有什麼好處?”

    魚太真搖了搖頭,道:“我想說的是,這老者到底是誰?怎麼會無緣無故冒出這麼一位精神力強大的神靈?”

    魚晨靜道:“十叔乃是真理使者,莫非也看不穿他的來歷?”

    “正是我都看不穿,纔會心生懷疑。”魚太真笑了笑,道:“最近這一兩千年,天堂界派系倒黴,必然與一人有關。而這人,恰好是失蹤在這片星域。”

    魚晨靜聰明絕頂,瞬間明白過來,仙顏上盡是驚色,道:“十叔說的是他?不可能。”

    魚晨靜回想自己與那牽牛老者接觸的一幕幕,怎麼也無法將其與張若塵聯繫起來。再說,如果那老者是張若塵變化而成,自己怎麼可能識不破?

    魚太真道:“就看四甲血祖是不是也死在那老者手中。反正我是不信,神女十二坊敢與天堂界派系爲敵。至於地獄界,與天堂界派系爲敵,根本不需要這樣遮掩。想來想去,張若塵的嫌疑還真不小。”

    魚晨靜催促道:“那還等什麼,現在就去查。”

    “怎麼查?”

    魚晨靜道:“你可以就去拜訪商弘,我們不知道四甲血祖怎麼死的,商弘能不知道?”

    “拜訪?”

    聽到商弘這個名字,魚太真身上,有強大戰意散發出來,道:“我要見他,絕不是現在。一旦見面,就是決生死之時。”

    同樣是真理使者,同樣是這個元會的絕代強者,見面自然是要分生死,定真理奧義歸屬。

    真理使者將要爭的是,真理主神的身份。

    ……

    嵐君道:“果然是局,我們現在就去雨虹山脈的神廟。”

    “明知是局,還要跳進去?”商弘道。

    嵐君道:“可是,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還在裡面。”

    “他們不會有事的,他們若是也隕落,神女十二坊必然灰飛煙滅。”

    商弘想了想,又覺得不妥,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妥,道:“若那座神廟,真的是白卿兒設的局,我們根本沒必要親自去,可以將地獄界的神靈引入局中。”

    “讓地獄界去對付白卿兒?”

    嵐君搖頭,道:“可是,如果白卿兒設局的目的是天尊神源,讓地獄界神靈前去,萬一天尊神源被他們奪了呢?”

    “天尊神源在神廟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真的在那裡,這麼多年了,都沒有被人找到,地獄界神靈前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此事交給你去辦,我去見白皇后。”

    商弘身形消失不見。

    嵐君眼中帶有貪婪之色,自言自語的道:“那可是天尊神源,哪怕只有一絲的可能性,都值得爲之冒險。”

    隨即,嵐君邁步離去,走出天下神女樓。

    商弘的身影,在原地重新顯現出來。

    嵐君以爲商弘已經離開,實際上,商弘一直站在原地。同樣是上位神,他們二人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商弘微微一笑,早就料到嵐君肯定經不起天尊神源的誘惑。

    因爲,嵐君雖是上位神,卻根本沒有把握,渡過元會劫難。

    嵐君親自前去雨虹山脈的神廟,是件好事,至少憑藉他強大的修爲,足以保全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

    至於天尊神源……

    商弘根本不相信他們能夠找到,因爲他手中掌握有更多關於那座神廟的信息,只是沒有告訴嵐君而已。

    ……

    赤黃色的大地上,塵土厚重,升起數十丈高。

    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三尊真神,以神境世界護體,急速向外面的世界逃去。

    赤黃色大地上,存在大量空間銘紋,即便他們修爲強大,也難以在短時間內突圍出去。

    伽臨南背上血淋淋的,一隻羽翼,被空間力量斬中,不知墜落在了何處,罵道:“該死,那老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爲何可以控制這裡的所有陣法?”

    “先離開這片地域再說,此處就是一座陷阱。”焱神臉色扭曲,眼神冷然。

    “轟!”

    “轟隆!”

    ……

    這片大地上的神紋,被陣法引動。

    地底涌出神火,天空降下雷電,又有空間漩渦凝聚出來……,可謂步步殺機,令天堂界派系的三神狼狽至極,只能拼命逃遁。

    焱神皮膚已是變成焦炭,整個人都黑不溜秋。

    凱蘭斐利沒有了精靈族神靈的尊貴優雅,嘴裡一直在咳血,半個神軀,都被空間撕裂,渾身被鮮血染紅。

    如此局面,超出白卿兒的預估。

    龜王爺嚇得一雙眼睛都要瞪出來,以流利的語速道:“怎麼可能啊,陰遁九陣每一座都高深無比,本王爺都研究不透。他纔剛來多久,居然可以全部掌控。”

    “不能讓他這麼殺下去,否則會將天堂界派系的大神引來星桓天。而且,地底涌出的死亡之氣,已經越來越濃厚,不能再等下去。”

    白卿兒揮了揮手,道:“你去救他們,將他們暫時引到四星綠洲。”

    “好!”

    龜王爺揮動法杖,一道神氣光束飛出去,將混亂的空間定住,形成一條平穩的路,直通向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所在的地域。

    白卿兒的眸光,則是看向神廟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張若塵站在神廟大門的下方,雙手虛託,腳下一座直徑十丈的陣盤閃耀發光。

    而他的頭頂上方,卻是九座巨大無比的圓形陣圖,一座連着一座,呈現出星海、神宮、白月、青山、長河……等等,九種不同的景象。

    分別代表九座神陣:星門伏坤、神艮天輔、震反飛宮、升坎奇合……

    九座神陣的任何一座,都能鎮壓四甲血祖那樣的神靈。九陣合一,威力何等巨大,即便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三神聯手,亦是落荒而逃。

    這便是傳說中的陰遁九陣!

    張若塵只是在《時空秘典》上觀悟過陰遁九陣,沒有深入研究,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如此輕鬆的將其掌握。

    當然,他現在還在慢慢摸索陰遁九陣的玄妙,只掌握了一些皮毛,否則焱神、伽臨南、凱蘭斐利哪有逃走的機會?

    “終於現身了!”

    張若塵目光遠眺,看見了穿梭在陰遁九陣中的龜王爺。

    片刻後,又在距離自己不遠的位置,看看了白卿兒的窈窕身影。

    白卿兒傳音給他,道:“放他們離開吧,殺了他們,星桓天會有大劫。”

    “星桓天的大劫與我何干?白姑娘將他們引來此處,不就是讓我殺的嗎?”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生氣了?”

    張若塵不答。

    白卿兒身上浮現本源神光,宛如謫仙子,聖潔得似不食人間煙火,一步步走在陰遁九陣中,走向張若塵。

    她道:“你應該明白,我這麼做的原因。”

    死亡降臨,沒有任何力量擋得住。

    所謂意志,在其面前,脆弱得不值一提。
最近更新小說